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马甲我不披了![电竞]

作者:雪压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距离季后赛正式开始只剩下四天时间,进入季后赛的八支队伍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赛前训练准备。
      
      吃完了早饭,八哥到训练室通知道:“今天下午会找其他战队打训练赛,都是夏季赛八强战队。”
      八哥顿了一下:“当然,HOP除外。”
      没有时榷的HOP已经没有成为AWG对手的资格了。
      
      打野豪哥拆开一包牛肉干:“咱们赢了第一场比赛是不是就直接保送了?”
      八哥点点头:“嗯,赢下第一场BO5,就稳定冠亚军,咱们的‘复活甲’还挺多的,所以你们别有什么心理负担,正常打就好了。”
      
      尉岐穿着AWG黑色队服,单腿抵在板凳上,栗色长发微微垂在下颌一侧,忽然他开口说:“那我们季后赛有没有可能跟HOP对上啊?”
      绵绵想了想:“有的,四强败者组可能遇到,不过几率不大,除非我们输,HOP也输。”
      大花道:“HOP夏季赛积分优势太大了,只要他们随便能赢一场就能进世界赛……呃,除非一场都打不赢。”
      绵绵笑了起来:“借你吉言。”
      
      尉岐若有所思地抵着下巴,没说话。
      上单萌萌嘿嘿一笑,有点幸灾乐祸地说:“HOP这时候肯定急眼了吧,他们的核心打野被咱们挖来了,估计都在基地蹦迪跳脚呢。”
      绵绵摊了一下手:“这能怪谁啊,不是我们趁虚而入,是HOP作茧自缚。”
      
      “不过,Time确实也够干净利落的,这时候跟战队撕破脸皮,HOP找外援恐怕都来不及吧。”大花道:“话说回来,我还不知道时神为啥突然翻脸呢,有人给我八卦一下吗?”
      尉岐没吱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忽然就有些阴沉。
      绵绵皱了一下鼻子,压低了声音:“你还记得他们最后一场比赛的事吧?咱们经理说是因为HOP不经时神允许利用他炒作消费粉丝和路人的……”
      
      ——就在这时,时榷推开门走了进来,房门咔哒一声响,绵绵迅速自动消音,椅子转了一圈,到电脑旁边登录游戏准备热手。
      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时榷肯定没听到什么,但是大花几人做贼心虚,纷纷夹着尾巴冲他一笑,然后眼观鼻鼻观心地转过了身子。
      
      只有尉岐还在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跟时榷相比,房间里其他人的长相就略有些潦草了——起码在尉岐的眼里是这样的。
      时榷的五官精致、清晰而深刻,但是并不会因此显的锋利,是很古典清雅的长相,两道眉毛斜飞入鬓,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墨如点漆,乌羽般的睫毛又黑又长,就算尉岐离他这么远,都能看到睫毛落在眼下细微阴影。
      时榷温和如水的外貌与气质,总是让人忽略了他其实是一位侵略性非常强的打野选手。
      尉岐忍不住舔了一下唇,想:……他真好看。
      
      时榷走到电脑机子旁边,转头看着AWG几个人:“我的猫今天下午送过来,不知道你们介不介意。”
      “没事,八哥跟我们说了,小白嘛!咱们基地里本来就缺个小动物。”大花笑道:“只要不咬电线不拔电源,其他一切好说!”
      其他人也纷纷表示自己拥有隐藏铲屎官属性,一定会以热情的姿态迎接新来的可爱小猫咪,当然了,猫砂盆还是要你自己去倒。
      
      时榷客气地道了声谢,在电竞椅上坐下。他本来就不是性格外向的人,短时间内也很难融入AWG的气氛,跟他们共处一室的时候,总有些格格不入的疏离感。
      尉岐想了想,把手机调到静音,低下头给时榷发了一条微信。
      
      时榷的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一下:
      十八夜:“早上好!”
      时榷单手撑在脸颊一侧,垂眸看着手机屏幕,唇角微微向上勾了勾:“早饭吃了吗?”
      尉岐想:吃了,还是跟你一起吃的呢
      然后他回复:“嗯刚刚起床吃过啦。”
      
      时榷打开电脑,回了一个嗯字。
      尉岐扭头偷偷摸摸地看了时榷一眼,马上收回了目光,继续偷偷摸摸低头回复:“晚上双排吗!”
      时榷:“应该可以,如果AWG这边没有其他事的话。”
      十八夜:“好的!”
      .
      
