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公公,你放肆!

作者:拟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亲办桑蚕礼①

      用过早膳,江晚儿在秋桑的陪同下到正殿接见众位太妃。
      里面多数都是有过至少一面之缘的,倒是与荣太妃对面而坐的这位从未见过。
      
      “臣妾梁氏,见过太后娘娘。”
      梁太妃不疾不徐地自我介绍,说话也是温声细语的,让人一听就心境平和的那种。
      来前,江晚儿听秋桑说起过,她是先帝的青梅,进宫后生了皇长子,被先帝册封为贵妃。只是皇长子夭折之后,整个人变得沉默寡言,除非必要,长年累月呆在自己的宫殿里礼佛念经。
      哎,也是个可怜人!
      
      “臣妾薛氏见过太后娘娘!想不到太后娘娘竟然这么快就用完早膳了,姐妹们都还想着要再等上几个时辰呢!”
      薛太妃用帕子捂着嘴轻笑,说话的时候也是一副小女儿的姿态。
      
      江晚儿没理她的话茬,等所有人都拜谒完,让秋桑把准备好的见面礼分发下去,道:“众位太妃都知道,哀家自进宫以来因为种种原因,直到今天才正式见到你们,略备了些薄礼,还请太妃们不要嫌弃。”
      
      她送出去的并不是什么金银玉器。
      笑话,那些东西可贵重,岂能说送人就送人?更何况还不知道这群人是敌是友,她可不想拿着自己的东西喂白眼儿狼。
      
      许太妃拿着手里的葫芦状带花纹的小瓶子,闻了闻里面的味道,笑道:“多谢太后娘娘的赏赐,这瓶子精巧,里面的味道也清新醒脑,太后费心了。”
      薛太妃拧了一下嘴唇,小声嘀咕:“什么费心,净拿这种不值钱的东西搪塞我们,当谁小门小户出身呢?”
      
      “臣妾瞧着这瓶子不像我大齐的产物,倒像是舶来品!有些人眼里只能装得下黄白之物,自然是看不上这些新奇高雅的东西!薛妹妹,你若是不喜欢,送我好了!”钱太妃刺她。
      薛太妃:“这好歹是皇后娘娘赏赐的东西,岂能乱送?钱姐姐母家家财万贯,何必还来跟妹妹挣这么点儿小东西?”
      
      钱太妃:“苍蝇再小也是肉,姐姐不介意的。”
      薛太妃:“可是妹妹介意呢!就怕东西入了那些个满身铜臭之人的手,平白掉了价儿。”
      
      俩人掐的厉害,江晚儿像是听不出来薛太妃话中对她的暗讽,优哉游哉地看热闹。
      只是她不明白这俩人对答的仇,能这么不分场合地针尖对麦芒。
      
      秋桑瞅着空隙附耳对她道:“钱太妃的母亲当年违抗父命嫁给了我大齐的一名商贾,她父亲倒也是争气,如今可是我大齐首屈一指的富商,程阁老这才对这个外孙女另眼相待,举荐进宫为妃。前些年,钱家欲为儿子求娶薛太妃的妹妹为妻,结果被薛家扫地出门,媒人都被轰了出来,两家自此结了仇。”
      
      还有这桩事儿?
      江晚儿精神抖擞地听八卦。
      
      这样看来,倒是能理解钱太妃这烈性子了,只是对先帝的荒诞又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要知道,想纳商贾之女为妃,那也是不容易的事儿。
      
      她们俩唇枪舌剑斗得欢,荣太妃扫了江晚儿一眼,见她丝毫没有制止的意思,不得不开口:“钱妹妹,薛妹妹,你们俩都少说两句!太后娘娘面前,成何体统!”
      薛太妃看样子是怕她的,闻言立即把嘴合成了蚌壳。
      
      对方偃旗息鼓,钱太妃一个人自然不可能唱独角戏,正殿里这才安静了下来。
      
      江晚儿心中撇嘴:这荣太妃可真扫兴!难得这么热闹,竟然给打断了?
      不过她也不能太过分,伸平双手,往下压了压:“太妃们难得到永慈宫来,大家和睦相处,以和为贵。”
      
      许太妃笑道:“太后娘娘脾气好,不予怪罪,是她们的福气!今日我等前来,其实还有一事想要问问您的意见。”
      欸?又有什么事情要做了呀?
      
      荣太妃:“是这样的,今年的亲蚕礼马上也要到了,臣妾们是想问问太后娘娘,今年打算在哪接见诸位夫人诰命?一应事宜该如何安排?”
      江晚儿:“……”搞事情?
      
      她哪知道亲蚕礼有哪些准备要做,又该如何安排?
      江宁府那种小地方哪里需要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了解这些事!
      
      这薛太妃真是一会儿不跳都难受。
      见她不说话,捂着嘴巴假装惊讶:“太后娘娘……不会不知道亲蚕礼的事宜吧?江夫人难道从未教导过您?”
      
      江晚儿好想把手边的热茶砸她脸上!就你话多!
      输人不输阵,江晚儿端起茶盏,扫了扫上面的浮沫,端方道:“咱们这是在宫里,一言一行都是民间表率,以防出纰漏,自然该照章办事最为稳妥。往年是如何办置的,今年依例置办吧。”
      
      荣太妃有些为难地开口:“先皇在世时久未立中宫,因此前几年都是臣妾代为操办的,今年太后既然来了,自然该由您主持才是。”
      立即有人接口:“是啊!太后娘娘如今才是后宫主事儿的人,这么盛大的事儿,您可当仁不让呢!”
      
