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高攀不起

作者:银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第二天沈龄紫就主动就拿着合同去和于荣轩签约了。
      可到了于氏集团,却被告知于荣轩人不在。沈龄紫连忙打电话,奈何这个大爷电话也不接。要不是银行账户上已经有一百万,沈龄紫甚至怀疑于荣轩是在耍她。
      
      接下来的几天并没有什么波澜,于荣轩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没有消息。
      沈龄紫和于荣轩之间以前也不常联系,多数时候都是于荣轩需要应酬才会主动联系她。
      后来沈龄紫才听说,原来于荣轩住院了。
      为什么会住院?
      被人给揍了的。
      揍得还不轻,据说有轻微脑震荡。
      
      沈龄紫觉得这件事可真是太神奇了,南州市居然还有个人敢揍于荣轩。
      八卦心起,沈龄紫也挡不住好奇的劲头。
      
      “据说是为了一个女人。”工作室的同事议论。
      “对,就是两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大打出手。”
      “所有相关视频一夜之间都被删掉了,反正场面很劲爆就是了。”
      
      谈论起八卦,工作室里依旧还是热闹非凡。
      可到底是有些东西变了,经历过派出所的事情,以及宁兰兰主动辞职的事情之后。DingDong动画工作室虽然现在依旧人人各司其职,但沈龄紫觉得气氛似乎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沈龄紫只能安慰自己,时间能治愈一切。
      以及,她脑子里偶尔会冒出来的那个男人也会随着时间渐渐被埋藏在心底。
      
      *  
      
      一连几天,梁潇都感觉她老哥梁焯周围有一股低气压笼罩。所以聪明的梁潇都不在梁焯面前溜达了,能躲远就躲远一点。
      可梁潇被梁焯禁了足,左右能够溜达的地方也就是这么几百平的屋子,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想到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梁潇自己其实也是云里雾里的。她不过是喝了几杯酒,没想到最后还引得老哥和于荣轩为她打了一架。
      其实她也很无辜的啊,她明明是受害者诶。为什么她哥就不能对她温柔一点呢?
      
      晚上十点,梁潇她那位日理万机的老哥梁焯终于回家了。
      
      梁潇的耳朵都恨不得贴在门板上打听外头的动静,等外头没了动静,她偷偷摸摸地溜出来。
      
      梁焯正背对着梁潇躺在躺椅上,对面就是江景。
      劳碌了一天回来,他整个人很是慵懒,模样放荡不羁,额前的碎发耷拉着。
      
      梁潇不确定她哥这会儿在干嘛,但确定的是她哥盯着手机看了很久了。从梁潇这个角度看过去,他哥手机上是一张照片,一个女人的照片!
      
      靠!
      梁潇顿时按耐不住了。
      那没准就是她未来嫂子的照片呢!
      
      接连几日梁潇都在期待自己这位未来嫂子路面,可自从那晚她半路打扰之后,她的嫂子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
      
      越是看不到,越是好奇。
      越是好奇,越是想知道。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梁潇,她哥估计是被她未来嫂子给甩了。
      这件事情是有迹可循的,那天梁潇亲眼看着她未来嫂子从房间里跑出来,虽然她只看了个侧脸和背影,但笃定嫂子是不开心了。
      而她哥这个人也是的,居然不追。不追就算了,这几天居然看着手机睹照片思人。
      
      梁潇也不敢问她哥,只能侧面从严泰嘴里套话:“我嫂子是不是当老师的啊,看背影气质很好呢!”
      
      严泰却是一张木头脸,眼睛眨地也比正常人少,从他嘴里根本套不出什么话来。
      
      眼下等了好一会儿,梁潇看到她哥把手机放在一旁的茶几上,似乎是睡着了?
      
      “哥……”梁潇轻声喊了一句。
      
      没有回应。
      
      梁潇不怕死,猫着身子小心翼翼上前,就在离手机一米距离、能够看到屏幕上那道身影的时候——梁焯的大掌一把捂住了手机。
      
      “你大晚上的扮鬼吓谁?”梁焯头也没回,声线冷漠。他整个人仍旧那副慵懒姿态,大喇喇敞腿靠在椅背上,望着天边,肆意洒脱。
      
      梁潇顿在原地,吓得半条命都没了,不服输地说:“哥,你在外面拈花惹草的,你那个未婚妻知道吗?”
      
      梁焯闻言幽幽转过头来,淡漠地看着梁潇。
      
      梁潇眨了眨眼,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啊,差点忘了,你早就被退婚了呢!”
      
