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四个大佬的白月光

作者:南辛一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2 章

      琴风直直地看着他,眼神意味悠长。
      
      那双漂亮的凤眸微微一蹙,薄薄的眼帘堆出褶皱,清亮的眸光里闪过一丝晦暗,和煦温柔的一张脸,竟让人生出寒意。
      
      他不避,席冰也不避。
      
      说来也是奇怪,这人自从三个多月前将云享带回临风门之后,从某种程度来说,给人感觉不一样了。
      
      说不一样,但好像也差不太多。
      
      他原本就是最会照顾人的,无刃仙尊座下六人,甚至包括无刃仙尊在内,都曾承蒙琴风照顾,可他这些日子却对云享格外上心。
      
      方才他若不是顾及云享,早就以琴音将方时岚逼入绝境了,又怎会生出被逼到自绝经脉的这一出?
      
      这事完完全全超乎了他的预料。
      
      席冰从未想过,琴风肯为了云享做到这一步。
      
      虽然他想:刚才那种情况换作是他,他也愿意为了云享义无反顾。
      
      他愿意豁出性命保护云享,只因他姓席,而云享姓云。
      神都席氏世代守护神族后裔,是源于血脉的传统,是不需要任何思考的行为习惯。
      
      那么琴风,又是为了什么?
      
      那意味悠长的眼神,藏着一丝不悦,仿佛席冰做错了什么事一样。
      
      须臾,席冰垂下眸,避开了他的眼神,又看了眼云享,自言自语般道:“现在该如何是好?”
      
      云享连着服了逍遥散和席冰喂下的药,两股药性相反的药在她体内对冲,使得她刚刚平静下来的身体,忽地又生出一股躁动,她使出力,试图从琴风怀里挣开。
      
      “乖,别动。”琴风双手将她扣的更紧,低声在她耳边温柔哄道,“再忍一忍,很快就好了。”
      
      声音令她浑身一酥,偎在琴风怀里,发出一声嘤咛。
      
      脑子里却是一团浆糊,分明记得眼下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可具体是什么事情,她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痛苦让时间无限地延长,她咬着牙,双手胡乱地抓挠,口中发出混乱的声音。
      
      琴风从身后抱着她,与她挣扎的力量相抵,面色冷静,坐怀不乱。
      
      蓦地,周边又是一阵混乱,琴风抱着她起身,一面抵抗她的挣扎,一面闪避袭来的危险。
      
      云享脑中现出一丝清明!
      
      方才心心念念的、重要的事情——是方时岚的救兵来了!
      
      席冰正寻思着该怎么办,要不要给无刃仙尊报信,忽见他们身后,无端地现出几道人影,为首的那人更是如血雾一般,先现出一双腿,再慢慢地现出整个身子。
      
      血修。
      
      当今天下,也只有统领魔域的那位尊主,才真正修成了此道。
      
      他一现身,琴风脸色都变了,抱着云享,朝两边看热闹的人群大喊了一声:“快跑!离开这里!”
      
      人群立刻像炸开了锅一样,纵使那些有点本事的修士,也顾不上看热闹,急忙地往四周散去。
      
      席冰脸色阴沉,紧张到了极点,他提起剑,护在她和琴风面前,眼神死死地盯着那位魔尊,剑尖微微颤抖。
      
      魔域至尊忽然降临神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三人已经从醉轩楼门口退到了马路对面了,与魔族的人仅隔了几步的距离,压迫感迎面袭来。
      
      那位魔尊正盯着琴风和他怀里的人,那种眼神,根本算不上生灵的眼神,简直是一望无尽的深渊,令人不寒而栗。
      
      他身旁,被揍得伤痕累累的方时岚缓缓起身,桃花般的脸,挤出一个笑容,道:“云享,何必如此?”
      
