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跟圣人分手后我证道了

作者:砚南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紫霄神罚

      沉沉天威,万里劫云威势浩荡。灿灿雷光,电舞银蛇烈火偕。
      狂风呼啸,雷声震荡山河。乌云蔽日,沙尘扑面雾影无踪。
      
      比起元黎之前的雷劫,元始插进来以后,场面何止浩大了百倍?
      
      与其他修士用眼睛看不同,元黎对天劫的厉害与否是靠某种特殊的感应。
      好比她之前能感觉到天雷因为她的话语减弱,现在也能感觉到乌云中酝酿的劫雷有多么恐怖。
      
      察觉到那股毁灭性的力量,元黎秀眉拧紧,推了把身边的元始,催促道,“你怎么来了?快走,别待在这里。”
      
      元始看了她一眼便转开视线,冷声道,“已入劫中,岂有退路。”
      
      所有靠近修士雷劫的范围都会被视作渡劫者的力量。若是误入还能退出,若直接插手,那便只能跟渡劫者一起扛双份雷劫了。
      
      元黎领会了他的意思,登时无语。既然知道插手了就没有退转的余地,为何还要这么做?脑子有疾吗?
      
      这般想着,元黎突然顿住,狐疑地看向男人冷冰冰的脸。
      “你该不是怕我撑不住雷劫,所以才……”
      
      后面的猜测还没说完,就被元始打断。
      “不是!”
      
      他一副仿佛自己才是那个渡劫被牵累的苦主的样子,脸色难看得很。
      
      冷冷道,“此乃紫霄神罚。你不想神形俱灭,就老实待着别说话。”
      
      如果说天劫只是对修士的测验,在一定规则以内可以渡过。那么天罚就具备了惩罚的性质,有天道主导,以抹杀为目的,十死无生。
      
      而紫霄神罚,在所有雷罚中位列第一。纵使准圣,能否在神罚中存活,也得看天道愿不愿意留其一命。
      
      明明是不耐烦的语气,可元黎听在耳中,已经十成十确定自己猜对了。
      毕竟——这男人昨晚也是说着不要不要,结果折腾起来比她还投入……中途还要她“闭嘴”的……
      
      思及前夜缠绵,元黎不禁晃了晃神。
      就是这么一晃神的功夫,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第二道紫霄神罚已气势汹汹地到来。
      
      烈风狂乱,万里之遥的昆仑山漆黑一片。飞沙走石遮迷人眼。
      混混沌沌中,一道道紫色雷光如骤雨,霹雳火携赫赫天威砸下。
      不过眨眼间,已落了几十道劫雷。
      
      在此等可怖的天罚之下,却有一柄白玉如意在半空中放大。牢牢挡在了他们二人头顶。
      
      元黎仰头所见,那玉如意一头呈庆云状,一头呈灵芝状,如意手柄处有九条栩栩如生的五爪金龙。又有三枚无极宝珠,光华璀璨如明日。
      
      乌气紫光,雷霆霹雳,在白玉如意之上炸开。下方却现出仙光灵溢,瑞彩万千。
      雷霆与仙光相抗衡,如流星飞溅。一紫一白的耀眼光彩,波动的强悍灵力,让人目眩神迷。
      
      这是第二道天罚,足足落了一百零八道雷。
      当第二道雷罚散去,沉浸在美景中的元黎方才听到身旁一声压抑的轻咳。
      
      她转过脸去,只看到元始将刚刚放下的手,背到了身后。
      
      发觉元黎看过来,男人看了眼上空愈发恐怖的劫云,语声恼怒,
      “你是做了什么孽,被天……这般记恨。”
      
      元始敢插□□劫,本是胸有成竹。
      
      需知三清身负开天功德,乃是天定的圣人。元始的老师道祖鸿钧又合了天道。算是天道的一部分。
      功德加老师,双重保险。
      故而元始自信满满,觉得挡下一个金仙雷劫轻而易举,肯定不会有问题。
      
      却是万万也没有想到,天道竟然会降下紫霄神罚,还是带着天道气息的那种。一副不把他劈成飞灰不罢休的气势。
      
      可不叫他又惊又怒么?
      
      听了元始的话,元黎翻了个白眼,
      “我还想问你呢。”
      
      元始来之前,她的雷劫是助力。元始来之后,就变成了毁灭性的神罚。
      被天道记恨的是谁,这还用问吗?
      
      两个前夜还缠绵悱恻的男女互相瞪视,一个恼火,一个挑衅。互不相让。
      
      一直是顺风顺水、天道宠儿的元始气得手发抖,瞪着她,声音发哑,“要不是为了你……”
      他怎会陷入劫中?
      
