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短篇

(隔壁同名的预收可能会开长篇)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童白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没有去喵星

立意:爱与和平

  总点击数: 901   总书评数:17 当前被收藏数:66 文章积分:12,955,760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主受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短篇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2354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我回来啦~

作者:恰到好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1、
      
      “那个……你要把这些都扔掉吗?”
      
      容枞看着袋子里的猫抓板和逗猫棒,抿了抿唇:
      “嗯,它已经走了。”
      
      少年脱口而出:“万一它、它回来了呢?”
      
      容枞侧头,看清楚了身旁的少年。
      
      他大约只有十八九岁,皮肤白到发光,漆黑的眸子眼巴巴地盯着猫抓板,很舍不得的样子。
      
      “它不会回来的,”容枞掀了掀眼皮,问道,“你家有猫吗?”
      
      童白点点头:“有的。”
      就在你面前。
      
      容枞把袋子递给他:“给你吧。”
      
      “好的,”童白立马接过,“我会、我家的猫会好好玩的。”
      
      容枞嗯了一声,转身往楼里走。
      
      童白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一起进电梯、一起出电梯。
      
      眼见着就要跟着进屋了,容枞开口道:“1501?”
      
      童白点点头,又连忙摇摇头:“我现在住1502。”
      
      1502在1501对面。
      
      容枞看了他一会儿:“那就是新邻居了。”
      
      “对的对的,我们以后就是邻居了。”
      童白这会儿反应过来,伸手自我介绍:“童白,儿童的童,白色的白。”
      
      容枞顿了顿,半晌才握住他的手。
      
      童白的手很软,容枞又失神了片刻:“容枞。”
      
      童白笑弯了眼:“我知道。”
      容枞。
      
      “我先进屋了。”
      “再见。”
      
      童白在门口站了会儿,确定容枞不会开门让他进去,才失望地转身。
      他已经不是容枞的猫了。
      
      一进屋,童白就把猫抓板放到沙发上,一边抓一边生涩地打开手机,拨通电话。
      “老汪,我见到容枞了,还告诉他名字了。”
      
      “他有什么反应么?”
      
      “他没有认出我。”
      
      “废话,他只是个普通的人类。”
      
      “可我连名字都没有改。”
      
      “……”
      
      2、  
      
      容枞是市医院的医生,每天早出晚归,过了一星期,童白才等到他休假。
      
      童白带着自己最爱的小饼干,敲响了1501的门。
      
      容枞刚洗完澡,只裹着条浴巾,露出惹眼的人鱼线和腹肌。
      
      童白吸了吸鼻子,他不喜欢容枞沐浴露的味道。
      
      容枞:“有事么?”
      
      童白抱着饼干罐,搬出自己想了很久的理由:“我家停电了,可以来你这边坐会儿吗?”
      
      容枞抬眼,看了眼1502:“嗯,我去穿衣服。”
      
      童白换好拖鞋,开始打量自己呆了好几年的房子。
      
      最大的变化就是他最爱的猫爬架、猫窝都不见了,放零食的架子也被一系列医学书籍取代。
      
      童白走到墙边,忍不住手痒挠了挠墙布。
      
      “刺啦——”
      三条瞩目的划痕。
      
      “怎么了?”
      容枞换好衣服,倚着门淡淡地看着童白。
      
      童白心虚地背手:“你、你家的墙布好像有点坏了。”
      
      “是么?”
      容枞瞥了眼,问道:“怎么坏的?”
      
      童白眼神飘忽,推卸责任:“可能是你家小、小猫挠的。”
      
      容枞半阖着眼,遮住了所有情绪:“看电视么?”
      
      “看!猫和老鼠!”
      “没有。”
      
      童白圆溜溜的眼睛睁得更大了:“怎么可能?”  
      以前他每天都看的。
      
      容枞打开新闻频道,言简意赅:“不想看可以回家。”
      
      “刺啦——”
      沙发上又多了三条划痕。
      
      童白挪了挪屁股,坐在划痕上,故作淡定地打开饼干罐:
      “这个很好吃的。”
      
      容枞瞥了眼,“宠物专用”四个大字明晃晃地印在盖子上,还加黑加粗了。
      
      “不了,谢谢。”
      
      3、
      第二天
      1501的门再次被敲响。
      
      “我昨天我不小心把饼干忘在你家了。”
      童白下巴微微扬起,眉眼里的得意也不小心溢了出来。
      
      他在得意自己完美无缺的策略。
      
      把饼干罐忘在容枞家——第二天拿饼干罐——拿的时候再找个借口一起看电视。
      
      又能和容枞呆上一天了!
      
