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文女配不想死[穿书]

作者:甜心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六个女配

      虞江江不知是被气的,还是被毒蛇毒的,喉间一口气没喘上来,便栽倒在地上翻起了白眼。
      
      萧玉清连忙上前将五步蛇揪了下来,抬手喂了她两颗丹药,暂且控制住了毒性,令她悠悠转醒过来。
      
      御灵派两姐妹嗤笑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虞姑娘瞧着慈眉善目,谁知却是个心肠歹毒之人!”
      
      虞蒸蒸挑了挑眉:“子瑜姑娘此言何意?”
      
      子瑜冷笑一声:“方才那毒蛇明明是朝着你咬去,最后却咬在了你妹妹身上,分明就是你为了活命,才将她推上去挡蛇。”
      
      她妹妹子倩也附和道:“姐姐说的不错,我从未见过如此蛇蝎心肠之人,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下得去手,实在是令人毛骨悚然!”
      
      原本满心恐惧的虞江江,此刻也缓过劲来了,她望着近在咫尺的萧玉清,泪眼朦胧的往他身上靠了靠。
      
      他身上有股淡淡的药草味,苦苦的味道,却并不难闻,第一次这般近距离的接触男人,她的心跳像是在擂鼓似的。
      
      她并不准备多说,虞蒸蒸拿她挡蛇本就是事实,她只要扮演好受害者的可怜模样便是了。
      
      虞蒸蒸本来懒得解释,可一抬眼就看到虞江江腻歪在萧玉清身上,瞬间生出了些逆反之心。
      
      若非虞江江故意引蛇,她又怎会拿虞江江挡蛇?
      
      她才不给虞江江背锅。
      
      虞蒸蒸挑了挑眉:“两位姑娘也太过小人之心,方才那五步蛇朝我咬来,我还未反应过来,江江妹妹便奋不顾身的扑了上来,怎就成了我对亲妹妹下毒手呢?”
      
      她垂着头,脚底踩着一颗石子来回踢弄,状似无意的侧过头:“我说的对不对?江江妹妹?”
      
      姐妹两人的视线相交,虞蒸蒸的眸光中带着一抹意味深长,令虞江江忍不住将到了嘴边的否定咽了回去。
      
      虞蒸蒸一定是看到了什么!
      
      若是她不否定虞蒸蒸的话,便是得罪了子瑜和子倩两人,毕竟她们刚刚为她说话,她承认自愿挡蛇,就相当于是在打她们的脸。
      
      但假如她执意咬住虞蒸蒸,怕是会两败俱伤,不光挽回不了自己的形象,还要搭上一个心肠歹毒的骂名。
      
      虞蒸蒸不光没被蛇咬到,还能将自己往外摘的清清楚楚,而她又被蛇咬,还要面对两难的抉择,不管她怎么做都要付出代价。
      
      她咬住后牙,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是我自愿的,姐姐便在我身旁,我总不能见死不救。”
      
      虽然这样会得罪子瑜子倩,但好歹能在萧玉清心中留下一个舍己救人的好印象,她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她话音一落,子瑜和子倩两人的脸色就难看了起来,宛如吞了两三只苍蝇一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虞蒸蒸见目的达成,便也没再揪着不放,她们两人可是萧玉清身边的头号舔狗,虞江江得罪了她们,往后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在场的几人中,只有向逢擅医术。
      
      向逢从师凌碧宫,凌碧宫宫主曾是修仙界第一医修,他将师父的本事学了个□□成,若是想救虞江江,也就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
      
      可向逢不提救人,便没人敢触霉头提起此事,最后还是萧玉清主动请求道:“若不然你们先走,我带她去医馆清理蛇毒,处理好伤口再去与你们会合?”
      
      向逢微微颔首,从乾坤袋中取出几只银镯子,交于众人手中,不紧不慢道:“擅自逃跑者,杀无赦。”
      
      这是定位镯,只要戴到手腕上便会变成合适的大小,想褪都褪不下来。
      
      一般定位镯都是带在刑犯身上的,管理者可以随时看到刑犯的定位,还可以通过镯子监测刑犯的心跳,确定刑犯的生死。
      
      萧玉清本身就没想逃跑,他痛快的将定位镯套在了手腕上,扶着虞江江去了医馆。
      
      其他几人也都带上了定位镯,只有虞蒸蒸望着那定位镯,迟迟没有动作。
      
      向逢轻挑眉梢:“你不想戴?”
      
