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惹之罪gl

作者:清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10

      经刚才的事一插入,两人都自然而然地觉得这回是把天聊死了,且之前的话题也没必要重提。

      齐寒理了理身上的裙子,抬起脚,“你既然没有拒绝,那就先这样吧,周六晚上二十四点之前,我等着你的大惊喜。”

      对方步调缓慢,身上的红裙摇来摇去的好不欢快。

      齐寒走到奶茶店的前台,将身子靠上去,正在给饮料压封口的同学,连忙将身子探出来,舍友眨巴眼睛,“你要走了吗?”

      齐寒:“嗯,你累了就休息,这不影响你的工资。”

      舍友一边将饮料装在袋子里,一边埋怨道:“这哪儿行?又不能白浪费你的钱,下次别在这样说了,不然我就辞职了。”

      “好好好,你开心就好。我走了,晚上过来接你。”

      这么温馨的场景,不止苏夜纯看呆了,纪雪和其他人也都看呆了。

      苏夜雪回过神,将吸管插进柠檬水里,佯装没看见那说悄悄话的人。

      她脑中干干净净地一尘不染,突然又想起一个问题,到底什么事才能让齐寒感觉到刺激与危机?

      两人回到宿舍后,贺曼也回来了,换了一身皮卡丘的连体睡衣,拿着一个文件夹看的津津有味。

      苏夜纯瞄了一眼,这个文件夹让她觉得分外熟悉。

      贺曼将文件夹看完直接阖上了,大马金刀地靠在椅子上,干脆利落丝,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夜纯,你是不是得罪人了?”

      切西瓜的手一滞,苏夜纯偏头轻笑着问了一句,又继续手下的动作。

      “为什么这么说?我能得罪什么人?”

      拿以前来说,还真的是没有,她原本的性子虽然阴暗、肮脏不堪,但她刚到M大不过几个月的时间,自认为没有做什么偏激,且恶性的事,所以她完全不可能得罪人。

      不过,就近日发生的事,游戏、热搜、齐寒,她脑中能反应过来的也就这些了,再多一点,都没有了。

      苏夜纯将切好的西瓜递一块给纪雪,又递了一块给贺曼,“发生什么了?我怎么一点消息没有?”

      “你应该先前就知道,”贺曼将西瓜放在一旁,先说正事,“我也是碰到谢雨依才知道的。”

      这个名字熟,谢雨依是她在广播站的负责人,平时为人大方、谦和,拖贺曼的福,偶尔会照顾照顾她?

      苏夜纯抽出椅子桌下,小口吃了一口西瓜才笑着问:“你说的不会是我广播站的事?等等!”她终于知道贺曼看的东西为什么眼熟了。

      “你看的不会是我写的稿子吧?”
      贺曼摊开手,不置可否。
      “我觉得你写的挺好的,被退回来时有说原因吗?”
      “内容掺水,题材可能有些许偏差。”

      “呵,我就知道!”贺曼一脸愤恨,“你这稿子压根没经谢雨依的手,而是直接退回到你本人手里。这不是明目张胆地欺负你是什么?!”

      苏夜纯想了片刻,“别那么大的火气,我都不在意这些,退就退吧,事不过三。下次要还是如此,那她们就怨不得我了。”

      纪雪点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突然抬头,为舍友鸣不平,“这是你在不在意的事吗?咱们一个宿舍的,欺负你不就是欺负到我们头上吗?不就是欺负到我们宿舍的头上吗?”

      也许,她真的有很多错觉,明明纪雪说的话在理,但她依旧感觉这只是说着玩的,过过嘴瘾。

      大学的阴暗戏码,不比高中好多少,以前她欺负人,如今性子收敛隐藏起来,反叫别人欺负她了,这风水轮流转的有些天差地别啊。

      “你有这个心就够了,也就一篇稿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话说的是真的,苏夜纯发誓,“要我说,只有她们那些弱智傻逼玩意儿,才玩釜底抽薪这一招。”

      纪雪哼唧一声,用勺子喂了她一口西瓜。

      贺曼似懂非懂,“的确是这么一回事。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谢雨依跟我说广播站有猫腻。负责人之下,应该是出现了排挤,目前……不知道是谁。我问谢雨依,她说她也不知道,现在,我有理由怀疑这人是你,因为你最近出的风头,比近半年来所有人出的都要多的多。”

      苏夜纯:“……”她明明什么都没干!