      “稍等。”
      
      童白点点头,正要进去,砰的一声,门被关上了。
      
      片刻后,容枞打开门,把饼干罐递给他。
      
      “砰——”
      
      童白呆呆地看着紧闭的大门,有些不知所措。
      
      他攥着饼干罐,拨通老汪的电话,把事情始末说了一遍。
      
      老汪很不理解:“你为什么一定要呆在容枞身边?”
      “他明显不喜欢你。”
      
      童白张了张嘴,慢吞吞地说:“他是容枞啊。”
      
      自记事起,就是容枞在照顾他,无微不至。
      他生命的重心就是容枞。
      
      变成人后,童白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去找容枞。
      
      童白低着头,仔细地想了想:“如果我变回猫,容枞是不是就会要我了?”
      
      老汪神色一肃:“你现在的状态不稳定,一旦化成原型可能再也无法化形了。”
      “猫的寿命只有十几年。”
      
      童白眨巴眨巴眼:“可我本来就是猫啊。”
      
      4、
      
      接下来的一星期,童白吃遍了容枞以前不让他吃的人类食物、不让他多吃的宠物零食、不让他看的动作电影……
      
      他出去倒垃圾的时候,偶遇了刚下班的容枞。
      
      童白眼睛一亮,屁颠屁颠地凑过去:“容枞,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嘛?”
      
      容枞捏了捏眉心,有些疲惫地说:“什么事?”
      
      “就是那个…… 我可能要出趟远门。”
      “可以拜托你照顾一下我家的猫嘛?”
      
      容枞皱眉:“我上班很忙。”
      
      童白紧张地补充道:“两三天就好了,可以吗?”
      “它是很乖的,不吵不闹,是只纯白的中华田园猫。”
      
      “叫小白。”
      
      听见这个熟悉的名字,容枞心里一软,答应了。
      
      童白弯起眉眼:“就这么说定了。”
      “后天早上我把它放在你家门口。”
      
      “嗯。”
      
      童白哼着小曲,美滋滋地打车去找老汪。
      
      5、
      
      周三一早,1501门口多了一只白猫。
      
      白猫趴在猫抓板上,发出咕噜咕噜的酣睡声。
      
      容枞看了白猫很久,出声道:“小白?”
      
      白猫耳朵一竖,睁开眼睛,跑到容枞脚边,蹭了蹭他的裤腿。
      “喵——”
      
      白猫跳上茶几,用肉垫踩了踩电视遥控器,示意容枞打开电视。
      
      容枞恍了恍神,习惯性地打开猫和老鼠。
      
      白猫满意地喵了一声,窝在沙发上甩甩尾巴。
      
      三天后,童白没有出现。
      一周后,童白也没有出现。
      
      容枞问物业要了童白的联系方式。
      拨通电话,空号。
      
      半个月后,1502有了新住户。
      
      6、
      周五凌晨
      
      容枞疲惫地把猫包放在沙发上,把神色萎靡的白猫抱出来。
      “以后不能再乱吃东西了,知道么?”
      
      白猫恹恹地应了一声,趴在容枞怀里睡着了。
      
      容枞把他放进猫窝,转身去浴室洗澡。
      
      再出来的时候,白猫趴在了主卧的枕头上。
      
      容枞摸了摸它的头:“下不为例”
      
      “喵。”
      
      周六中午,容枞是被压醒。
      
      他睁开眼,一只白到发光的胳膊。
      
      童白呜咽一声,手脚并用地抱住容枞。
      
      容枞眯起眼睛,掐住少年的后颈。
      
      童白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蹭蹭容枞的手:
      “喵。”
      
      容枞:“童白。”
      
      童白下意识地舔了舔爪子。
      触感不对,光的。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五指分明的前爪。
      不,右手。
      
      童白身体一僵,努力把手指并起来,字正腔圆地吐出一个字:
      “喵?”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当晚
    童白在床底下挖出藏起来的手机,拨通老汪的电话:
    “怎么回事!我变回人了?!”
    老汪眼皮一跳:“你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Sorry,the number you、you打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