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跟圣人分手后我证道了

作者:砚南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老聃

      清晨,半边天还是灰蒙蒙的,金乌驾着太阳车沿昆仑最高的山峰缓缓升起。
      
      丹果昨日去了瑶池,还未归。元黎她想着自己过几天就要离去,想向都学一下烤肉的方法,免得以后嘴馋。便去山林猎了一头不知是什么品种的野兽。拖着往湖边走。
      
      缁衣氏部落旁边有一个大的湖泊,是由雪山上的雪水融化而成。部落中的人取水都到这里,称它为阿玛湖。
      
      因为阿玛湖靠近部落,比较安全。所以都每个清晨都会和其他年岁小的孩子一起到阿玛湖取水和采摘蘑菇野果。
      
      元黎走到阿玛湖畔时,太阳刚刚从山后升起。金红的光线照射在湖面上,将蓝色的水面映出些紫红。轻风吹过,平静的湖面上微波荡漾,粼光闪闪。雪山翠湖,与那些伏在湖边草地上采摘取水的孩子们相映,无限静好。
      
      但这份静好很快就被元黎的到来打断了。
      
      她拖着一头小山丘那么大的死兽扔到湖边,高声喊着,“都过来帮忙,今日加餐。”
      
      所有的孩子和女人都围了过来,欢呼雀跃。只有在岸边洗衣的都,只看了一眼,还是继续做自己手上的事。
      
      元黎看看跳起来的族人,取了一条兽腿,走到都的旁边。笑嘻嘻地对小孩说,“都,再教我烤一次吧。”
      
      都一点点拧干手里的麻衣,平稳的语气透出些无奈,“元黎阿母,已经,六次了。”
      六次手把手的教,元黎还是能手忙脚乱地把肉烤焦。可见是真不适合。
      
      元黎摸了摸鼻子,嗅得一手血腥味,嫌弃地放到湖水里洗了洗。叹口气,惭愧地说,“你叫我阿母,我却连你都不如。”
      
      却是丹果说元黎跟她的亲姐妹没有两样,所以让子女都照部落的习俗,唤母亲的姐妹作阿母。
      
      都停下手里的动作,把麻衣放到一边。接过元黎手中的兽腿,认认真真地说,“阿母,不难过。您的,长处,不在此。”
      
      他说着,指了指那边给死兽剥皮清洗的族人,露出些笑容,“元黎阿母,很厉害。烤肉,我来,就好。”
      
      元黎的目光柔和下来。“都也很厉害,以后会更厉害。”
      
      也许是因为结巴的缺陷,都的动作和说话的方式总是不疾不徐。仿佛在开口行事前,就已经把所有要说的话在心里过了几遍。不会让人感觉不适。
      
      他就像一缕清风,小小年纪,却生来就善良真挚,有一种柔和淡然的气质。
      让与他接触的人也受他影响,获得平和与宁静。
      
      元黎用灵力燃起火堆,看着小孩慢慢洗净兽腿上的血,又去摘了一把不知道什么草和野果,一点点抹在肉上。
      忍不住感叹一句,“好想把都带着一起走啊。”
      
      都的动作顿了顿,小脸微微泛红,转头看向另一边的草场。忽然像是看到什么,停顿几息,拿起手边的石碗,到湖水里盛了一碗水,小跑出去。
      
      元黎一开始只盯着肉没注意,直到都跑了出去,才困惑地转过脸。
      “都,你去哪儿?”
      
      顺着小孩跑出去的方向,元黎瞧见不远处似有一紫衣的老者正在行路。
      
      他拄着一根木拐,深一步浅一步,走得极其缓慢。看上去很艰难的样子,可行走间却好似有一种奇妙的韵律,围绕在他的每一次呼吸间。
      
      “哪里来的长者,怎么在好像没有见过……”
      元黎有些奇怪,怕自家小孩吃亏,还是跟着走了过去。
      
      她都停顿在老者身前,说了两句什么,将手中盛水的石碗递给老者。
      
      元黎到他们跟前时,老者刚刚接过石碗,温声询问都,“我可以去你的部落居住吗?”
      
      问出这句话以后,老者微微转头,看向走到都身旁的元黎。目中闪过一丝光亮。
      
      同一时刻,元黎也看清了他的样子。
      
      老者鹤发童颜,耳垂特别大,眼眸澄黑,深邃内敛。可整体的气质又给人一种极其平和清净的感觉。像一缕清风,一团飘过的白云。融于万物,而不为外物所动。
      
      元黎第一眼看到这老者就觉得有一丝丝微妙的熟悉,等把旁边矮矮的都一看,瞬间解码。
      这一老一小,可不就有三分神似吗?
      
      难道这老者是都的父?元黎想歪了一下,转而就晃晃脑袋,知道不可能。丹果喜欢健壮的男人,才不会看得上老头子呢。
      
      “元黎阿母。”都唤了一声,打断了元黎的胡思乱想。
      
      “什么?”
      
      都又重复了一遍老者的话,用那不疾不徐的语声征求元黎的意见。
      “这位长者,老聃,想到,部落居住。阿母,可以吗?”
      
      丹果不在,元黎可以做部落的主。
      
      听到都的话,元黎才回过神来。她瞥了一眼似乎有些期待的都,轻轻皱起眉头。重新仔仔细细的看了看紫衣老者。对方也拄着拐杖,静静伫立着,任由元黎看。
      
      被都称为老聃的长者看上去并不像普通人。而元黎探不出他的修为。
      
      她能通过那身紫衣和对方的呼吸韵律察觉到老聃的不凡,但在她的探测中,老聃的气息却如普通人一样。没有任何气和势存在。普通的,就像他手中的枯木拐杖。
      
      好半晌,元黎终于开口问,
      “您会伤害我的族人吗?”
      
      老者的目光沉静睿智,语声苍老而温和,“不会。”
      
      元黎点点头,没有再问更多的信息,答,“可以。”
      
      在都的请求下,几个男人帮忙建了一座木屋,老聃就这么住在了缁衣氏部落。
      
      丹果回来后,对来历不明的老聃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感觉。还做了一套麻衣让都送给老聃。
      穿上麻衣,老聃就再也没有换回过自己那套明显更舒适的紫袍。
      
      或许是因为气质上的神似,都似乎特别喜欢老聃。
      老聃也很喜欢都。每日跟着都,熟悉缁衣氏人族的生活方式。
      而元黎,就跟在这一老一小后面。
      
      她最初是因为忌惮,觉得老聃来历不明才盯着防备。可是后来,就发现自己第一眼见老聃的感觉没有错。
      
      他的呼吸、行动、坐卧,都有一种奇妙的韵律感,几近于道。
      盯着盯着,元黎从防备变成了虚心的观摩学习。
      
      对此,老聃从未表示过不满,任由元黎学习甚至模仿着他。因为都的存在,这个疑似大能的存在对缁衣氏部落有着极大的宽容与好感。
      
      连着过了十来天,老聃已经完全融入了缁衣氏部落安乐平静的生活中。元黎不管是为了学习还是防备,也没有再提离开的事,让丹果特别高兴。
      
      平静的日子过去许久,元黎的修为在长久的观摩中快速增长。
      
      就在元黎感觉自己已经触摸到金仙境的屏障,犹豫着是否要离开找地方闭关时,却不曾想到,自己会因为另一个青年男人的出现,选择暂缓突破,继续留下。
      
      那个男人,名叫浮黎——是她抢来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预告:霸道野女人和她抢来的小娇夫(bushi)
    好凉,求评论和营养液嘤嘤~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