      虞蒸蒸摇了摇头,将定位镯套进了手腕中。
      
      这东西到时候她再想法子,没有任何人或物可以阻止她逃跑,哪怕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
      
      他们一行人去了客栈,依旧是两人一间房。
      
      子倩想要抗议,刚一开口,却被向逢一个眼神吓得不敢说话了。
      
      向逢自然也不想这般抠门,可修罗王就给了他这么点预算,他只能算计着些花。
      
      待王上来了人界,他就无需这样算计了。
      
      几人进房间收拾好屋子,便下了大堂,准备用晚膳。
      
      向逢早已辟谷,而其他几人均未过辟谷。
      
      他给每人点了一碗阳春牛肉面,见众人一脸难言之色,想了想又给每人加了一个荷包蛋。
      
      小二见几人穿着非富即贵,不由得追问道:“客官就只要这些吗?”
      
      向逢正要点头,却看到山水对着隔壁桌上的荤菜流口水,他抿了抿唇:“再来两只荷叶鸡。”
      
      山水高兴道:“山水最喜欢师父了!”
      
      他揉了揉山水的脑袋,虽未回应山水的话,唇边淡淡的笑意却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虞蒸蒸看了眼山水,又瞥了一眼向逢,这两人之间的氛围可不像是普通的师徒关系。
      
      从上次在栾殿之中,向逢跟山水通信时的态度,便可看出一二。
      
      明知山水不走,是因为鬼王不许,但向逢却因为山水一句害怕,便要来栾殿找山水。
      
      她没谈过恋爱,可她看过无数本言情小说,要是说向逢不喜欢山水,她就倒立托马斯旋转吃屎。
      
      一只漆黑的乌鸦从客栈外飞了进来,站在了向逢的手臂上,向逢从乌鸦的脚上取下信件,将信件浸泡在了茶水中。
      
      指甲大的信件像是水晶宝宝似的逐渐变大,最终恢复成了正常纸张的大小。
      
      向逢摊开信件:“有关南宫天霸的所有资料,都在这里。”
      
      虞蒸蒸好奇的凑了上去,快速的浏览一遍信件上的正楷小字。
      
      她草草扫了一遍,南宫天霸是燕王的独子,成年之后便被封为秦瑞王。
      
      如今他已是而立之年,成过九十九次婚,王妃的坟墓都遍布了一个山头,至今却还未有一个子嗣。
      
      虞蒸蒸抽了抽嘴角,如果他从十六岁开始成亲,到现在已有十四个年头,十四年娶了九十九个王妃,也就是说平均每个月要娶1.69个王妃才能做到。
      
      她忍不住问道:“他这是克妻吗?”
      
      向逢勾唇笑道:“怎么会,他可是红鸾星转世。”
      
      他微屈指关节,在信件上敲了敲:“瞧仔细些,他的王妃都是怎么死的。”
      
      虞蒸蒸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王妃的死因旁,用极小的字批注了一行:前三十三个王妃被南宫天霸送去沙漠变成了沙雕,还有三十三个王妃被吊在了城门上暴晒成了肉干,仅剩的三十二个王妃也在雪地罚跪时被冻掉孩子大失血而亡。
      
      她吞了口唾液:“还有一个呢?”
      
      向逢:“送青楼里了,今晚上拍卖初夜。”
      
      虞蒸蒸:“……”
      
      小二端着阳春牛肉面放上桌,几人都饿了,吸吸溜溜的吃起了热面,只有山水没动,向逢将山水面前的碗推到了自己面前。
      
      他跟小二要了一只碟子,将里头的香菜和牛肉都挑了出来,虞蒸蒸看见他那扣扣索索的举动,忍不住道:“你要是想吃,我掏腰包给你再买一碗就是了。”
      
      这么大个男人,竟还要跟个小姑娘抢吃的。
      
      向逢瞥了她一眼:“山水不吃牛肉和香菜。”
      
      虞蒸蒸无语道:“那你干嘛不直接让小二别放牛肉和香菜?”
      
