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仙界C位出道

作者:百里橙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2 章

      进入龙凤阁后,有片刻的平静。姬蕖他们并没有立刻跟上来。
      
      看见姬桑桑面露疑惑,梁如玉在一旁好心提醒,“同一个队伍的闯关人才能同一时间进来,外面的人就算跟的在紧,也至少要等上一刻钟。”
      
      这也是为了将他们这些“凑巧”撞上一起的队伍分开。虽说是短短一刻钟的时间,但是龙凤阁内机关重重,各个关卡千奇百怪的,几乎每隔一分一秒都存在变数。
      
      怪不得莫少君说,能跟上就算他们有本事了。
      
      姬桑桑内疚了一秒:“这件事是我不对。”
      
      “如今看着倒也影响不大。”梁如玉落后一步站在了姬桑桑的身边,笑着宽慰:“我相信你不是故意的。”
      
      到现在梁如玉对她还和和气气。姬桑桑内心都有些感动了,先不论这女君本性如何,但无论如何,她至今没有做过对不起姬桑桑的事。
      
      久居高位的人心机深沉才是正常的。姬桑桑料想梁如玉都没有太大坏心,最多也就对她存在一分利用吧。
      
      姬桑桑可是个讲道理的人。
      
      她跟在梁如玉的身后,看见不远处莫还与等人已经先一步去查看石门了,想起进来之前守卫仙君的警示,于是便决定先行维护一下关系。
      
      “来中洲之前,我便已经答应了父亲,要全力帮助六妹晋级。”
      
      姬桑桑叹声道,等梁如玉侧过身面对她时,露出苦笑,“原本我也就是抱着必败的心态来挑战,只为了给姬六多一些信息。只是出发之前,女君来邀请我同行……”
      
      梁如玉微微顿足,连同前后几人也缓了脚步。
      
      姬桑桑不去看其他人投来的质疑目光,只一味的对女君道:“此事的确是我考虑不周。在此之前,我六妹就常来找我的麻烦,最近这次,我本想借助这个机会,让她暂且放心等我,可没想到……短短一夜过去,她就将消息传的这般广。”
      
      话刚一落,梁如玉还没开口,走在前面的少女莫嫣就回过头来,朝着她们骂了一句:“这世上竟真有像你这么蠢的人?那姬六是个什么东西,值得你这般帮她?”
      
      姬桑桑就等着这话呢!
      
      “她是父君最宠爱的孩子。我们全荒的希望都放在她的身上,此次我若能助她晋级,回去后父君便能予我封地。”
      
      什么叫说话的艺术?短短几句,姬桑桑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和苦衷。第一,她没想过要通关,也是潜意识告诉梁莫两个妹子,我是打算回家的,不跟你们抢位子抢男人。
      
      第二嘛,这走漏消息是不假,但是事出有因,且并非她的本意。
      
      在者说,十三荒的封地,就算是贵如莫少君也给不了。她的这番解释很合理。毕竟各荒王室中,为了一个封地而费尽心力波折的皇子公主比比皆是。姬桑桑半真半假的述说,在场除了莫还与这位天之骄子以外,还是感同身受的多。
      
      梁如玉神情看似是想起自己亲身经历,“同在王室,都不容易。”
      
      却也不知道信了姬桑桑几分。
      
      “女君勿要难过,一切都过去了。”梁耀跟着叹了一口气,走到梁如玉的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道。
      
      姬桑桑刚燃起的事业心又凉了一半……
      
      也许是看着麻木的可怜,队伍里年纪最小的少女莫嫣嗤了一声,面上依旧高傲娇蛮,只是话却好听了许多,“算我错怪你了,但是你弱是事实。待会不要拖我们后退。”
      
      姬桑桑目光从梁如玉以及她的迷弟身上离开,转而对着莫嫣微微一笑,“好,也请莫小姐多指教。”
      
      她这一句话大概说的远比前面几句都要温柔百倍,也许长的好看的人笑起来都有勾引人的性质。长久面瘫的脸一旦温情起来,着实给人眼前一亮。
      
      莫嫣一眨不眨的看着,双颊逐渐微红。
      
      半响她瞥过脸,转身迈着小碎步跑到了莫还与的身边,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惹得那人突然回头,轻飘飘的看了姬桑桑一眼。
      
      目光中似含着一丝笑意。
      
      姬桑桑:“?”
      
