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偷偷和我在一起啦[互穿]

作者:稚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挂了电话,苏潇暮问:“早上给我班主任起请假了吗!”
      
      “没有,忘了。”
      
      “我也是。”
      
      “杂草怎么这么问,早上他给你打电话了。”
      
      苏潇暮点了点头,“我没记住我手机号,所以想找个人问问。”
      
      谢舒野看着对面,“连自己的手机号都没记住。”
      
      “嗯。”
      
      “真笨。”
      
      毫不犹豫的讽刺,苏潇暮倒是愣了一下,这张脸出现这种表情,怎么那么难受,有种自己骂自己的感觉。
      
      在外人眼里可不是自己骂自己吗?
      
      还有,说好的男神阳光帅气,温和柔顺从不骂人的男神,怎么就骂人了呢!
      
      “走吧,吃饭去,刚刚给你说的你记住了吗?”
      
      “应该差不多了吧。”苏潇暮硬着头皮说。
      
      “说真话。”
      
      “没有。”
      
      吃饭期间,谢舒野又着重的说一些,但是看着对面一脸迷糊的样子,他放弃了。
      
      “算了,有什么事情,发消息问我吧,能记住多少记多少。”
      
      “好。”
      
      “在学校里不用太搭理别人,我在学校朋友不多,知道了吗?”
      
      “知道了。”
      
      回到学校后,苏潇暮走向了一班,她是不是该庆幸可以进学校传说的非人类班级,个个都是尖子生,随便哪一个出来都是妥妥的985、211。
      
      是了,这里的人就是一个倒数的也在全校排名前一百名。
      
      现在午休刚过,人们都很精神,看到苏潇暮走过来,肖和草首先看到她说:“舒野来了,今天老班可是问了好几次呢!”
      
      刚进传说中的班级,苏潇暮看这里的人,好像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死读书,她甚至看到好多人在偷偷玩手机,看小说。
      
      看着谢舒野呆呆的,很是愣神的样子,以为他生病还没好,又喊了一声,“舒野,你发什么愣呢!”
      
      “啊,哦,没什么,没什么。”她尽量不暴露地说。
      
      她能说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吗!
      
      “身体好点了吗?”肖和草关心的问。
      
      “嗯嗯,好多了。谢谢。”
      
      肖和草还在一旁纳闷,什么时候他这么客气了。不过也没多想,又一头扎进知识的海洋里。
      
      中午她已经知道谢舒野坐在哪里,一个靠窗的位置,从这里可以看的外面的操场,外面很是阴暗,雨还在滴滴答答的下个不停,敲在玻璃上发出悦耳的声音。
      
      坐下来发现男神的课桌跟我们的也差不多,书桌上各科的书都用书立都整齐的摆放在桌面上,草稿本正放上那书上,本上是干净整洁的字体,一题一题不知道还以为在做什么笔迹呢,苏潇暮拿过来看看,发现上面写着数学题,她学习不好知道大概知道在解一个抛物线函数。
      
      坐下没一会儿,上课铃就响了,习惯性的把书掏了出来,刚把书打开,就听到同桌肖和草说:“舒野,你今天怎么回事,上物理课,你拿语文书干什么?”
      
      “啊,这节物理课,忘记了,忘记了。”她赶紧把语文书塞进书立中,把物理抽了出来。
      
      这时,走进来一个中年男性,她认识这个老师,但是不知道他教什么,原来教物理的啊。两个班级离的不远,只隔了一个拐角,偶尔可以透过窗子看见这个班级的老师,但是具体教什么课,她还真的没本事知道。
      
      她这会更小心了,没先翻开课本,等她同桌翻到那一节后她才翻书。
      
      现在高三了,进入了全面的复习,现在正在复习机械运动。
      
      她对这一块还是比较擅长的,再说一班的教学质量那么好,眼下有这么好的教学资源,如果能好好以利用,她能想象她的物理更上一层楼,成为高考中最亮眼的一匹黑马。
      
      老师一开始讲,她就及其认真的听,一点神都不敢分,结果听了十分钟,她发现她太天真了,好好学习,实在太天真的。
      
      这,老师讲的她一个都听不懂,她不相信明明是她最擅长的,为什么她听不懂。
      
      这老师就花了十分钟把知识点一串,直接开始讲题了,她以为她擅长的,,真是太天真,太天真。
      
      这现实结结实实的给了她一巴掌,基础题是什么,她根本不知道,在她刚看完题的时候,其他同学们都已经把答案计算出来了。
      
      “老师,这题很简单来点挑战性的吧。”
      
      “知道这题对你们不难,但是也不要马虎,基础很重要,知道吗?”
      
      “本来就简单啊。”
      
      “对啊,一看就看出答案了。”
      
      同学们陆续说出自己的解题思路,她居然不知道这题会有这么多解法,听的她一愣一愣的。
      
      大约她这迷茫的表情,惊讶到了肖和草,他悄悄的说:“你今天很不对劲啊,平常这种题你不是不听的吗?”
      