      这是要赶鸭子上架,等着看她笑话呢吧?
      瞧瞧荣太妃那一列,一个个眼底的笑意都快压不住了!
      
      许太妃正要开口替她解围,江晚儿笑道:“行啊!哀家既然做了这太后之位,自当该在其位,谋其事。今年的亲蚕礼,便由哀家来操办,到时候还希望各位太妃多多帮衬!”
      
      荣太妃脸上的笑容顿住。
      薛太妃的表情裂了。
      同列的其他人表情由暗喜到懵圈,纷纷把视线投向荣太妃。
      
      怎么回事?
      她们明明就是想给这位小太后一个下马威,让她好好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怎么赔了夫人又折兵,把亲蚕礼的操办权给让了出去?
      置办过程中的油水不说,那些已经接了孝敬怎么办?这不是平白得罪人么?
      
      许太妃端了杯茶,低头掩住眼底的震惊。
      太后娘娘怕不是被她们挤兑疯了?那可不是小事儿,万一出点儿差错,足够让人参她一本!
      她本就立威不足,若是在一众皇亲官眷面前丢了脸……
      
      钱太妃可没那么含蓄,噗地一声就笑了出来:“太后娘娘好气魄,到时候有什么需要臣妾的,尽管开口。”
      就瞧不上对面那些人往年的嚣张劲儿。
      
      她不缺钱,但是每每被人压着,生气啊!
      今天真是太爽了,她觉得她等会儿回去能多吃一碗饭!
      太后娘娘也好可爱,回头看看有什么好玩意儿挑几样给她送过去!
      
      等众位太妃表情各异地离开了永慈宫,江晚儿脸上端着的表情瞬间就垮了下来,问秋桑:“连戚呢?孙嬷嬷呢?”
      她得先知道亲蚕礼到底是个什么活动呀!
      
      秋桑的表情一言难尽:“连掌事去内务府了,孙嬷嬷在外面呢,要奴婢把她喊进来么?”
      “去内务府?做什么?”江晚儿记得内务府最近还是挺乖顺的。
      
      秋桑摇头。
      掌事做事,哪会跟她一个小宫女交代。
      
      孙嬷嬷进来听到江晚儿说她揽了亲蚕礼的事情,吓得一个趔趄,说话都不利索了:“太、太后娘娘,那可是后宫除了太后,皇上以及皇后生辰之外的头等大事儿了,您……”
      您都不懂,怎敢贸然揽了这差事啊!
      这不是擎等着给人送把柄么?
      
      跟江晚儿匆匆说了几句,孙嬷嬷就脚底生风给她找资料去了!
      江晚儿木着脸问秋桑:“哀家这事儿办错了?”
      秋桑:“……”这您可让我怎么回答?
      
      连戚也不知道干嘛去了,一直到下午才回来。
      他一进永慈宫就察觉到氛围不大对,拧了拧眉往里走,刚一进正殿就被江晚儿招了过去。
      
      江晚儿撇嘴,两只好看的眼睛都皱变了形:“连戚,救救哀家!”
      连戚眉峰一凛。
      
      等听完秋桑把事情经过讲完,才低头无声地舒了一口气,不紧不慢地道:“这等盛世,礼部和鸿胪寺那边都是有记载的,需要准备的东西也都记录在册,按照往年的规矩来,定然出不了大的差错的。”
      
      江晚儿被孙嬷嬷她们的反应吓怕了,不确定地问:“真的么?”
      连戚给她添了杯茶,温声道:“真的。就算真有不懂得,许太妃她们也会知晓一二,太后娘娘可召见她们过来一起操办,这对她们来说也是一件荣幸的差事。”
      
      对呀!可以找帮手!
      谁说这件事儿她接下来了就只能一个人操办!那群老狐狸既然敢把她拱出去,她怎么就不能借助许太妃她们呢?
      那群老狐狸怎么也不会眼见着自己家人出丑才是!
      
      江晚儿捧着茶盏,眼睛亮晶晶地跟连戚致谢:“你真是哀家的救星!”
      连戚垂首,眼底划过一丝无奈和笑意。
      
      江晚儿这才想起他出去大半天,问道:“听秋桑说你一早就出去了,有什么要紧的事儿么?”
      他现在是永慈宫的管事,要办的事儿也肯定和永慈宫有关。
      
      连戚拱手,撩袍跪下:“臣斗胆,以太后娘娘的名义查了内务府的买办,还请太后娘娘责罚。”
      江晚儿忙起身:“你快起来,这是做什么?就算让哀家罚你,哀家也得知道具体什么事儿啊!”
      
      连戚道:“近段时日,内务府送进各宫的东西多有瑕疵,经查,内务府买办以次充好,收受回扣,中饱私囊,人证物证具在,臣回来正要跟您禀报此事,不知太后娘娘准备如何处置?”
      
      以次充好?
      莫名想起来她昨天吃的坏瓜子,难不成他因为这个,今天就是去找内务府的麻烦了?
      噫——
      江晚儿觉得自己想太多了,但是又控制不住,眯着眼问他:“你觉得,哀家该如何处置为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连戚:去掉“难不成”,自信点!



    夺妻(软骨香)
    做你身上的一处软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