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楼兰美男

      来到病房,司马书在门口张望。
      
      里面有四张病床,全都住满,难道都是尿毒症患者?不自觉地捂了下肾的位置,可要保护好身体,不然有一天躺在这里,再有什么远大理想抱负都变成了空谈。
      
      虽然这事不会发生在他身上。
      
      可没在里面看到秋熙童的身影,司马书等了一会,打电话过去,才知道他是去买晚饭了。
      
      正准备下楼去餐厅找,电梯门一开,司马书刚好看到秋熙童拎着一大袋晚饭走出来,好像才一日不见消瘦了许多,脸上写满了疲惫,“秋熙童?”
      
      “小司总。”秋熙童的神情看起来在说:你到底还是来了。
      
      司马书很自然的伸手要帮他拎,却被他躲了过去,“不用,也不沉。”
      
      跟着他走到病房门口,司马书拉住要推门的秋熙童,“钱我打给你了,有没有收到?”
      
      “啊?”秋熙童两手都拎着饭,而且用现金结的账,根本没空看手机。
      
      “我帮你拎,你看看。”司马书一手拿着果篮,一手拿着饭。
      
      “小司总……”秋熙童再抬眼有些婆娑。“这钱我不能收。”
      
      “诶呦,怎么还感动了呢,擦擦。”司马书想都没想就在医院走廊伸手拭去他攒在眼角的泪水。
      
      秋熙童一惊躲了躲,“小司……”
      
      “儿子?在外面站着干什么呢?”秋妈不合时宜的走出病房。
      
      “妈,这是我老……”秋熙童正要介绍,就被司马书拦住,“阿姨,我是他朋友,司马书。听说爷爷病了,特意来看看。”见他妈也是一脸的疲倦,果然家中有病人,是件非常熬人的事情。
      
      “哦,你好。”秋妈笑了一下,就板起脸。上下打量一番,还不知道自己儿子什么时候多出一个看着年轻又多金的朋友,不是刚从部队退伍吗。
      
      一旁的秋熙童也不傻,既然他制止自己说他就是老板,便不再提,“妈你要干嘛去?”
      
      “我想着看你怎么还没回来。”秋妈说道。
      
      “进去吧,进去吧。”秋熙童推着他妈往里走。
      
      司马书把果篮和花放在床旁边的柜子上,水果爷爷未必能吃,这个时候忌口太多,也不好买,但是花香还是可以闻一闻的。
      
      看着秋熙童的爷爷靠在床头,状态比想象的好,依然一脸英气,见他放下果篮还有一大捧花,还不停地说着谢谢。
      
      奶奶也在一旁,慈眉善目,看着司马书颇是喜欢,拉着他问东问西。
      
      “吃饭了吗?”秋熙童和他妈往外拿着饭,问站在一旁跟爷爷奶奶聊天的司马书。
      
      “吃过了,等你吃完我就走了。”司马书看着秋熙童说。
      
      秋妈过意不去,立刻说道:“坐下也一起吃点吧,老远的跑到医院来,也没什么招待你的。”“不过,你是童童什么朋友啊?看着可真年轻,二十几了?”
      
      其实这么问也没错,秋熙童上的军校,基本上那之后就和朋友断了联系,基本上是战友。
      
      司马书瞟了一眼看向自己的秋熙童,笑道,“大学同学。”
      
      “是吗?”秋妈很显然不相信,问自己儿子。
      
      “啊。是。”秋熙童一边看着司马书一边含混的应着。“哎呀爸,过来吃饭了。”总算看到救星能暂时摆脱老妈的盘问。
      
      看着这本来其乐融融的一家,因为老人得了这样一个无底洞的病,还可能随时逝去,司马书忍不住叹了口气。
      
      吃好饭,司马书就把秋熙童叫了出去,“我明天还会来一趟,肾内和泌尿外科我都有认识的,到时候让他们给你爷诊断诊断。不过如果做手术,谁给你爷做?现在主治医师是谁?”
      
      “还没说谁做手术,凑不齐钱,有□□也不会给做。主治医师是王少雍,挺年轻的,看的还可以。”秋熙童甚是感激。
      
      “明天我给你问问,你这几天就不用过来了,好好陪陪你爷,另外,他们这里泌尿外科梁真做肾移植很好,但是你知道,爷爷年纪大了,会有术后并发症或者排斥反应吧?”
      