      向逢挑香菜的动作未停:“她不吃牛肉和香菜,但喜欢喝牛肉香菜味的面汤。”
      
      虞蒸蒸:“……”
      
      她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嘴狗粮,热气腾腾的阳春面看起来也不怎么香了。
      
      一直到他们快吃完面,萧玉清才带着虞江江回来。
      
      两人都已经辟谷,倒也不用再添两碗面,待众人用完了晚膳,萧玉清拿着信件沉吟道:“南宫天霸今夜许是会去青楼,若想接近他,这是个不错的机会。”
      
      众人纷纷点头,这的确是个突破口。
      
      见大家都同意,萧玉清继续道:“如今时辰也不早了,不如我们去那青楼一探。”
      
      除却虞蒸蒸之外,其他人都对他的决定表示赞同。
      
      修仙界不似人界一般迂腐,对他们来说,青楼就和饭馆一样平凡无奇,不过就是男女双修,即便是女子进青楼,也并未有不妥之处。
      
      说干就干,众人起身便要走。
      
      萧玉清看着虞江江:“你伤势不轻,不如留在客栈休息,等着我们回来便是。”
      
      虞江江自然不愿意留下,只要能和他一同相处,便是再让她被毒蛇咬一口,她也心甘情愿。
      
      见她态度坚决,萧玉清也没说什么。
      
      向逢要全程陪在他们身边,是以也要和他们一同进青楼,他不放心山水自己留在客栈,只好将山水带在身边。
      
      他们正往客栈外走,却听虞蒸蒸捂住肚子,皱着小脸道:“我肚子好疼,许是吃坏了肚子,要不然你们先去,我上完茅房就去找你们?”
      
      向逢轻飘飘的瞥了她一眼:“你是肚子疼,还是想逃跑?”
      
      虞蒸蒸举起手臂,哂笑两声:“这定位镯还在手上,我能逃到哪里去?”
      
      向逢没说话,只是眸光微沉的看着她。
      
      手腕上的通信镯蓦地亮了亮,他垂眸怔愣一瞬,意味深长道:“王上近两日会来人界,若是敢逃跑就是死路一条。”
      
      她随口敷衍道:“向护法放心,我没有这么傻。”
      
      傻子才不跑,等到鬼王来了人界,她想跑都跑不掉了。
      
      向逢不再多言,他丢下一个青楼的名字,便率着众人离去。
      
      待到他们走远,虞蒸蒸才抬起头。
      
      她让店小二给她买了双绣花鞋,又拿剩下的银票换了些碎银子,将银子都存放进储物镯后,她疾步跑出了客栈。
      
      天色已黑,却还没到宵禁之时,城门还是可以随意进出的。
      
      虞蒸蒸没急着出城,她找了一家离客栈不愿的店铺,用碎银子买了一只母鸡。
      
      她拎着母鸡走到角落里,拿起鸡脚对着定位镯比划了两下,这个定位镯套在活物上就会变成合适的大小。
      
      只要将鸡脚顺着定位镯的空隙塞进去,将空隙撑大,而后趁机将手掌取出,便可以逃脱控制。
      
      这只鸡会代替她留在京城里,等向逢发现她逃跑时,她早就逃的远了。
      
      虞蒸蒸动作麻利的按照计划取下定位镯,她拎着母鸡在京城里转了两圈,借此佯装出去寻找青楼的模样。
      
      见差不多了,她便将母鸡扔下,准备离去。
      
      虞蒸蒸把自己给绕晕了,她左后环视一圈,低声喃喃道:“城门在哪个方向来着?”
      
      她正想找人去问一问,刚一转头,就撞上了一个硬挺的胸膛。
      
      她缓缓抬起头,一只执着油纸伞的手掌映入眼帘。
      
      那手指苍白又削瘦,大拇指上戴着羊脂玉扳指,看起来那么眼熟。
      
      容上温声笑道:“城门在北边,你走反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后台抽了,更新死活发不出来QAQ
    今天前30个留言的小可爱有红包掉落~
    *
    感谢阿遇.小可爱投喂的1个地雷~感谢瓶子瓶子瓶小可爱投喂的1个地雷~
    感谢念桉小可爱、是伊伊吖小可爱投喂的1瓶营养液~
    亲亲小可爱,么么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