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公公,你放肆!

作者:拟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众太妃迁宫⑦

      门口男子古铜色的长手搭在腹部懒散地站着,铅白色锦衣肩头有一缕长发打了个卷儿盘在上面,华丽又肆意,轻佻的目光略过江晚儿停在嘉宁的脸上。
      江晚儿暗中观察两人反应,挑眉,这俩有故事?
      
      送笔墨的小太监安静傻傻地站着,不知道手里的新墨砚送还是不送?
      钱太妃可没那么多顾忌,冷冷地瞥了一眼作壁上观的荣太妃,夺过小太监手里的托盘,自己留了一份,剩下的直接递给胡太妃。
      
      芮宸勾唇一笑,嘉宁慌乱地撇开眼睛,害羞的低下了高贵的头颅:“那就这样吧!众位太妃还不抓紧时间?竟比可还没结束呢!”
      围观全程心知肚明的人忙垂下眼帘。
      
      江晚儿很感谢芮宸解围免了连戚的责罚,正考虑着说点儿什么打个招呼,就见芮宸脸色忽然变得古怪,客气地笑了一下就急急往外走。
      那个方向,是官房吧?
      
      芮宸虚脱地从官方出来,脸色苍白地拿起胰子净手,心里早就气的跳脚!
      也不知道哪个没长眼的王八蛋,居然给他递了一盘早杏,一个没注意居然还吃了一颗!他打小碰不得那玩意儿,一吃就闹肚子,方才差点儿就在殿里出丑。
      
      “少爷,要不咱们先回府?”小厮拉着灰子在旁边担忧地看着他。
      芮宸接过他递来的帕子把手擦干,龇牙:“走?我倒是要看看谁在算计本少爷!”
      
      小厮牙齿打颤,哎,这魔王要是闹起来,只怕没个消停了!
      谁这么缺德啊,这要是等会儿找不出来主谋,回府他们都得遭殃:“那小的……”
      
      他话没说完,就见芮宸英俊的脸崩的死紧,转头大步重新进了里头。
      小厮:“……”
      
      俊俏的小郎君一去不复返,直到结果出来,也没见他再回到大殿,嘉宁一脸的怅然若失。
      不过竟比的结果有点儿出乎江晚儿的预料——钱太妃,没在前三。
      
      看她自己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这事儿只怕又有什么猫腻呢。
      但这是公开的竟比,结果也是当场出的,没办法指责谁营私舞弊,只能按头吃下这哑巴亏。
      
      到了晚间,江晚儿让人在永慈宫的暖阁摆了一桌精致的素菜,将钱、许、杨、胡四位太妃都传来,一方面为钱、许二人践行,一方面也庆祝胡太妃得偿所愿。
      
      “我就没想明白,怎么就没有我呢?那姓薛的就是个草包,她都能留下!”钱太妃拿木箸用力戳了一个丸子,恨恨地塞进嘴里。
      许太妃体贴地给她递了杯水:“这就是后宫,什么都有可能!”
      
      江晚儿觉得她话里有话,但这一桌子就她最没资格说大话,程阁老都没帮自己外孙女摆平的事儿,她更没什么能帮忙的,索性也就默默地吃东西了。
      胡太妃为她开解:“你出宫也不必怕的呀,手上有银子,自己购置个大宅院,指不定比宫里可能还要舒服!”
      
      江晚儿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对啊!以后若是有机会,我们还出宫去看你!”
      钱太妃声音闷闷地:“你们不懂!我早早地就进了宫,外面也没什么朋友,真不知道出去以后要怎么生活……太后娘娘,你要是无事可要多召我进宫来!”
      
      还没喝酒就醉了?她一个被离宫别居的太妃,江晚儿经常召她算怎么回事儿?
      许太妃轻笑:“不是还有我么?以后钱妹妹可要跟我多走动才好!对了,我这次离宫好些书册就不带走了,太后若是想留下,明日我就让人装好给您送过来,闲暇时也可做个消遣。”
      
      要说她们中间最无奈的可能就是江晚儿了,小小年纪,女人的滋味儿都没尝过就要在这偌大的皇宫里虚耗一生,不得脱离,听了都让人唏嘘。
      钱太妃似乎也想到了此处,抓住江晚儿手,激动道:“我那也有好些玩意,明儿也让人给你搬过来!不过古董字画不能留给你,我得给自己留点儿养老的家底儿。”
      
      江晚儿差点儿被她紧张的小表情逗出眼泪,以茶代酒举杯:“那哀家就先谢谢两位太妃,往后余生,祝你们平安顺遂!”
      
      天色阴暗的紧,外面又起了风,吹开了一屋子的离愁别绪。
      隐隐有闷雷作响,江晚儿目送她们离开,早早地回了寝殿,折腾一天,她也乏了,能在雷声到之前睡着最好。
      
      庆祥宫。
      薛太妃亲自将贴身宫女手里的托盘接过来送到荣太妃跟前:“这株红珊瑚树啊,是我母亲给我准备的嫁妆,我觉着再衬荣姐姐气质不过,放在我那里只能蒙尘,就寻思着还是放在姐姐这里最合适。”
      
      碧云将东西接过来,荣太妃将手里的小衫最后一针逢完,淡淡开口:“你和几位妹妹能留下是你们自己的本事!只希望以后啊,咱们能姐妹一心,和睦相处就好。”
      薛太妃竖起三根手指对天发誓:“以后妹妹但凭姐姐吩咐,若有二话……”
      
