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与猎户

作者:木妖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依赖

      山洞外,周虎把背上的背篓放下,这时从山洞中走出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周虎望去,一下子有些瞧傻了。
      
      如果不是穿着一身粗布麻衣,他还当是仙女下凡了。
      
      周虎的眼神没有冒犯的意思,只是这穷乡僻壤从来没有就出现过这么好看的姑娘,十六岁的少年不免看傻了。
      
      周衡顺着周虎的目光往回看去,只见小哑巴有些怯生生的从山洞中出来。再看回周虎那痴傻的的眼神,顿时不悦的沉下了脸,拧眉。小哑巴怕生人,且也最怕被人直直盯着看。
      
      福婶似乎感觉到了寒意,忙打了一下自己的儿子:“喊嫂子。”
      
      周虎憨憨的“啊”了一声,随即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一直盯着周衡的媳妇看,顿时红了脸。脸上黑红黑红的,随之摸了摸后脑勺,爽朗一笑朝着面前的人喊:“嫂子。”
      
      被莫名喊了一声嫂子,齐绣婉懵懵的有些不知所措。本想寻求周衡帮助,只是望向他的时候,却见他沉脸且紧紧的蹙眉,顿时消了让他帮助的想法。
      
      怯怯的看向黑得根碳的男人。心想怎么会有这么黑的人呀?
      
      毕竟以往从未见过晒得这么黑的人。不免有些好奇的多看了两眼,随即点了点头。
      
      不能慌不能慌。
      
      这都是周衡认识的人,还是福婶的儿子,不用怕的。
      
      如此想着暗暗的吸了一口气。不看周衡,也不看那根碳,就只看着福婶儿子放下来的背篓。
      
      福婶道:“被子和衣衫都在里边了。”
      
      齐绣婉微微点了点头。
      
      福婶有些诧异的看向她,心道这小媳妇的胆子好似大了一些。她以为把虎子也喊上来,她会怕生,然后躲在山洞中,没想到她反倒从山洞中出来了。
      
      东西也拿上来,周虎摸了摸脑袋,问他娘:“娘,那我就先回去了?”
      
      福婶点头:“回去吧。”
      
      周虎了“嗯”了一声,然后看向周衡和齐绣婉:“周衡哥,嫂子,那我就先回去了。”
      
      说着转了身,往刚刚来的道离开。
      
      周衡望了一眼小哑巴后,才与福婶道:“我去看陷阱。”
      
      周衡拿了工具,直到出门,那小哑巴也没有向平时一样看过来。
      
      周衡脸色比往日更黑。
      
      他走了后,福婶把新衣服拿了出来:“这两日我闺女都被关在屋子里,我就让她和她的小姐妹一块做了衣服,你一会洗了澡后试试合不合身。”
      
      周衡几乎每回都烧了热水在锅里,都是给齐绣婉准备的。
      
      洗澡后,穿上福婶做好的新衣,确实比之前的要舒适了许多。
      
      穿上新衣裳,更加的感觉自己好像欠周衡的越来越多。他给了她很多,但她一样都没有帮过忙,白吃白喝白住,什么都不干,难怪他会嫌弃自己。
      
      再次暗暗的觉得往后的一个月里,能不麻烦他就不麻烦他。
      
      ***
      
      周衡约莫酉时才回来,这时福婶也准备下山了,与他说了后天女儿出嫁,可能来不了了。
      
      说了之后也就下山了。
      
      周衡进了山洞,就见到小床已经铺好了。铺得很是凌乱,一看就是小哑巴自己铺的。
      
      如他所愿,她不打算太依赖他了。
      
      嗯,很好。
      
      随即转身去做晚饭,晚饭一如既往的安静。齐绣婉静静的喝着粥,而桌子底下的小瘸腿也吃得非常欢快。
      
      快入夜,周衡也已经洗了澡回来。弄了药草汁给她敷脖子。
      
      才敷上去,小哑巴就开口,嘴巴一张一合的:我自己来。
      
      说着,用自己的手腕压住了布巾。
      
      周衡微微眯眸,略有所思了一息,随即松开了手:“别弄湿手。”
      
      齐绣婉微微点头。
      
      周衡转了身,坐在了一旁。拿起小刀削一块手指厚的黑色木头条。
      
      齐绣婉有些好奇的偷瞄了他一眼,他在做什么?
      
      见周衡似乎要抬头,忙避开视线。
      
      周衡看过去,见她掩耳盗铃的动作,没有说什么,继续低下头削木条,过了一会才起身去把她脖子上的布巾拿到外边清洗。
      
      等回来的的时候,却见她用手腕夹着水瓢正要往水缸里边舀水,脸色顿时一沉,厉声喝道:“你在做什么?!”
      
