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之玄学大师总想离婚

作者:韭菜饼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0 章

      旱雷,有雷之形,却无雷之质,所以不会伤人,但阵势可不小,吓人最合适。
      
      年轻姑娘也被吓着了,傻站在那儿半天反应不过来,不过很快她就悟出了什么,看了看小伙子,然后转身跑了。
      
      小伙子顶着一头炸毛就去追,“艳艳,你听我说,这纯粹就是巧合,我心里真的只有你……”
      
      名叫艳艳的头也不回的跑了,小伙子见追不上,气得指着老天就开骂,“成心跟我做对是吧,什么东西!”
      
      骂完不解气,捡起一块小石子就往天上扔,“我砸死你!”
      
      小石子在半空中兜了一圈,然后直直的掉了下来,不偏不斜的,兜头砸在了小伙子头上,小伙子哎哟一声,几乎要气晕了,“找死啊你,哪天我捅你一窟窿!”
      
      天空中又响起炸雷声,小伙子吓得“妈呀”叫了一声,不敢再骂了,抱着一头炸毛撒腿就跑了。
      
      丁颜,“呵呵”。
      
      陈瑞看向丁颜,他总觉得这两道雷跟丁颜有关,因为这一幕,他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象在哪里见过,仔细去想,却又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见过。
      
      丁颜眨了眨眼,一幅我很无辜我啥也不知道的样子。
      
      看着这样有点“无赖”的丁颜,陈瑞觉得有些好笑,嘴角弯了起来。
      
      很快他又觉得自己的想法挺好笑的,打雷就是天上的云在摩擦,跟丁颜能有什么关系?
      
      丁颜见他心情不错,觉得是时候跟他谈谈离婚的事,先暗示一下,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不过其实他也不需要心理准备吧,估计他早就巴不得离婚了吧。
      
      丁颜咳了一声,“跟你商量件事儿。”
      “什么事?”
      
      “就是你觉得咱俩,这日子……”
      
      陈瑞想起刚才划船那一幕,嘴角上翘,“日子不挺好。”
      
      “不是,我意思是咱俩离……”
      
      话没说完,不远处玩耍的大宝和小宝跑了过来,小宝一边跑一边喊,“爹,娘,刚才炸雷了,不是下雨天才有雷吗,咋大晴天也有雷?”
      
      丁颜只好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有点懊恼:刚才她应该一鼓作气把话说完的!
      
      陈·科学家·瑞上线给小宝解释晴天打雷的道理,“雷的形成原因是带着正电荷的云与带着负电荷的云接触,然后产生雷电,是大气层冷暖气流的正常运动,我们这里只打雷没下雨,说明冷暖锋交汇在离我们比较远的地方,也就是说我们在雨带的边缘……”
      
      小宝,“……”
      
      大宝,“……不对,奶说晴天打雷是有妖怪和不干净的东西了,所以才降下天雷。”
      
      丁颜,“……”大宝同志,你可是陈司令,不兴封建迷信这一套!
      
      小宝,“啥叫不干净的东西?”
      大宝,“就是鬼。”
      
      陈瑞严肃道,“这是封建迷信思想,不可信,世上是没有鬼的!”
      
      小宝不想理他爹了,去问丁颜,“娘你说。”
      
      丁颜笑了,“你爹说的对,你们还小,所以听不懂,只要记住这是一种正常现象就行了。”
      
      小宝,“还是娘懂的多。”
      
      丁颜,“……”小宝同志你这算不算是彩虹屁?
      
      吃也吃了,玩也玩了,太阳西斜的时候,一家四口回家。
      
      田秀芝正在院子里摘韭菜,看到四人一块儿回来了,眉开眼笑,“这是路上遇见了?”
      
      陈瑞,“我休了半天假,带他娘儿仨在县里玩了玩。”
      
      田秀芝更高兴了:儿子眼里终于不再只有工作了,好事。
      
      丁颜把给田秀芝买的雪花膏拿出来递给她。
      
      田秀芝不敢相信,“这是给我的?”
      
      “嗯,天冷了,风一吹皮肤就容易皴,擦点雪花膏好一点。”
      
      田秀芝简直受宠若惊,“我一把年纪了,用不着擦这个,你年轻,你自己用。”
      
      “我有,这是给你的。”
      
      田秀芝激动的不行,“那,我也美美?”
      
      丁颜乐了,“娘,该美就得美。”
      
      田秀芝长的不错,就算是现在年纪大了,可从面部轮廓也能看出来年轻的时候肯定是个美人,陈瑞和陈祥长的都不象她,倒是孙辈中的小宝,特别是陈祥家的那俩闺女,跟田秀芝有几分神似。
      
      田秀芝珍重的把雪花膏放到了衣兜里。
      
      丁颜把买的其他东西放回屋里,然后帮着田秀芝一块儿摘韭菜。
      
      田秀芝感慨道,“我活这么大岁数,还是头一回擦这种东西,你爹就想不起来给我买这个,瑞子跟你大哥跟你爹爷仨儿都是一个德性,谁也想不起这码事。”
      
      丁颜,“以后我给你买。”
      
      “那可使不得,我一把岁数了,还成天擦的香喷喷的,出门还不得被说是老妖精。”
      
      “要真是妖精,也肯定也是最好看的妖精。”
      
      田秀芝被哄得笑得合不拢嘴,“那娘这个老妖精,今儿个给你们包饺子吃。”
      
      饺子是韭菜猪肉馅,里面还放了点干虾皮,闻起来就很香。
      
      包饺子的时候丁颜就有些为难,她不会包。
      
      别说包饺子了,就是做顿普通家常菜,她也不大会做,上辈子,她家里光厨师就有两个,哪儿轮到她下手,她唯一做过的,就是把菜放进微波炉。
      
      田秀芝倒也不在意,“你去歇会儿,我擀皮,叫瑞子包。”
      
      丁颜:嗯?陈瑞会包饺子?
      
