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题记:魔,残忍,并且狡诈。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西方罗曼

搜索关键字:主角:少年、魔 ┃ 配角: ┃ 其它:death

一句话简介:短介绍

立意:立意待补充

  总点击数: 20993   总书评数:122 当前被收藏数:466 文章积分:408,074,016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纯爱-架空历史-爱情
  • 作品视角: 主受
  • 作品风格:悲剧
  • 所属系列: 短篇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9446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本文包含小众情感等元素,建议18岁以上读者观看。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Death

作者:楚寒衣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Death

      Part One 魔
      这是少年第二次踏入死渊。
      第一次,是在一百年前。一百年前的死渊和现在一模一样,龟裂的岩石,滚烫的岩浆,没有阳光,没有植被,只有层出不穷,以人类甚至彼此为食的魔。
      一百年前,少年和许多人一起走进这里,待足了七天后,拿着一把白色的弓出来,只有他一个出来。
      出来了的少年,有着和魔一样强大的能力,甚至比魔更强。他成为了人类的圣者,对抗魔的,不会老的圣者。
      圣者是崇高的,他接受几乎任何人的顶鼎膜拜。
      圣者是孤独的,他的时间已经停滞,便只能看着身边的朋友亲人一个个老去,而后死去。
      一百年的时间,少年踏遍了人类的每一寸土地,猎杀成千上万的魔,而后,又回到了当初的起点,死渊。

      有很强的魔气。少年手中的弓微微轻颤着。
      我知道。少年回答,清冷的声音在寂静的空间里一遍一遍的回荡。
      少年并不在乎自己的声音是否会把魔引出来,他甚至不在乎那个魔是不是真的比自己强,是不是真的能杀了自己……百年的杀戮,让少年早已对生命麻木,不论是被他猎杀的魔的,还是他自己的。

      凝滞的气息开始激荡,如血的岩浆再次翻涌。
      来了。少年举起弓。
      弓是纯白的,有着白玉一般莹亮的光泽,在黑暗之中熠熠生辉。
      一个人影突然出现,仿佛凭空而生。
      是一个留着长发的男人,长发垂到脚踝,根根笔直,颜色沉黑,比夜更加深邃。男子是绝美的,比少年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还绝美。
      然而,他有一双金色的眼眸。
      金色的眼眸,是魔的象征。

      少年拉开了弓。
      银白色的箭势若奔雷,呼啸着划破暗沉的天空。
      看着迎面而来的箭,魔微微勾了唇角,带着讥削,却依旧美得让人窒息。
      你伤不了我。魔开口,伸出手掌。
      那是一只苍白修长、仿若贵族般细腻的手掌。
      呼啸着足以穿透鳞甲的箭,停在了那只手掌面前,并渐渐消融。

      少年举着弓,却并未再动。
      你伤不了他。一如魔所说的,白色的弓也振颤着重复。
      好孩子。魔轻笑,带着丝丝缕缕的蛊惑,你叫……
      什么名字?

      Part two 少年
      我叫什么?暮色中,少年问弓。
      百年的独行,百年的孤寂,让少年早已忘了自己的名字。
      圣者。弓轻轻颤动,闪烁星星点点的白色光泽。
      少年缄默。
      是的,他是圣者。每一地,每一人,都如此称呼他……但,他的名字,并非是这个。在很久以前,他是有名字的,也有人会叫他的名字。只是……
      只是,不知何时起,再没有人叫他的名字。更不知何时,他再也没看见过会叫他名字的人。
      而后,他也便忘了。少年想着。

      名字不过是代号。弓说,一如既往的冷静。
      这是一把有思想的弓。从有思想以来,它已经度过了千载岁月,持着它的,有人,有魔。但不论是人还是魔,都无法让弓明白什么是感情。
      于是,它便只是一把弓。有思想,却无感情的器具。
      是的,名字不过是代号。少年赞同的点头,却摆脱不了心中沉甸甸的感觉。
      然而,这无所谓。从很早以前,这种感觉就一直纠缠着他。或许是沉甸甸的,或许是空落落的。
      这才是正常的。少年暗自想着。

