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欢宗的女修绝不认输[穿书]

作者:总攻大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陆清嘉这样的身份这样的相貌,用那样不寻常的态度同人说话,从没谁能拒绝。
      
      姬玉也有瞬间的恍惚,马跑得很快,迎面而来凛冽的风吹得她清醒了一些,她低下头,抓紧了他绣金的广袖,恬美的声音夹杂着几丝厌烦。
      
      “你说得不对。”她冷淡道,“我是聪明,才不傻。你阴晴不定喜怒无常,还仇恨人族,我若讨好你,依然是把自己的命交到你手上,任凭你的标准评判处置,和现在没有任何区别。别人就不一样了,至少我和他们都是人族,你么……”她近乎自语般道,“你连人都不是。几次看我那么疼,麻木不仁,毫无怜悯,你这样的家伙,我也不想讨好你。”
      
      陆清嘉揽着她骑马,好半晌没说话。
      当天色渐晚,马匹精疲力竭的时候,他才在下马之前跟她说了一句话。
      
      “你怎知我就真的毫无怜悯?”
      他握着缰绳,于半垂的夜幕下冷冷看了她一眼,将马丢给小二便进了客栈。
      
      他没有多解释。
      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好似在为自己辩解,又好似不是。
      
      姬玉在原地站了一会,慢慢跟上去。
      她走不掉,还不如先跟着,也许他放松了警惕,她反而有机会。
      
      月长歌跟在她身后,多多少少听到了陆清嘉对她说的话。
      她若有所思地凝着姬玉的背影,思索着见到她和陆清嘉以来发生的种种,心里有个不安的猜测,但怎么都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这天晚上,陆清嘉没和姬玉一个房间。
      月长歌有意打探,来找过姬玉一次,见她一个人,稍稍放心了一些。
      
      “我只是来看你住得是否习惯。”月长歌随便找了个理由,“既然你还好,那我就走了。”
      
      姬玉看着她的背影,语气恹恹道:“我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好到你会担心我的住宿问题了??”
      
      见月长歌停下脚步,她散漫道,“你来找你师尊,我看得出来。你不是不信我在之前那间客栈时说的那些话吗?那为何还来求证?”
      
      月长歌猛地转过身,眼神锐利地盯着她:“闭嘴。”
      
      “你叫我闭嘴?”姬玉笑了起来,“你凭什么?”她上下将她一扫,“说实话,我不怎么喜欢你,但也还没有很讨厌你。”毕竟你是女主,“但你不要总是来招惹我,我如今处境已经很难了,你真的没必要把精力浪费在我身上,和你交个实底,你那个好师尊,你当做宝,我却唯恐避之不及。”
      
      月长歌皱起眉,想说什么,姬玉没给她机会。
      
      “再重复一遍,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要报仇去找妖兽,要搞师徒恋去找你师尊,我巴不得离你们远远的,别再来烦我。”
      
      狠狠关上门,姬玉的一举一动,真实得让月长歌很难去怀疑她的话。
      
      她因“师徒恋”三个字心情复杂地在原地站了一会,闷头离开了。
      
      另一间房里,陆清嘉站在窗前,窗户开着,月光投射进来,笼罩在他金冠白衣之上,说他恍若谪仙,都是轻慢了他。
      
      客栈走廊里的对话他听得清清楚楚,他回忆着姬玉说话的语气和她的措辞,不知怎的,他想到了那不眠不休抵死缠绵的七天七夜。
      
      眉心金红色的凤翎闪了闪,陆清嘉仰头望月,突然冷冽一笑,扬起一道炙热的火焰投向高挂夜空的孤月,那月色晃了晃,一片乌云划过,它迅速藏到了云后。
      
      次日傍晚时分,他们终于到达了界门。
      蜀山派弟子和他们前后脚赶到,除了他们,还有一些其他宗门来凡界历练的弟子。
      
      陆清嘉会出现在这里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只看他眉心的凤翎众人就能确认他的身份,更不必提他绝世的风姿和温文又清寒的气质。
      
      他站在那,其他人会下意识躲得很远,好像靠得近一点都是对他的不敬。
      
      陆清嘉毫不在意那些人,他开了界门,带着姬玉和月长歌过去,半点余光都没施舍给那群艳羡仰慕的人族修士。
      
      自昨日开始姬玉就很乖,不言不语地跟着他,他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再不需要他费心用什么言灵术。
      陆清嘉也不点破她故意装乖,若他一个人,化作原形回仙宗就是了,但身边还有个底细没摸清的徒弟,以及……麻烦至极的姬玉。
      
      “可会御剑?”想了想,他转眸问月长歌。
      月长歌点头道:“会的,只是还操作得不太好。”她有些脸红。
      
      陆清嘉看了一眼她那柄古怪的短剑,他很讨厌那把剑,它的气息与他相斥,虽然还没真正查看,但他已经差不多猜到那是什么制成的了。
      
      再看看月长歌,一个练气二层灵根混杂的小女孩,眼神天真无邪,一副对他信任有加的模样,这样一个人,是怎么拿到这把剑的?
      
      若有所思了一会,注意到月长歌被他看得赧然不已,他慢慢收回视线,瞟了姬玉一眼。
      
      这一看,就发现姬玉正眼巴巴看着蜀山派弟子的方向。
      蓝雪风穿着蓝白色的道袍,正抽出流云剑,准备御剑离开。
      察觉到她的视线,他望过来,风吹起他蒙眼的白绸,他苍白病态的唇动了动,好像说了什么,姬玉不自觉往那边走了一步,很快被一道炙热的罡风挡了回来。
      
      她垂下头,不去看陆清嘉,掩在衣袖下的手紧紧握着拳头。
      
      “你自己御剑。”陆清嘉随手给月长歌的剑施了个法术,“它已经知道仙宗的位置了。”
      
      月长歌看了看姬玉,忍不住问:“那师尊呢?”
      