      “我知道。”秋熙童点点头。
      
      “那我觉得你们应该仔细商量一下。不过钱的问题你不用担心,如果觉得国内医疗水平还是不够,我可以找人把你们送出国去做手术。”司马书直说。
      
      “不用,不用,不麻烦您了。”秋熙童缓缓低下头,抬眼正对上司马书关切的目光,是错觉吗?吭哧了半天,说道:“这个钱,我会还你的。”
      
      “钱的事情,你放心好了,如果不够,再跟我说。”司马书说。
      
      “小司总,你,为什么要这样帮我?”秋熙童不觉得他自己有什么值得一个公司老板这样帮助的地方,感激之余有些受宠若惊。
      
      “我觉得你人不错。”司马书拍拍他的肩膀,“你别多想,明天我上午来,到时候给你打电话,我就不来病房了。”见他要送,连忙制止,“不用送了,回去跟你家人商量商量做手术的事情,先别说我是你老板,但你可以说钱是你老板给的,明白吗?”
      
      秋熙童点点头,怎么觉得自己倒像是个未成年,而他是个久经沙场的老油条一样,“谢谢小司总。”
      
      “嗯,回去吧。”司马书朝他挥挥手。
      
      等红灯的时候,司马书给彭朋发个信息说明天来医院,择日不如撞日干脆明天中午或者晚上聚一下。
      
      无意中看了眼后视镜,有一辆黑色丰田商务车,司马书一直觉得这车真是丑爆了,虽然内饰还不错,但外观就像个王八壳一样,闷头闷脸的,前脸仔细看就像只老虎撑着鼻孔瞪着你。
      
      摇摇头,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要买这车。
      
      拐了几条街之后,司马书发现这辆车竟然还跟在他后面,敏锐的感官,不由得让他警觉起来。
      
      不再往家的方向开,司马书左拐右拐,忽而加速忽而减速,后面那辆亦是如此,还真的,是被跟踪了,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好在最后终于把那车甩开,还看了一下,没有车牌,天黑也不容易看清车内人的脸。
      
      ·
      
      “老大,人跟丢了,在胡起街口。”
      
      “废物!赶紧给我滚回来!那个老奸巨猾,你根本不是对手。”
      
      “对不起老大!”
      
      “不要原路返回了,把车停在胡起街和力达街交叉口的一个超市门前,那里有人接应你。”
      
      ·
      
      确信没有人跟踪之后,司马书花了将近两倍的时间才回到家,已经是深夜。
      
      把车停到了地下二层,那里停着几辆很老旧的无牌车辆,看来这辆甲壳虫不能开了,这几天出掉换一辆。犹豫着又把车开上了一层。
      
      有人跟踪了,看来他们真的要开始行动了,时隔三十多年,司马书也躲了三十多年,还是被找到了。本以为当初两败俱伤,就可以高枕无忧,如今看来并非如此。
      
      早上起来,照例吃着速食,看着那被面包机崩出来的两片金黄微糊的面包,不由得感叹都加钱了,还吃不到热乎的,真是悲催。
      
      最后司马书还是开了那辆甲壳虫,顺便去把它处理掉。
      
      坐在彭朋的办公室里,今天他坐诊,好在司马书听他的劝来得早,不然一会人多了,还不好办呢。
      
      “我跟老张联系了,不过,哎,你也知道,当时你们闹的挺僵的,他未必愿意见你,但是他答应会帮那老人家看的,说下午去病房看。梁真今天也坐诊,可能比较忙,但他说中午午休的时会去看看,不过他的意见是要先衡量一下老人的身体状况,不是说有□□就能换的,后期很多事情如果处理不好,这个钱就白花了。你要跟你朋友讲清楚。”彭朋说道。
      
      “我知道。”司马书点头应着。
      
      “不过,你什么朋友啊?这么上心。”彭朋有些好奇。
      
      “就朋友呗。中午几点下班?”司马书没打算详说。
      
      “十一点半,到时候你等我一下,今天没手术。”彭朋回他。
      
      “那我到时候来找你。”司马书说。
      
      “你结婚了没啊?一直也没个消息,我俩娃都能打酱油了。”彭朋八卦着。
      
      “没,没时间,还单着呢。”司马书有些无语。
      
      “我跟你说,司马,可不能这样,都多大岁数了,虽然顶着张岁月不留痕的脸,但这岁数摆着呢,还真当十八呢。总单着也不是回事,那钱哪有赚的完的时候,是时候考虑了。”彭朋语重心长道。
      