      那个魔过来了。弓突然说。
      嗯。低低的应了一声,同样感觉到魔气的少年不觉握紧了弓身。
      那个魔并不打算杀你。弓单纯的分析着。
      我知道,然而我要杀他。少年回答,透着的却是单纯。
      他是魔。少年说,魔和人是对立的。
      你赢不了他。弓很客观。
      是的。少年有一丝黯然。

      他被人尊为圣者,是因为他能猎杀魔。而现在,他杀不了魔……
      那么,你杀了我好吗?少年突而抬头,开口。

      一双流光溢彩的银色眸子带着最纯然的东西,撞进了魔的眼中。

      Part three 温暖
      很漂亮的眼睛。魔开口赞美。
      少年微微一怔,片刻后,他犹豫着点头称谢。
      为什么想死?魔问。金色的竖瞳眯起,遮去了其间的嘲讽。
      少年没有回答,如开始所说,他只是觉得,既然魔和人无法共存,那么,无论是杀死魔还是被魔杀死,都是正常的……至于死的是魔还是他自己,少年倒并不在意。
      但这些,无法解释——少年从很早以前便忘记怎么和人解释了。
      遑论一头魔。

      魔并不在意,他微微笑着,说晚上了。
      少年点点头。远处的夕阳已经沉入连绵的山峦之中,夜,正式来临了。
      你一天没吃东西了,不饿吗?魔善意的问。
      少年微微一愣。
      魔拿出了几个果子,青青小小的,一看就是还没有完全长成的模样。
      离死渊近的地方,也就只有这种东西了。魔解释。至于其他的兽,你虽然会猎杀,但大约不想吃。

      几枚青色的果子兀自在不平坦的地上骨碌碌的滚着,刹是可爱。

      平日里,作为最被人尊崇圣者,少年其实经常得到人们进献的各种东西,其间不乏一些贵重的。然而少年明白,那是因为人们需要他猎杀,不断的猎杀。
      而魔呢?这么做的魔,是为了什么?
      少年不知道,所以,他只是抓紧弓,直言不讳。
      我要杀了你。

      魔没有说话,他只是微微勾起了唇角,金色的眼眸似有光华流转。

      Part four 寂寞
      多了陪伴的旅程,似乎真的轻松了一些。
      哪怕对方并不怎么说话,甚至哪怕对方是魔。

      轰隆一声,银白色的闪电划破沉沉的夜空,如扭曲狰狞的长蛇。不多时,豆大雨珠就铺天盖地的洒下,砸在头脸上,带起如针刺般细密的痛楚。
      下雨了。魔悄无声息的来到少年身边。
      已经习惯魔的神出鬼没,少年没有任何的惊讶。

      前面有一个山洞,先去那里避雨吧。魔建议。
      少年点点头,刚要往前走,却听见一声轻响。是振开斗篷的声音。
      与此同时,打在少年身上的雨珠,突然停了——是魔将身上的衣服脱下,遮在少年头上挡雨。
      少年下意识的侧过了头。

      别看。魔的声音适时响起。我只有这么一件衣服……魔的身体,对你而言应该是污秽的。
      在每一头魔的身上,都有一圈一圈用诡异符号书成的刺青,越强大的魔身上刺青越多,那是魔力量的来源,蕴藏着最本源的黑暗力量。
      而圣者的力量,则来自光明。
      黑暗和光明,本是对立。因此,魔是污秽的,并非身体,而是整个存在。

      少年顿了顿,随即遵从魔的话,移开了眼。
      很强的气息。向前走着,少年开口。你的气息,很强。
      魔的唇角划出一个弧度。他说,过强的气息会让你不舒服……不过,你觉得我的气息是什么?
      黑暗。少年没有犹豫的回答。
      长久的猎杀,让少年见识了带着各种各样气息的魔物。这些魔物身上带着的气息大多数是腐败如沼泽的,但有少部分则有不同——比如此刻,站在他身边的魔。
      他的气息,是黑暗,一望不见底,无法琢磨的黑暗。

