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俞ABO】《装A是会被日的》

作者:云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一章

      贺朝看着谢俞离开的背影,一脸懵逼,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传说中的拔掉无情,大抵说的就是现在的情况了。
      假期结束,成绩也就出来了,二中学生本来就不多,更别提一个年级的人数了,老师批卷的速度十分迅速,还没走进教室,谢俞就听到了刘存浩和万达的鬼哭狼嚎。
      “哟,这是怎么了?”贺朝走进教室,带着吊儿郎当的笑意询问道。
      刘存浩扭头看过来,拉着一张苦瓜脸,“朝哥俞哥,你俩不慌吗?成绩马上就要出来了啊。”
      “慌什么,我这次肯定考得不错。”贺朝坐到座位上,撸起半截校服袖子,十分有自信。
      刘存浩脸一僵,随即又想到贺朝平日里的自信表现,“朝哥,你可拉倒吧,难不成这一次你还能考倒数第二不成?让俞哥当倒数第一,你舍得吗?”
      谢俞听着这话,看了刘存浩一眼,轻笑了声,用脚尖抵了抵贺朝的鞋尖,用只有他们俩能听到的声音问,“考得不错,你舍得吗?”
      “舍不得。”贺朝答道,随后又似很苦恼一般,“但是实力不允许我再低调了。”
      “我发现你丫就特别喜欢顺着杆子往上爬,给点颜色看染坊。”
      贺朝笑了笑,朝谢俞的距离又拉近了些,有些认真的看着谢俞,“小朋友,跟你说个事。”
      “嗯。”
      “昨天我跟你说的,我成绩不错,是真的。”贺朝说道。
      谢俞看着贺朝认真的神色,内心有些动摇,几乎都要觉得贺朝说的算是真的了,但又总觉得贺朝在逗他玩,于是嘴里忍不住的便蹦跶出了一句,“滚犊子。”
      “你要怎么才信我?”贺朝问。
      谢俞沉默了会儿,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把试卷,都是平时发的,塞在桌子里就再也没动过,除了几条折痕以外全都干干净净,他翻了翻,找出了几张卷子,将里面之前老吴说的那几道具有代表性的难题画了出来,“我俩一起做。”
      意思已经很明显,做出来我就相信你。
      贺朝见此,没犹豫,就开始翻桌子,找了半响,他扭头看向了谢俞,“老谢,要不咱俩共用一下卷子?”
      都怪假装学渣过于兢兢业业,之前的卷子叠飞机的叠飞机,丢了丢,现在要用已经是找不到了。
      着实尴尬。
      谢俞一阵无语之后,将试卷往中间推了推,叹了口气,“嗯。”
      两人就这么开始埋头写题,在嘈杂的教室中,出现了传奇的一幕,某两位知名学霸,在这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写题了,而且是很认真的那种。
      “你说,两位大佬如果最后写了一堆发现自己写错了,会不会出问题?”许晴晴轻声对刘存浩问道。
      “我们要不要坐远一点?”万达看着写题的二位,有些迟疑的说。
      围观的众人听着万达这话,十分默契的对视了一眼后,纷纷躲到了肉眼范围内可见的教室最远距离,颤颤巍巍继续观察两位写题的大佬。
      一顿操作猛如虎,贺朝没过多久就解完了所有题,抬头一看,周围空了一片,只见一群人缩在几组之外看着他们,对视的瞬间,还有几人颤抖了几下,生怕祸及池鱼,贺朝见此,露出个笑,“你们干嘛呢?”
      这个笑堪比魔鬼的笑容,谢俞也在这时候停了笔,将自己的但推给了贺朝,拿起刚刚贺朝写完的题目看了眼,首先吸引谢俞视线的却是贺朝的字,“你这字?”
      “我左撇子。”贺朝轻声说道。
      说起来贺朝左手写的字谢俞也不是没见过,那次玩游戏的时候,贺朝的字就是这样的,谢俞那时候只是觉得贺朝是不想让人认出来,所以故意写好了些,现在看来,是某人隐藏的好。
      “深藏不露啊朝哥。”谢俞讽刺道,转而看起了答案。
      一路看下来,谢俞只觉得脸疼,贺朝正好也看完了谢俞写的题,两人十分默契的对视,空气中漂浮着一种说不出的尴尬气氛。
      缘分啊,贺朝和谢俞脑海中同时浮现出这三个字。
      “小朋友。”
      “嗯?”
