饕餮太子妃

作者:小舟遥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8】

      “我不配做太子妃,难道你配么?”
      
      这道清悦的声音一响起,原本叽叽喳喳欢声笑语的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
      
      姑娘们生硬的转过脑袋,看到那抹鹅黄色裙身影后,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生硬。
      
      尤其是那位说陶缇只配给太子提鞋的陶四娘,白皙的小脸吓得一阵青,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
      
      背后说人闲话还被正主抓个正着,陶缇都替她尴尬。
      
      稍稍平息了一下情绪,陶缇大步走上前,脸上挂着和善的笑容,“没想到姐妹们这么有雅兴,也是,这春意融融的好日子,最适合聊闲话了。”
      
      陶四娘讪讪笑道,“五娘,你不是陪大伯娘说话么,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陶缇明亮的眼眸微微眯起,嗲着嗓子道,“或许是感应到姐妹们对我的记挂,突然就很想出来走走。”
      
      她刻意将“记挂”两个字咬的很重,在场的人心头都有些发虚。
      
      陶四娘也不例外,唇角的笑容僵住,心底却是奇怪,陶缇一向是个任人拿捏的软柿子,就是大房的庶女们私下里也看不上她这软趴趴的懦弱性子!自己为何要怕她呢?
      
      思及此处,陶四娘挺了挺腰杆子,拿出往日里的做派来,扬声道,“五娘,姐妹们刚才那些话不过是说着玩玩罢了,你可别误会,免得伤了咱们姐妹的和气。”
      
      “和气?”陶缇轻轻一笑,语气却是毫不遮掩的讥讽,“四娘你总是这般识大体,从前也是,现在也是。”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干啥啥不行,甩锅第一名。”陶缇淡淡道,“明明是你们在背后嚼舌根子被我撞见了,现在倒打一耙,让我不要伤和气。”
      
      深宅大院里是非尤其多,原主空有一个大房嫡女的名头,性格却绵软可欺,从前在这些姐姐妹妹手上吃过不少亏。尤其是这位堂姐陶四娘,明里暗里给原主使的绊子数都数不清。
      
      原主吃着哑巴亏,不与她们撕破脸,但陶缇才不受气——大家都是第一次做人,我凭什么让你蹬鼻子踩我脸?
      
      眼见着气氛变得焦灼紧绷,立刻有人出来打圆场。
      
      “好了,四娘是说错了话,但今儿个是五娘你头次回娘家,这大好日子的,别为了两句话坏了兴致。”
      
      “就是就是,都是自家姐妹开开玩笑,五娘,你要较真了,那可就没劲儿了。”
      
      说是打圆场,话里话外还是让陶缇退一步。
      
      这陶四娘立马打蛇随棍上,拿着帕子按了按眼角,擦着那压根不存在的眼泪,委委屈屈道,“五娘,你如今当了太子妃威风了,一回来就朝着自家姐妹摆架子。如今不过说两句小话而已,你就这般斤斤计较么……”
      
      她这装模作样一哭,身旁便有人上前安慰她。
      
      一时间,倒像是陶缇仗势欺人一般。
      
      面对那一道道埋怨目光,陶缇简直忍不住为陶四娘鼓掌,妙啊,好一招以退为进!
      
      既然她们都觉得她仗势欺人了,那她索性坐实这人设得了。
      有势可仗,她为啥不仗?
      
      陶缇站直了身子,红唇微扬,若不说话,倒是一副端庄温和的模样。可一开口,那周身的气场就变了,“我乃天家明媒正娶聘进东宫的太子妃,陛下和皇后娘娘都没说我配不配,何时轮到你来说了?还是说,你觉得你的眼光比陛下还好?”
      
      陶四娘也就一闺阁女子,平素只在内宅里玩玩心眼,眼见陶缇搬出帝后,脸色登时就变了,目光闪烁道,“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陶缇不依不饶,“那你是什么意思?”
      
      陶四娘慌了,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陶缇朝她走近,偏着小脑袋,似笑非笑的看向她,“你还当我是以前那个可以随意欺辱的陶缇么?”
      
      莫说陶四娘了,就连其余姑娘都下意识缩起脖子,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陶四娘笑的比哭还难看,嗓音像是被捏住脖子的鸭,“五娘,哦不,太子妃,我错了,是我口无遮拦,还请你大人有大量,莫要计较……”
      
      “这个道歉,还凑合。”
      
      陶缇略一挑眉,忽的抬手拍了拍陶四娘的脸,视线却是平静的扫过在场所有人,“我知道你们心里在想什么,你们要想就想,毕竟我也管不着你们的思想。但你们开口之前,最好都掂量掂量一下自个儿的身份,看看你们够不够格说。”
      
      她的手指有些凉,拍在脸上,陶四娘只觉得那凉意从脸颊一直传遍全身,令她浑身僵硬,一动不敢动。
      
      陶缇收回手,退到一旁,一边慢条斯理的把玩着手腕上的玉镯,一边笑眯眯道,“倘若你们再像今日这般搬弄是非,让我知道了,有一个算一个,别怪我不讲情面。”
      
      看到她眉眼间那股无所畏惧的淡然,众人心头一凛,皆垂下眸光。
      
      陶缇心满意足的掸了掸衣裙,装完逼就打算跑,哪曾想刚一转身,就看到假山后缓缓走出一道修长的月白色身影。
      
      陶缇懵了,“!!!”
      