      “什么,不是,我平常都不听是什么意思。”她着急的问道。
      
      肖和草点了点头,“是啊,很简单的题你都不看的,估计看完题目答案就出来了,没什么挑战性。”说完他也不看黑板,自己不知道从那摸出一张物理卷子开始做了起来。
      
      这题,很简单,很简单。
      
      为什么她看不出来啊!
      
      苏潇暮脸垮了下来,“原来我这么牛逼,都不用老师教的。”
      
      “咱们班不都是这样的吗?想听就听,不想听自己做题的吗?”
      
      苏潇暮朝她同桌看看,发现那人做的卷子她都没看过,里面的体型更是一个都不知道,更可怕的是她连题目都读不懂。
      
      “这题难吗?”
      
      “你不是做过了吗?”
      
      苏潇暮呵呵尬笑两声,“是吗?”
      
      这一节课她就像不认输一般,一节课都在和那一道题抗争,一节课过去了,她发现她还是没有解出来。
      
      都是现在是基础,为什么他们班的基础跟她认识的基础不一样啊。
      
      那本很整洁的草稿纸出现了不一样的笔迹,谢舒野的字很像他本人,透露出端正,很想邻家小哥哥其实他本人也是这样。
      
      这会儿见本该整洁的草稿本出现了几个狂野的数字,中间还夹杂着不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公式。
      
      “不是,舒野,这道题有什么不平常之处吗?你一直研究。”
      
      看着谢舒野一节课都在奋斗那一道题,惹的他犯迷糊,难道这道题有什么不凡之处。
      
      没有吧,就是很简单的一道题,没有过多复杂的步骤啊!
      
      突入起来的声音吓了她一跳,听到他的疑问,苏潇暮立马说:“哦,没事,这题很简单我就想看看有没有其他解法。”
      
      “哦,我说呢,不过,你的字体变的好狂野啊,跟你平常完全不一样呢!”
      
      苏潇暮立马把草稿本抱在怀里,惊恐的说:“那个,那个,我就是找不到其他解法有点烦躁。”
      
      趁着下课,拿着草稿纸和手机冲了出去。
      
      肖和草很是不解,“怎么啦,一惊一乍的,我说了什么吗?”
      
      说完又继续和手上的物理题站斗了,这题还难啊,不知道舒野解出来没有,要不等他回来问问他。
      
      一口气冲到一楼,看四下没人,转到阶梯下面,才给谢舒野发消息,“我在一楼阶梯下面,你快来,有急事。”
      
      果然没等一会儿谢舒野就来了,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是她的身体,她也看了将近二十年,换了一个灵魂,她怎么感觉那么陌生。
      
      “你来了。”她小声的说。
      
      “怎么啦。”看见她惊慌的样子,他也紧张的问。
      
      苏潇暮立马把手里的草稿本给他看,“咱俩个字体不一样怎么办。”
      
      谢舒野看着她的字体不自觉的皱下眉头,“你能模仿我的字体吗?”
      
      她声音又低了些说:“你字体写那么好,可能模仿不了。”
      
      “你尽量模仿吧,能尽量少写字就少写,作业什么的,等晚上回去我们两个换着写,实在不行也没办法了,大家最多怀疑是,高三压力大原因。”
      
      “那我的字体,您能行吗?”
      
      “还好,我小时候模仿过人的字迹,对我来说难度不大,所以不用担心。”
      
      “哦哦,那就好,那就好。刚刚肖和草问我,我吓了一跳。”
      
      谢舒野说:“没啊,杂草他啊,马虎的很,应该不会在意的,还有什么事情吗?没有赶紧回去吧。”
      
      苏潇暮很不好意思的说:“老师讲的我都听不懂怎么办,肯定会给你造成很大麻烦的。”
      
      说这话的苏潇暮脑袋垂的低低的,谢舒野看到这么垂头丧气的苏潇暮还有点不习惯,明明两人早上见面,她虽然很害怕,但是眼里还透出点星光,这会儿倒是比霜打的茄子还蔫了。
      
      谢舒野安慰的说:“没事,上课你该听你的就听你的,不用管我,咱们两个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或许明天就换回来的呢!”
      
      说这话他也不确定,第一次遇见这情况他也很害怕,不能告诉朋友,父母,只有面前的人才可以倾诉。
      
      不是说不信任他们,而是不想让他们太过担忧。
      
      谢舒野想拍拍她的头以示安慰,但是刚一伸手触摸到的是自己的肩膀,顿时有些尴尬。
      
      只好改拍拍她的手说:“没事啊,我给你补课,不用担心成绩会下滑的。”
      
      不过看着他身体做出这样表情,他还是真的很不习惯啊!
      
      过了一会儿苏潇暮也知道太过害怕了,“嗯,没事,就是突然遇见这样的事情,有点不知所措。”
      
      “没事,一会儿到班里不用管其他人,字体呢尽量模仿,我会帮你的,还有其他问题吗?”
      
      “没有。”苏潇暮摇了摇头,“不对,你们班的课程表是什么,刚刚出了糗,我一会儿发给你,一会儿上课是语文,没难度吧。”
      
      他摇摇头,“那就好,我们等下了晚自习再见。”
      
      “好。”
      
      “有什么不懂得发消息给我,我不知道也会发消息问你,知道吗?”
      
      “嗯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