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与猎户

作者:木妖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睡觉

      齐绣婉本是个骄纵的千金小姐。只是不曾想造化弄人,以至于到了现在,所有的棱角都被残酷的遭遇所磨平了,胆子也因此变得极小。
      
      胆子本就小。现在敢直视男人一双冷冰冰的眼眸也是鼓足了勇气的,被盯着看了半响,就慢慢的泄了气,不安的低下头。
      
      周衡沉默了片刻,才漠声道:“回去坐着。”
      
      齐绣婉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往回走。
      
      他肯定很厌烦女人哭,所以刚刚脸色才那么的可怕。
      
      她解释了自己没有哭,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相信。若是不相信的话,往后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能再哭了,想哭都得忍着,或者在他面前绝对不能哭!
      
      想到这便暗暗的在心底下定了决心。
      
      在洞中安分守己的坐了许久后,渐渐闻到了飘进洞中的肉汤香味。
      
      齐绣婉其实没有胃口的,毕竟喉咙还痛着,喝口水都觉得疼,又怎么可能有胃口吃东西。可约莫是两日就进食了一碗粥,又过去半个时辰,闻着这香味,却是有些馋了。
      
      周衡顿好了温补的兔汤做好后,又爆炒了一盆兔肉。
      
      自然,这是他的吃食。
      
      盛了半碗肉汤放到了凉水盆中,盖上盖子,放凉。
      
      做好后,看了眼天色,离日头下去还早,就在外边把菜地的水都翻了一遍。
      
      许是干起活来甚热,所以直接把上杉给脱了,一点都不在意山洞中还有一个小姑娘。
      
      周衡十岁就在深山里边生活,一生活就是十六七岁年,自然习惯了无拘无束,更没有什么男女有别的观念。
      
      日头渐渐落下,忙出了一身汗,浑身黏得很,便打算去水潭游一圈。
      
      所以回了山洞去拿换洗的衣服。
      
      听到声响,一直在发呆的齐绣婉下意识的抬头望去。
      
      一看到周衡现在的模样,瞬间脸红耳热的瞪大了眼睛。
      
      他、他怎又不穿衣服!?
      
      察觉到她的目光,周衡看了过来。
      
      一眼看过去,那胆子比兔子还小的女子连忙惊慌的低下了头。
      
      周衡微微蹙眉。他又不是山中的豺狼虎豹,更不会吃了她,何至于惧到连他看她一眼都怕成这样?
      
      没有在意她,收回了目光,拿了汗巾擦了擦身上的汗水后才去寻衣服,
      
      随而带上了木盆就走了出去。
      
      人出去后,齐绣婉才暗暗的呼了一口气。
      
      松了一口气后,一口气又提了起来。看来他今晚定然又是要光着膀子的了,而且……
      
      他、他会不会再次给自己洗澡?!
      
      他那么爱干净,肯定是要洗的。
      
      顿时有些慌了,但也知道安慰自己——又不是没洗过,不仅洗了,还给她擦了身子,且就她现在的情况,她还矫情什么?
      
      虽然是这么劝自己的,还是忍不住趴到了床上,把似被火烧得通红的脸埋到了被子中。
      
      约莫两刻后,周衡才回来,果然是光着膀子的……
      
      齐绣婉的目光更是不敢乱瞟了。
      
      周衡把放温的兔汤从凉水盆中端了进来,还有福婶今日送来的肉糜粥。把这两样放到了饭桌上后,点了油灯,再把他的吃食端进来。
      
      齐绣婉偷偷看了一眼他的晚饭。
      
      一大碟的爆炒兔肉,还有一大海碗的白米饭。
      
      他长得这么高大,并不是完全没有理由的。比她高许多也壮实许多,原来吃得也都是她的好几倍。
      
      瞥了她一眼,“过来,吃饭。”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别说他只光着上身了,哪怕他光着,她都得听话的走过去。
      
      所以慢腾腾的走到了桌子旁坐了下来。
      
      她面前的汤只有半碗,他也有没有喂她的打算,意思似乎是让她自己喝。
      
      小心翼翼的把两只手的手腕放在了口大底窄的海碗边缘。因碗的形状,所以还算是比较好控制的。
      
      慢慢的端起了碗,随而喝了一口汤。
      
      刚入喉的时候有些不适,但入了胃中的之后,却是觉得浑身舒坦。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汤中没有放盐,一点咸味都没有。
      
