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世录之觉醒

作者:又见芳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初现端倪

      三人一起出发来到衙门的证物库,管理证物的是一位叫王大雷的人,年纪大约四十上下,尖瘦的脸,稀疏的胡子,一双眼睛精明而锐利。
      
      王大雷盯着夏文杰,夏文杰从怀中掏出腰牌,表明来意后,王大雷没有多说一句话,便让他们进去了。
      
      证物库也许是因为存放了太多东西的缘故,整个房间十分阴暗,透着一股霉味。夏文杰拿着一张纸走了过来,递给沐天辰。
      
      沐天辰接过纸问道:“刚刚门口那人应该认识你吧?”
      
      夏文杰点头,道:“认识,王大哥已经在证物库10年了,府衙的人他都认识。”
      “那为何还要看你腰牌呢?”沐天辰又问道。
      
      “虽然王大哥认识我们,但是他一向按规矩办事。没有腰牌,不说明来意,谁也进不来。”夏文杰解释道。
      
      沐天辰点头,随后说道:“信上的内容和你说的一字不差。”
      
      “但是这个红色的印记是怎么回事?”沐天辰指着信上的一块红色印记问道。
      
      “这个一直都有,应该珊儿不小心蹭上的吧,我不确定。”夏文杰看着这个红色的印记,拿起来闻了闻,继续说道:“不是人血。”
      
      “这是曼珠沙华的颜色。”白衣女子突然说道。
      
      两人都转头望向她,白衣女子又冷冷的说道:“我曾经见过这种血色的红,是曼珠沙华特有的颜色。”
      
      夏文杰点头,说道:“珊儿确实喜欢曼珠沙华,她院中以前种过。”随后他又拿出三个月前案卷,递给沐天辰。
      
      沐天辰看完后,说道:“根据案卷记载,郭同玉问了所有的亲人朋友,但是都没有找到夏珊,无奈才报案。但是实际上,他报案之前,却没有去夏兄家兄找。”
      
      夏文杰盯着沐天辰,似乎也没有觉得不妥。
      
      沐天辰解释道:“令妹最亲的人便是夏兄,遇到苦难的人,一般都会向最亲的人求助,这是人之常情。郭同玉连邻居家都找过了,反而单单忽略了夏兄这里,难道是担心在夏兄这里找到人坏了他的计划吗?”
      
      “什么计划?”两人同时问道。
      
      沐天辰看着他们两个人,摇了摇头,说道:“具体我还不清楚,但是我有种感觉,三月前夏兄的妹妹离家出走,应该和这次的失踪有关系。”
      
      看着两人迷惑的申请,沐天辰申了一个懒腰,说道:“走吧,先回去吃饭,吃完饭去问问郭同玉的那个情人,百花楼里的小碟姑娘吧。”
      
      三人回出府衙,便看到了依门而立,表情不太好的红衣女子。
      
      看到三人出来,红衣女子便怒气冲冲的问道:“为什么不叫我?”
      
      “刚好有点事就出去了一趟,看月儿姑娘睡的正香,所以没有忍心打扰。”沐天辰解释道。
      
      “哼,是什么事?”红衣姑娘问道,表情稍微好一点。
      
      沐天辰看看夏文杰,夏文杰点头后,他就把刚刚的事情和红衣女子说了一遍。
      
      红衣女子听完,立刻怒了,气冲冲的说道:“我要去杀了那个无情无义的混蛋。”
      
      白衣女子一把拉住红衣女子说道:“月儿,别冲动,现在还没不能确定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他是个用情不专的渣男。”红衣女子愤愤的说。
      
      “罪不至死。”白衣女子又说道。
      
      红衣女子狠狠跺了一脚,说道:“我平生最讨厌这种在外面软弱,回家后只知道欺负自己老婆的人。TMD别让我碰到他,不然姑奶奶废了他。”
      
      接着,红衣女子又说道:“饭我吃不下了,你们去吃吧。我出去转转。”
      
      看着走远的红衣女子,沐天辰喃喃道:“恐怕那位郭公子要吃点苦头了。”
      