      事实证明,陈瑞不光会包,还包的又快又好看,一个个饺子就跟小胖鹁鸽似的,整整齐齐的排在帘盖上。
      
      倒是个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男人。
      
      煮好的饺子又鲜又香,丁颜特别佩服田秀芝的厨艺,明明是一样的东西,她做出来的就味道一般,也就勉强能吃,可田秀芝做的就色香味俱全,丁颜觉得照这么下去,过上十天半月的,她起码得胖上一圈。
      
      田秀芝包的饺子有点多,一看就知道是要给陈祥家送。
      
      手心手背都是肉,虽说陈祥没有陈瑞能干有出息,还只生了俩丫头,可在田秀芝眼里,都是自己的子孙,一样疼。
      
      不过以前怕丁颜知道了闹,所以都是背着丁颜给。
      
      丁颜主动跟田秀芝说道,“娘,这一锅给大哥他们端过去吧,明儿个是星期天,雅丽肯定从学校回来了,学校伙食比不上家里,给她补补,我给雅娟和雅丽买了头箍和头花,正好给她俩送过去。”
      
      田秀芝愣了愣,然后高兴道,“你连她俩也想到了……行,那煮好了你给送过去。”
      
      饺子煮好后,丁颜用个大碗盛了满满一碗,然后拿上头箍和头花,去给陈祥送。
      
      小宝现在就是丁颜的跟屁虫,吵着要一块儿去,丁颜把头箍和头花给他,“一会儿给姐姐。”
      
      陈祥家也正在吃饭,陈祥和陆春梅都是土里刨食,家里还供着俩学生,虽说有陈忠和的工资偷偷接济着,可俩人都是节俭惯了的人,啥都不舍得,灯泡用的是30瓦的,屋里昏黄昏黄的。
      
      小宝进院子就喊,“姐姐!”
      
      陆春梅从屋里出来了,“小宝来了。”然后就看到了端着一大碗饺子的丁颜,一下子结巴了,“她她她二婶也来了。”
      
      陆春梅生了俩姑娘,原主是俩儿子,因为这个,原主就看不上陆春梅,再加上陆春梅性子有点弱,暗地里没少被原主欺负,所以陆春梅看到丁颜就发怵。
      
      陆春梅虽说性子弱,可心眼不坏,原主生大宝小宝的时候,她跑前跑后的照顾,坐月子的时候也帮着田秀芝一块儿伺候。
      
      原主欠了陆春梅的情,既然她接了原主的身子,就得替原主还了这份情。
      
      丁颜,“包了饺子,刚出锅,给雅丽和雅娟尝尝。”
      
      陆春梅下意识的就伸手去接,可又怕丁颜不高兴,赶紧又把手缩了回去,“给大宝小宝吃就好了,小丫头片子,有啥好吃的。”
      
      丁颜头大,陆春梅好是好,就是有那么点重男轻女,生不出儿子一直是她的心病。
      
      其实陈忠和和田秀芝算得上是开明的人了,陆春梅生了俩丫头,田秀芝也没嫌弃过,对陈雅丽和陈雅娟都很疼爱,也就是陆春梅自己钻到了牛角尖里,觉得生不出儿子低人一等。
      
      丁颜,“小姑娘才要吃好的,吃的好才能长的漂亮。”
      
      丁颜端着饺子进了屋,陈雅丽和陈雅娟都站了起来,拘谨的喊了声,“二婶。”
      
      俩孩子长的眉清目秀的,就是被陆春梅教育的畏畏缩缩的。
      
      丁颜,“大哥不在家?”
      陆春梅,“去队里开会了。”
      
      陈祥是小队长,估计是商量收秋的事了。
      
      虽说现在都分田到户,收庄稼不用村委再统一安排了,不过村里有孤寡老人,有军属,忙不过来了,村里要派人搭把手,估计开会就是商量这些事。
      
      丁颜把饺子放到饭桌上,对陈雅丽和陈雅娟说道,“你们奶刚包的,可香了,快吃吧。”
      
      姐妹俩不敢吃,去看陆春梅,陆春梅也搞不懂丁颜咋突然就变了性子,不吃又怕惹丁颜不高兴,便硬着头皮对姐妹俩道,“你二婶拿过来了,吃吧。”
      
      姐妹俩这才敢坐下吃饺子。
      
      小宝跑过来,把头箍和头花给陈雅丽和陈雅娟。
      
      “今儿个带大宝和小宝去县百货楼玩,看他们新进的头箍和头发怪好看,就给雅丽和雅娟各买了一对。”
      
      陆春梅慌忙道,“你不用给她俩买,姑娘家家,瞎打扮啥,学会乱花钱了,以后婆家该不待见了,以后不用在她俩身上花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2-25 20:22:41~2020-12-26 20:30: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浅笑 48瓶;吃瓜一号 9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