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帅总被欺负哭

作者:燕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醋精的诞生(捉虫)

      放风时间,监狱操场。
      
      龙千野靠着铁丝围栏,眼睛盯着办公楼。
      
      人高马大、八块腹肌的Alpha蔡斯走到龙千野旁边,瓮声瓮气地叫了声“龙帅”。
      
      龙千野没理他。
      
      那个喜欢勾*引Alpha的女beta去办公楼快一个小时了,小萝莉狱长还没把人赶出来,她们在干什么?
      
      蔡斯挠挠自己的大光头,硬着头皮道:“龙帅,兄弟们有个事儿想请您帮忙。”
      
      龙千野的心情莫名烦躁,疼了一夜的伤疤仍在隐隐作痛,痛得他看什么都不顺眼。
      
      “滚。”
      
      挨了骂的蔡斯委屈巴巴,没有头发的脑袋秃得发亮。
      
      “龙帅,不管其他人咋看你,在咱们北境人的心里,您永远是大英雄。咱们兄弟这次遇上的事儿有点大,您见识多,帮咱们参谋参谋成不?”
      
      龙千野嫌他烦,扭头要骂人,眼角余光忽然瞄到办公楼那边,妩媚的女Beta跟着小萝莉狱长走出来。女beta走路一扭一扭,明明比小萝莉高,偏小鸟依人地往小萝莉身上靠。
      
      而小萝莉不但没把女beta推开,还停下来认真和她说话。
      
      龙千野眼中闪过一丝阴霾,有种自己的东西被人觊觎的不爽感。
      
      蔡斯顺着龙千野的目光看过去,瞧见花悦和狱长在说话。他摸摸大脑袋,更拿不定主意了。
      
      “龙帅,”蔡斯顾不上龙千野愿不愿意听,噼里啪啦说起来:“最近的饭食你知道的,那什么代餐液简直不是人吃的,南境的人找我们搞个大事情,不管成不成,他们给咱们弄顿饱饭。”
      
      龙千野看到乔寒和花悦分开,这才转头看蔡斯。
      
      他嗤笑了一声:“一顿饱饭?北境的人铮铮铁骨,怎么到了你们这帮怂货这儿,就剩这点出息了。”
      
      又挨骂的蔡斯不但不生气,反倒很高兴。
      
      “龙帅,您终于肯跟我说话了。”
      
      蔡斯欣喜的样子像头发现了蜂蜜的熊,透着股欢实劲儿。
      
      这股欢实劲儿在北境人身上十分普遍,长久以来,北地的苦寒,以及和魔族斗争的艰苦生活,给了北境人坚韧乐观的心性。
      
      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龙千野的情绪稍稍好了一些。
      
      “我要是你,绝对不跟南境那帮人混一块。”卖了还帮人数钱。
      
      “明白了。龙帅,咱们北境能有今天的安宁和平,多亏您打跑了黑魔,我蔡斯虽然不是个好人,但我晓得感恩,您说不跟他们搞,咱们就不跟他们搞,我这就通知兄弟们。”
      
      “等等。”
      
      龙千野叫住蔡斯:“南境那帮人打算什么时候搞事?”多半是搞暴*动。
      
      “薛雨没说,我估摸着就这两天。”
      
      龙千野找到巡逻的狱监,二十来岁的beta男巡监怕得脸直抽,手掌紧张地按在电*棍上。
      
      “你、你要干什么?”
      
      Beta男其实是门卫,昨天晚上龙千野打伤许多Alpha巡监,导致巡监人手不足,他被副狱长临时抽调为巡监
      
      “我找狱长。”龙千野想了想,加了一句:“她要是问原因,就说我有很重要的事。”
      
      “我、我级别不够,联系不到狱长。”Beta男见龙千野沉着脸,连忙道:“我联系桑助理。”
      
      Beta男拨通桑眠的通讯,将龙千野的要求告诉他。
      
      桑眠不知道龙千野就站在beta男身边,他看了下乔寒的日程安排,道:“狱长有事,见不了大魔王。”
      
      通讯中断。
      
      beta男看到龙千野一脸黑暗,宛如修罗的模样,吓得踮着脚飞快溜走。
      
      龙千野的心情极其不爽。
      
      大魔王?需要帮忙的时候,小萝莉乖得像兔子,不需要了,就管他叫大魔王。什么我相信你,呸,萝莉的嘴,骗人的鬼。
      
      此时此刻,敲开副狱长办公室的乔寒,心情也不美丽。
      
      她一直以为坠星岛监狱上上下下一样,穷得叮当响,就差吃了上顿没下顿了。
      
      但当她走进副狱长奢华的办公室,看到副狱长坐在桌边,优雅地享受比她的饭食好N个档次的高级牛排后,乔寒忽然明白了坠星岛监狱穷的根源在哪里。
      
      固然有补给减少的原因,但是最大的原因就在她面前。
      
      乔寒正要说话,窗外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轰隆”跟打雷了一样。
      
      伍亦一惊,手里的牛排“咻”地飞出了窗户,被路过的海鸥一口叼走。
      
      该死的!那是帝国顶级安格斯牛排!一块好几万帝元,他动用了不少关系,好不容易运过来一块,竟然便宜了一只海鸥!
      
      伍亦心疼得脸都扭曲了,他要把这只该死的海鸥大卸八块。
      
      晴天大太阳,哪来的雷?
      
