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作者:饕餮犽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幸村精市开始习惯家里多了一个人,除了每天出现在桌上的早餐、便当、晚餐以外,其实没多大差别,就算心中还有疑惑,这个女孩将住在他的家里,作为他的妹妹存在也是事实,既然已经注定的事情,过多的试探只会双方都累,所以他选择了和平相处。
      没有任何语言动作的交流,两个人像是心电感应一样的默认了这个现状,幸村家在父亲在家的日子里呈现出兄妹相亲相爱、微笑相处、和乐美满的温馨场面。
      除却其他不说不得不承认这个妹妹很聪明,就连严谨细致如弦一郎也是在被他无数次戏弄后才发现他藏在无害笑容下的恶魔本质。
      
      幸村知音在做完立海大转学考试卷以后,发现自己比预计时间提早了半小时做完所有试题,把她送来考试的父亲刚刚发消息给她要赶回,让她去找哥哥一起回家。拨了幸村精市的手机号,显示已关进,无奈的叹口气,人生第一次一个人出门就浪费在这个今后可能要生活3年的地方了,医生说她现在的心脏状况是不会出现突然昏倒的状况了,单独出门走走应该没问题。
      走出校长室所在的教务楼,抬头望天,原本在出生就被判了死刑的她,如今居然可以站在这里规划自己的未来,这一刻的感动很难形容,就连当时做完手术被告知手术成功时都不曾有的踏实感。
      
      走进对面的教学大楼,发现空空如也,完全不像是有人在上课的样子,现在不是上课时间么?
      “请问现在是上课时间吗?”随手拉住一个女生,礼貌的提问。
      “已经下课了,立海大的下课时间比其他学校早,因为都要参加社团活动。”
      “谢谢。”社团活动啊,“那请问网球社在哪里活动呢?”
      “你也喜欢网球啊。”立海大的体育社团非常有名,经常有不是本校的人跑来参观,大家都见惯不怪。
      “是的,很喜欢。”虽然她的身体想要打完一场比赛实属做梦。
      “我也正好要过去,我带你去。”女生挥了挥手里的网球拍,示意自己也是网球社的。
      “啊,谢谢。”
      “网球场是我们学校刚刚新造的哦,我们学校的男子网球社去年进全国大赛准决赛哦。”立海大的网球社是立海大的骄傲之一,女生与有荣焉的说道。
      只可惜经过幸村知音的大脑分析结果:那就是说决赛是输的。点点头表示了解。
      如果某人现在心里想的被人听到,估计会被直接掐死,虽然她只是习惯性的抓重点,没有其它意思。
      跟着热情的女生来到网球场,这哪里像是学校的球场规格与一般的网球俱乐部无异。
      “那里面还有专门的训练仪器哦,不过只有正选的才能进去。”指着露天网球场后面的体育馆,一脸神往。
      “非常感谢带路。”
      “你往男网哪里去做什么?”谁规定女生就要看女网的...
      “我是来找人的。”没在理会那位女生探究的目光,推开球场的铁丝网门,“非常抱歉,请问幸村精市在吗?”
      