      想说又不敢说,只能默默的喝着汤。
      
      她喝得慢,而周衡吃得快。他吃完后她才把小半碗汤给喝完了。
      
      喝完了汤后。用手腕夹住了木勺的勺柄,反手且笨拙的勺了小半勺粥,想要吃口中,但似乎有些困难。
      
      很慢很慢才能吃上一口。周衡等着收拾,看她这样慢腾腾的有些不耐,所以想都没想就直接从她的手上把勺子拿了过来。
      
      然后又开始给她喂食。
      
      齐绣婉只能张口接受他的喂食。
      
      周衡喂着喂着,忽然有种在给雏鸟喂食的感觉。
      
      周衡自小在山中长大,自然是见过大鸟给雏鸟喂食的画面,食物到嘴边,雏鸟就张开嘴巴接受喂食。
      
      虽有这种错觉,但因是个面瘫子,所以脸上一点都没有显示出来。
      
      好在齐绣婉不像有些孩子一样,只要不喜欢的就挑食闭嘴不吃,不然周衡也没有耐心给她喂食。
      
      喂完了之后,便收拾了桌面。
      
      好一会后打了一盆水进来,放在桌面上。洗了布巾拧干,随之看向她:“脸抬起来。”
      
      毕竟是住在同一个山洞中,而且暂时也要睡在一张床上,自然要给她保持清洁。
      
      齐绣婉听话的抬起头。因他是站在她的身旁,她一抬起头就看到他那有——一、二、三、四……八块起伏的肌肉的腹部。
      
      脸“砰”的一下,像是炸了一样,红得像是下一瞬间就要狂滴血一样。
      
      正要给她擦脸的周衡,看到她脸色红得像前两日发热的时候,便直接伸手覆在了她的额头上边。
      
      粗粝的手心覆盖着自己的额头,心跳瞬间得很猛,似乎要从心口中跳脱出来一样。除了兄长和父亲外,就没有其他男人再这样摸过她的脸了。而且从十岁后,就是兄长和父亲都不曾这样待过她了。
      
      一则受不住他摸她的脸,二则受不住视觉的冲击,索性直接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他想摸脸还是洗脸都由他。
      
      摸了额头却也不见烫,再看她紧紧闭眼的举动,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低下头看了眼自己光着的胸膛。
      
      后知后觉的才反应过来这世上好似还有个男女大防的说法。
      
      但,与他有什么关系?
      
      周衡随而毫无表情的给她擦脸,擦了脸后,道:“漱口睡觉。”
      
      齐绣婉低下了头才睁开了眼睛。只见他给自己递来一碗水,碗中还有几片绿色的叶子漂浮在水面上。
      
      “漱口后吐到外边。”
      
      点了点头后,用手腕夹着碗起身,脚步放得很缓,小心翼翼的夹着碗往山洞外走去。
      
      只是到洞口处就不敢往外走出去了。
      
      有些怯怯的转回头看了眼周衡。
      
      外边好黑好可怕……  
      
      周衡呼出了一口气,脸色未变,但齐绣婉隐约觉得他心情好像有点不好。
      
      肯定是嫌她麻烦了!也肯定是在后悔还要收留她一个半月了!
      
      不敢在多加要求,只默默的转回头,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抬脚往外走去。
      
      山中除了虫鸣声,还有狼嚎声。狼嚎声嚎得人心惊胆战的,更怕在一片黑暗中窜出点什么东西来。
      
      咽着口水,在心底告诉自己不要怕不要怕,这里很安全,绝对不可能窜出什么野狼和什么蛇的……
      
      不安慰自己还好,一安慰更是怕忽然窜出野狼和滑溜溜的蛇来,连下脚都变得僵硬谨慎。
      
      才出山洞,随即有昏黄的光亮照亮了一小片地方。
      
      惊愕的转回头,就见周衡皱眉举着油灯站在洞口。
      
      “快点。”冷脸催促。
      
      看着他的冷脸,齐绣婉却有种感觉,觉得他只是面冷而已,心肠还是热的。
      
      他确实是个好人,虽然喜欢光着身子到处走,没半点羞耻心。可比起那些衣衫整齐且满口仁义道德,心肠却歹毒无比的人好得太多了。
      
      转回头,含了一大口水在口中,两边的脸颊都鼓了起来。
      
      周衡的目光落在她鼓得满满的脸颊上,莫名觉得有些像林中的把食物藏在腮帮子的松鼠。
      
      漱口后,口腔中有股淡淡的清凉慢慢的泛了开来。似乎是因为刚刚漂浮在水中的叶子起的作用。
      
      齐绣婉忽然觉得自己还没这男人爱干净呢。他虽然住在这山洞里边,却是收拾得干干净净的,而且衣服虽然洗得有些泛白,却不见一点脏污。
      
      漱口后,周衡拿了她手上的碗,沉声道:“回去睡觉。”
      
      齐绣婉愣了一下,今晚不洗澡了吗?
      
      那她今晚不是白紧张,白安慰自己了?
      