      魔笑了。
      这是少年第二次听见他的笑声。
      不同于上一次那种丝丝缕缕的蛊惑,这一次,魔的笑声是冰冷的,比他任何一次说话都来得冰冷,如在黑暗中前行却望不见头的冰冷。然而……
      然而,魔高兴着。
      少年能感觉到。周围跳跃的气息,也正证实着少年的感觉。

      魔喜欢黑暗。少年想着。但,他没有告诉魔的是,相较于黑暗,他反倒更喜欢那腐败如沼泽的味道。

      山洞的距离并不算太远,少年和魔的脚程又快。不过一会功夫,少年和魔便钻进了山洞。
      我去外面找点干柴过来,人类的身体容易生病。收回衣衫,魔说完之后就转身再次走入雨幕。
      少年没有阻拦,尽管自百年前,他就再没有因淋雨而生病过了。但少年还是看着魔走出去……只为那一点一点满起来的胸口。

      你应该离开那个魔。暗沉沉的山洞之中,白色的弓突然亮起。
      握着弓身,少年没有开口。
      你现在已经不想杀他了。弓理智而犀利。
      但,终于,少年开口,眼中闪烁的光芒依旧单纯,还稚嫩的脸上却有了一抹伤心。
      我能动手。少年回答,并没有刻意掩饰自己的感情——没有必要,诚如少年自己所说,他能动手,纵然并不想动手。

      很久以前,少年是有一个伙伴的,一个很好的伙伴。少年曾想着,就算是自己死,他也会保护对方。
      但后来,少年的伙伴被魔物咬了,变成魔物,攻击人类……
      少年杀了他。
      属于人类的,还未被染黑的红色血液洒了满地,不吝最深刻的嘲讽。
      从那时起,少年便明白了一件事,或许,他早已明白——人的一生,总有些事是不得不做。
      无关爱憎。

      弓吞吐着光芒。它跟了少年许久,自然明白少年所言的真假。然而,弓还是劝道。
      魔从来反复无常,就算他现在不想杀你,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想杀了。况且,他还比你强的多。
      是的,他能杀了我。少年回答,脸上有了些许笑意,那我这条命,本来就算是他送的,再还给他也没什么。
      弓还想说什么,但少年却抢在它之前开了口。
      你寂寞吗?少年问。
      弓并不知道什么是寂寞,所以,它回答,不。
      但我寂寞。少年笑了,我想有一个人陪着。
      或许,不一定是人,只要能陪着。
      我一直陪着你。弓有些不解。
      我离开了,你会寂寞吗?用另一只手抚摸着弓身,少年问。

      弓明白少年的意思,弓也明白自己的答案,它光芒黯淡下去。良久,熟悉的白光再一次照亮了山洞。
      ……你打算背弃人类吗?圣者。弓有了略微的迟疑。
      不。少年摇摇头,我会和魔战斗,直到死。
      我知道。弓说着,身上突然绽放出极强烈的光芒,却一点也不刺眼。那是柔和的白,仿佛能暖人心脾的颜色。
      这是你的心。弓解释,你的心反应着你的能力,我只感觉到光的圣洁,你的心没有丝毫瑕疵。
      然而,弓继续说,语速似有些减缓。然而,那些人类看到你和魔在一起的话,会以为你背弃了他们。

      少年沉默着。片刻,他的唇边有了一抹笑容。
      我知道,我没有背弃。少年说,于他而言,这便已经足够。

      弓没有开口,魔已经回来了。

      冷吗?魔问,随即将带回来的干柴点燃。
      红色的火焰蹿起,跳跃着显示它们的活力。
      尽管并不冷,但看着熊熊燃烧的火焰,少年却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真的暖了一些。
      不。少年回答,接着,他问,这是他第一次开口问魔,为什么来这里?
      不是我要来,照顾着火堆,魔回答,我那时正在战斗,结果裂缝突然出现,把我卷到了这里。
      是这样……我听说,魔都有信仰,是吗?少年点点头,继续问。
      是的。魔勾了勾唇角,似乎在笑。
      那么,你的信仰是什么?少年有些好奇。
      抬起眼,金色的竖瞳直直迎上少年的视线,魔缓缓开口。
      墨尔菲斯。