      陆清嘉凭空化出一顶通体鎏金缠着白玉轻纱的仙轿,轿子四角挂着明润宫灯,他漫不经心道:“我带她回去。”
      
      话音刚落,姬玉便不由自主上了轿子,白纱轿帘落下之前,陆清嘉弯腰坐了进来,这轿子里面不算小,但也的确坐不进第三个人了。
      
      月长歌脸涨得通红,但这次完全不是因为害羞了。
      她紧紧抓着手中剑柄,深吸一口气,按照陆清嘉的要求自己御剑离开。
      
      与此同时,金白色的仙轿也缓缓飞起,明明无人抬轿,速度却比蜀山派的弟子御剑还快。
      
      姬玉透过时不时被风吹动的轿帘朝外看,眼见着周围景色与凡界相差越来越大,灵气越发充裕起来,仿佛看见死亡倒计时。
      
      她心神恍惚,脸色苍白,嫣红的唇都没什么血色了。
      
      “很怕?”
      低磁温凉的声音就在耳畔,姬玉吓了一跳,猛地望向他,如此近的距离,两人鼻尖碰触,呼吸交织。
      
      “你走开。”她后撤身子,咬唇道,“不要离我那么近。”
      
      看着她害怕到有些颤抖,陆清嘉坐直了身子。
      端正的凤簪与金冠,乌黑柔软的满头青丝,艳若朝霞的青年轻笑了一声,有些蔑然道:“害怕是对的,害怕的人才会听话,一会儿到了仙宗,把这些东西一一还给它们的主人。”
      
      他递来储物戒,这东西姬玉熟,这里面装的她收集的所有影月仙宗弟子的法宝。
      她接过来,低着头不说话,脸色依然不好看。
      
      陆清嘉这次看了她许久,他的目光和他的人一样好像一团火,只是看着她,她就好似被烧脱了一层皮,浑身发疼。
      眼睛有些酸涩,姬玉偏过头抬手揉了揉,这一揉,就揉到了一片潮湿。
      
      莫名其妙就湿了眼眶,果然她还是不想死,之前那些死了或许能回家的念头,那些无所畏惧英勇就义的话,不过是自我安慰和意气用事罢了。
      
      陆清嘉忽然啧了一声,倾身靠过来用炙热的手指抹掉她眼角的泪珠。
      她愣了愣,呆呆地望向他,听见他说:“这副样子可不行啊,若是被人看见了,岂不是会有所怀疑。”他动作轻柔地为她擦去其他泪珠,“你是存心的对不对?”
      
      姬玉吸了吸鼻子说:“我没有。”
      
      陆清嘉看了她一会,突然笑了笑说:“哭得很好看。”
      
      姬玉闻言,更呆了。
      
      “但和那个时候比,还是差了一些。”
      
      那个时候是哪个时候?
      脑中灵光乍现,想起那七天七夜的经历,姬玉脸颊绯红,气急地推开他。
      
      陆清嘉勾起嘴角嘲弄地笑了笑,不知是在讽刺她当了那啥还立那啥,还是在自嘲他竟然还记得那些被药物控制的记忆。
      
      金白色的仙轿缓缓落地,陆清嘉敛了所有神色,一身绣着金边琼花的金羽白衣,外披轻纱广袖长袍,掀开轿帘走了出去。
      
      他周身冰魄焰火缭绕,回眸看她最后一眼时,白玉清寒的一张脸上,唯独那双红唇和眉心的凤翎颜色鲜艳。那夺目的金和红与他周身的白相映衬,极致的反差色将他浴火重生仿若能湮灭一切的气势勾勒得淋漓尽致,那样好看的人,幽火丛丛的一双凤眸,萦满了危险与硝烟。
      
      轿外很快响起排山倒海般的行礼之声,那是影月仙宗有些身份地位的弟子都来迎接他了。
      
      “恭迎琼华君回宗。”
      
      姬玉坐在轿子里,后知后觉地走下去,一眼便望见了好几个熟面孔。
      
      她下意识将储物戒里的法宝和这些人依次对上号,只看到法宝没看到人的时候还不觉得,等看见了,不得不感慨一句,原主可真是太强了。
      
      这些法宝的主人每一个人看起来都是人中龙凤,每一个看见陆清嘉身后的她,都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姬玉回想了一下原主和他们各自的甜蜜约定,细细计算了一下该怎么一个个说清楚,顿觉心累无比。
      
      这么多风流债,这都不能是叫分手了,这简直是裁员。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凤凰:你怎知我毫无怜悯?每次谁给你盖被子?谁把你抱上床?谁在你昏迷的时候悄悄帮你疗伤,让你醒来身体没有任何不适?谁?大声告诉我是谁???
    姬玉:你冲我嚷嚷有啥用,我昏迷了又没看见。
    (我留了伏笔,每次都写了的,但大家好像只看到了他的狗哈哈哈哈,其实他以前也不狗的,小时候是只傻白甜,后来就变态了,现在就剩下他一只鸟了,不狗一点恐怕活不到今天【强行挽尊】)
    顺便,仙宗究极修罗场,这里姬玉要采访一下原主——
    姬玉:你到底是这么做到养了这么多鱼还能让他们不生你气的?
    原主:我都死透了还采访我干啥?总之你只要做到一点就行了。
    姬玉虚心求教:哪一点?
    原主(千颂伊语气):漂亮就行。
    姬玉:……说得好,颜之有理,颜之有理。
    PS:看各位女主控那么忧虑,就给大家吃一颗定心丸吧:他先动的心。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