      因为LOL战队规则不允许所谓的“特邀战术指导”,AWG是以“教练”身份向联盟提出增员申请的,从S10赛季之后,每次比赛可以上场两位教练,到时候时榷跟八哥还有五位首发成员可以一同上场。
      联盟那边已经同意了AWG的申请。
      时榷强行退出HOP,算是违约退役,按照规则,想要复出也得等一年之后——不过他去别的俱乐部当“教练”,不当职业选手,联盟就管不着了。
      
      上午,时榷在看AWG战队以前训练赛的录像,他坐在电脑前,鼻梁上带着一副玻璃质地的无框眼镜,眉目秀美舒朗,看起来格外温文尔雅。
      
      大花带着耳机在旁边大吼大叫:“卧槽卧槽!啊啊啊救救救!绵绵你丫别跑!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绵绵一个闪现残血跑路,火速撤退:“救不了了,我手里没技能了,入土为安吧你,来世还做兄弟。”
      大花含泪控诉:“呸!你跟viik就是故意祭天我的!”
      尉岐赤着脚丫子,雪白削细的脚踝踩在椅子边缘,键盘噼里啪啦地响,R闪进场收割拿了三杀,挑起眉吊儿郎当说:“哪儿能呢,你这叫飞升,我们凡人比不了。”
      大花:“………”
      萌萌:“哈哈哈哈哈哈哈——”
      
      AWG队内总是一片欢声笑语,沙雕少年欢乐多,跟HOP完全不一样。
      
      八哥悄没声推门走进来,走到时榷的身边,弯下腰小声对他说:“Time,跟你说个事,LOL官方记者刚才联系我,最近不是发生了不少事吗?那边表示想采访一下……当事人,你的意思呢?”
      听到这段话,时榷转过头抬眼看他。
      八哥又道:“可能是要问关于HOP还有我们AWG的事,你要是不愿意我就给你推了,这个无所谓的。”
      时榷想了想,礼貌地问:“网络采访还是?”
      “对,网络采访形式,你这边如果同意的话,随时都能开始。”
      时榷起身应道:“可以。”
      
      时榷跟八哥一起走出了训练室,尉岐感觉到身边人离开,操作鼠标的手停顿了一下,看向时榷出门的背影,然后收回视线继续打游戏。
      
      AWG战队的风格一直跟尉岐本人很像,有事就直接正面刚,嚣张的很,八哥对时榷道:“不想回答的问题直接不回,不用惯他们毛病,咱们战队不在乎什么对外形象。”
      时榷点了一下头:“好的。”
      八哥对时榷还是非常放心的,毕竟他是那种温和沉稳的个性,知道说话的分寸,像尉岐那样震惊整个官方直播间的骚操作肯定不会有。
      
      十分钟后,LOL官方记者视频采访AWG新人“教练”,前HOP打野选手,时榷。
      记者也是老油条了,跟他扯了三分钟的淡,然后才逐渐步入正题:“Time为什么会突然退出HOP呢,是因为夏季赛最后一场对阵WB的失利吗?”
      时榷避重就轻地说:“我想我已经不适合HOP的战队风格了。”
      
      记者:“有什么想对粉丝说的吗?”
      “抱歉。”时榷垂着眼,平静道:“没有了。”
      记者:“刚到AWG还适应吗?跟几位队员相处情况如何呢?”
      时榷:“他们都很好。”
      记者:“那以后会考虑正式加入AWG,以职业选手的身份出场吗?”
      时榷道:“一年之后的事,我也不能确定。”
      
      记者又问:“那时神目前有期待并肩作战的队友吗?”
      听到这个问题,时榷顿了片刻,道:“有。”
      “……有一个。”
      记者眼珠子蹭的亮了,马上乘胜追击:“是哪位选手呢?”
      时榷缓缓开口,声音低沉温和:“十八。”
      他又清晰郑重地说:“不是职业选手,也不会参加比赛,但是,是我最想一起并肩作战的人。”
      
      ……
      “阿嚏!”尉岐打了一个喷嚏,食指抵了下鼻尖。
      绵绵看他一眼:“感冒了?空调开太低了?”
      尉岐没好气说:“能盼我点好吗?说不定是谁想我了。”
      
      .
      