      “……”
      
      他一开口,四周都散布着令人绝望的恐慌感,仿佛站在他们面前的不是魔尊和少主,而是千军万马踏破山河。
      
      他脚步踉跄,话音里带着凄厉的笑意,道:“本来,你跟我走就是了,我从未想过要为难你……”
      
      “反倒是他们,你明明知道他们想要杀你,你还是选择了他们,云享,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你这么喜欢你的师门,不如今天就趁这个机会,让你看看你最敬爱的师兄、最疼惜的师弟,都是如何死在你面前?”
      
      说到这里,魔尊抬了抬手,示意他闭嘴。
      
      众人不安的目光都落到了这位尊主身上。
      
      他开了嗓,声音如穿不透的迷雾,绕在耳旁,令人格外难受,道:
      “阁下三位,可都是厉川寒的弟子?”
      
      琴风不慌不乱,答了声“是”。
      
      魔尊对他临危不乱的反应颇为欣赏,颔首笑道:“厉川寒每隔几十年都要重新收徒,其中十有八九都折在了本尊手里,如今还能见到后生小辈,有趣。”
      
      初闻此言,必然是要震惊一番的。
      
      譬如席冰,此时他微微睁大了眼,回头看了眼琴风,确认他神色如常,这才稍稍地定了定心,扭过头去。
      
      无刃仙尊活了上万年,从长眠中苏醒到现在也有两千年了,琴风不是他收的第一个徒弟,连雾也不是最后一个。
      
      那些早于他们拜入厉川寒门下的,纷纷陨落了,时隔多年,琴风才得以成为了大弟子。
      
      而面前的这个人,轻飘飘地说出这么一句话,不由地令人脊背发凉。
      
      三人俱是无言,席冰握剑的手都生了一层汗。
      
      魔尊往前走了一步,微微笑着道:“三位,不妨随本尊往魔域走一趟?”
      
      席冰厉色道:“若我等不肯呢?”
      
      魔尊那张苍白的脸上笑容立刻消逝,他冷着脸,幽幽地说:“那就可怜厉川寒,得重新收徒了。”
      
      霎时,席冰气得脸色发青,琴风面容冷峻,欲要开口,忽然听得耳旁一道清冽的声音——
      
      “大言不惭。”
      
      她一开口,当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云享浑不在意,冷声一笑,磕完药整个人都是疲的,此时倒在琴风怀里,嘴角牵出一丝冰冷的笑容,反而有种令人无法忽视的病态美感。
      
      尤其是脖子上那道血痕,落在白玉般的皮肤上,端的是一种玉石俱焚的孤傲气质,不得不令人动容。
      
      她启唇,声音不见一丝慌乱,反讥笑他道:“你若有种,早些离开魔域,堂堂正正地与我师尊一战,而不是在背地里做这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一时间,所有人倒抽一口凉气,带着难以置信的目光看向她。
      
      即便她是王女,是厉川寒的徒弟,可她怎么敢当面讥讽魔尊?
      
      连方时岚看向她的眼神,都带了些复杂意味。
      
      云享倒不是故意讥讽他,她读过原著,知道这位魔尊的软肋在什么地方。
      
      提起厉川寒,他怕是吓得腿都要抖了。
      
      看似威风凛凛,实际上也只敢对无刃仙尊的徒弟们开刀罢了。
      
      她费力地抬起眼皮,朝那位魔尊看过去。
      
      果然,对上了云享的眼神,他脸上的表情都不自在了。
      
      云享趁热打铁,接着吓唬他道:“魔尊大人,既然你心心念念想着我师尊,不妨在此地稍等片刻,我师尊他……说不定很快就来了。”
      
      魔族众人:“!”
      
      琴风垂眸看她一眼,略一思索,接着轻声一笑,抬头与那位魔尊道:“也是,魔尊此趟不辞辛苦而来,怎地不在我人界多多逗留片刻?要我说,我等临风门弟子应该尽地主之谊,请您到我们临风门走一遭,才不失了中原待客之道。”
      
      “……”
      
      别说魔尊了,连席冰都有点懵逼了。
      
      他没那么能说会道,但看师兄师姐的态度,这魔尊……仿佛不足为惧?
      
