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清醒林佑之(万人迷修罗场)

作者:黄小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小少爷啥都不是

      接着八月份的小尾巴,九月初的日头不算火热,但也确确实实发挥着它的作用。
      
      南方还算好些,空气中也夹杂着带了一点儿淡淡海腥味儿的潮湿气息。
      
      北方这边,尤其是整个华国的中心北城,可是连空气里都有一股倔强不服输的劲儿。更叫那些费尽心思爬到这皇城根脚下的人们又爱又恨、苦不堪言。
      
      林佑之睨了眼他旁边把一身整齐军装穿出混混格调的男生,怔了一下,又悄悄转了过来。
      
      “前面那个,给你爸爸我转过来!”
      
      林佑之现在有理由对他前两天见的那个自诩是“高僧”的人进行合理怀疑。
      
      说好的贵人呢?
      
      难不成他的贵人今天为了见他,还特意紧着时间,染了一头基佬紫来庆祝他们将来上天注定的友谊?
      
      “喂!就说你呢!”
      
      一股大力的拖拽打断了林佑之有的没的的想法,再接着他满脑子就只有一个想法——
      
      “你是基佬吗?”
      
      打破这诡异的沉默的是男生变声期后更加怪异刺耳的尖叫:“你他妈找死!”
      
      林佑之被揪着衣领子,被迫视线上移,只好盯着男生被气得通红的耳朵根,再次怀疑那个“高僧”所说的话。
      
      “咳咳”有证据的那种。
      
      林佑之调整了下气息,努力维持着友善平和的表情说:“抱歉,我想你误会了,我并不是有意说什么。只是看到你染的紫色的头发,一不小心……”
      
      眼看着男生一张俊脸慢慢在自己眼前放大,眼神也像马上要冒出火似的瞪着,林佑之还未说出口的“基佬紫”宣言赶紧转了个弯儿,掐着自个儿大腿硬是憋出一个挂着一对儿月牙弯的笑脸出来。
      
      “但是这紫色妙就妙在特别符合您的高贵气质,传说中的高贵紫就该配上同学你这么帅气的脸。”
      
      眼瞅着男生的火气消了大半,林佑之顺着台阶赶紧又给加了捧水,“真的,我要是搞基,肯定是同学你这种长相选的。”
      
      本来要找季非扯闲淡的杨勇料定季非遇上这种事儿吃不了什么亏,索性抱着手找了个凉快地方看起戏来。
      
      算着事情也差不多要完事,杨勇正迈着步朝风暴眼走去,谁承想这看起来乖巧可怜的孩子,一下棍就打在了这蛇的三寸上。
      
      杨勇一个激灵,也不端着了,紧着忙得跑了过去。
      
      第一件事儿就是确定了小可怜儿,啊,不对,是小勇士的脸。
      
      恩,白白嫩嫩,没有瑕疵。
      
      “崽啊,你终于长大了,总算知道打人不打脸了,阿爸很是欣慰呀。”杨勇和蔼地伸出手就要摸上季非的头顶……
      
      “啊!疼!疼!错了,错了!你是我爸爸,可以了吧!非哥!”
      
      季非颇为满意地甩开了那只欠手爪子,一个回眸,看见了那个糟心的小玩意儿,又皱起了眉头。
      
      “你……”
      
      “这位同学,真的很对不起。我为我今天的口无遮拦道歉。我是戏剧文学系三班的林佑之,你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话,随时可以找我。”
      
      林佑之掏出手机就要给季非递去,“要不扫一下,加个好友?”
      
      季非愣住了。
      
      杨勇却在一旁笑开了,一手抹着眼泪,一手一下一下捶着季非的后背,有一气儿没一气儿地说:“哎呦,这可真是个活宝。笑死我了!非哥,还等什么呢啊,赶紧加上吧,要是哪天真没有饭吃了,你这还有个下家。”
      
      季非沉着脸,撑着手从地上站了起来,也没拍拍手上沾着的土,带着这一天的气儿一拳怼到了杨勇肚子上。
      
      林佑之倒是除了衣服被揪乱了一点儿,毫发无损的就告别了战场。
      
      只是临走之前,到底是没有忍住,只敢露出自己黑色的毛茸茸的头顶,一老本实地跟季非说:“我真的没有钱。你,你别误会,我不是说话不算话,如果有力气活什么的你微我一下,我一定马上就过去。”
      
      这就导致现在两个帅哥坐在餐厅正中央,一个手插着裤兜,臭着脸直接无视面前的饭菜,直勾勾的的瞅着坐在离他十万八千里一个角落里的林佑之。
      
      另一个右手颤巍巍地拿着筷子,试了好几次,想吃饭的心终究还是败给了他现在的生理以及心理条件。
      
      “唉,我就纳了闷了,你说你要是真想整他一下,你刚才打我那拳就应该加重力道再换个方向。你要是看人家长得白白净净的不忍心,你还总这么虎视眈眈地瞅着人家,别是心理扭曲成了变态吧。”
      
      季非罕见的没有生气,收回目光,懒洋洋地用手撑着脑袋,回了一句,“要变态也是你先变态,记吃不记打。刚挨完一拳也没记住管住你那张除了吃就会说的嘴。”
      
      杨勇眼皮都没翻,淡淡回了句:“你那头紫毛就这一个月就这样了?王家那小子也是嘴上没个把门的,真敢说。”
      
      季非换了只手继续杵着脑袋,视线刚刚好能飘到那个小家伙身上。
      
      “他敢说,我当然就敢做。就是接下来再发生点什么事,他也就怨不得我了。情面嘛,这东西也得是互相成全的。”
      
      “不过,我说……”杨勇确认了下眼神,继续道:“那小子女神真让你给睡了?”
      