      说起这件事,梁潇能笑一百年。有生之年听到她哥梁焯被退婚,简直就是史诗级的新闻。
      一年前,远在大洋彼岸剑桥市上学的梁潇听到家里人提起,梁家原本计划联姻的婚事黄了。
      当时梁潇不以为意,觉得大概是他哥看不上人家所以把对方踹了。
      没想到当天事情来了个翻转,听说是女方看不上她哥。
      
      梁潇当时捂着肚子就在沙发上翻滚了两周半,太可乐了。
      
      梁潇和梁焯几乎自幼就在国外生活,国内回去的少。梁潇更是国内族谱上的亲戚朋友都认不全,但是听说爷爷那辈的时候有个交情过硬的兄弟,当时那人和她爷爷出生入死。于是就定了这么一门亲事,说是以后可以照应。
      
      对方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居然就能成为自己下半生的伴侣?
      梁潇只能为她哥哥默哀三秒钟,幸好她是个女孩子。
      
      本来两家的婚事将近了,却怎么都没有料到,女方家里不同意了。
      梁潇以为她哥会高兴的,毕竟可以无拘无束地去寻找真爱了,没想到那几天她哥居然郁郁寡欢(梁潇单方面以为)。
      
      梁潇当时也好心地为自家老哥分析了一下情况:“没准人家是看不上我们家经济条件,你不用太伤心。”
      又说:“实在不行你去色诱人家。”
      
      梁焯只是冷冷瞥了眼梁潇,眼底有些冰渣子而已。
      
      再来,时间就这么过了一年。
      被退婚的事情谁也没有再提起。
      
      而今晚,梁潇纯粹就是来挑战一下她哥的。
      她想不过去很久了,明明受害者是她,为什么她还要被禁足啊!
      这是侵犯人权!
      侵犯人身自由!
      
      然后,梁潇就这么被她哥无视了。
      
      *
      
      严泰这两天也不跟着梁焯了,没事就盯着梁潇。
      
      梁潇无可奈何:“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了,你看着我干什么?”
      
      严泰面无表情公事公办:“二小姐,请你安分一点。”
      他不想再被教训工作失职了。
      
      梁潇捧着电脑,瞪一眼严泰,说:“我等下有个面试,要出去一趟。”
      
      严泰问:“什么面试?”
      
      梁潇说:“我准备去实习了,选了一个工作室做实习单位。反正我哥不让我开公司,那总不能不让我去实习吧?”
      
      严泰犹豫片刻:“我请示一下梁先生。”
      
      机灵古怪的梁潇今天绑着双头马尾,俏皮又可爱。
      反观严泰,依旧还是那副黑衣西裤,严谨又死板。
      
      不多时,严泰打完电话折返回来,对梁潇说:“梁先生同意你去面试,但是前提是我得陪着你。”
      
      梁潇倒是没有什么意见,毕竟她现在真的不敢再惹她老哥不开心。
      那天晚上具体发生了什么梁潇记不清楚了,但是她记得的是第二天早上看到老哥那张冷得仿佛能掉出冰渣子似的脸。
      当下梁潇就觉得这肯定不是一件小事。
      
      面试的单位名叫DingDong动画工作室,和梁潇的专业是对口的。
      第一轮面试下来,面试官就让梁潇等等老板来面试。梁潇却兴致不高,主要是觉得,这地方小得跟个小作坊似的,配不上她的身份。
      于是梁潇就坐在位置上玩着手机,顺便跟好友吐槽:
      【我都怀疑是不是我那天打扰我哥和我嫂子啪啪,导致他现在看我不爽】
      【妈的,好想知道我嫂子到底长什么样!】
      【我太难了,居然还要亲自等面试官】
      
      然而不多时,会议室的玻璃门被推开,一道靓丽的身影风尘仆仆进来。
      
      今天的沈龄紫长发拉直披肩,因为开春穿了一条裙子,看起来很年轻。
      
      梁潇随即抬头,对上了沈龄紫的视线。
      
      两人对视片刻,一时之间都觉得对方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事实上,那次在警察局,她们早就见过面,但当时梁潇化了夸张的妆容。
      
      “你好,我是面试画手的梁潇,请问你是DingDong动画工作室的负责人吗?”梁潇主动开口,仪态大方。她现在这副有礼貌的样子,和那日在警局时全然不同。任性归任性,但她很知道在哪里该做什么。
      
      沈龄紫淡淡微笑,对眼前的人说:“你好,我是DingDong动画工作室的负责人沈龄紫。”
      说完她低头看了眼档案上的资料。
      
      梁潇,二十岁,在读大学生。
      里面附有梁潇的一些作品。
      
      沈龄紫翻阅了一下那些作品,几乎是第一张就抓住了她的眼球。
      这幅作品名叫《浮游》,作者:章鱼小肉丸。
      
      沈龄紫还在校的时候曾经得过全国美术一等奖,而眼前这幅作品,就是去年全国美术一等奖的作品。
      《浮游》上画的是山海经里的一个妖怪,但作者本人进行二次创作上色增加细节,让这幅作品栩栩如生,特别有灵气。
      当时《浮游》获奖后,很多人都猜测作者的年纪。
      说实话,沈龄紫一直以为作者一定非常有阅历。
      没想到,居然是眼前这个不过二十岁的小姑娘。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你就是……章鱼小肉丸本人?”沈龄紫有点意外。
      
      梁潇原本还漫不经心,在听到沈龄紫提到自己的笔名时也是一脸得意:“没错,就是本人。”
      