      周衡从来没有用这样骇人的语气与自己说过话。心中一慌,手腕上的水瓢一滑,“咚”的一声落入水缸之中,溅起了水花。
      
      周衡见到有水珠沾上她的手,沉着脸色快走了过去,立马拉上她的手查看,见水珠只是沾湿了她的手背,随即抬黑沉沉的眼眸。
      
      “你这手沾不得水,你是想要永远都好不了?”声音粗沉,带着让人难以忽视的怒气。
      
      齐绣婉从没见过周衡这么凶。身子一下僵住了,脸色也被他训得苍白。
      
      有些生怕。
      
      嘴唇蠕动了半晌,胆怯的开口——对、对不起。
      
      丝毫不敢反驳。
      
      小姑娘不想过于麻烦周衡。所以刚刚准备漱口的时候想要试一试自己能不能亲自打水。
      
      看了眼水瓢,又看了眼水缸。然后夹起水瓢尝试的比划了几下,觉得可以在手不碰到水的情况下舀起少量的水。
      
      这才想舀水,就被他喝了一声。第一次见到这么吓人的周衡,被吓得心肝胆颤的。
      
      她被他凶了。
      
      周衡看她被吓得脸白唇白,顿时收敛了自己的表情。拿起水瓢舀水进了碗中。继而到菜地摘了几片凉叶,洗净后放入碗中。
      
      “漱口。”拿起半碗水递给她。
      
      齐绣婉伸出手,有些颤抖的接过。
      
      看到她手抖,继而又把碗拿了起来,“随我来。”
      
      现在被吓傻了的小姑娘不敢有一点儿的反抗,只乖乖的跟在他的身后。走到了平时漱口的地方,把碗放到她嘴巴,“漱口。”
      
      听话的含了一口水吐了之后,再把凉叶含到口中咀嚼。
      
      漱口后,头低低的跟在周衡的身后进了山洞。
      
      进了山洞后,也不敢坐,如同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站在山洞中,甚是局促不安。
      
      周衡看着她被自己吓傻了的模样。默了半晌,无奈的叹了一息。
      
      “去睡觉。”
      
      低着头,往那张小床走去。坐到了床边,正脱着鞋,周衡走到了她的身前,把她笼罩在他的阴影之下。
      
      “抬头。”
      
      齐绣婉犹豫了一下,才慢腾腾抬起了头,眼眶发红的望向他。
      
      委屈又害怕,眼眸还有些水雾。
      
      “你怎这么爱哭?”向来冷硬的语气中多一丝无奈。
      
      ——我没哭。
      
      开了口后,又紧抿了起来,强忍着眼泪的模样,真真让人觉得欺负了她。
      
      周衡知道自己把人吓得不轻,想了想,才道:“没骂你。”
      
      虽没骂,但表情语气却极为凶悍吓人。相处这么久,她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凶过。
      这些自然不敢表达出来,只点了点头。
      
      周衡目光落在她自己铺的小床上,然后道:“站起来。”
      
      小哑巴依旧很听话的站了起来,周衡继而把她的床重新铺了一遍,“睡吧。”
      
      齐绣婉脱了鞋躺上了小床,然后正要自己把被子夹过来。周衡却是长臂一伸,把新的被褥拉了过来盖到了她的身上。
      
      盖了被子后,又转身离开。
      
      天才刚黑,他也还没睡意,便坐到了刚刚的位置上拿起已经削好的木头来雕刻。
      
      齐绣婉侧着身子偷偷睁开了一条眼缝偷看油灯下的周衡。有些不明白他刚刚那么凶,为什么之后又忽然那么好。
      
      不过是片刻,变化怎么这么大?
      
      知晓他还没睡,且油灯还亮,即便是在小床上,却也能安安心心的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均匀的呼吸声传来,周衡抬眸看了眼小床上的人。这时趴在他脚边的小瘸腿突然“汪汪”了两声,周衡眸色一敛,蓦地拧眉低下头看了它一眼。
      
      小瘸子被极具威压的瞪了一眼,不敢再喊,顿时耷拉下了脑袋。
      
      周衡抬头看了一眼,只见床上的人皱了皱眉,然后翻了个身继续睡。
      
      见她又睡了过去,随即低下头看了它一眼。面色深沉的指了指洞口的方向,意思很明白。
      
      小瘸子耷拉着耳朵垂着尾巴往洞口走去,然后在属于自己的小角落趴了下来。
      
      夜深,周衡才熄灭了灯上了床。
      
      床边空荡荡,再一次的不习惯,熬了半宿才睡了一会,以至于早上小哑巴比他起得还要早。
      
      周衡昨日就已经与齐绣婉说今日一早就要出去。所以也就先弄好了她的早上和晚上的吃食。
      
      拿上了弓箭和背篓,看向乖巧的坐在桌前喝粥的人。这一回她并未问他何时回来。
      
      想了想,还是告诉她:“锅里有粥,太阳下山之前我会回来。”
      
      齐绣婉生怕自己眼中的不安被他瞧见,所以没有抬头,只乖乖的点了点头。
      
      周衡愣了一下才转身出了山洞。
      
      人一走,才敢抬起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口是心非的周衡,嘴上:不行,她不能再依赖他了。
    行为上……
    【家里跳闸了,手机码的有点慢。所以三更会有点晚,也有可能12点之后。】
    ————感谢在2020-07-18 19:55:24~2020-07-18 21:28: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34741693 20瓶;苏阮 10瓶;凤铃草花 4瓶;柳木卯 3瓶;vv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