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惹之罪gl

作者:清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23

      “烨画?”齐寒惊诧地问。

      苏夜纯忍不住翻白眼,好不容易把野花同志从床底下拽出来,野花同志对着她光滑的手背就是一爪子。

      “嘶——”
      我滴个乖乖!果然是韩焕的猫!经历了转送,性格依旧啊。简直跟韩焕一样,时而谦和时而粗暴。

      齐寒盯着苏夜纯手边的地方,不知是看猫还是那带着丝丝血迹的两道爪痕,问:“这不是韩焕的猫吗?怎么在你这儿?”

      这话一出,跟着进来的几个干事,全都一股脑往她旁边凑,韩大部长难得一见,他的猫更是。

      小布偶猫野花同志,窝在她怀里的时候不怕生,现在在围观之下突然变得很安静温顺,神情糯糯的,垂着脑袋伸出软舌舔自己的爪子。

      齐寒再次重复刚才的问题,“韩焕的猫怎么在你这啊?还有你刚才叫的是?”

      苏夜纯语气不善:“野花。路边野花不要采的野花。猫是人送的,齐部长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有啊,”齐寒指着这野花同志,“宿舍禁止豢养小动物。”

      众人:“……”不是,可……可以的吧!
      众人心思各异,但有几个认知是相同的,齐部长是故意的吧!故意针对这个人,而且这个人看着有些眼熟啊!

      几人悄咪咪地对视一眼,当下就确定了心中的猜测!cp真的!是苏夜纯!没跑了!

      苏夜纯“啧啧”两声,语气说不上好,“宿管部只管查寝和违章电器,有没有小动物不是宿管阿姨的事吗?怎么?现在你宿管部部长不好当了,连宿管阿姨的活也要抢了?”

      “嗯,”齐寒点头,“的确是这么一回事。”

      宿管部几人神情错愕,呆愣当场。韩大部长你还能再吹吹吗?

      苏夜纯不明白齐寒这是什么意思,故意为难还是捉摸,反正两人之间没了瓜葛,她也不在好言好语了。

      “你们还要查什么?尽快吧,我马上换衣服了,韩大部长想要留下来帮我?”

      此话虽然尴尬,色Ι情,但跟着齐寒过来的干事中不乏有男生,她说这话就是在下逐客令。

      “查完了,打扰了。”齐寒紧蹙着眉头,一只手拿着钥匙串,将另一只插在短裤兜里的手握紧,抽出。领着人悄无声息地来,浩浩荡荡地去,临走时还不忘提一句,“你的伤口,记得去医院打疫苗,别感染了。”

      众人:“……”对不起,我磕到了!

      苏夜纯:“快走!不送!”

      门被关上了,却像是打开了某扇心门。

      众人走后的良久,她都没反应过来,刚才齐寒竟是在关心她。不管是真的关心,还是作为同学随口一提,总之别不说话就好。

      从万达广场那次的游戏破裂,这是她第一次跟齐寒说话。也许,她想说也许,她们之间远没有她想的没有那么生硬,她还有机会。

      也许完了,苏夜纯又惆怅了,毕竟是个有女朋友的人,这样做对季又夏不好!

      一分钟后,宿舍门再次被敲响了,苏夜纯再次以为是舍友回来了,开了门,没想到二次打脸。

      齐寒去而复返,手里空空荡荡的,钥匙串没了。

      苏夜纯:“齐部长还有事吗?”

      齐寒轻咬着嘴唇松开,说:“我来帮你换衣服。”

      苏夜纯:“……”

      空气凝固,两人半晌无言。

      待齐寒欣赏够了对方的神情变化,才慢条斯理地说:“开个玩笑。其实我项链丢了,我过来找一下。”

      苏夜纯:“谁把你这话当玩笑了?齐部长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啊。”

      齐寒:“……”

      被对方反将一军的齐部长,在宿舍的长桌脚下找到了自己的项链,准备走时,只见苏夜纯不动声色地将宿舍门关上了,此时此刻正靠在门前,双手抱胸地盯着她。

      那深邃阴暗的眼神跟当初在楼梯口,看她视线不妨多让。

      苏夜纯舔着嘴唇,心想这会宿舍没人,上演禁Ι欲脱Ι衣秀应该没事吧?