      墨尔菲斯,黑暗之神。

      Part five 准备
      再走几步路,就是人类的村落了。而魔,依旧跟在少年身边。
      少年没有开口让魔离开或者回避,他似乎遗忘了和一头魔结伴而行会给自己带来的影响,只是径自往人类的村落走去。

      圣者!当村落的影子模糊出现在少年的眼底时,两个惊喜交加的村民已经迎了上来。
      我们等您很久了,请一定到我们村庄离去。两个村民殷勤的邀着少年。
      下意识的侧头,少年看向身边。

      魔,在不知何时已经离去。

      村庄的迎接典礼是隆重的。似乎惟恐怠慢了少年,老村长不止端上各种精细丰盛的食物,还将少年临时住的房间布置得美轮美奂,一点也不输一些小型城堡里的房间。
      少年没有意外,也不觉得高兴。
      这样的情景,在百年之间,他已经见过太多太多了。

      圣者。在离去之前,老村长对着少年鞠躬,在北面的山上,有一群魔物……它们就拜托您了。
      少年点头应允。他来这里,本就是为了这个。
      老村长满意的离开,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而独自留下,面对着这一切的少年,却突然想起了魔。

      毫无疑问,喷香的烤肉和面包比青涩的果子好,柔软的被褥和衣服更是坚硬的山洞所比不上的。但,他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他猎魔之上。

      北面的山上,不止一群魔物。魔的声音突然响起。
      少年一怔,银色的眼眸之中紧接着闪现喜悦的光芒。
      北面的山上,不止一群魔物。魔重复了一遍,有三群,刚才那个人类知道。
      少年点点头,并不在意,他关心的是另一件事。
      这里是人类的村落,我以为……少年说,眼中却闪烁着笑意。
      这里只是人类的村落。魔回答,金色的眼眸依稀掠过了一丝轻蔑。

      那么,你打算怎么办?魔问少年,刚才那个人类,并没有说实话。
      三群魔物,并不是一个普通圣者所抗衡的,所以刚才的老村长说了谎。毕竟,如果圣者能去,就算不能全消灭魔物,至少也能让魔物的数量减少一大半。
      少年明白老村长的心思。他也知道,北面山上的魔物不止一群,而是三群。只不过……

      我并不因为他的诚实而去猎魔,所以也不应该因为他的谎言而离开。
      少年微笑,是不含任何杂质的笑容。
      ……是魔见过的,最漂亮的笑容。

      Part six 沉沦
      狩猎的过程,并不太顺利。并非因为少年能力不足或者不谨慎,而是有人报信。
      是村子里的村民。

      微抿唇,少年看着漫山遍野蜂拥而至的魔物,缓缓举起手中的弓。
      乳白色的光焰再一次亮起,少年舒张五指。
      咄!一声轻响,最前头的四只魔物身上俱都插了一枝银白光箭。
      破碎的嘶吼声响起,眨眼间失去四个同伴的魔物不止没有退缩,反而越发凶残的向着少年涌去。
      且战且退。少年每一次拉弓都会带去数只魔物的生命。然而,魔物实在太多了,当少年耗尽体内最后一丝力量时,面前的魔物,还是足有数十只。

      弓的光芒,渐渐黯淡下去。
      发现了这一点,还残存的魔物头领开口,那是一只半人大小的人面蜘蛛。
      怎么,圣者,你已经没有力气了吗?放心吧,我会好好的招待你,骨血不剩!阴狠的光芒在人面蜘蛛的眼里闪烁,但更多的,还是贪婪——圣者的血肉,对每一个魔物而言,都是一顿能增加力量的丰盛大餐。

      少年微微垂下弓。
      心中一喜,人面蜘蛛的八只长足刚积聚了力道,就看见对面少年的脸上浮起了惊讶。
      惊讶?惊讶什么?人面蜘蛛不由分神。但很快的,它就知道少年在惊讶什么了——它身上的力量,在不知名黑雾的缠绕之下,正急剧的流失。
      惊恐的瞪大眼,人面蜘蛛慌乱的看向左右,这才发现在不知何时,自己身边本来还残存的魔物都已经倒下,身上还兀自留着些蕴藏着纯正黑暗力量的黑雾……