      贺曼看着她,义愤填膺地咬了一口瓜,这就像是小孩子被夺了糖果一样,即气愤又无可奈何,微微整理了一下情绪,才道:“我觉得又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所以这事你要追究到底,去问清楚吧。”

      苏夜纯:“你这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我……”贺曼抄起手边的不知名物体就扔了过去,恨铁不成钢地样子,“这是为了你好。纪雪说的对,起码我们一个宿舍的,要欺负也是我们欺负,怎么能轮到别人。”

      “唉呀,我真的好感动呐!”说这话,苏夜纯自己都想先笑三笑,什么一个宿舍的,什么塑料友谊,我压根儿不信!都是千年的狐狸别演什么聊斋。

      亮堂的宿舍内,冷空气不断流通,她露出一个稍微真诚地八齿笑,像要温暖整个人间,“可把你急的,等放假回来我去找站长。行了吧?”

      ·

      空调打了一夜,刚醒时有些冷,失眠了一个晚上,苏夜纯带了泰山压顶的倦意急匆匆下了床,洗漱、换装一气呵成。

      洗漱时手机叮咚了几下,苏夜纯随意瞄了一眼,不由得瞳孔收缩,加快了手下的动作,一切弄完后,才拿着手机冲去了向玲的宿舍。

      向玲的宿舍内人走光了,应该是一起去吃饭了,没有多少人的宿舍显得空旷。

      偌大的宿舍一时寂静无比。

      两人对视一眼,都有些没由来的心累。

      苏夜纯现在才感觉,祸不单行这词有点神,她现在去买个转运手链,也不知道来不来的及?

      不久前,在她困意正浓随便刷着牙的时候,向玲发消息来说,她又双叒上M大主页菌的热搜榜了。

      原因是一张照片,这张照片虽然没见过,但是里面的人她见过,衣服她见过,场景就更别提有多熟悉了。

      这图片,正是在Fantasy Love奶茶店里照的,当时这张照片拍摄的人应该是坐在一个偏僻的角落,拍的角度有些倾斜,只能拍到齐寒艳丽曼妙的背影和她的侧脸。

      正因没拍到她正脸,所以她才逃过被人肉的一劫。

      向玲深感无趣的同时,不禁咋舌,“之前的cp楼盖的有小五万了,我开了三个小号骂,都没骂掉。现在这莫名其妙的图,嘿,有毒!”

      苏夜纯翻出自己的手机,拖着声音:“是的呢——说的一套一套的,就跟真的一样!”

      输入的动作突然一顿,她收起手机,笑嘻嘻地看着向玲,有些奸诈,她依稀记得……“亲爱的,今天的汇演是不是有个主页菌投频互动?”

      向玲不置可否,她可是公关部的!

      下午一点时,学生会各部门带领着手下干事赶赴M大大会堂,这是一个可容下两千五百人的大会堂,专供各个学院组织开会或文艺表演等,且文艺汇演的预定时间皆在假期中。

      苏夜纯抽空发了一条消息给千夏,说自己不回去了,然后才和向玲一起去食堂觅食。

      相比于她们宿舍的人,她还是喜欢跟向玲一起活动。自在!

      这个闺蜜从小玩到大,知道她的一切,也包括那件事。而她宿舍中的人,恕她直言,都是各有各的圈子,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食堂的路上,苏夜纯好死不死地又遇见齐寒了,对方一改昨日的魅惑风格,换上了矜贵的金色长礼服,她猜测对方可能是文艺会演的主持人之类的,一个画面在她脑中突然出现。

      身着晚礼服的齐寒,修长的手指间拿捏着一副扑克牌,将牌伸向观众席,声情并茂地说:“看!你以为我手中的东西是一副牌,其实... ...它是一群白鸽... ...”然后,扑克牌就变作白鸽飞走了。

      苏夜纯紧抿着嘴,防止微笑外露,从齐寒身边擦肩而过时,还特地挑衅似的哼唧了一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蹦瞎卡拉卡,作者冒泡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