      “齐部长是我把自己送到你身边,让你脱,还是你过来,帮我脱?”我的天,好羞涩啊!
      苏夜纯忍着笑,有趣地欣赏对方不断变化的脸色。

      “都可以,”齐寒慢吞吞地过来,脚步像是无声,“只要你不怕宿管部的干事在隔壁宿舍等我太久的话。”

      两秒后,苏夜纯打开门,让开身子,将人推出门外,“那你浪的个屁!”

      “嘭”地关门声,与最后的说话声融合。

      原以为齐寒是个正经人,没想到对方比她还要浪上几分。

      晚十点的时候,纪雪、千夏和贺曼相继回来,中途向玲来找她去洗澡,并且详细地询问了商业街是不是出了事故。她对向大小姐向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全部和盘托出。对方怀着胆战心惊,同她去洗完了澡,最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翌日,九点。

      天空飘来的乌云要比昨天还有深上几分,但是并没有雨点。

      季又夏还是抽空过来送她去车站,顺便捎上了向玲。

      苏家和向家是邻居,苏夜纯是向伯父伯母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而她后继母亲的惯用口头禅则是:你看看人家向玲。

      季又夏开了跑车的后备箱,把苏夜纯的玫瑰金色的行里箱搬了进去,要帮向玲弄的时候,向玲拽着行礼箱,连忙摆手拒绝道:“别别别,学姐,我自己来就行,你和纯纯先聊一会儿。”

      向玲说完还意味隽永地看了她一眼,目光炙热的如同射线,像是在说,干的漂亮啊,闺蜜!这女朋友好啊,有腿有貌还多金!

      苏夜纯屏蔽掉对方的目光,不自由盯上季又夏那双有些微红的凤眼,即使用妆容特地掩盖,那哭过的痕迹还是留了不少。

      有一秒的心疼,稍纵即逝,随后苏夜纯将目光转向旁边停着的红色迈凯伦540C,嘴角不自然地动了动,问:“就是去送我去车站,用得着上迈凯伦吗?”她往周遭看了一遍,围观跑车的人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唏嘘声跟蚊吟一样,让人顿感烦躁。

      季又夏撇了一眼耀眼的红,模样何其无辜,“纯纯,将就一下吧,这已经是我开出的价格最低的汽车了。”

      苏夜纯:“你管迈凯伦540C叫汽车?!”

      季又夏替她打开门,解释道:“其实,迈凯伦540C都烂大街了。”

      苏夜纯想了想,好像的确如此。坐在红色的、炫酷的迈凯伦里,她从宿舍楼到出校门口这不远的距离,感觉被围观了一路。

      到了车站,季又夏一直目送到她上车,才驾着跑车离去。中途,季又夏很安静,没有提昨天的事,仿佛那事已经过去了。

      从上了高铁后,向玲就一直拽着她闲聊,她想靠在小憩一会儿都不行。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怎么不知会我一声?隐瞒的够可以的啊!”
      “我……没有说吗?那好吧,你现在知道了。”
      “你是真心的?”
      “不然呢?”

      向玲拉过她一条胳膊抱在怀里,嘀咕着,“这不像你啊,我之前还问你怎么不找个人谈恋爱来着,你怎么告诉我的?你说的是,你好像是性单恋?也就是那什么回避型依恋人格。但是,你现在怎么和季又夏在一起了?”