      下午AWG跟QL战队打训练赛,豪哥强烈要求时榷表演一场“指导赛”,主动把打野位让给了时榷,自己坐在小板凳上观看学习。
      时榷目前依然是LOL里八位打野英雄单场最高输出的记录保持者,最离谱的一次是他的死歌参团率100%、单场输出5.6w,几乎比对面所有人加起来都多,基本上是再也不可能被复制的神话级数据了。
      时榷的团战输出能力一向是非常恐怖的,一如他掌控全局的能力。
      看时榷打比赛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
      
      时榷用的是盲僧,前中期强势英雄,到八分钟的时候,对面野区基本上已经炸穿了。
      AWG控下第二条水龙,又组团去反野,跟QL五人在野区遭遇,团战一触即发。
      
      尉岐的鼠标哒哒哒飞快作响,他问:“打?”
      时榷看了一眼小地图:“可以打。”
      说完他的盲僧开始走位,R闪进场切后排,对面射手根本没反应过来,直接被踢到死,血条几乎是瞬间就融化了,不过盲僧也成了被围攻的目标,血线下的非常快,马上就见底。
      时榷开了金身规避伤害,再继续极限输出,切了对面ADC,中单打野全部打残血——创造了打团大优势,就算这个时候死了,队友的后续伤害也可以轻松收割。
      
      这时候时榷的站位跟他们有点被分割了,不太好过去支援,绵绵犹豫了一下,没有选择过去救,还是跟在双C身边给他们创造输出条件——
      就见下一秒尉岐毫不犹豫闪现进场,帮盲僧挡了豹女的致命一击,血条一下就没了大半,反手再一套爆|炸伤害瞬秒两个,打出了一波赏心悦目的零换四,在队内语音里低低地道:“不追了,走吧。”
      
      绵绵:“………”
      秀,就明目张胆地秀。
      五分钟一个的闪现是让你这么用的?
      
      尉岐状态不好,原地回城,若无其事地单手捏了一下耳朵。
      
      不得不承认,跟时榷打团队真的太舒服了,他就是有让自家三路同时取得线上优势的强悍运营能力,对面打野的动向全程摸的一清二楚,不是在gank就是在反gank,QL从头到尾都在被时榷的节奏牵着走。
      最终12-2拿下了对局胜利。
      
      大花看着2-2-7的战绩,愁眉苦脸地说:“贡献了全队的人头,我玩的真的是ADC吗?辅助你死的次数比我还少是怎么回事?!”
      绵绵非常自豪:“队友祭天,法力无边!”
      
      QL战队的五人在微信群里疯狂艾特:
      “卧槽??对面打野是Time吧?”
      “想起了S11被死歌支配的恐惧。”
      “这个滴水不漏的风格真的非常时神了,一丝丝翻盘的机会都不给,妈的。”
      “肯定是Time,不是我倒立拉稀,时神真去AWG了啊?”
      
      【这不有手就行】:“菜啊。”
      “??viik你说句人话??”
      【这不有手就行】:“就这?”
      QL众人:“…………”
      
      .
      
      晚上六点,LOL官方微博发布了一段Time的个人专访。
      尉岐正带着手套吃麻辣鸡架,但是他又不能吃辣,于是整个嘴唇都是艳红色的,看起来湿润而艳丽。
      绵绵坐到他旁边,左右张望了两眼,压低声音问他:“阿崽,你看时神的采访了吗?”
      尉岐马上扭过头:“什么采访?”
      绵绵别有深意地看着他,搓了搓手,眯眯眼问:“你的小号是不是叫十八夜?”
      尉岐“啊”了声,小声说:“怎么了?”
      绵绵:“你自己回去看吧!”
      -
      
      “时神目前有期待并肩作战的队友吗?”
      “有……有一个。”
      “十八。”
      “是我最想一起并肩作战的人。”
      
      尉岐盘腿坐在卧室大床上,挂着两根白色耳机,他逐字逐句地听着时榷的专访,过了小半分钟,从脖子到耳根,一点一点地红透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张嘴吃糖。
    另外我是7月初为了写文刚开始接触LOL,闷头看了将近两个月的比赛还有以前的录像,了解一些英雄技能,但是对于赛制还有游戏规则什么的还不是特别熟悉,写的也不太严谨,可能会有跟现实有bug的地方,逻辑服务于剧情了,跟lol粉丝道个歉QAQ。
    这文本质就是篇傻白甜,大家看文图个开心热闹就好,当然如果有明显错误欢迎指正,不影响行文框架的情况下我会尽量改正的!
    感谢吹拂宝贝的地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