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公公,你放肆!

作者:拟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众太妃迁宫②

      薛太妃被她气的捂住胸口倒退,眼看就要昏倒。
      江晚儿看着眼睛红肿的一干人,觉得心累:“你们是都不愿离宫?”
      
      “太后娘娘,臣妾是家中庶女,只因臣妾进了宫,姨娘才能被府中好生赡养,求求您,让臣妾留下吧。”
      “臣妾本是孤儿,自小进宫,如今若是出去了,实在不知如何生存,求您给臣妾一个活路吧。”
      
      几位哭哭啼啼,彻底把小齐暄给吵醒了,嚎啕大哭。
      江晚儿捏了捏眉心。
      
      “惊扰圣驾乃是大罪,几位太妃还是请回吧。”连戚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銮轿前,将试图靠近的太妃们拦下。
      啪!
      
      江晚儿捏眉的动作顿住。
      连戚依旧恭谨的站着,并没有因为脸上挨了一巴掌有半步退缩。
      
      “你是个什么东西!滚开!一个太监也敢阻拦本宫?”
      
      江晚儿放在膝盖上的手骤然握紧,眉眼含霜,语调低沉缓慢:“几位太妃是借得谁的势,惊扰圣驾还振振有词?哀家的人也随意扇耳光?”
      秋桑伺候着她从銮轿上下来,范氏抱着齐暄落下轿帘。
      
      江晚儿脚步轻缓,却像踩在人心尖上,让人心头发颤。
      “本、本宫一时心急,请太后娘娘恕罪!”
      
      动手的太妃见她下来就已经慌了神,连忙跪下。
      连戚站在她跟前,本打算退步避让,被江晚儿从后面挡住了路。
      
      进退不得,连戚只好原地站着不动。
      江晚儿从他身后走出来,沉眼看着后面一群惊弓之鸟,“看来好像是哀家的错,后宫疏于管教,才让几位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大帽子一扣,太妃们哪还站得住,纷纷跪下。
      若说以前她们还没把这小太后当回事,但几个回合下来,非但没让她吃一点儿亏,反倒让自己沦落到被驱逐出宫的下场,哪里还有胆子和她硬刚。
      
      江晚儿低头看跪在地上的人,娇俏地冷笑,温热的手指轻佻地勾起连戚脚下跪着的太妃那锥子一般的尖下巴,慢声问:“是你说哀家不顾你们死活?”
      “臣妾……臣妾一时失言。”
      
      啪!
      “啊!”
      
      江晚儿揉着有些木疼的掌心,看着被她一巴掌掴爬到地上的女子,惊讶道:“啊……哀家一时失手,真不好意思。”
      连戚:“……”
      
      踱步到几人中间,江晚儿皮笑肉不笑,小手轻甩:“动手打人还挺疼的,太妃们身体矜贵,以后可别随便出手了,哀家一个不小心都把手弄肿了呢。”
      走到薛太妃跟前,江晚儿停住:“你们不想离开后宫啊?可这件事儿并不是哀家一个人能决定啊?是和荣太妃以及百官商议的结果,你们为难哀家没用的。”
      
      薛太妃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不可能,荣姐姐不可能会这么对我们!”
      就知道她藏得严实。
      但江晚儿岂能容她置身事外,她可没有那么厚的肩膀能担事儿。
      
      “是与不是,你们去一问便知!皇上被你们吵醒,一直哭闹,若是不想被治个大不敬之罪,哀家觉得你们现在应该立刻退下,太妃们觉得呢?”
      一群欺软怕硬的东西!一听荣太妃就怂了,就知道欺负她!
      
      回到永慈宫,江晚儿气哼哼地给自己灌了两杯凉茶。
      连戚进来,手上还拿着一个带有清淡味道的盒子。
      
      “天气还未转暖,太后娘娘不要贪凉。”取走她手边的茶壶,连戚沉声问秋桑:“你在宫里的时日也不短了,还没学会怎么伺候人?”
      秋桑冤枉:明明就是太后娘娘执意要的呀!
      
      想解释,可是看见江晚儿对着她眨了两下眼,又抿唇。
      连戚看她的小动作,眉尾不受控制地动了一下,好看的眼尾斜挑。
      
      江晚儿甜腻地笑了一下:“你手里拿的什么?”
      连戚将盒子打开,里面是带着淡绿色的半透明膏子:“您今日不该动手的,这药膏是我从太医院拿来的,能消肿化瘀。”
      
      掌心朝上半举在江晚儿面前:“臣帮你上药。”
      江晚儿尴尬地把手往后藏了藏,微微侧过脸,小声道:“哀家……没受伤。”
      
      连戚保持着姿势不动:“不是说肿了么?”
      江晚儿脸红,轻咬下唇:“哀家只是吓唬吓唬她们。”
      
      不过,
      江晚儿转过来,盯着连戚的脸看了半晌,上面隐约还能看到巴掌的印记,江晚儿眼神黯了黯,轻声问:“疼么?”
      连戚把手收回来,合上药膏:“臣无碍。”
      
      看他那淡然的模样,像没事儿人一样,也不知道是看淡了还是经历多了。
      江晚儿:“拿来。”
      
      连戚眼神里都是疑惑。
      江晚儿:“药膏给我。”
      
      连戚把手里的小盒子递给她,江晚儿用指腹沾了一些,抬手就擦到他脸上。
      “你自己揉开。这两天事情多,你总不好盯着一张红肿的脸出门吧?”
      