      苏夜纯扯了扯手臂没扯出来,就放弃了,回道:“以前是骗你的。”现在也是。

      向玲“哦”了一声,问:“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啊?”说完,就松开了对方手臂,在对方柔软细瘦的腰肢上挠弄。

      不多久,高铁开了。

      从晋江市到C市,总共五个小时,坐大巴需要四个小时。这就是她为什么不想要回家的原因之一。太累了。

      况且,与其回去面对苏郑业和她的小情人调Ι情说笑,还不如老老实实地在M大宿舍呆着,就算她在宿舍饿死,渴死,也比喉咙恶心要强。

      尽管如此想,但她不能不顾颜绒,颜绒对她一向不薄,可以说她苏夜纯并不是一个薄情寡性,忘恩负义的人,相反的她特别重情义。伤她可以,伤她朋友不行!更别提她名义上的母亲。

      打的回家的路上,季又夏打了一通电话过来,苏夜纯看着窗外熟悉的街景,感慨万千的同时,开口道:“亲爱的。”

      季又夏那么边很安静,偶尔能听见两声猫叫,“纯纯到家了吗?”

      “还没。野花在你跟前吗?”
      “在,我刚才跟宿管阿姨说明情况,她开门把野花抱出来了。”
      “那就好,我早上走的匆忙,还没喂它。你抽空弄点吃的给它啊。”

      淡淡的声音显得周遭特别安静,两人一时无话。

      季又夏靠在迈凯伦540C的靠背椅上,神情倦怠,修长几近透明的指尖摩挲着磨砂质感的手机壳,半晌才问:“纯纯……你不想我吗?”

      莫名的失落感,即使是隔着无线信号,也能让人胸口窒息,苏夜纯听出了对方语气中的不对劲,立马询问:“我想啊,你怎么了?不开心了?我错了错了,你别生气啊。”

      “没事。我也想你啊。国庆结束早点回来,我去车站接你。”
      “好啊,我到家给你发短信。”
      “纯纯,那我先开车,挂了。”
      “好,我爱……”你。

      措不及防地“嘟嘟——”声,让人陷入沉默。

      苏夜纯食指点击着手机背面,神情莫测,在短暂的相处来看,季又夏并不是一个会失礼的人,而且每次打电话,都是让她先挂断。刚才的通话,明显地不对劲,且仓促。

      向玲见到苏夜纯脸色不怎么好,就关心地问:“你怎么了?”

      “没事,回家吧,我等会给伯父伯母也带份礼物过去,最近几天我先住你家吧。”苏夜纯关了手机说。

      对方脸色不好,向玲也不在多问,她这个闺蜜,远比表面的要复杂,于是她笑嘻嘻地说:“好。等会我们在买些零食,晚上坐在床上一边吃,一边玩。”

      苏夜纯看着对方开心,兴奋的模样,笑笑不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阅览。
    新文,请多多支持哦。
    预收文《说,你爱我》  【简短文案一】
    苏珩芷用实际证明什么是倒霉了连喝水都塞牙。
      吃了前女友平安夜送了的苹果把牙磕掉了、去医院后,“实习牙医”把葡萄糖当止疼药往牙上倒?
    【简短文案二】
    苏总在校有个女盆友,坑了她一颗牙后,两人单方面分手,之后诊所偶遇老婆(还没追到手)。
    虽然这个老婆(太难追了,得追n章,但是之后香啊!)性子太温了,像个言听计从的工具人,可她有故事啊!
    谢绯靡: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酒精过敏,不喝碳酸饮料的苏珩芷:我有矿泉水和纯咖啡,行吗?
    不喝纯咖啡的谢绯靡:出门请右拐,谢谢。
    【#独白#】
    苏珩芷:那颗牙陪了我两年,有一天,终于被我磨成一个星星,套在我最爱的那个人身上。
     PS:有那么一个人,教会她如何才算爱,却忘记教她怎么才算陪伴。
    谢绯靡:晚礼服桎梏着你的身体,所以你温尔尔雅,可你的兽性依旧在失掉服装的束缚后被发挥的淋漓尽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