      想了想,觉得有可能是因为白日那叫福婶的妇人给自己擦了身子,所以他才没有嫌她脏的。
      
      待他转了身后,紧跟在他的身后进了山洞中。
      
      想到二人又要像夫妻一样睡在一块,心里边的压力不小。所以入了山洞中,像个小媳妇一样,磨蹭半天也不敢上床。
      
      周衡也不管她,上了床就直接躺下,闭上了眼睛。
      
      淡漠的道:“明日会给你做一张小床,大概需两三日。”
      
      说实话,周衡并不习惯和旁人分享半张床。
      
      齐绣婉闻言,顿时觉得自己再次受到嫌弃了。她都还没嫌弃,却硬生生被同一个男人嫌弃好多回。
      
      想起前几日还怕他会对自己做什么,现在看男人的态度,都觉得是自己想太多了,也有些臊得慌。
      
      估摸着他就是看到自己身子,心里边还在嫌弃呢。
      
      虽然不合时宜,但还是低头看了自己的胸脯。一直以来,她这都比同龄人长得比较快的。
      
      想到这,在心底暗骂了一声自己没脸没皮,不知羞。
      
      没有再想下去。只不自在的看了眼横躺在床上的男人,好想给他穿上一件衣服。
      
      但也只是想想而已最后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她今晚要是不睡床的话,只能在椅子上窝一个晚上,或者窝几个晚上。
      
      而且还有一个可能,保不准还会让男人以为她嫌弃他,从而让他不高兴。
      
      反正以后就算回到家中,不寻歪脖子树吊死,她也不会再嫁人了,何必再在意名节和清白?
      
      如此想起,虽然觉得羞耻,还是朝着床上走去。
      
      脱了鞋,爬上了床,尽量不去看那光着上身的男人,然后从他身上跨过,小心翼翼的在离他最远的地方躺了下去。
      
      感觉她躺了下来,周衡就起了身。才坐起,身旁躺着的人瞬间紧绷着身体。
      
      周衡瞥了她一眼,轻嗤一声胆儿真小。
      
      要是今晚把她扔到外边,定然活不过明日。不是因野兽,而是因她自己把自己给吓死的。
      
      下了床,把油灯熄了之后再回到了床上,闭眼就睡。
      
      小姑娘起初身体很是僵硬,但随之夜越来越深,且身边的男人几乎没有声音。洞中又暗得伸手不见五指,感觉不到身边有人,所以身体也就逐渐的放松了下来。
      
      渐渐的也就睡了过去。
      
      入睡后,不知是不是因为知道现在没了危险,所以睡得安慰。
      
      只是到了深夜的时候,梦到了自己的母亲。
      
      见到母亲对自己笑,小姑娘忍不住哭了起来,扑到她母亲的怀中一直不停的喊娘。
      
      可不知道为什么,梦中的母亲却是一直推开她,让她走,不她抱她。
      
      梦中,她哭喊着:“娘,你为什么不理我?婉儿好想好想你。”
      
      梦外,也是哭得稀里哗啦的,脸上基本都是眼泪。
      
      胸膛被沾湿了的周衡:……
      
      夜半忽然有一具绵软的身体挤入怀中,周衡几乎是瞬间醒了过来。
      
      蹙着眉头把人推开后,她确实再次靠过来,似乎不挤入他的胸膛中誓不罢休。
      
      他以为她醒了,却是听见她哼哼唧唧的哭声。
      
      推了几回后,哼哼唧唧的声音更大了。像是山崩了一样,山上的泉水哗啦啦的涌了下来,止都止不住。
      
      哭得好似他欺负了她一样。
      
      推了几次,也不见她有醒来的征兆。推着推着不知道碰到了什么地方,极为柔软的触感让他的手一顿。
      
      愣了一下,然后又捏了一下。
      
      很是柔软,让人忍不住想要用力的扌柔.捏。
      
      仔细回想一下才反应自己是捏到什么地方了,眸色一敛,收回了手。
      
      虽然没有太多男女大防,但也知道有些地方不能乱碰。
      
      这也是前两晚周衡只是用水给齐绣婉冲洗了身子,却没有触碰的原因。
      
      就在他收回手的下一瞬间,怕他怕得要死的人却瞬间挤入了他的怀中,脸还贴着他胸膛。
      
      周衡:……
      
      光着的胸膛几乎被泪水真真切切的冲洗了一遍。
      
      眉头微跳。
      
      接着与他结实的身体不一样的柔软身子整个都覆了过来。向来畏热的周衡,瞬间觉得比平时更热了。
      
      不止身体外边热,就是内里也燥热得很,连着都觉得很是口干舌燥。
      
      睁眼瞪着黑暗的山洞顶。周衡心想——明天必须得赶紧把她睡的小床给打出来才行。
      
      第二日起来的时候,周衡的眼底有些许不大明显的乌青。而睡了一晚安稳觉的小姑娘,精神头却是很好,与之形成了一些对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肥更的我~~~~
    ————感谢在2020-07-08 12:51:02~2020-07-08 23:59: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摧花酱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咸味草莓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豆奶酱w 79瓶;柳木卯、阿玥、然然耶、凤铃草花 5瓶;24121764 3瓶;一点也不甜 2瓶;clock、林知照、vv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