      荣太妃拉过她的手,温柔地笑:“都是自家姐妹,这是做什么呢!不过眼下,我正好有件事儿要妹妹帮忙……”
      
      都说春雨贵如油,怎么这么珍贵的东西,就不要钱的往外泼呢?
      江晚儿被春雷从江家祠堂受罚的梦中惊醒,额头渗出细密的汗水,一双眼睛湿漉漉的,扒着衾被的边缘就要喊人。
      
      忽然,有脚步声在寝殿内响起,江晚儿瞳仁一缩。
      “太后娘娘醒了?”烛火离得远,连戚的身影看不真切,只听到他清朗低惑的嗓音。
      
      “连戚。”江晚儿像是落水的人终于抓到了浮木,迷糊又委屈地开口:“抱。”
      因为刚醒,嗓音还带有一丝沙哑的祈求,细白的胳膊从衾被里掏出来张开,对着连戚无声邀请。
      
      连戚手指蜷缩了一下,弯腰靠近她,慢条斯理地提醒:“太后娘娘,这于礼不合。”
      江晚儿眼角还泛着泪痕,在屋外闪电的映照下,晶莹的刺眼,瓮声瓮气地又重复了一遍:“抱。”
      
      这次连戚没有再犹豫,长臂一展,将人和衾被一起温柔地拥到臂弯,手虚虚地放到被面儿上,克制而规矩。
      江晚儿动了动,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将脑袋埋在他的颈窝,小声控诉:“她们都走了……”
      
      连戚的手指动了动,哑声问:“太后娘娘也想离开?”
      江晚儿默了一下,轻轻摇头:“不想的,外面没人在等我。”也没人会这么照顾她。
      
      雷声炸响,江晚儿又往连戚臂弯里凑了凑,小手抓住他的衣襟:“可我还是羡慕她们,可以出去看花灯,看杂耍,赏湖踏花……话本上都说京城可热闹了,我都没见过。”
      
      细细的呼吸洒在连戚的脖颈,少女的体香在鼻间萦绕,他微微垂眸,便可借着微弱的烛光看见她卷翘浓密的睫毛。
      纤瘦白皙的柔胰将他的官服抓出了细密的褶皱,一如他此刻的心,仿佛被人温柔的攥住。
      
      “等过些时候,您若是有机会出宫,臣带您去看。” 
      环在衾被外侧的手紧握成全,黑沉的眸子在暗流涌动。
      
      江晚儿侧头,睫毛扫过连戚脖颈的肌肤。  
      闷闷地声音呼出温热,透过官服的纹理烫在他的肩窝:“其实不看也没什么的,我只是受不了她们那样看着我。”
      
      怜悯,惋惜。
      
      江晚儿忽然想看看,连戚此时是不是也用这样的眼光看着自己,脑袋从他的肩颈微微撤开,抬头。
      可她没想到连戚会忽然低头看自己。
      
      温凉的唇瓣贴在自己的嘴唇上,江晚儿傻傻地睁大眼睛,脑中一片空白,甚至外面的雷电之声都听不到了。
      胸口剧烈起伏,柔软白皙的小手蓦然收紧,却是将连戚拽的更加贴近。
      
      连戚半垂的眸子睁开,定定地望进江晚儿眼里。
      隔着柔软的衣料感受到贴近自己的绵软随着江晚儿的呼吸在颤动,唇边的温热亦让他失了平日的沉稳淡定,一股说不清燥热顺着嘴唇蜿蜒传至四肢百骸,呼吸都变得灼热。
      
      寝殿里旖旎又暧昧,暴雨落下的声音很大,但两人却奇异地听见彼此粗重的喘息。
      
      彻底清醒的江晚儿咻然把人从身前推开,仓皇地撤身后退,仿佛方才的迷乱是昙花一现的梦境。
      “我……”方一开口,声音哑的她又把嘴巴闭成了蚌壳。
      
      她这是轻薄了自己的侍人?
      还有比这更让人绝望的事情么?
      
      什么雷声,什么闪电,哪有此刻的自己来的恐怖?
      捏着被角将自己绯红滚烫的脸颊挡住,江晚儿觉得她现在应该找找这紫檀木的大床有没有缝儿!
      
      连戚会不会觉得她轻浮?一个寡妇居然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羞于启齿的事情!
      更何况她还是一国太后!
      
      身上的酥麻和过热的体温都在提醒她的恶劣行径,嘴唇清晰的记忆让她更是想当场撞柱。
      江晚儿:“连戚,寝殿里有白绫么?”
      
      连戚的手臂还维持着被她躲走时挥开的姿势,一双漆黑的眸子比暗夜还要深沉,看着自欺欺人将自己挡得严实的江晚儿,轻轻眨了下眼睛。
      “太后娘娘要白绫做什么?”
      
      江晚儿:“不活了。”
      连戚:“……”
      
      半晌,那让江晚儿神魂颠倒,干净漂亮到不行的手轻轻扯动衾被。
      江晚儿固执地举着和他抗衡,小脑袋跟着衾被下移,仿佛看不见就能当做方才的事情从没发生过。
      
      连戚半跪到床上,用床脚的衾被将人裹紧,低低地叹息:“太后娘娘,臣是您的侍人,所以您大可不必顾虑太多。”
      江晚儿怔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啊……咳!
    蔫坏的连公公挺……可爱?



    夺妻(软骨香)
    做你身上的一处软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