      “咱俩真是,天生一对。”
      “呵。”谢俞笑的有些干。
      “既然都坦白了,老谢,我再告诉你一个事呗。”贺朝小心翼翼的说道,似乎是在死亡的边缘疯狂试探。
      谢俞有些麻木了,经过几次的告诉你一个事,谢俞知道,肯定是大事,内心已经掀不起任何波澜,皮笑肉不笑的开口,“你说。”
      “贺朝。”就在贺朝要开口时,门口传来了姜主任的声音,将贺朝要说的事打断,谢俞扭头看去,只见姜主任面色有些奇怪,朝贺朝招了招手,“你跟我去办公室一趟。”
      贺朝这去一趟,大概去了一整节课,再回来时,是跟在老唐身后一起回来的,老唐手里拿着的应该是成绩单,单薄的一张纸,从进门被行注目礼一直到了讲台,贺朝跟在身后,依旧是平日里那副模样,还朝谢俞挑了挑眉,笑的一脸灿烂。
      谢俞看着,嘴角浮现出点笑,但嘴里却是骂了句“傻逼。”
      “想必大家也知道我手里的是什么吧?”老唐开口说道。
      底下一阵哀嚎,不愿面对成绩的心情简直不要太明显,一个个拉着苦瓜脸,仿佛待会宣告的不是成绩,而是他们的遗书。
      “不用这样,一次考试而已。”老唐宽慰着他们,扭头看向贺朝,“成绩单在这,我们只说单科第一就行,贺朝,你来。”
      “我?行!”贺朝一脸坦荡,没有丝毫推辞的就将成绩单接了过去,正了正神色,清了清嗓子,“本次单科状元,语文贺朝,数学贺朝,英语贺朝……”
      贺朝一路宣读下去,教室里陷入了一片寂静,最先开口的还是万达,“朝哥,你别开玩笑了,我们心脏都快要吓得跳出来了。”
      “我没开玩笑。”
      底下一阵嘘声,显然不相信贺朝的话,但谢俞却是在心里划过了千万只羊驼。要怎么表达现在谢俞的心情呢?大概就是一句话,说好一起到白头,你却偷偷焗了油。他算是知道贺朝走之前要跟他说的事是什么了。
      他的男朋友,贺朝,现在改名贺骚,贺骚先生在他的同桌兼男朋友不知道的情况下,考了第一名,留着谢俞独自在年级倒数继续美丽。
      “草。”这是一种植物,大概是目前最能表达谢俞心情的词了。
      “咳咳。”老唐打断了学生们的骚乱,拿过贺朝手里的成绩单,神色有些不自然,“虽然很难以置信,但是贺朝同学,说的是真的,这次我们班以及我们年级的第一名,是贺朝同学,且经年级组重考后鉴定,此分数真实。”
      “……”
      你见过雕塑吗?就是那种一动也不动的那种,现在整个高二三班都是。
      直到贺朝走下讲台,一群人才反应了过来,刘存浩一把拉住贺朝,“朝哥,这就是你说的考得不错?”
      “是啊。”
      刘存浩:“……”谁能想到他口中的考得不错是那种不错到可以跪着喊爸爸的不错呢?
      “小朋友,我考得怎么样?”贺朝才落座,就笑着对谢俞一阵骚。
      谢俞瞥了他一眼,“骚哥,这就是你刚刚要说的事?”
      “嗯!”贺朝激动的搓手手,“小朋友你还记得点什么吗?”
      谢俞:“……”什么?
      “就是,考前我们的一个小赌约……”
      谢俞:“……”敢情这家伙就是为了那个赌约一声不吭的靠到了第一,“你考第一就是为了那个赌约?”
      “对呀!万无一失嘛这样。”
      这可太万无一失了,谢俞表示自己笑不出来。
      这家伙是有多想对自己为所欲为……
      平日里他憋着他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