      “月儿是有分寸的,但她一向嫉恶如仇,不要怪她。”白衣女子说道。
      
      “不会,我倒是觉得她性格直爽,不知道比背地里的小人好多少倍。如果不是这身官服,我可能自己早去揍他了。”夏文杰说道。
      
      三人简单吃过饭后,就立刻出发朝百花楼走去。等快到门口时,白衣女子停了下来。
      
      “这里应该没什么危险,你们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们。”白羽看着沐天辰的眼睛说道。
      
      沐天辰微微一笑,说道:“好。”
      
      沐天辰和夏文杰走进了百花楼,里面着实热闹,楼里分上下两层,一楼坐满了吃饭喝酒的客人,中间有个圆形的台面,有两位身穿浅绿色衣服的妙龄女子正在弹着琴,一位粉红色衣服的女子正在台面中间翩翩起舞,她们看起来都不过十五六岁,容貌俏丽,身材婀娜。二楼似乎是招待贵客的房间,可能由于房间不够,很多人都在搂着自己身旁的女子细腰,趴在二楼的围栏上边看楼下的舞蹈边等待。还有些似乎已经等不及,已经开始动手动脚,身边的女子娇笑着躲开,好不开心。
      
      还没等二人走到圆台,一个身穿艳红,浓妆艳抹的女子便凑了上来,笑嘻嘻的问道:“二位客官可有相好的吗?”
      
      沐天辰不着痕迹的躲开她后,说道:“妈妈,我们找小碟姑娘。”
      
      “小碟正在忙,要不妈妈我给你们介绍小红,小绿如何?”老鸨笑着说道,眼里闪过算计的光芒。
      
      沐天辰赶紧拿出一锭金子,说道“还望妈妈帮忙。”
      
      “帮忙是可以,可是你们两个人,一锭金子可不行吧?”说完翻着眼睛看着沐天辰。
      
      沐天辰赶紧又拿出一锭金子。
      
      老鸨拿着两锭金子,喜笑颜开。大红的纱制手帕一甩,腰一扭,说道:“跟我来吧。”说完便晃着屁股往二楼走去,沐天辰和夏文杰赶紧跟上。
      
      跟着老鸨走上二楼,沿着满是人的狭窄通道,一直到倒数第二个房间,老鸨停了下来,她用粗短的手指敲敲门,喊了一声。门应声而开。
      
      “小蝶,好好招待这两位贵客。”老鸨笑着对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说道,随后对沐天辰和夏文杰眨眨眼离开了。
      
      刚走进房间,闻到房间里甜腻的香味,两人顿时眉头轻蹙。正对着房门不远处放着一个圆桌,几把椅子放在圆桌下面。圆桌右侧是一间卧室,里面放着一张大床,靠窗的地方放着一个小型的梳妆台,台面上除了放着各种胭脂水粉外,还有一个小巧的圆形的铜炉放在上面,从铜炉的小孔中,袅袅香烟升起,不用说这就是那甜腻香味的来源。
      
      这位叫小蝶的姑娘,走到圆桌前,拉出椅子,说道:“坐吧。”
      
      小蝶身穿粉色纱制衣服,头上戴着蓝色蝴蝶发饰,更奇怪的是她锁骨处也纹了一只蓝色蝴蝶,这只蝴蝶十分逼真,以致由她一动,你就会担心受惊的蝴蝶会展翅高飞。
      
      “有什么想问的就说吧。”小蝶不冷不淡的说道。
      
      “你知道我们是来问题的?”夏文杰有点吃惊的说道。
      
      小蝶鄙视的看了他们一眼说道:“夏大捕头,荣京有人不认识吗?”
      