      话音未落,一点金光如流星飞至元始身前。
      玄黄之气震荡,功德金光灿灿,竟是一方九层玲珑宝塔。
      
      又有一苍老的声音传音而来,“勿要逗留。”
      
      元黎辨认出那是老聃的声音。
      老聃是元始的兄长,宝塔也飞到元始的手中。且他也不是真正渡劫的人。
      所以是让谁别逗留快走,就很明显了。
      
      元黎看着男人的面色忽红忽白,也不知犹豫个什么。
      便好心提醒,“老聃叫你呢。”
      
      可快点走吧!你走了,我就安全了。
      这句元黎藏在心里没说。
      
      她好心好意的提议,不想那男人却蓦然转过脸,狠狠瞪了她一眼。
      表情阴晴不定,仿佛是要在劫雷前把她灭口的样子。
      
      元黎被他瞪得莫名,却又觉得他这模样好看,道不明的生动艳色。恰恰是她喜好的模样。
      
      一时没忍住,又勾住那人的肩,凑过去亲了一口他的唇。
      而后松开他,凤眼含笑,“快走吧,我不会有事的。”
      
      “你……”
      霎时间,男人的脸又红了,也不知是羞是恼。
      沉声道,“吾就算留下,也不是为你。”
      
      他就算走了,元黎的雷劫也不会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紫霄神罚一出,断没有收回的。他可以借天地玄黄玲珑宝塔离去,元黎呢?
      
      元黎不知他的想法,只看得有趣,还想亲他。
      天上却偏偏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雷鸣声,打断了这短暂的调情。
      
      元始面色一沉,仿佛做下什么决定。手中玲珑宝塔飞出,置于二人头顶放大。
      功德金光笼罩下,他却是抬起一只手遮在了元黎眼前。另一只手唤出元黎曾见过的先天至宝盘古幡,掷去上空。
      
      厉声道,“不许看。”
      
      “为什么不行?”
      元黎被拦着视线,甚是不解。才要抓开他的手,目光却在某处凝住——
      
      男人白玉般的指上,有一点艳色的红。
      
      盘古幡划出道道虚空裂缝,道痕无声,却蕴藏着更深的恐怖。
      …………
      千里之外,老子的身影浮在半空,看着那盘古幡,目光极为复杂。
      “元始怎么会……”
      
      困惑归困惑,弟弟还是得救。
      老者朝天一礼,语声沉重,恭敬道,“元始有开天功德,不该受此重创。请老师明鉴。”
      
      紫霄宫中。
      道祖鸿钧目中有玄奥的道韵流转,语声淡漠,
      “天道至公。道友,你太过了。”
      
      殿内,天道的气息凛冽如寒冰,充满了抗拒的意味。
      …………
      雷劫下方,元黎皱眉看着那指上的一点艳红,只觉得耳畔的雷鸣轰动之声都仿佛离远了。
      
      她与浮黎并没有什么交情。
      不过是睡了他一晚,可他非但给她提供了灵力,助她涨修为升境界。如今还要给她挡天劫。
      
      元黎自己是知道天劫不会对自己造成什么损伤,但浮黎不知。这般一想,那点子因为样貌气质生出的肤浅喜欢,似乎有了微末的改变。
      
      这男人傻是傻了点,但也算傻得可爱吧。
      
      她没有再问元始为何遮住她的眼,却是红唇微翘,轻轻道了声,“不要欺负我的人啊——”
      
      微弱的语声淹没在雷鸣中,就连距离她最近的元始也没有听见。
      可那苍穹之上,充斥着毁灭气息暴动无比的某种力量——突然就软了。
      
      “咦?”
      元黎听到身旁的男人发出惊疑的声音,雷鸣之声也渐渐减弱。
      
      片刻后,元始收回了盘古幡。松开遮住元黎双眼的手。
      
      尔时雷云消散,渡劫成功的金光投下。
      
      元黎转过头,入眼所见,男人还是一副清冷不染纤尘的模样,连头发丝都没有乱。
      
      见她看过来,他还冷哼一声,
      “你倒是轻巧。”
      辛苦受伤的都是他!
      
      元黎嘴角一抽,觉得自己有点无辜。
      “又不是我要你来的。”
      不来她还要轻巧呢。
      
      话虽如此,她却还是领了他的情。
      在漫天的金光中,元黎搂住男人的脖颈,贴身上去,语声绮丽。
      “丹果说部落东边的雪山上有温泉,我们去那里继续之前没做完的事吧——”
      
      这句说完,她明显感觉到自己搂着的男人的身体一僵。几乎是瞬间就给了反应。
      
      元黎噗嗤一笑,才想说点什么。忽觉头脑一昏,眼前的景象乍然改变。
      
      一片彩气氤氲。天空雷云,昆仑雪山,乃至她搂着的男人统统消失不见。
      混混沌沌,朦朦胧胧间,那熟悉的白发青年穿着麻衣却从远方走来。正是浮黎。
      
      元黎困惑地唤一声,“浮黎?”
      
      下一刻,那被称为浮黎的男人朝她看过来,麻衣落地,形貌快速发生了改变。
      
      见他头戴莲花冠,身着银色云纹的白袍,手持先天至宝盘古幡。
      肤白如雪,清冷绝尘。冷漠而威严。
      一双眼眸狭长微翘,冷冷注视着她,语声吐出,却是一句,
      “不过是大一些的泥点子罢了。”
      
      元黎看着浮黎变成的男人,目光一沉,顿时绮念全消。
      “玉清元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天道:劈不死他我也要揭穿他:)
    感谢在2021-01-05 12:07:49~2021-01-06 13:06: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美人如花隔云端 3个;41617297、离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无良 8瓶;美人如花隔云端 6瓶;月光下的蜗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