      如果再给幸村知音一次机会,她一定会在球场外面乖乖等着人出来的,谁知道自己礼貌又低调的询问都能引来不满。因为她也没想到,她家哥哥不过是作为网球特长生,入校直接归为网球部正选这么一件“小”事情,都能引起高年级如此大的仇恨罢了,其实她也根本不知道正选代表的是怎么样的一个概念。
      “一个个都是看不懂网球只会看脸的女人。”
      “请问幸村精市在吗?”没有意识到对方在说自己,很礼貌的再次重复。
      “站在那边的丫头,过来,你能从我手里拿到一个球,我就告诉你。”
      “我身体不好......”想解释,虽然不知道自己怎么惹到对方了,不过看来人家没打算听他解释。越前家的家训,用嘴巴不能解决的问题,那就用网球说话吧
      “这个可是我们社团的准正选,丫头,你还是到门口和那帮女生一样站着等吧。”
      “输了可不要在那里哭着叫幸村哥哥哦。”
      一群非正选起哄了起来,知音无奈现在想要说不打都不可能了。
      “叫了他也不会在意的...”嘀咕嘀咕,“谁说立海大都是高材生素质很高的,真应该去冰帝,现在当做考试没考过还来得及么。”回头发现那个好心人居然还在,问她借了网球拍。
      “我先开球可以吗?”
      看了眼对面那个好像在逗猫的人,让她想起了那个老是欺负小不点龙马的越前大叔,摇摇头,把球抛起。
      看着球着地往反方向弹开掉落在场外,“学长,幸村精市在不在?”
      “外旋发球!”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叫出来的,然后炸开了锅。
      越前大叔的招牌发球,越前家必修科目,有那么可以大惊小怪么?连她这个万年病号在人生极少数身体状况良好的时间里都学会了。
      “再来一球!”
      “我不是来比赛的...”
      可惜她的意愿再次被罔顾了,看到向她飞过来的球,半条件反射的打了回去。
      “田中学长的高速发球被打回去了...”
      高速发球?龙马小学一年时的发球都比这个快,立海大真的是网球见长么?
      幸村知音不可置信的眨眨眼睛,好吧,这也不是关键,关键是她要回家,她家哥哥到底在不在。
      发球被打回去,对方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勉强接下了球,一来一回,一来一回,马上有人发现不对了,一直左右前后不停跑的是他们的田中,那个来找幸村的女孩左脚完全没有离开过原地,球好像被一根线牵着,自动回到她手边,然后一个简单的挥拍再次打出去。
      其实知音的状况并没有看上去那么轻松,球好重啊,单手挥拍变成了双手挥拍,好累,她正在思考要不要认输算了,领域却是可以减少身体负担不用跑动让球自己回到她身边,但是对手臂的负担却不小。
      “知音?”
      听到熟悉的声音,想要去找声音的源头,下意识的跳起来对对方打过来的高挑球做了个扣杀,脚着地停下来的时候心脏猛然一跳,昏倒过去。
      
      被真田拖进体育馆本来就兴趣缺缺的幸村精市一边对着3个高速发球的机器做着击回,一边在心里诽谤这样松散的团体居然每年的都大赛和关东大赛都是冠军,其他学校难道都在梦游吗?
      听到有人冲进来大叫着有人来社团踢馆,和所有的正选们一起出去看热闹,然后发现那个来踢馆的居然是他家那个只会坐在沙发上玩网球拍的丫头,用的居然是领域。
      “知音?”
      显然正在比赛,或者说正在单方面指导赛的人听到了他的声音,一个漂亮的扣杀,才站稳,回头似乎想要确认他的位置,却突然就这样倒在了他的面前,她不是心脏不好吗,为什么会在打球。
      “叫救护车,快点叫救护车。”幸村阻止了那些想要把知音运去医务室的人,大叫着。
      
      “啊,放心,她没事。”医生看着眼前这位小哥哥听到妹妹没事了,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却不知为何感到丝丝的凉意。
      “真的?”如果真田或者在里面昏倒的知音看到他的笑容,会直接翻译成:你当我是傻瓜吗?没事好好的会昏倒?
      “她只是被自己吓昏的。”
      “......”
      “我看过她的历史病例。”医生想了想,怎么简单的说才能让小朋友理解呢,“刚做完心脏手术没多久,可能还没习惯,心脏确实还能接受的负荷,但是大脑根据过往的经历认为自己应该昏倒了。”所以就算心脏状态良好,她还是直接昏倒了...
      “我妹妹原本的心脏状况很糟吗?”眼睛瞟向病床上熟睡的人,好像很不在意的问。
      “和一块豆腐差不多吧。”医生想了想,用琉璃来形容都不恰当,“稍微跳得快点就可能会碎吧,很罕见的病例呢,先天的真可怜,还好有符合的心脏做移植手术,不然这种病例一般活不过15岁。”
      微笑慢慢的收敛起来,垂下眼睑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我又活着啊。”幸村知音睁开眼睛,看着医院的天花板,大脑还没有清醒,嘴里就自然吐出了这句话,多少次睁开眼睛看到这样的画面,她早已经记不住了。
      “恩,还活着。”
      温温软软好像掐得出水的声音,打死她都不会相信出自越前大叔和那个小不点龙马,迷茫的转头,看见了那鸢尾花般的少年坐在床边,带着花儿都失色的笑容。
      “原来我死了啊。”没有什么特别的感伤,好像对随时都会死这件事早已做好了心理建设,“看到天使了呢。”
      “呵呵,谢谢。”
      糊住的大脑被轻笑声激活了,靠,这里是日本,怎么可能有越前大叔啊。
      “哥哥早。”眨了眨眼睛,想到刚才的傻话,有点想撞墙的冲动,还是让她死了算了。
      “早。”透过窗口看了看八点已经万家灯火的景色,幸村精市不改微笑的回答,笑容带着一丝的玩味,没想到精明如斯,刚睡醒的时候超好玩的,“可以走吗?回家了。”
      “可以出院?”一般她昏倒不是至少要住院一周的吗?
      “医生不想留你过夜,病床好像很紧张。”
      既然医生说没问题自然好,坐起来穿好鞋子,跟着幸村精市一前一后的离开医院。
      