      裴延小天使怎么在这?他啥时候来的?所以刚才装逼的全过程,他都看见了?
      
      恍惚间,她好像听到什么声音……
      哦,是她乖巧温柔的人设在崩塌。
      
      陶缇努力进行着表情管理,纤浓的睫毛微颤,扯出一个笑容来,“殿、殿下,好巧啊……”
      
      裴延一步步走到她面前,清风朗月般,略一颔首,“嗯。”
      
      陶缇一时间有点不敢看他,小脑袋里乱糟糟的,斟酌着该怎么跟他解释。
      
      刚才那狐假虎威,仗势欺人的场面,真不是她本意啊!
      
      突然,一只手搭住了她的肩膀,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便轻轻靠进一个清冽好闻的怀抱中。
      
      随后她的头顶响起裴延平静沉稳的声音,“太子妃说的,孤觉得很对。”
      
      陶缇,“……!”
      
      四房姑娘皆是一怔。
      
      裴延继续道,“你们作为侯府姑娘,本该知书达理,豁达温和,怎可学做长舌之妇?况且,太子妃嫁入东宫,便是皇室之人,妄议皇室,该当何罪,你们若是不清楚,孤可让勇威候给你们好好讲一遍。”
      
      这话一出,那些姑娘们脸色骤变,羞愧的垂着脑袋,低低应道,“殿下说的是,还请殿下恕罪。”
      
      若说一开始陶缇狐假虎威还有点心虚,这会儿真老虎出面替她撑场子,她这只小狐狸心底可是爽翻了!
      
      裴延微微垂眸,瞥见她那副憋笑的小模样,莫名也觉得好笑。
      
      “咱们走吧?”他道。
      
      “嗯嗯。”陶缇一秒变乖巧。
      
      裴延就这样搂着她的肩膀,亲昵的离开了后花园。
      
      待他们走远后,一众姑娘才抬起头,那一张张俏丽娇嫩的小脸蛋上红红白白的,有不甘,有郁闷,有愤懑,但更多的是无地自容的羞愧!
      
      她们竟然被太子比作长舌妇!这要是传出去了,哪里还有脸见人!
      
      也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头,你一言我一语的,最后众人一齐将话头指向陶四娘,“都是你好好的提什么配不配的,这下惹恼了太子妃,得罪了太子,还连带着我们跟你一起丢人!”
      
      “对啊,都怪你,你好好的跟她顶什么嘴!要是太子真去跟大伯说了这事,咱们可就惨了……”
      
      面对众人的指责,陶四娘这下眼中是真的有泪了,她没好气的瞪了回去,“你们刚才不是也说她坏话来着,现在有什么脸来指责我!”
      
      可她一个人哪里抵得过那么多张嘴,最后只得在埋怨声中灰溜溜的跑了。
      
      那身影,像极了从前陶缇被众人奚落取笑时狼狈离开的模样。
      
      *****
      
      另一头,走出一段距离后,裴延便松开了陶缇的肩膀。
      
      想到他刚才替她出头,陶缇扬起小脑袋,眉眼一弯,唇角一翘,漆黑明亮的眼睛感激的看向他,“殿下,刚才多谢你帮我。”
      
      裴延浅笑道,“你不必这么客气的,孤说过在外面会护着你的。”
      
      晌午阳光下,斑驳的光影洒在他白皙俊美的脸庞上,这唯美如画报般的场面,让陶缇的心蓦得跳的有些快。
      
      明明可以用脸杀人,偏偏还这么温柔,这谁顶得住呀!
      
      她连忙别开目光,掐断自己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思想,目不斜视的看向眼前的石子路,小声问道,“殿下,你不是在前厅的么,怎么会到这边来?”
      
      “我们在前厅聊的差不多,又见快到午膳时辰,便想着来寻你。其实在前头那段抄手游廊,孤就看到了你,只是你好像在想事,所以没有看到孤,孤便随着你一起来了这后花园。”
      
      陶缇愣了愣,所以说他们也就前后脚的功夫。
      
      “那我跟她们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嗯,差不多。”
      
      “……”
      哦豁,人设崩了。
      
      陶缇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耷拉着小脑袋,停下脚步,试图解释道,“其实,我平时没这么凶,也没这么爱吵架的……我真的一点都不爱惹事的,今天这是情况特殊……”
      
      裴延也停下脚步,看着她那毛茸茸小脑袋,莫名生出一种想要伸手揉一揉的冲动。
      
      他将手背在身后,抿了抿唇,轻声道,“孤知道今天是她们出言不逊在先,你没有错。”
      
      闻言,陶缇抬眼看向他,一双黑葡萄般的眼眸亮晶晶的,试探地问,“殿下,你真这般想啊?”
      
