恶毒女配翻身后

作者:画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利刃

      星主夫妻从竹阁中出来时,已是久违的亲近融洽模样,才抽了龙髓,星主的脸色有些苍白,然而眼角眉梢的笑意,将素来威严肃穆的脸庞衬得柔和温润不少。
      
      之后的事情,南柚没有再刻意关注,但仍有消息隐隐约约传到她耳里,说是上秧仙君离开星界,回到了四海之滨。
      
      同时有传言如雪花般飘落整个星界,大致的意思是说,上秧仙君此次前往星界,是为亡妻求药,以塑仙身,现在药已求到,仙君感念星主夫妻恩情,两地永结为好。
      
      南柚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连着两日,心情都好得不得了。
      
      柳絮飘落,轻柔地拂过人的脸颊,又慢慢落到地面上,星月沉落之时,像是铺了一地的寒霜,又像是一层不会融化的雪。
      
      流芫这两天带着从侍将深宫逛了一个遍,她想找清漾的茬。但自从那日得了星主口头的警告,再加上蜕变期的来临,清漾就彻底消沉下来,整日待在乐安院中足不出户。流芫有心无力,也不能冲到人家院子里去找事。
      
      因此才过了三日,流芫就坐不住了。
      
      南柚也正好算着日子,禀了星主与流枘,姐妹两人带着从侍出了宫门,直奔宫外的驿站而去。
      
      原本这个驿站里住的都非等闲之人,在妖主等人入住之后,防护的力量便陡然提升了一个度,南柚和流芫进去,也经过了一番验证盘查。
      
      不巧的是,妖主和流熙出门办事,南柚的舅父出门拜会久违的故人,今日在驿站里待着的,只有南柚的二表兄流钰和浑身都带着刺的妖界三公子流焜。
      
      流芫整个人都蔫了下来。
      
      流钰是庶出,跟嫡系的三兄妹的关系并不算好,流芫觉得他城府颇深,将来会妨碍到流熙的道路,甚至多次生出除之后快的想法,但最后都因血缘而忍耐了下来。
      
      流焜更不用多说,根本不会理睬任何人,终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无法沟通交流。
      
      “一个笑面虎,一个尖刺猬,还不如不出来呢。”流芫头疼地抚了抚额,回自己的屋补眠去了。
      
      南柚先去找了流钰。
      
      少年坐在厢房的窗户边上,狭长的凤眸半眯,神情专注,南柚凑过去一看,发现他这个视角,刚巧可以将方才她和流芫的所做所行收于眼底,但现在,视线里只有几只晃荡的纸灯笼。
      
      “看什么?”南柚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她偏头,扯了下流钰的衣袖,示意少年弯腰。
      
      “你看,我偷偷藏着的。”小孩将手上的空间戒摘下来,意念微动,跟前就凭空出现了一方小桌子,桌上仙光氤氲,流光溢彩,不少光团都散发出了不一样的气息,显而易见,皆非凡品。
      
      流钰长相极其俊美,长发松松垮垮地用绸带绑着,凤眸眯着的时候,给人一种淬了毒的压抑感,但笑起来,又十分好看,像是极寒的夜里蜿蜒出的一丛春花。
      
      “这些都是何物?”他盯着南柚的脸看了好一会,松口问。
      
      “这些是血金,这些是药莲,我手里好多,自己用不完,分你一半。”南柚一样一样地指给她看。
      
      小姑娘手指白嫩纤细,像青葱一样,脆弱得很,一折就能断裂,比上次见面时话还多,小嘴不停,仿佛他从未见过那些东西一样。
      
      “……这是赤莲鞭,它是我生辰之日,父君作为礼物赠我的,当时我就想,它一定十分适合你。”说到这,南柚扯了扯他的衣袖,道:“你快试试看。”
      
      流钰的目光便沉沉落在了眼前火红的光团上。
      
      赤莲鞭名声在外,跻身顶级仙兵的行列,价值无量。
      
      即使早知她身为星界唯一小主人的受关爱重视程度,流钰也还是被这般分量的礼物震得瞳孔收缩了一下。
      
      赤莲鞭的价值,她不可能不知道。
      
      但她就是能仰着一张无害的小脸,眼里缀上纯净的笑意,对他说,这是我特意为你留的,你快试试。
      
      流钰弯腰,把小姑娘抱到窗边,和自己面对面坐着,半晌,他垂着眸,问:“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右右,你长大了。”流钰的眸光十分深邃,里面像是翻涌着一片海,海水的颜色如墨,能将人的灵魂都吸进去,“星界的嫡庶之分,看得十分重吧?”
      
      “你现在与流芫的关系不错,应该也知她对我是如何恨之入骨吧?”
      
      南柚撇了下嘴角,声音稚嫩,丝毫不受影响:“我是与她玩得不错啊,与她亲近,便不能同你来往了?”
      
      流钰笑了一下,眼底一片凉薄,“这些东西,怎么想着要给我留?”
      