      连戚:“……太后娘娘,这个,不能敷脸。”
      江晚儿:“……”
      
      江晚儿臊的想直接找个墙缝钻进去!
      什么叫马屁拍到马腿上?关键还被人点出来,实在是太尴尬了。
      
      连戚抬袖擦了擦脸,嗓音一如既往的低哑温润:“臣回去用冰水敷一敷,明早应该就看不出来了。”
      这一看就是有经验的。
      
      江晚儿将手上的药膏揉在掌心搓了搓,觉得还挺香的:“这是太医院制的?盒子精致,味道也好闻,不像是出自太医的手笔呀。”
      连戚眉眼柔了些许:“确实,此药膏是一名叫张瑞的侍人所制,先是在后宫流行起来,后来有宫妃也用,才被太医院知晓,后收录进太医院统一研制。”
      
      江晚儿面露崇拜:“这么厉害?那名侍人呢?也进太医院了吗?”
      连戚嘴角划过一丝苦笑:“未曾。”
      
      江晚儿不懂:“为什么?”
      连戚:“臣不知。后宫从不缺查不出缘由的事情。”
      
      他语气太凉,江晚儿听出一身鸡皮疙瘩。
      真准备再问问那张瑞的事情,被外面的通传打断。
      
      “她找我?”
      半夏:“是!人已经在外面了。”
      
      荣太妃袅袅婷婷地进来,规矩又不失风情的行礼。
      江晚儿给她看座:“不知荣太妃前来所谓何事?”
      
      荣太妃笑得矜婉:“臣妾听闻外间都在议论遣散后宫之事,既然是太后娘娘您和本宫共同商议的,自然该多沟通,互通有无的。”
      呀!这是来算账的么?指责哀家把她拉成同谋?咳,同伴?
      
      江晚儿:“这是自然!太妃们毕竟在宫里服侍多年,自该妥善安置的。”
      不就是装傻充愣比脸皮厚么?哀家自认不输给谁。
      
      荣太妃心中气急,这丫头怎得如此厚颜无耻!
      她明明那日什么都没答应,可愣是被她在朝堂后宫中都宣扬成与她共同商议,庆祥宫的大门都快被敲烂了!
      
      双手在衣袖下掐紧:“太后娘娘说的是,只是不知这次的遣散的费用,您有什么高见?”
      若是安抚不好,不说后宫,只怕前朝也会闹上一场,毕竟,后宫有几个是和前朝没有牵连的。
      
      江晚儿搓了下手指,勾唇灿烂一笑。
      四两拨千斤道:“这件事户部和礼部会酌情商议的,到底多少合适,他们这两日应该就会拿出章程来的。”
      荣太妃:“……”还真是手段高明!这样一来,即便有不满,也是朝官们的决定。
      
      其实江晚儿一点儿也没想那么多。
      她就是觉得,这种事她就算说了也不顶用,还不如交给专门的人来决定。
      
      “另有一事,本宫也想问问太后娘娘的意见。按照宫规,可有太妃九位。除了梁太妃和本宫,另四位诞育长公主的太妃外,还有三个太妃名额,不知您觉得该如何定夺?”
      
      又下套?真是够了!
      江晚儿头疼。
      
      位分高的不一定不想出宫,位份低的不一定想出宫,按位份来定相当于直接剥夺了好些人的机会。
      况且,嘉敏长公主的母妃和胡太妃同进退,胡太妃已经让人递来口信说不愿出宫。
      
      最让江晚儿觉得稀奇的是,钱太妃居然也不打算出去!江晚儿本以为她该是最高兴,最想出去的。
      结果她直接两手一摊,十分光棍道:“我就是好吃懒做还被人伺候惯了的,回去?我一个出嫁的商贾之女,你觉得出去我能受得了回家被那群人挤兑?还不如在宫里,有人敬着伺候着。”
      
      夜里,江晚儿蜷着膝盖坐在罗汉塌上看着烛火摇曳,伸出一根手指在豆黄的灯火上拨弄。
      这四个人算是宫里和她走的最近的几人了,虽然她们接近她都有目的,但是这并不妨碍江晚儿和她们相处,甚至还觉得有了她们,这皇宫也没那么大了。
      
      手腕被人松松握住移开,均匀修长一触即离。
      “太后娘娘,当心灼伤。”
      
      连戚从盆架上端来水盆,撩着水浇在她的手指上:“可是有什么事让您烦心了?”
      江晚儿盯着他虚捏自己衣袖的指尖,圆润整齐,泛着干净的粉红,有些迷茫地问:“还有三个太妃名额,钱太妃和胡太妃都不想出去……哀家好像真的做错了。”
      
      用帕子给她把指缝都擦干,连戚温声道:“太后娘娘并没错,这是祖宗的规矩。如果您实在是难以抉择,不若让她们竟比吧。”
      “竟比?”
      
      “是。想留下的自然会用心比赛,至于技不如人的,那便是与后宫无缘。”
      江晚儿:“!”
      激动地抓住他的小拇指,江晚儿眸子里布满星辰:“连戚,你真是太棒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司公大人所取名【张瑞】get√



    夺妻(软骨香)
    做你身上的一处软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