      蓦地,人面蜘蛛的视线盯在了一个地方。挥舞着八只长足,它的面容已经扭曲。
      为什么!你是魔,你竟然帮助圣者,你——
      剩下的话,人面蜘蛛没有再说下去——那缠绕在它身上的黑雾,已经吞噬了它最后的一点力量。

      看着缓缓倒下的人面蜘蛛,魔的唇角挑出一个弧度,金色的眼眸中似有些嘲讽。

      ……是你。少年终于开口,为什么救我?魔和圣者,是对立的。
      我只是喜欢,魔轻描淡写的开口,顿了顿,他又问,你不高兴吗?
      片刻缄默,少年笑,十分漂亮。
      不,他说,我很高兴。

      少年没有再回村子,并非因为其他,只不过是没有必要。
      参天的大树依旧郁郁,原本弥漫在空气中的腥臭很快便消失在了风中。陡峭上呀顶端,刚刚结束一场艰苦战斗的少年正和魔一起,靠坐着恢复体力。

      我以为你不想活下去了。魔若有所思。
      嗯?刚刚对天空露出一丝眷念之情的少年略带疑惑的坎坷魔一眼。
      你现在在庆幸。魔说,既是接话,又是解释。
      略一思索,少年便明白了魔的意思:
      你出来的时候并没有打算活下去,但现在,你在庆幸自己活着。

      想明白了魔的意思,少年突然觉得魔的说话风格和自己的弓挺像。
      我们一点都不像。似乎知道少年的心思,弓突而亮起,哼了一声。
      少年笑笑,没有搭理弓,只是对魔说,活着的感觉不错。死的话……
      略一停顿,少年想了想,随后淡淡道,也没什么。

      魔眼中掠过一丝异芒,似有兴趣。
      少年并没有注意到,他只想起了自己心中一直一来的疑问。
      你们那里是什么样的世界?少年问。
      和死渊差不多。魔回答,没有阳光,植物稀少,水也不多,到处是奇形怪状的魔物,时刻发生战斗。
      那么,不好吗?少年想了想,问。
      不,魔回答,微微一笑,挺好的。
      听着魔的话,少年眨了眨眼,情绪突然有了些低落,为什么?

      为什么?少年问,那里的环境并不好。
      这次,人类不但给了你虚假的情报,还有人串通魔物,害得你差点被魔物杀死。而这些都只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这样,你还觉得圣者好吗?魔没有回答,而是反问。
      ……是,挺好的。少年在沉默了片刻后,突而笑道。

      山风徐徐,吹动树梢之上几片翠绿的叶子。

      魔……少年开口,带着几分迟疑,你的名字是什么?
      魔微微勾起了唇角,圣者,你应该知道,魔的名字是不能告诉别人的。
      我知道。少年颔首,并不意外魔的话,只是心中却依旧有几分失落。
      我知道魔的名字不能告诉旁人,只是……连我都不行吗?这么一个念头在少年心中翻滚着,如附骨之疽,搅得人无法安生。
      我们来打一个赌吧。不知道是不是看见了少年心中的失落,魔开口说,若你赢了,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若你输了……
      魔微微一笑,金色兽瞳在阳光照映之下,闪烁着前所未有的冰冷光泽。

      Part sever 背弃
      对于常年行走在各处除魔的圣者而言,只有一场聚会是不能逃避或者忽视的——三年一次,由当时的圣者之首在陨落之都召开的‘裁决会’。
      裁决会共分三日,第一日是圣者和普通民众的聚会,第二三日则是圣者内部对各个圣者的功过评定。

      此时,少年就正在陨落之都,和其他圣者一起等待三年一次的裁决会正式开幕。
      裁决会的第一天,是在陨落之都正中的广场上举行的。
      围着陨落女神神像,里一圈站着的是各种等级的圣者,外一圈站着的则是从各地赶来朝圣的人们,里外圈之间拉了一条红绸,借以区分。

      咚、咚。五声钟响后,圣者之首天圣者走到女神像之前,开始每次的例行祷告:
      伟大的陨落女神,在您的荣光之下,您的子民诚心祷告,请——

      倏的一声,是利箭划破空气的声音。

      仪式在骤然之间被打断,原本低头闭目的圣者纷纷张开眼拿起武器,除了一个——除了一个本身就拿着武器的人。
      是少年。
      少年手中白色的弓正荡着一阵又一阵的光芒,弓弦也轻轻振颤着。而那只破坏了仪式的箭,则停留在半空中,兀自颤动尾翎。