      她居然是被吓昏的,居然是被自己吓昏的,555她不要活了,太丢人了.....
      坐在医院对面的小餐馆里,幸村精市看了看已经把自己的粥搅成浆糊的幸村知音,让她自径纠结在一种我竟然是个笨蛋的气氛中什么也不说,低头吃着自己的面,他开口只会把事情搞得更加黄,难得好心的不开口。
      刚刚打开手机看到父亲的留言,猜测了一下,大概知道为什么幸村知音会跑去网球社,还出现了“踢馆”的事件,那些不入流的前辈们偶尔找找他麻烦,他也都当做送上门来的娱乐,没有太过于在意,看来自己是对他们太好了。
      “立海大的入学考试不是还有半年吗?”立海大不都是每年统一招生考试的吗?怎么会让她一个人跑去校长室考试。
      “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反正中午的时候接到校长电话,然后本来应该在放假的爸爸把她送到了学校,“只是前两天我填了张表格寄到立海大,校长让我去考试。”
      一般不都是入学考试前一个月才寄资料的吗?“你参加的到底是什么考试?”
      知音眨了眨眼睛回忆考卷上的标题:“立海大附中转学生文化知识评定。”
      啊,那个入取率接近于0而被柳称为立海大传说的考试啊,想归想,幸村精市什么都没说,反正知音比他小一岁,半年后还能参加入学考试。
      “不要玩了,快点吃饭。”把那碗已经搅成浆糊的粥从她手里抽走,把重新点的那碗放在她面前。
      “是,哥哥。”乖乖的低头扒饭。
      
      之后的几天立海大最大的新闻就是网球社的社长换成了一个一年级的,他是立海大有史以来第一个在前任部长还没有退部情况下在都大赛之前就上位的一年级生。
      新部长上位的第一件事,打着看看部员实力的旗号,横扫了整个网球部,事实上虽然前部长很看好他,但实际在这之前,整个立海大没有人见过他参加任何练习赛。
      
      “对非正选需要那么严格吗?”前部长佐仓看着那些被幸村精市披着外套轻松打败的人,回想起唯一一次和他的对决,被灭五感的感觉很不好,他收到的第20份退部申请啊。
      “学长,这里是网球社,不是用来混学分的地方。我们要的不非是有强大能力的人,但至少是有决心站在正选名单里并为之付出努力的人。”
      看着那些明明只会浑水还打着立海大网球社成员名号一副我也是高手的人,你不想抽他么,赢比赛的又不是他。
      “没有这个决心的人就让他们走吧。”
      看着笑得云淡风轻好像在谈论天气的学弟透露着我们不需要垃圾的讯息,佐仓前部长摇摇头,也许是他老了。
      “我们要的不是都大赛冠军或者是关东大赛的冠军。”王者立海大只要全国第一。
      立海大虽然有无数的都大赛,关东大赛的冠军奖杯,但全国大赛的冠军还只是梦想,在那时的佐仓也没想到,被他认为是学弟少年轻狂的一句话变成了现实,王者立海大啊。
      
      当然那时的幸村精市也不知道,因为他的意气用事,创造了立海大的神话,却也让自己离他的网球之路越来越远。
    插入书签 



    [网王]Starry Irises
    海带、海带,萌煞我也,怪阿姨加油>.



    心里有个她 火影同人
    寒同志一如既往神棍的吐槽文,是某犽看到现在最有爱的火影同人~



    [网王]那一年和那个谁
    太可爱了,间歇性穿越女和王子们的故事,狐狸,我的心肝我的爱~(虽然可能有另一个主角是小狼~)



    [网王]病例观察日记
    女神病院里的故事



    于蔚蓝的晴空之下 网王同人
    龙马大魔王的进化过程,哈哈,很牛掰的女主,很有爱的互动



    (网王)青鸟届
    一棵菜菜长成菜花的故事>.



    [网王同人]一发不可收拾的林林总总
    超级可爱的伪OS文,萌煞我也,让我们一起催文吧>.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