      章鱼小肉丸是梁潇的笔名,她这个人骚包,所有的作品一概不用自己的本名,而是取了这么一个笔名。每完成一幅作品再潇洒写下“章鱼小肉丸”时,梁潇总觉得装逼简直不要太爽了。
      最近梁潇还用章鱼小肉丸的笔名在网上发表了连载漫画《X》,反响也很不错。
      
      根据面试的流程,梁潇基本上是稳过的。
      沈龄紫也没有兜圈子,她是欣赏眼前这个人的才能的。
      
      “什么时候可以来上班?”沈龄紫直接了当。
      
      梁潇朝沈龄紫扬了一下眉毛:“明天。”
      
      *
      
      面试结束后梁潇就得老实本分地回家了,她倒是挺想去找姐妹们玩,可奈何身边跟着个寸步不离的严泰。
      
      “二小姐,你不要磨磨蹭蹭了,跟我回去。”严泰依旧那张木头脸。
      
      梁潇坐在工作室外面的椅子上不动:“不,我好不容易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我要再坐一会儿。”
      
      事实上,梁潇根本看不上这个小工作室,感觉委屈了自己这尊大佛。
      但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随便找个地方先混一混日子,等到她老哥对她的管理不再那么严格,她就可以拍拍屁股辞职,在外逍遥自在。
      
      淅淅沥沥下了几日的雨,南州市本来就是南方城市,又潮又冷。难得今天出了大太阳,感觉万物似乎都复苏了。
      
      磨磨蹭蹭了大半个小时,梁潇的屁股终于做不住了,准备认命地跟严泰回家。
      谁料后车门一开,居然看见自家老哥四平八稳地坐在里面,吓得梁潇当场愣在原地。
      
      工作日的今天梁焯就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衫,袖口往上卷了几圈,露出结实的臂膀和手腕。
      因为正低着头在看平板,他整个人略显慵懒。
      
      车膜遮光,打开车门后一道光洒进了车内,刚好照在梁焯线条流畅的下颚。他唇角半抿着,难得微微卷起了几分弧度。
      因这几分弧度,梁潇觉得她才算是真正的见到了太阳,那股低气压终于从她老哥身上消失了。
      
      “哥,你怎么来啦?”梁潇上车。
      
      梁焯抬头,清冷的眼神落在梁潇手上的资料袋上:“面试结果怎么样?”
      
      难得的,这是一周以来梁焯第一次好声对梁潇说话。
      
      梁潇立马献上阳光般的笑脸:“面试通过了!明天就可以上班啦!”
      
      梁焯似乎满意地点了点头,“那就好好上班。以后每天汇报工作内容给我。”
      
      梁潇:“?”
      上一秒天堂,下一秒地狱。
      
      梁潇企图迂回:“哥,您日理万机的,就别管我了。我会安分守己地上班的。”
      为了证明自己的决心,梁潇眼巴巴地望着梁焯,又坚定地说:“真的!”
      
      梁焯却半点情面不给。
      
      车子停了好一会儿不见动静,梁潇好奇:“怎么不走啊?”
      
      “天气不错。”梁焯看着窗外莫名其妙来了这么一句。
      
      哦。
      但是,停在这里干什么?
      不远处就是正对门就是DingDong动画工作室。
      梁潇无聊地侧头往窗外看了眼,这一眼竟然看到工作室的沈龄紫出来。
      
      但梁潇没准备打招呼,毕竟也不熟悉,而且若不是为了躲避老哥的五指山,她都不可能随便挑一个工作室面试。不过梁潇却万万没想到,坐在自己身旁的老哥梁焯居然推开车门下了车。
      
      梁焯下了车之后一并关上了车门,高档的车膜使得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
      
      “巧。”梁焯望着眼前的沈龄紫道。
      
      沈龄紫一怔,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
      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她下意识的选择是逃。
      
      慌乱间,沈龄紫只是跟他点了点头算作招呼,匆忙踩着步伐离开。
      
      梁焯淡淡看着她的背影,嘴角一点一点,慢慢地染上一抹笑意。
      一连数日的阴霾,似乎在这一刻全部一扫而空。
      
      上车后,梁焯甚至觉得身边的梁潇看着也顺眼了许多,不用将她扔下车。
      
      梁焯整个人慵懒地靠在椅背上,英俊的面庞彻底隐匿在光线之下,像只弥足的大猫。
      他看着那道消失在拐角处的背影,不紧不慢收回视线。
      
      倒是正在玩手机的梁潇无意间抬头看到她哥脸上的表情,有些郁闷地说:“哥,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像什么?”
      
      梁焯闻言微微扬眉。
      
      梁潇说:“发情的公狗。”
      
      梁焯一面变脸,拎着梁潇的后衣领推开车门:“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献上大肥章,以及,后面男女主角对手戏真的好多!期待一下吧!
    _
    感谢营养液:姜三岁 5瓶;美人谷的星星、YChuang34、七月不得安生、42629492 1瓶;
    这里是求留言的八八子(?)。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