      事实是什么,似乎已经不消在多做分辨。
      嗤、嗤。又是数声,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少年再次抽箭搭弓,射出了凌厉的四箭。这随后的四箭也和之前的那一箭一样,在射出后停留于半空中,并联合着最开头的一箭一起,在半空之中拉开固定了一个幽深的裂口。
      正在众人疑惑的时候,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裂口处,是一个头发长到脚踝,异常俊美的男子,只是,这个男子的眼眸是金色的。
      魔,是魔。众人突然哗然。

      面对众人的惊恐,魔微微勾了勾唇角,最后看了依旧持弓的少年一眼,随即转身没入黑暗。
      魔为什么会会出现?
      魔怎么进来了?
      魔去了哪里?
      在惶恐中,民众之间有了各种各样的质疑之声。随后,人群中的一个人突然高喊:
      是他,是那个圣者,他帮助魔逃走了!

      人群有了一瞬的沉寂。紧接着,一个用力掷出的石头打破了这份沉寂。
      渎神者!有人声嘶力竭的喊着。

      渎神者!
      渎神者!
      渎神者!
      渎神者!
      从四面汇聚的声音昭示人们的愤怒。他们一边怒吼,一边拿着各种各样本来为宴会而准备的东西掷向少年。
      有苹果,有面包,有熏肉,还有瓶子装的酒。
      有什么坚硬的东西砸到了少年额际,一缕鲜红,自少年光洁的额头蜿蜒滑落,滴在少年的眼睑,模糊了视线。
      少年一向稳健的手有了微微的颤抖,他看向其他的圣者。
      然而那些圣者却并未看他,他们只是聚集在天圣者旁边,小声讨论着。片刻,那群人似乎有了结论,只见其中两个人走到少年面前,客气而警戒:
      您需要被暂时限制行动,我们必须查清楚事实。

      少年缓缓垂下了弓,没有抗拒,他随着那两个人离开了广场。
      大家不要激动,我会给你们一个答复的。最后一刻,天圣者的声音隐约传入了少年耳里。

      Part eight 湮
      一日,一日,又一日。
      呆在狭小的牢房中,少年渐渐忘记了时间,心中原本的信念,也渐渐由笃定变成期望,由期望变成迟疑,再由迟疑而失落,最后隐约明悟。
      少年不再等待,盘坐在冰冷的石床上,他恢复之前每天必备的灵力锻炼。
      灵力流入白色的弓,激荡出一层一层的光纹,是纯白的,没有一丝瑕疵——少年的心依旧干净,他并未背弃人类。
      之前在陨落之都的广场上,少年根本没有打开一个足以让魔离开的空间裂缝——维持一个裂缝,怎么可能如此简单?少年做的,其实只是一个猎魔陷阱,然后再在陷阱之上覆盖了一层幻境魔法。这些东西,普通人类自然不懂,然后在广场上的众多圣者是明白的——他们能从灵力的波动中判断出他所使用的能力类型。更何况,每一个圣者都知道,打开空间裂缝,需要付出的,是……

      当啷。突兀的一声打断少年的沉思,是铁门被打开的声音。
      在不知多久之后,那始终闭合的黝黑铁门终于被打开了。
      门外走进了一个人,是圣者,不过少年之前并未见过。
      判决出来了。走进来的圣者神色冰冷,由天圣者提案,裁圣者决议,您,被判——渎神。

      少年手中的弓突然掉落,啪的一声,溅起了不小的灰尘。

      行刑时间是三天之后,您会在烈火之中洗清罪孽,得到永生。进来的圣者冷冰冰的说完后,便走出去,不忘重重的带上铁门。
      敛下眼,少年静坐片刻,而后站起身,弯腰准备拣起地上的弓。然而,当少年的手指碰到弓身的时候,他却并未把弓拾起,反而像是不堪重负一般被拉扯着蜷缩于地。