      说完,又往沐天辰身边靠了靠,娇滴滴的说道:“如果这位小哥哥有别的想法,我可以不收钱。”
      
      沐天辰漫不经心的笑了笑,说道:“多谢姑娘美意,我们确实来问问题的。”
      
      “小蝶姑娘可认识郭同玉吗?”沐天辰接着说道。
      
      小蝶姑娘不冷不淡的说道:“什么郭同玉,不认识。”
      
      沐天辰笑着说道:“小蝶姑娘,怎么这么快就忘了,你们昨天还见过呢。”
      
      小蝶听了,调笑道:“这位公子,不要以为你长的好看,就可以胡说哦。”
      
      沐天辰笑着说道:“知道昨天青衣女子在药铺失踪的事吗?”
      
      看着不说话的小蝶,沐天辰继续说道:“青衣女子在院内留下的脚印,看着和小蝶姑娘穿的鞋是一样尺寸。而青衣女子交给卖糖葫芦的手帕残留的香,竟然和小蝶姑娘房间的香是一样的。如果姑娘还不承认,那只好请卖糖葫芦的大哥和药铺的伙计来认一下了。到时候如果有人认出来,就是不是我们现在坐在这里和你好好说话了?你知道失踪女子和夏捕头的关系,而你又拿着她的贴身手帕,这不能不让人怀疑?”
      
      小蝶脸上的血色慢慢退去,咬了咬嘴唇说道:“你们说的郭同玉我认识,他很喜欢我,之前一直说要把我赎出去,结果不知道为什么,连续三个月都没见他露面了。昨天刚一露面就让我帮他,说帮了他之后,他就立刻给我赎身。我想想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就帮他了。手帕衣服都是他给我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沐天辰和夏文杰对望一眼,随后接着又问:“他之前三个月没来了?”
      
      “是的,我当时以为他喜新厌旧了,可是问了其他姐妹,也都说没见过他。”小蝶说完,泪水就滴了下来。
      
      “你还记得他大概什么时候不来百花楼了吗?”沐天辰又问道。
      
      “什么时候不知道,但是最少有三个多月了。”小蝶答道。
      
      “他有没有具体和你提为何不来了?”沐天辰问道。
      
      “没有,就是突然不来了。后来听说他妻子离家出走,我想着他可能在家哄妻子吧。”小蝶回答。
      
      沐天辰沉思道:“他以前每天都来吗?”
      
      “是的,天天都来。”小蝶抬起头,似乎在回忆。
      
      “好了,我们问完了,谢谢小蝶姑娘。”沐天辰和夏文杰站起来准备走。
      
      “哎,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我可以不收钱哦。”小蝶妩媚的对着沐天辰说道,像突然换了一个人。
      
      沐天辰笑着摇了摇头,和夏文杰走了出去。
      
      从百花楼走出后,沐天辰四处寻找白衣女子,终于在一角落里看到了她身影。稍微走进,发现白羽蹲在墙角,手里拿着小鱼干喂流浪猫。
      
      沐天辰轻笑,叫了一声:“羽儿姑娘。”
      
      白衣女子把剩余的小鱼干都分给小猫,站起身子,冷漠的走到他们身边。
      
      看着白羽冷冰冰的表情,沐天辰突然特别想知道她刚刚在喂这些小猫时是什么样的表情。后悔啊,自己刚刚不应该叫她,应该直接走到她前面的。
      
      “怎么样?”白羽清冷的声音响起。
      
      “郭同玉已经三个多月没有去百花楼了,但是昨天突然去见小蝶,还让她去药铺表演了一下失踪的戏码。”沐天辰总结的说道。
      
      “现在可以确定了,这个郭同玉是真的有问题。”沐天辰又说道。
      
      “为什么?”夏文杰好奇的问道。白羽也看向了沐天辰。
      
      “人的习惯是很难一下子改变的。以前天天去,现在竟然三个月一次没去过,说不过去。只有两种原因,一是他意思道自己犯了很大的错误,想要弥补,且意志很坚强。二是他在忍耐,想要做什么。我觉得第二个原因的可能性很大。”沐天辰解释道。
      
      “他在忍耐什么?”夏文杰问道。
      
      沐天辰故作神秘的一笑,说道:“我还不确定,走吧,现在去问问当事人吧。”
      
      “又在卖关子。”夏文杰苦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