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绿茶穿成虐文女主

作者:尤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酒宴

      城主派人安顿了寒羽君,给他请了冬凌城最好的药师。
      
      这时他已换了一身衣裳,银丝暗纹白袍和浅蓝色的大麾,显得更是清雅俊美,但是那冷淡与疏离却一分都没有减少。
      
      他被妖王所伤却能不死这事很是蹊跷,却也想不到原因。
      
      药师也摇着头不明所以,只是给他换了布条,上了药。
      
      这城主虽不热心于兴城安民,但是看得出极其善于接待。
      
      房中摆设无不奢华,香炉中烟雾袅袅,点的也是名贵的熏香。
      
      只是寒羽君最讨厌这些香气,淡蓝色的广袖一挥,香炉就彻底灭掉了,连最后一缕烟都困在香炉里面湮灭。
      
      整个房中也只有那茶壶中的雪峰翠芽合他心意。
      
      他品了一口茶。
      
      突然想起她埋在自己胸膛时,呼吸间的味道,正是茶香味。
      
      难怪他会觉得熟悉。
      
      侍卫敲门进了房间,毕恭毕敬地问:“晚上城中设有酒宴,城主恭请仙家大驾。”
      
      “不用。”他拿着茶杯,拒绝得果断。
      
      侍卫走后他侧卧在床,用手撑着头,阖上了眼。
      
      试图回想昨夜自己的伤是怎么回事,但是却因伤得太重完全失去了意识。
      
      记忆中只有那温暖纤细的身躯紧紧贴着自己留下的感触。
      
      想到这里他立刻停止了思绪。
      
      但是只要他静下来周围的杂音便会传入耳中。
      
      比如,一阵奇怪的歌声。
      
      ——噜啦啦,噜啦啦,洗澡哗啦啦~
      寒羽君眉头微微蹙起。
      
      难听。
      
      这没曲没调怪异无比的歌声过了半响才停下来。
      
      直到听见哗啦啦的水声,寒羽君突然意识到她在洗澡。
      
      眉心一跳,准备设隔音咒,却听见她婉转的声音:
      
      ——小蛋蛋,我帮你也洗一洗~
      
      寒羽君:?
      
      ——你黑黢黢……的还那么好看,怕是我见过最美的蛋了。
      
      寒羽君脸色突然冷了下来,她居然把那颗妖王蛋带回来了?
      
      只是那颗蛋已是一颗死蛋。
      
      妖王蛋五千年才产一枚,必须在出生后的每月十五,用活人的血浇灌。
      
      四年时间足足吸够七七四十九人的血,才能孵化。
      
      只要有一次中断,这颗蛋便就会枯死。
      
      然而昨夜显然没有祭祀成功。
      
      既然是颗死蛋,随她吧。
      *
      
      林小茶捧着手上那颗放着荧光的黑蛋,目光深邃,若有所思。
      
      这时门被敲响,林小茶急忙用衣服盖上了它,然后自己回到浴桶之中。
      
      一双眼睛又恢复到了懵懂无辜的模样。
      
      一群人抬着城主丰厚的赏赐进门。
      
      想着那些金银珠宝,她心中惊涛骇浪,面上却波澜不惊。
      
      隔着屏风软软地道:“谢城主。”
      
      “酒宴时您自己去谢吧。”听起来并不年轻的女声传来。
      
      “嗯?酒宴?”
      
      “对,城主可是钦点要你去。”
      
      一个看起来却精明干练的老妪走到屏风后,拿着布巾就去帮林小茶搓澡。
      
      林小茶哎呀一声,不好意思地把手环在胸前,缩进了浴桶。
      
      “不必害羞,习惯了就好。”
      
      然后林小茶才慢慢出来,把下巴搁在了浴桶边,一双朦胧的眼睛看着老妪。
      
      她本就生得婉约,在水雾中更是显得朦胧。
      
       “姑娘真俊。”老妪忍不住叹道,“叫老奴都看得移不开眼。”
      
      林小茶出来后老妪帮她擦干身上的水,她嗅了嗅林小茶身上,“身上怎么有股茶的味道?”
      