      南柚手指去拨弄那些光团,嘴里嘟囔着说起从前的事:“我们才认识的时候,流芫他们修习术法有上好的法器,你却只能跟普通的世族子弟混在一起,跟他们习一样的术法,用相同的法器。我当时就同你说过的啊,等我开始学术法了,定要给你留最好的仙兵。”
      
      “莫非你觉得,我说的话并不能作数?”南柚从鼻子里哼出一道气音来,有点不满地望着他。
      
      流钰手指触过那道光团,他眼里的情绪很复杂,里面的光亮明明灭灭,最后又回归死水一样的虚无,“也还算有点良心。”
      
      他凑过来,拧了拧她的鼻尖,笑:“不枉我当初那样疼你。”
      
      小姑娘白白净净的,依旧是记忆中的模样,他原以为这次过来,看见的会是她与众人一样嫌恶而不屑的目光,千百种情形都设想过了,唯独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发展。
      
      她真是,比小时候还招人疼惜。
      
      南柚将东西都收到空间戒中,又凑过来,有点笨拙地套在他的手指上,嘱咐道:“你别说是我给的啊,旁人可没有这些,你若是露馅了,我得多出好几份的量,私库里就没几样东西了。”
      
      流钰伸手扯了下她揪揪上的绸带,音色凉薄地嗯了一声。
      
      南柚听他一一应了,便跳下窗台,拍了拍小手,道:“好啦,你继续看你的风景吧,我要去看三表弟了。”
      
      行至门口,她倏然回首,又跑到他跟前,认真道:“你别听那些人挑拨离间,不论你嫡出庶出,都是当年带我观梅赏雪的二表哥,我们一家人,要和和美美的。”
      
      说完,不待流钰反应过来,就跑了出去,顺带着合上了房门。
      
      流焜性情孤僻,听不得一星半点的动静,因而被单独安排在了三楼,走在二楼和三楼之间的楼梯上时,南柚身子靠墙,用手捂了下眼睛。
      
      书里,流钰算是个戏份不多不少的配角。
      
      庶出的身份,是他的耿耿于怀,亦是他的难以释怀。
      
      最终,在妖主云游避世,隔代传位给流熙之后,他集结下属亲党,逼迫流熙禅位,并且几欲成功。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在短短几千年的时间里,一个不起眼的庶公子,竟在不知不觉间,成长到了这样的程度。
      
      一旦他成功上位,那么,流焜的权力势必被削弱,布置在妖界的暗线,瞬间废了十之七八,清漾无法容忍这种情况发生。
      
      于是当时已成妖界大统帅的流焜,借用神器之力,与兄长联手,重创流钰,取了他的性命。
      
      原本,这一切跟南柚扯不上关系,当时的她,尚且自顾不暇,根本腾不出时间和精力管这样的事情。
      
      但在流钰死后,流芫来找了她一趟。
      
      给她带了一颗妖丹、一句话。
      
      妖丹是流钰死后凝聚而成的,是他仅有的全部。
      
      ——你是唯一一个没有因为庶出身份嫌弃他的人,因为这份不嫌弃,他死前,第一次用兄长的身份求我,让我将他的妖丹给你,他说,你需要这个。
      
      看书时还未有那样强烈的情感冲击,但看到流钰时,她总会不自觉在脑海中想象、描摹那样的场景。
      
      越想,脚下的步子越沉重。
      
      是否只要陪伴,耐心,不离不弃,流焜就会对她敞开心扉,从而站到她的身边。
      
      她处处以另一个角度思考问题,不固己,不偏执,是因为她清楚的知道,星主爱她,她能感受到那份在乎与呵护,书中的她未曾改变的,现在的她就来改变,她愿意花这个时间。
      
      流芫无条件信任过她,她也愿意改变相处方式,接纳这个表妹。
      
      流钰对她更不用说。
      
      可流焜呢。
      
      固然他日后能成长为妖界战力无双的大统领,但现在,他也只是个无自保之力,缩得像刺猬一样的小孩。
      
      她身边有那么多大妖……
      
      这个想法甫一在脑海中成形,南柚就僵住了身子。
      
      这一刻,她脑子里像是炸开了烟花,许多人与画面都跳了出来。
      
      她舅母抱着她时慈爱而温柔的眼神。
      
      那日夜里,流芫目光灼热啊,说,难道我们一大家人,难道还护不住他吗?
      
      还有父母亲往日的教导嘱咐。
      
      最终,南柚再次拿手捂住了眼。
      
      孚祗伸手,抚了抚她的后背,声音好听得不像话,带着些担忧的意味:“姑娘,小心脚下。”
      
      南柚就这样捂着眼睛转过身来,猛地将脑袋窝在清隽少年的怀里,半晌,声音极闷:“孚祗,我好难过啊。”
      
      “我想自己好好的,身边的人也能好好的。”
      
      她从来未曾想过伤害别人。
      
      不论是书中,还是现在。
      
      可总有人想伤害她。
      
      孚祗的手指蜻蜓点水一样从南柚的发髻上抚过,少年半垂着眸子,音色清润:“姑娘曾说过,孚祗是姑娘手中的利刃。”
      
      所以,那些棘手的荆棘,血腥的杀戮,凶险的博弈,都可以放心地交给他。
      
      当初执意将一根折柳带回来,夜里悄悄用鲜血滋养的姑娘,应该永远保持着如花般的笑颜,孩童般的稚气,和骨子里的天真烂漫。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概还有三四章的样子入v,希望大家不要养肥,么啾。
    今日评论发红包。
    爱你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