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A恋爱图鉴

作者:花花欧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宠物情人(四)

      (四)
      
      挂了电话,姚衾看向不远处那个捏着裤边紧张得跟被鬼子即将糟蹋的花姑娘似的戴着眼镜的黑皮农民工,抛了一下手机,接住。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疯了?”
      这话问得相当不好回答。
      农民工想说是,但又欠她很多钱,想说不是,又觉得能花这么多钱让人戴上毛茸茸的假狗耳朵和尾巴来给人当宠物的人怎么也算不上正常。他就算再没见识,不认识有钱人,但也知道人是不能当宠物的,更别说打扮成这样——
      除了头上的狗耳朵,全身上下就只剩那条带着毛茸茸尾巴的大裤衩。
      于是他昧着良心摇了下头,动作快得跟被电打得脑袋抽搐了一下似的。
      “没,没……”
      “过来。”
      农民工一个激灵。
      姚衾冲他招招手,像在召唤她的小狗:“过来让我看看你。”
      农民工僵硬地转了下眼珠子,透过那片酒瓶底子跟她对视了一眼。看到她眼底的烈火后,又连忙低下头。
      偏偏她的声音又非常地温柔而冷静,像一捧清凌凌的夜间溪水。
      “过来。”
      他咽了下口水,往前探了一步。
      “再过来点。”
      她的声音仿佛长了钩子,一下一下地钩着他往前走,一小步,再一小步。他低着头看不到她的人,却听到她的声音越来越近。
      “很好。”
      直到他看到了她垂在床边的那只白嫩的脚。
      
      跟上次在建材市场门口一样,他低着头,在什么都看不到的情况下都能够感受到对方的目光在一寸寸地灼烧他的皮肤。
      从头到脚,每一寸,每一毫。
      从头顶的那双狗耳朵,到身后的一大条毛茸茸尾巴,再到他刚清洗过被命令着修剪过的脚手指甲。本就黝黑的皮肤在女人的注视下变成了黑红,他觉得自己整个人仿佛置身蒸笼,涔涔汗水不停地流下。
      顺着肌肉的线条纹理,流过每一分被热烈地扫荡过的地方。
      
      时间停滞,空气凝固,心跳失控。
      他看到女人的手抬起来了,开始靠近他,靠近,靠近,靠近……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即将死亡。
      
      但,也就是一瞬间。
      
      “卢山国是吧?我怎么称呼你?小卢怎么样?”
      “可,可……”
      姚衾笑了下,和善地拍拍他的胳膊。
      “造型很不错,但看起来你不太喜欢,去把衣服换回来吧。”
      
      *
      卢山国觉得自己可能做错了什么。
      那天以后,姚总就没再让他换那种奇怪的宠物衣服了,也没有再叫他去过她家,偶尔打电话也只是问问汪老汉的病情,问他如果还需要钱的话可以再跟她讲。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
      
      他觉得他可能做错了什么,可是他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也没有时间去想。
      汪老汉是胰腺癌中晚期,是在刚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就明确说了没救了的病。
      医生说的专业话他也听不大明白,但在这段时间姚老板的帮助下明确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这种病就算是请全世界最好的医生,做最成功的手术,花最多的钱,也不可能治好,更别说汪老汉这种还有过往大病史的。
      不做手术的话,最多一个月,做手术的话,最好的情况能再坚持过完年,多活一个月。
      
      “要我说,这个钱你就拿去还给人家姚老板,这个手术我是肯定不会做的,花这个冤枉钱没得必要,懂不懂?”汪老汉兢兢业业给卢山国洗脑。
      卢山国蒙头给他喂医院提供的营养粥:“不懂。”
      汪老汉不吃:“我说你咋回事,这个账都算不清楚咩?十万块做手术,没得问题,我要是能多活个一年两年的,十万块我也就做了,不怕花你钱,但是两个月你懂不懂,什么叫两个月?而且是最好两个月。”
      卢山国把饭勺怼到他嘴边。
      晃来晃去不得已还是吃了一口。
      “你知道离过年还有多久不?一个半月不到咯。”汪老汉说,“老子花十万,就是换在病床上多躺一个月,老子脑壳给门夹了都不可能花这个钱你懂不懂?”
      卢山国又给他塞了一口:“我,我的钱。”
      汪老汉给他后脑勺来了一下,看动作是用了力的,但因为这段时间病得厉害,人虚得连端个碗都手抖,所以一点儿也没把人打疼。
      “你的钱个屁,你给我老实说,你是怎么跟人姚老板借的钱?十万块,整整十万!”汪老汉激动地拿两根指头在卢山国眼前比了个十,“你个狗日的两年都不一定赚得到这个数,你是怎么借到的?”
      卢山国又要给他喂饭。
      汪老汉一把把碗给推倒了,饭倒了一地,一部分洒到卢山国腿上了。
      “有人给我说。”汪老汉指着他,眼睛通红,手指不停颤,“有人说,你在搞歪门邪道的东西,是不是?”
      卢山国说没有。
      “没有?你发誓?你要是撒谎我明天就断气!”
      卢山国不吭声,弯腰去收拾地上的碗。旁边床位的人看到这边的争吵可能按了铃子,外面的护士很快就进来了,看到地上洒了饭,床上的老汉儿骂骂咧咧,一时有些懵。
      汪老汉狠狠吸了两下鼻子:“卢山国,你现在翅膀硬了是不是?”
      护士在一旁劝:“怎么了这是,冷静一下,病人你现在情绪不能太激动……”
      汪老汉跟护士说:“护士,麻烦你跟医生说一下,这个院我不住了,这个病我也不治了,我……”
      卢山国一下子从地上站起来,一双红眼睛瞪着汪老汉。
      他呼哧呼哧地喘着,看起来要哭不哭的,但还是没哭。
      护士看出来是什么情况了,想劝又不敢劝,想说也不知说什么。她们天天在这种重病病房工作,见惯了太多这种生生死死离离合合,看多了也麻木了,感受不到痛,只有一阵阵的无力袭上心头。她默默往后退去。
      只见卢山国喘了半天,才说:“是你说的,你要给,给我当爸。”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