      林小茶这才意识到,闻了一下,还真是绿茶的味道,带着一点苦涩,但细细闻来又有股甘甜。
      
      原主身上是这种味道?
      
      那老妪皱起眉头,“赏赐里正好有熏香,一会儿老奴给你点上。若有幸得城主宠幸,你这苦味道城主可不喜欢。”
      
      林小茶用袖子捂住嘴“啊?”了一声,好像惊讶老妪说的话。
      
      老妪神色暧昧,“傻姑娘,这么好的接近城主的机会,难道你不把握?要做一辈子流民?”
      
      老妪见林小茶似懂非懂的看着她,好像听不懂她的话。
      
      不由得叹了口气,可惜这张脸,居然不是个机灵的。
      
      *
      
      寒羽君发现今日自己居然静不下心不去受外界声音干扰。
      
      最终,他使了一个隔音咒,才能入睡,可是即便睡着眉头却是轻轻折着的。
      
      *
      
      林小茶把房间里的金银珠宝,绫罗绸缎来来回回摸了十七八遍。
      
        奢侈品。
      
      她喜欢。
      
      她记得初中时候,班里很多同学穿的都是品牌,她嘴上不说,心里却是羡慕的。 
      
      学校有个家庭环境很好的男孩,送了她一双很贵的球鞋。
      
      快上千的鞋对于初中生来说过于贵重,她不敢收,而且她觉得收别人的东西是不对的。
      
      但那双鞋真好看呀。
      
      回来后求妈妈,自己也想要一双名牌的球鞋,换季打折的就可以,她可以两年不买衣服不买鞋。
      
      她以为妈妈会一口回绝,没想到妈妈说期中考进班里前五名就可以。
      
      她记得那时候她像打了鸡血一样起早贪黑背单词,刷习题。
      
      吃饭学,睡觉学。
      
      期中考真从二十名成了全班第四。
      
      她欢天喜地拿着成绩找妈妈时。
      
      妈妈却说:你看,学习是不是能够带给你意想不到的快乐?
      
      一双鞋根本不重要。
      
      她食言了。
      
      如果她当初一口拒绝,林小茶不会难过,毕竟家里的经济才开始好转。
      
      可是世间最难过的事莫过于满心期望的期盼一件事情,最后发现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
      
      还是一个以“为了你好”为旗帜的谎言。
      
      林小茶痛哭了一个晚上。
      
      向来乖顺的她,第一次有这样激烈的反应。
      
      妈妈彻底恼羞成怒,把躲在被子里哭的林小茶拉了起来,怒斥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一个单亲带她多不容易!不知道学习是为了自己,读了书只知道比吃比穿!
      
      然后拿出了一个本子,上面清清楚楚一笔一笔的记着为林小茶花了多少钱,说这些以后都是要向她讨回来。
      
      说她是个白眼狼,不知自己辛苦。
      
      说她之前就是把心思用在比吃比穿上学习才不好。
      
      愤怒之下把她脚上的一双旧鞋都给扔了出去,给她一双外婆的老布鞋。
      
      让她忆苦思甜,想想老一辈人的苦。
      
      让她一门心思学习,在学校学习好了,自然没有人看不起你!
      
      成人只是以自己的想法去肚量孩子的世界。
      
      殊不知道,孩子的世界的残忍度,不亚于成人。
      
      她第二天穿着看布鞋被同学群嘲,那种头皮发麻的滋味,她现在还记得。
      
      她趴在桌子上抬不起头。
      
      直到那个男孩把那双鞋重新放到自己的桌上……
      
      那时候她发现,她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 
      
      一阵浓艳的香味打断了林小茶的思绪。
      
      她看了看黄铜色的香炉,里面香烟袅袅,想来是老妪临走前给她点上的。
      
      她灭了香炉燃着的香料,觉得自己身上茶香味挺好,比那浓烈的香薰雅致得多。
      
      她拿着一条淡绿色的裙子在铜镜前比了比,清丽的脸上露出妩媚的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