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又是一年桃花绽。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一如那年的你。
我站在桃花树下,桃花落满肩头。
我已等不来你。
可又有什么关系?
君死我等,我死君生,缘分再续。
一世轮回而已。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民国旧影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又是一年桃花绽

  总点击数: 3   总书评数:2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17,453,568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百合-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互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短篇..陆续更新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2208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桃花绽

作者:更漏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又是一年春,桃花初绽。
      她嫁与我两年。
      两年前她父亲为了还赌债,便把她抵给了我。纳征下聘那天,我把人都屏退了,上了坑与她并排坐。
      我是女子,我说。
      她抬起眸子,一闪而逝的惊诧。
      你嫁我,我定好好待你,不比男人差。只是你别说出去。我捻了捻裤缝儿的褶皱,眼皮在跳。
      现在是兵荒马乱的年月,军阀来了一波,又被新的取代。偏居一隅的小镇似一叶扁舟,摇摆于风雨。
      镇子小,上面也不管,镇长之位如同世袭。传到我时,已渐式微。
      父亲把我扮作男子,以求有个官禄,不至于饿死罢了。
      只是可怜了她。
      也是因着这份亏欠,我便事事由着她。
      去年还许她去了县城的女子学堂,每周回家一两趟。从县城到镇上要赶一天路,回来时将近傍晚。
      我就在镇口迎迎她。
      镇口有片桃花林。我端着手,桃花瓣打着旋飘落在我肩膀上。我也不抖落,桃花白而渐粉的色,清而甜的香,都是我喜爱的。
      她从远处走来,大大的眼睛里闪着潋滟的水色,整个人像会发光一样。
      我想我望着她的神情必然是着迷的,因为心中总想着一句诗: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一路上听她讲学校的趣事,讲民主,也讲立宪。听得多了,胸腔会升出澎湃,思绪随着回家的路,慢慢延长。
      日子照常过。
      有一日她出门忘了带盘缠,我便跟了李大帅的小汽车去了县城。望见她与一个男子谈着笑着,眼中是我从没见过的光彩。
      李大帅坐在我对面,嗤笑说,女人嘛,全是水性杨花的东西。
      我并不喜欢李大帅,仗着有几只洋枪,手下有几个瘪三就来占地盘。因着我是一镇之长,强龙不惹地头蛇,对我也算客气。可我知道,李大帅后面还会有王大帅,张大帅……镇长又如何,世道如此。
      若不是还惦念着这一方水土一方人,我早已去参加革命。就像她说的,热血所为何方?在这乱世只为四字:精忠报国。
      我不知国是什么,但让我为镇上百姓撒热血,我是愿意的。
      后来我又去了几次,每次几乎都看见她与那书生模样的年轻男子在一起,说笑,亦或是谈论。
      我打听到他是她的老师。可这样一个人,她却从没跟我说过。
      我开始有意无意问起关于她老师的事,她却从不正面回答。
      至此,我算明白。
      我把她拴在自己身边做什么?只是禁锢着她,什么也不能给她。尤其是她接受了先进思想,遇到心上心,必然是会飞走的,这个我早有心理准备。
      我是宁可这样,也不希望我的女人,虽然只是名义上的,与镇上其他女人一样。脑袋空空,没有见识,只会三五成群,聚在一起骂骂公婆,一天一天的过。
      毕竟和她拜过堂,又彼此相携了两年,情同……我心里一荡,回忆起种种,总不像是姐妹情谊的。像什么,我也说不清。
      我想,毕竟有这份情谊在,我还是要帮她把把关。
      于是便有意与那男子接近。
      由于从小就被父亲有意培养,读书识字甚至比其他人更早。后来不到二十就做了镇长,经历的事情、见识的英雄多了,心中自有丘壑,与他这个激进青年倒是很有话题,很快相熟起来。
      有一日我俩喝酒,他吐出实话,说他喜欢她。只是她有夫君,他想与她私奔。
      他还说,那男人怕是那方面不行,让她守活寡的……
      我问,是她说的?
      他不置可否,说,不然也不会成婚两年没有孩子。
      我心中无名火气!
      也许是酒喝多了,也许,他戳中了我最难言晦涩的心事,回去后,她给我打水洗脸洗脚,我一把抓过她——
      水盆打翻在地。
      我把她推到床上去。
      心里想的是,我可以成全你俩,可也不能让他瞧扁了自己。让他以后笑话自己不仅不行,成婚两年,便是妻子的雹也没开过。
      他今日那话,深深的刺痛了我。
      我推她到床,说,你给了我罢。心里却道,我好放你远走高飞。
      她犹豫了片刻,点点头。
      我不懂她为什么点头,女人不是应该都想把第一次给心上人么?
      可我被酒气冲得顾不上那么多,她搂着我,身子滚烫。太热了,似是要把我融化掉。
      我望着她,水灵灵的双眼中蒙上了一层迷雾,在我怀里微微颤抖着。
      依稀中,我听见桃花缓缓落于泥土的声音,那是一种尘埃落定的心安。
      可我等待的那个人,我身下的这个人,即将成为别人的妻……
      心中大恸。
      过后,我抱着她,哭了。
      我好像说了一些话,一些我从未对她说过、我心里的话。她只抱紧我,手抚上我的背,轻轻拍打着,呢喃细语道:我哪也不去,我是你的妻,我能去哪儿呢……
      醒来后,我把它归为一场梦。
      那天天不亮,我就走了。走前忍住没看她一眼。
      随身只拿了几块银元,其余的都留给她。
      我辗转几个省,去参加了革命。后来我投奔的司令归顺了国民政府,我被派去军校学习。
      草长莺飞,一晃五年。
      那份不解的情谊我终于知道是什么。无数次梦醒时分,皆因那梦中桃花般的女子,在我心头从未有一刻散去。
      又过了几年,我遇见了她的老师。
      原是意气风发的青年,竟参加了伪军,成了汉奸。
      我气急,掐着他的脖子,吼他,她呢?
      他说,她还在镇上,她说要等她夫君。
      什么?我放开他。
      我跌跌撞撞地跑出去,仿佛就可以跑到她的身边。
      原来,她在等我。
      原来,她并不爱她的老师。
      我糊涂啊。
      我回到镇上,镇口桃花林,依旧连延成片,香飘四溢。却比我走的时候低矮了许多。
      镇口遇到旧时相识,恰巧还是她的兄长,说镇长,你可回来了。
      我问,她呢?
      你走后,镇里失了火,连这桃花林也未能幸免。是她一棵一棵重新种上。
      她每日站在桃花树下等你回来。她说,君生我生,君死我等;我死君生,缘分再续。
      我只喃喃自语,她呢?
      他低下头,你晚来了三天……
      我已再听不见他说什么,抱着一棵桃树,眼泪一滴,一滴,直至磅礴。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又是一年桃花绽。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一如那年的你。
      我站在桃花树下,桃花落满肩头。
      我已等不来你。
      可又有什么关系?
      君死我等,我死君生,缘分再续。
      一世轮回而已。
      <完>
      
    插入书签 



    猪样年华(GL)
    史上最难攻略的女神,能否追到呢?



    跌进美女老板的爱情陷阱3诛心计
    跌的最后一部,跌众能否大团圆?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