      弓亮起,映得少年的手指一片青白。

      罪名……渎神。少年自语着,我以为他们明白……
      他们明白。弓肯定的回答。
      听着弓的声音,少年有些恍惚。片刻后,他轻声道,是的,他们明白,只是我不明白。
      弓亮了亮,却并没有说话。其实在少年和魔打赌之时,它就想问少年,这么做值得吗?然而现在,弓明白,少年其实只是笃定——笃定一份感情,一份真理。
      只可惜,感情早就变质,真理已经腐朽。

      抱着弓,少年静静在地上坐了一会,随后,他微微一笑,对着周围开口,你可以出来了,魔。
      坚硬的石墙表面泛起了一丝波纹,异常俊美的魔自石墙中走出。
      你赢了。少年对魔说,带着一丝落寞。
      那么,你决定和我回魔域了?魔微笑,金色的眼眸之中闪烁着满意。
      少年没有回答。

      是的,魔和少年打赌,赌约的内容是让少年在裁决会开始之时做出一个表面上看像是放走他,实际则是困住他的魔法。魔说其余的圣者会判决少年,而少年,则认为每一个圣者都会明白。
      是的,每一个圣者都明白,只有少年不明白。
      他输了。按照约定,他要和魔回魔域。
      然而……

      我反悔了。抬起头,少年微笑。
      魔的竖瞳骤然收紧。几乎同一时间,数根黑色的尖刺从少年心口钻出。
      呜!猛地呕出了一大口鲜血,少年的脸色瞬间苍白下去。
      魔并没有动手,这是违背契灵的惩罚——在魔和少年打赌的那一刻,契灵便已产生,并且制约。

      亮银色的眼眸有了些黯淡,少年摇晃着直起身,用手指沾了点心口的鲜血,而后开始咏唱,是一个冗长而艰深的咒语,是打开空间裂缝的咒语。
      打开空间裂缝,要付出的,是圣者的……
      生命。少年喘息着,连带着让画着魔法阵的手指也有了颤动。
      圣者可以打开空间裂缝,但需要付出生命。少年说,眼神开始涣散,我本来以为,我明白,但……
      少年的声音低落下去,片刻,少年挤出一个吃力的微笑。他说,魔,我喜欢你,但,我是……
      圣者。

      几近无声的两个字让少年手中的弓光芒大盛,依旧柔和,依旧充斥磅礴的圣力。
      到了最后,少年依旧是圣者,心怀光明。
      须臾,笼罩整个房间的光芒如潮水般褪去,空间裂缝已经完成,而少年……
      少年闭着眼,嘴角带着一抹平静的微笑。
      他已经死了。
      最后一个带着光明之心的圣者已经死去。
      最后一个能颠覆魔域的圣者已经死去。

      魔笑了,金色的竖瞳中闪烁着愉悦。伸手拂去少年散落额前是碎发,魔在上面轻轻烙下一吻。
      乖孩子。魔用低哑的声音说着,随后将少年抱起,转身走进空间裂缝。
      你会是我最珍贵的宝物,圣者。我的名字是……
      空间裂缝渐渐合拢,魔的身影消失,只隐约传来了最后的声音。

      ……墨尔菲斯。
      ——黑暗之神。

      Part nine
      魔和少年的相遇,确实是巧合。
      但在第一次的巧合之后,魔却知道了少年的一切。
      他知道,少年怀有着光明之心;他知道,打开空间裂缝需要圣者的生命做献祭;他甚至知道,怀有着光明之心的少年因为实力太强,而早已招致了其他圣者的抵触。
      可惜的是,少年什么都不知道。怀抱光明之心的少年,并不识人间黑暗。他只抱着坚定的信念和坚定的心,在其实早已布满黑暗的人间踽踽独行。
      少年是寂寞的,寂寞让他任由一头魔留在身边。
      少年是善良的,善良让他喜欢上了陪着他的魔,并答应了魔的赌约。

      然而,魔,狡诈,并且残忍。
    插入书签 



    留香
    两个心机Boy谈恋爱



    旧友
    旧时光里的那些事情



    我回来的方式不对
    论剧本被掉包引发的惨案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