      一提起这件事,季非又哼唧了起来,“那女的你又不是没见过,瞅着盘靓条顺的,那脑子跟欠了费似的。王家那个舔狗一个劲儿的惯着她,她还不知足,还想借着王家的力再往上爬一爬,攀个更高的枝儿。”
      
      “也不怕摔死她。嗤,也就那戴两啤酒瓶底的怂货能瞧上了。”
      
      “非哥,那这事儿就这样了?动不了王家,那女的你也不搞,这‘老王’的称号可算是白瞎给了你了。”
      
      季非撩开昨儿刚剪的有些挡眼睛的刘海,到底是没拉下脸说出口。
      
      原本美人把自己送到床上,秉承着不干白不干的原则,他也是有点想法来场酣畅淋漓的运动的。
      
      只是衣服脱到一半,小兄弟升了半旗,却又提不起劲儿来,就颜色抑郁得把人家赶走,自己窝在那冷静了半天。
      
      季非捻了捻修长的手指,刚才不小心碰触到的细腻仿佛还有所残留。
      
      兀自笑了下,呢喃了句:“还真是白白嫩嫩的,跟个小少爷似的。”
      
      倒是不知道那个本该养尊处优的小少爷,此刻正因为干瘪的钱包,纠结着要不要推了晚上室友组的火锅局呢。
      
      大家刚认识没多久,哪怕是即将成为一起生活三年同甘共苦的好兄弟,林佑之也不想更不好意思一上来就管人借钱。
      
      而且,这两天听他们讲话,林佑之也大概知道了两个室友家里就是比普通水平好上点儿。
      
      小钱肯定是有的,要不然也不能来这读这么贵的学校,但也不至于说是挥金如土,毫不心疼,不拿钱当钱的那种。
      
      倒是还没来就已经被捧得高高的那个室友,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被传是季家二世祖传得热火朝天。
      
      对了,季什么来着。
      
      ——
      
      哦吼,他完了。
      
      未来三年,社会主义兄弟情没有了。
      
      如果硬要说的话,或许是“为奴十二年”吧。
      
      季非,季家二少,有钱人,脾气不好。
      
      哦对了,他居然还敢说他是个基佬。
      
      林佑之誓要把他下铺贴的那张姓名条盯出火来,最好是连带着教务科的数据一起失火的那种。
      
      啊,他死了。
      
      “哎,林佑之,我们先去打球了啊。别忘了回来一起去吃火锅,到时候微你。”
      
      “我就不去了,你们打完球直接去吃吧。今天太累了,我得睡一会儿。”
      
      “那成,回来要带啥说一声哈。走了。”
      
      林佑之捂着只进不出也没见肥美的钱包,一边思考着他向老师提出换宿舍有多大可行性。
      
      恼人的军训结束了,马上进入十月的天气也骤然急转直下。
      
      林佑之随手拽了件衣服套上便准备出门,还是孙武说晚上可能要降温,这才回来取了件灰色的针织外套放进了包里。
      
      “你听说季非那事儿了吗?说是之前他那紫毛就是跟王绍玩大冒险弄的,基佬紫哎,哈哈哈,亏王绍那家伙能想出来。”
      
      “还不是他女神自己把自己送上了人家的床,人家没瞧上,还倒打一耙让王绍给她出气。要我说啊,人还是得有点自知之明。”
      
      “行了,这两人凑一块儿去,也算是同性相吸,自己内部消化也挺好的。”
      
      “哎,说是这么说,但要是王少真对我这么好,哪怕他是个猪脑袋,冲着他那张脸和那身家背景我也愿意啊。”
      
      “别,你不配。人家就喜欢赵菲那样的,哈哈哈。”
      
      “对,说的也是。哈哈哈,那还是算了吧,还是脑子要紧。”
      
      两个小姑娘说说笑笑的与林佑之擦肩而过。
      
      已经过去两个多个星期了,林佑之也没有特别打听什么,只是光靠这么听林林总总也了解了个大概。
      
      他那天嘴欠说头发这个事本来就是正撞了枪口上,但是这对于人家季二少来讲也只是一件芝麻粒儿大的小事。
      
      当时敲打完,这件事也就算是了结了,要不哪还给他缓刑这么长时间?
      
      人家家里财大气粗,估计也是怕和这么多人挤一个宿舍住不惯,便直接住了外边。
      
      季非的姓名条还是孤零零的被胶带给粘在了床铺上,只是时间太长,都有些蒙灰了。
      
      就他一个人在那边合计着怎么躲过这一劫,战战兢兢的像个傻子。
      
      不过林佑之一点也不生气,反倒觉得身上又少了一件事,心里又松快了一点。
      
      林佑之一如往常坐在了图书馆一楼的角落,他想趁着冲高考的那股劲儿,还有高考过后残留的那点儿英语知识,赶紧把英语四六级拿下来。
      
      也不管有用没用,就当是充实自己了。
      
      万一他将来要写个有留学生、高知什么的剧本呢。
      
      林佑之抻了个懒腰看向窗外,迎着夕阳的脸颊也微微泛红,也不知是成了谁眼中的风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林佑之:你咋把你那玩意染成紫的了呢?
    季非:见证我们的社会主义兄弟情。
    集美们轻喷~求收评~笔芯~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