      裴延见她这有点傻乎乎的小模样,轻笑出声,“是。”
      
      他肯定的回答,让陶缇心中的顾虑一下子烟消云散,她弯着一双笑眸,清甜又真挚,“我就知道殿下你是最明辨是非的。”
      
      裴延听着她这句直白的夸赞,挑了下眉。须臾,他看了眼明亮的日头,轻声道,“咱们该去饭厅了,估计岳父岳母都在等着了。”
      
      “好,折腾了一上午,我也饿了。”
      
      陶缇点了下头,跟着他一起往饭厅而去。
      
      ****
      
      这顿饭,吃的不算好。
      
      菜肴无疑是极其丰盛的,但圆桌上围着一群并不熟悉却要尬聊的亲人,陶缇都不敢多吃一口,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失了礼仪。
      
      裴延的饭量本就不多,今日也只简单的用了一些。
      
      有的时候陶缇都怀疑他是不是喝露水存活的神仙,不然一个身高一米八五的大男人,每天吃这么少还能存活?
      
      用过午膳,又坐着喝了盏茶,裴延便带着陶缇告辞了。
      
      来的时候一辆马车载满了各种礼品,回去的时候马车也没空着,勇威候府的回礼甚至更为丰厚。
      
      一坐上马车,陶缇不由自主的放松下来。
      
      裴延俯身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她举着两只小手在揉脸颊。她的脸颊圆嘟嘟的还有些婴儿肥,白嫩嫩透着自然健康的粉,宛若一颗初夏时节饱满甜美的水蜜桃。
      
      陶缇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她对裴延生出一种莫名的信任感来。在他面前时,她不用绷着,可以表现自己自然的一面来。
      
      见他看向自己,她露出个苦笑,解释着,“脸笑僵了。”
      
      裴延施施然坐下,问道,“你不喜欢热闹?”
      
      “也不是说不喜欢热闹,只是不喜欢这一种热闹……跟自己熟悉的朋友一起玩,还是很高兴的。”陶缇一本正经答道。
      
      裴延动作优雅的拨了拨小桌案上的香炉灰,轻声道,“你若是在宫里觉得无聊了,也可以邀请朋友一道玩。”
      
      陶缇抿唇想了想,原主的那些朋友大都是塑料姐妹情,不过有个胖乎乎的小姑娘叫许闻蝉的好像玩的还不错?
      
      思忖间,马车缓缓地动了起来。
      
      陶缇问着裴延,“殿下,你刚才吃饱了吗?”
      
      裴延带着几分笑意反问道,“你没吃饱么。”
      
      陶缇一怔,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诚实的点了下头,小声道,“席面上那么多人,我也不好敞开了吃。不过我看你也没吃多少,不如……”
      她顿了顿,观察着裴延的神态,问道,“我们在外面吃点?”
      
      她一路来的时候就发现街边有不少酒楼饭馆,一颗吃货的心早已蠢蠢欲动了。现代有不少美食博主专门研究古代美食,如今自己亲身到了古代,若不尝尝古代的酒楼的滋味,真是白穿越一趟。
      
      裴延没有立刻拒绝,也没有立刻答应,只是掀开帘子,朝外看了看天气,“好像快要下雨了。”
      
      陶缇往他那边凑去,也伸长脖子去看,只见远方的天黑压压一片,隐隐有雨势。
      
      “啊,开始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阴了。”她失望的嘟囔了一句。
      
      这个姿势令两人的距离很近,裴延能嗅到她身上淡淡的清香,还能看到她雪白肌肤上柔软细小的绒毛。
      
      他羽睫微垂,遮住眸中的暗色,静了一瞬,忽的鬼使神差的说了句,“改日吧。”
      
      说完之后他心头泛起一阵古怪,明明他刚才可以选择沉默,毕竟一起到酒楼吃饭并不在必要行为之内。
      
      他与她,维持个表面和睦即可,又不是真的做夫妻。
      
      陶缇这边坐直了身子,一双美眸定定的看向裴延,确认道,“殿下,改日你带我出来?”
      
      那双黑眸宛若夜空中的星辰,闪着澄澈的光芒,那是吃货对美食的渴望。
      
      裴延对上她这满怀期待的目光,嗓音缓慢又温和,“嗯,改日咱们再出来逛,城内的确有几家酒楼味道不错。”
      
      陶缇露出个大大的笑容来,“谢谢殿下!”
      
      这笑容太过灿烂,明媚如花,让裴延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钦慕他的女子并不少,但这般朝他笑的,她是第一人。
      
      他不动声色的捏紧手指,薄唇抿得直直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裴延(一本正经):我和她只是表面夫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