      他挽了个剑花,剑尖对着那位魔族,嘴角扬起一丝得意的笑。
      
      魔尊又怎么了?
      
      杀过临风门众多弟子,又如何了?
      
      只要他席冰仍然握得住剑,必然与魔族中人血战到底!
      
      他身为临风门弟子,绝不退缩!
      
      三人态度的反转,反而让初来乍到的魔尊有点措手不及。
      
      他有些犹豫。
      
      看着三人的架势和气场,并非等闲之辈,否则他们也不会将方时岚重伤至此。
      
      若要纠缠下去,指不定得耗上一段时间,万一厉川寒真的来了呢?!
      
      到时候他连脱身的机会都没有,更遑论将方时岚带走了。
      
      踌躇间,方时岚忽地说:“她在骗人,厉川寒根本不会来!”
      
      魔尊:“?!”
      
      云享:“!”
      
      方时岚死死地盯着云享,抹了把血,道:“厉川寒若是打算自己亲自追过来,又怎么会派了琴风和席冰来?即便你此时报信,白雪梧桐间与神都相隔千里,他也不可能及时赶过来!”
      
      云享微不可察地皱了下眉,心想之前给方时岚的那几拳揍得还不够,下次若是逮着了机会,定要这厮付出代价!
      
      听了方时岚的话,魔尊竟是没有一丝犹豫,喝道:“动手!”
      
      他身后,七八个魔修拔刀冲上来,径直将他们三人围住,席冰带伤以一敌三,堪堪堵住左翼。
      情急之下,琴风松开云享,取出弱水剑,道:“ 师兄暂时没办法兼顾到你,你体内药性尚未完全散开,万不可动手,躲在我身后便是。”
      
      云享咬牙,点了点头。
      
      便见琴风拔剑迎敌,剑身在空中挑开灵光,一时仿佛巨钟撞响,剑光四散,震得魔族弟子一阵目眩,他从容舞剑,如惊鸿飞过,扫开浓稠的黑雾,背对着云享,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之势。
      
      眼看战况胶着,魔尊打算自己动手了。
      
      他一身血雾,被琴风的剑气扫开,竟是如残影般直接消散了。
      
      再现身时,已经进入了琴风的后侧,抬手欲攻其不备。
      
      “小心后面!”
      
      云享出声提醒,下意识地横刀扫过去!
      
      刀刃触及魔尊本体,又如血雾般散开,琴风回头看她,急道:“你别动手!万不可催动灵力!”
      
      话音落下,又分出精力对付魔族弟子。
      
      云享不甘坐以待毙,扭头看到不远处戚采儿手里藏着把刀,竟是趁着众人不注意,摸到她这边来了!
      
      云享:“!”
      
      她拼命地朝她摇头,眼下冲过来无异于自杀!
      
      一时,她再也顾不得琴风的话,催动体内灵力,提刀杀了出去!
      
      三人被紧紧包围,各守一方,各自奋力抗敌,将背后交予同门。
      
      琴风见她杀过来了,也不责备,只是负疚地看了她一眼,专心抗敌。
      
      “给师尊报信了吗?”琴风背对着席冰,默契地问道。
      
      “报了。”席冰说完,利落地一剑刺入一名魔族弟子肋下,拔剑时顺势一转,将云享左侧的冲过来的魔族荡开。
      
      “再等一等,”琴风不慌不乱,道,“神都有我们的人,连雾也在附近,拖到师尊赶来。”
      
      云享一言不发,守着琴风和席冰身后,默默地杀敌。
      
      对付血修,唯一的办法就是防住各个死角,以防魔尊从意想不到的地方攻过来。
      
      她体内真气乱窜,逍遥散的余力和另一种药像是两头奔向不同方向的马,有了灵气的催动,横冲直撞,拉着她几欲撕裂,再这么下去,她不死在魔族手里,也会自爆而亡。
      
      随着时间流逝,魔尊越来越没有耐心,伸手取出法器,一把方天戟在他手中现形,接着他催动法器,乌压压的黑气四面八方扑面而来,集在那把法器之上。
      
      霎时,所有人防守的动作都慢下来了。
      
      这一戟刺出去,半个神都都要灰飞烟灭。
      
      云享绝望了,这跟剧本完全不一样,难不成这个修真界要提前毁灭了吗?
      