      透过玻璃窗,乔寒看到犯人们放风的操场上,某人那标志性的红色光阵。
      
      是龙千野,他刚用光阵砸地,硬是把盐碱地砸出了个坑。
      
      光环又跃起,制造出不容忽视的噪音,散溢的光芒袭向操场另一头的花悦,隔着人海把人掀翻在地,弄得花悦一脸懵逼。
      
      他怎么又搞事,乔寒离开办公楼,赶到操场。
      
      光阵砸出来的坑很深,乔寒怀疑龙千野再砸几下,能把整个坠星岛给砸塌。
      
      “你太过分了!”乔寒怒斥龙千野,龙千野怔了一下,脸色一变,光阵袭向乔寒。
      
      两人打了起来。
      
      打着打着,乔寒忽然咳嗽起来,脸色发白,嘴角溢出一缕血丝。
      
      桑眠急得大喊:“不能再打了!狱长上次的伤还没有好!快住手啊!”
      
      龙千野的光阵猛然一顿,继而黯淡下来,整个人显得有些无措。
      
      就在这时,霜雪暴起,寒冰铸成的锁链将他捆住,从上到下捆得严严实实。
      
      “你骗我?!”龙千野目眦欲裂。
      
      “咳咳,是。”
      
      乔寒抹去嘴边的鲜血,仍旧发白的脸色和不停的咳嗽声,透露出一股强撑。
      
      龙千野拼命挣扎,却挣不脱冰链,俊美的脸上布满愤怒,乔寒让人把他押进办公楼下面的审讯室。
      
      “都散了。”
      
      乔寒的脚步踉跄了一下,桑眠赶紧上前扶着她。
      
      犯人和狱监们各色的眼神中,乔寒被桑眠搀扶去医务室。
      
      放风时间结束了,晚饭时间结束了,天黑了,熄灯了,牢房陷入一片黑暗。
      
      突然,牢房的灯亮了起来,一盏、两盏、三盏......五十来个犯人的牢门打开,里头的犯人奔出来,冲向监控室。
      
      其他犯人被这些逃犯的动静吵醒,片刻后,起哄声、叫好声、喊他们帮忙开牢门的声音交织在一块,杂乱的信息素和精神力像暴风一样充斥着牢房间。
      
      监控室,防*弹玻璃后的值班狱监惊慌失措,打开通讯器想求援。可让他们绝望的是,通讯器打出去却没人接,就好像有人掐掉了通讯信号把他们孤立起来一样。
      
      逃出来的犯人“咣当咣当”砸玻璃,发现砸不开防*弹玻璃后,他们丢下监控室,跑去砸牢房大门。
      
      砸开牢房大门后,这帮人在一个瘦小丑陋的男人带领下,扑向狱监办公楼。
      
      岗哨上的人发现不对劲,打开扩音大喊:“退回去,犯人们,立刻退回去,否则我开枪了!”
      
      可是红了眼的犯人们根本不听,他们奔跑在操场上,要去袭击办公楼。
      
      岗哨上的狱监端着枪满头冷汗,疯狂呼叫狱长办公室。
      
      “这里是岗哨,发现犯人逃跑,是否开枪?请求批准!狱长?狱长你在吗?有人吗?”
      
      回应他的是一片死寂。
      
      逃犯们见岗哨没开枪,更加肆无忌惮,他们冲到操场边缘,靠着人叠人硬是翻过了铁丝围栏,冲向一片漆黑的办公楼。
      
      “兄弟们,狗比狱长在医务室,她受了重伤,我们这么多人一起肯定能弄死她,冲啊,给朴辉报仇!今儿出了力的兄弟们,一人一个肉罐头!”
      
      在南境头目薛雨的指挥下,凶恶的逃犯们冲向办公楼大门。
      
      “啊啊啊”第一个冲到门口的人刚砸了下门,忽然抱着手痛嚎出声。
      
      后面的人冲太快刹不住脚,撞在门上,整个人变成了一块冰雕。
      
      薛雨意识到不对,狂喊着让众人后退。其实不用他喊,其他人发现门有古怪后,已经后退了好几步挤挨在一起。
      
      “啊,这么快就发现了啊,我还以为能多抓几个呢。”
      
      门开了,桑眠拿着一大串手铐走出来,他拿出两幅手铐,把痛晕过去的和变成冰雕的逃犯拷起来。
      
      高大的门庭下方站着一个娇小的人影,白炽灯在她身后依次亮起,逆着光,乔寒一步一步走出门,在台阶上稳稳站定,脸色红润,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受伤的人。
      
      薛雨瞪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
      
      “你以为我受了重伤是吗?”
      
      软绵绵的声音合着夜风的寂静,听起来有点诡谲。
      
      人好端端地站在面前,薛雨一下子明白了:“你是故意演给我们看的。”
      
      乔寒不答,桑眠忍不住炫耀:“是啊,就是骗你们的。乔狱长根本没受伤,她给我传音,我配合她演了一出戏给你们看,你们上当了。”
      
      尖嘴猴腮的薛雨捏紧拳头,凹陷得脸颊神经质地抽动。
      
      入狱前他是军*火商人,曾凭着计谋鼓动好几个家族打了几十年,而他自己躲在幕后赚得盆满钵满,后来因为一桩假*币案被坑进了坠星岛监狱。
      
      可即便在监狱,他凭着出众的头脑,也过得很滋润,别人吃不饱饭,他却能搞到肉罐头。除了独来独往的龙千野,另外两派的人都被他耍得团团转。
      
      这一次,那人联系他,要他假装逃狱暗中杀掉新狱长。薛雨考虑到对方的身份、提供的帮助和给出的丰厚报酬,觉得很有赚头,就答应下来,并精心策划了一出逃狱的好戏。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眼看就要成功了,却栽进了新狱长的圈套。
      
      不过不要紧,他早已让那人准备了后招。
      
      “狱长您辛苦了,这些犯人我们来处理。”本该在宿舍休养的耿巡监忽地出现,身后跟着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巡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奈落_奈狐灯和千岛酱的地雷,我爱这个!感谢女汉子的妹纸和独梦未能醒的营养液,我也爱这个!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