      “哎呀,考虑呢。”司马书没想到好不容易见到同学却被催婚,他都多少年没遇到过这事了。
      
      “行吧,行吧,我就这么跟你说一声。”彭朋看了眼时间,“我要到点了,你去找找你那个朋友。”
      
      “开始撵我了哎。”司马书摇着头从椅子上坐起来,“给你病人腾地方。”
      
      出了他的办公室,司马书给秋熙童打电话过去,“在哪?”
      
      “病房呢。”秋熙童正在吃饭。
      
      “你来门诊楼一趟,算了,我过去吧。”司马书说完挂了电话。
      
      见到秋熙童,司马书总觉得他眉宇间都是疲倦和焦虑,有种想要抱他一下的想法,但忍住了,“我都给你打听好了,泌尿的梁主任中午会过去看看情况,他手术很厉害的。那个肾内的张主任,下午过来看。”
      
      “谢谢小司总。”秋熙童鞠了个躬。
      
      “但我跟你说啊,手术是有风险的,具体还是要听医生的安排。”司马书就见不得他这样,但毕竟两人现在只是雇佣关系,也不好说什么。
      
      “我们商量过了,如果可以,爷爷身体状况也挺好,那就做了这个手术,也不留遗憾,就是这钱,我会慢慢还你的,你可以从我工资里扣掉,每个月给我留点就够了。”秋熙童直言,他不可能平白无故拿别人钱。
      
      “我不说了不急吗?”司马书皱眉。
      
      “一码归一码。”秋熙童坚定地说。
      
      “行行,这是到时候再说,我还有点事,就不多留了,你注意休息,瞧瞧这黑眼圈。”司马书俯身凑过去看。
      
      “小司总,别这样,那我先回去了。”秋熙童后退了一步,要走。
      
      “嗯。去吧。”司马书笑道,“有消息了告诉我。”
      
      把车开去二手市场,司马书备了档,多少钱都行,只希望尽快卖掉。
      
      中午跟彭朋吃过饭,下午去了趟公司,也没什么事情,被彭朋一说,忽然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该谈恋爱了。
      
      不过现阶段司马书真没那个闲心和时间,回到家又钻进了暗室。
      
      晚上,司马书躺在床上睡不着,便开始回想在暗室中翻看的东西: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时候,一支考古探险队来到孔雀河上游试图探寻楼兰古国的奥秘,在挖掘的过程中发现一片墓地,从中挖掘出一具男性干尸,虽然这具男性干尸的棺椁摆放极为讲究,但却不符合当时史料记载的该有的下葬方式。这棺椁太过独立。
      
      男性干尸身上每一寸肌肤甚至是指甲睫毛都保存完好,一张白皙的脸庞,高耸的鼻子,深凹的眼眶,浅黄色的头发束在头顶。
      
      他被一整张驼皮包裹,身下垫着毛织的毯子,胸前毯边用象牙别住,脚上穿一双褐色翻毛皮制的跷头靴子,头上戴毡帽,帽上还插了两枝鹰翎,胸前挂着一个圆形玉币,玉币无孔却连接软质玉链。棺椁周身印刻着许多符文,棺内干尸的周围铺满了一段段的蛇皮,蛇皮上面同样刻着一些奇怪的符号。蛇皮上散落着零星木屑、风干的辣椒、水银球、鹰爪、兽骨、青铜符文、变形的匕首、玉枣、蛇纹细玉指环等一些小件饰品,而且上面都泛着点点金光。
      
      经用他身上的驼皮残皮做碳14鉴定,是一具距今约4000年的古尸,曾一度被世人称为“楼兰帅哥”。
      
      这具楼兰男性干尸保存极为完整,被赋予代号X。这一重大发现一事件轰动中外考古界,被国内考古学家转移到研究院进行研究。
      
      但本应经过研究后大肆报道这具不朽的男性干尸,却在那之后的几年后不了了之,而曾经发现参与过此件事情的研究学者也都不见踪影。
      
      而这具干尸,就是司马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楼兰美男衍生于楼兰美女
    1.今天是有味道的更新
    我上厕所忘了带纸……
    就……额……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