      隔着渺渺云雾,她看到不远处的方时岚,神色凝重、略带忧愁地看着他们,只那一瞬间,少年仿佛变了个人。
      
      她看到戚采儿躲在残垣后面,身体猛地颤抖。
      
      她身旁,席冰浑身带血,左肩连着整条胳膊都快废了,一剑挡下去,竟是无力再支撑了。
      
      另一旁,弱水剑发出铮鸣之声,气势不比先前。
      
      纵使琴风奋力抵抗,在看到连天黑雾势不可挡之时,还是有所犹豫了。
      
      他动作缓了一缓,左手忽地碰到了一抹云袖。
      
      微怔。
      
      他瞥了云享一眼。
      
      此时她仍然没有放弃抵抗,一刀横扫出去,将面前的黑气荡开,忽地察觉到琴风的目光,她微微回首。
      
      四目相对。
      
      琴风眸光动容,秋水般温柔的明眸里,漾起一丝绮丽的光彩。
      
      云享愣住了,手上动作却没有完全停下,陌刀一扫,刀柄从右手换到左手,为席冰扫开右翼袭来的黑雾。
      
      忽地,她身体一僵。
      
      袖中冰凉的手,被人握住了。
      
      温热的手扣住她手背,五指从她指缝中穿过,在这生死危机时刻,竟让她心中生出一股别样的情绪——缠绵,柔软。
      
      仿佛月上清泉,汹涌而来,顷刻间将她内心填得满满当当。
      
      她呼吸屏住了,尚未来得及体会这般奇特的感受,只见面前黑云压来,横扫千军。
      
      云享闭上了眼。
      
      走马灯飞快地掠过,画面皆是她这些日子在师门相处的时光。
      
      临风门十二峰。
      
      白雪梧桐间。
      
      静园。
      
      比武场。
      
      “……”
      
      暗无天日的尽头,忽地一声清越的凤鸣惊破长空,一道光刺入黑暗之中,破开了黑雾照了进来,一时将所有人晦暗的脸都照亮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人齐啦!!!下一章开v,修罗场预定
    总结一下目前已出场的股:师尊股,师兄股,席冰股,岚股;
    还有待出场的:连雾股(?),皇兄股(?)
    ——推一下我的预收文——
    《大佬们为我火葬场》
    阮轻历经千辛万苦成为星照门外门弟子的第三天,就有人告诉她——她才是星照门掌门的女儿,那个成日欺负她的大小姐是假冒的!
    于是她的人生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最亲近最敬仰的哥哥对她千依百顺,给了她从未得到过的疼爱——转手却拿她从东海林家那里换来了蓬莱血蛟,为了给那个假妹妹治病。
    有着婚约的林家少主林淮风说要娶她,珍重待她——却在她不小心穿错了衣裳的时候,差点要了她的命。
    不想成为牺牲品的她,求着她还唯一信任的靳十四,带她离开——靳十四没有答应她,只因他正在去杀人的路上。
    靳十四心想,或许等他杀完人之后可以考虑……
    可他没等到那个时候,阮轻也不想等了。
    魔族入侵那日,漫天火光之中,阮轻孤身一人仗剑冲在最前面,当着众人的面,自爆灵核,与万千魔物同归于尽,只给林淮风留了一纸退婚书。
    那日,靳十四视为生命的剑从城墙上掉落;
    那日,林淮风发疯一样冲出城,去挽救一个不可能挽回的生命……
    再后来,听说星照门少主在山上自焚,怀里独独抱着阮轻当年留下的遗物。
    而阮轻,在自爆灵核的刹那,浴火重生,从此隐姓埋名,过着何其潇洒的日子……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