      “跟过去,看看少君发现了什么。”梁如玉开口道。
      
      ……
      
      龙凤阁内相比殿外要阴暗许多,进门之后姬桑桑等人是直接出现在了偌大的宫殿中央。
      
      话声一旦停了,四周便静的出奇,没有一点风声。在他们脚下,原本是一个大型的八卦符阵。符阵之外,也没有其他的装饰。而环视周围,除了石青墙上的壁画,只有通道八条最是显眼,而且每条路口出都立着石门。
      
      莫还与站的地方,是距离他们最近的一道石门门口。
      
      “少君可是选好了路?”葛明远率先出声。
      
      莫还与轻瞥了他一眼,目光重新回落在面前的石门上,意思不言而喻。
      
      梁耀在一旁说道,“这应该是第一道关卡了,根据之前闯关者留下的消息,在这里无论走哪一条,都相差不多,考较的内容也大同小异。”
      
      梁如玉眸光一闪,目光落在莫还与的身上,“那边就这里吧。”
      
      莫少君一般时候都像个哑巴,话很少说。梁如玉话声未停,他就推开了石门抬步走了进去,他的两个跟班自然是不用说也随之跟上。真的是既懂事又听话,问都不带问一句,全然是将自身一切交到了少君的手里。
      
      门外一下子只剩下姬桑桑他们三人。
      
      被视若无物,女君眸光暗淡。
      
      “走吧。”她轻声说着,也走进了门中,梁耀一直守在她的身边。
      
      姬桑桑在一旁看的清楚,心想梁莫两人不是两情相悦吗?怎么现在看着像是痴心错付?
      
      摇了摇头,她落在队伍的后面来到石门前,莫还与带队进去以后,姬桑桑遥遥一望,看见里面黑漆一片,她抓紧时间在石门旁边的墙面刻下记号,再抬眼往上看了一眼,正好瞧见石门之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壹”字。
      
      第一道关卡如人所料,是文试。考的也是这段日子以来所学的内容,难度不算高,却重在广。执印的考官看着是个书卷气很浓的老夫子,实际上却是个傀儡人,形同死物,认死理。
      
      老夫子给他们一一布下课题,在有限的时间内作答,答不上来便要重修某门课程,直到能倒背如流重新考试为止。
      
      姬桑桑看着比人还长的考卷,挠了挠头:这也不好作弊啊。姬蕖那么弱,别是第一关就被滞留了吧,那她是不是之后都不用刻意给她留下提示了?
      
      “愣着干什么?写啊!”
      
      桌面被敲得咚咚响,姬桑桑顺着手指往上看,看见夫子那张褶皱如菊的脸,实在是可怕,吓得她连忙低头拿笔。
      
      “噗嗤……”
      
      “笑?谁在笑?!”老夫子严肃着脸环视一圈,没找到对应的人,又气呼呼的道:“还有功夫笑,都过去一刻钟了,看看你们手中的卷子,才写了多少?”
      
      老夫子其实说的也不对。坐在姬桑桑左右两侧的,分别是梁如玉和莫还与。姬桑桑借机会看了几眼,那厢少君动笔神速,卷纸已有大半落了墨。
      
      而梁如玉也紧随其后,写了有三分之一。
      
      不过夫子的话,倒是提醒了姬桑桑,此时一刻钟已过。姬蕖他们应该进来了。
      
      也是想着什么就来什么。她刚在卷纸上落笔,耳朵跟着动了动,听见了一丝丝的动静。
      
      “你们看,是莫少君他们!”
      
      “竟然还在,太好了!”
      
      “等等,少君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莫不是在上课?”
      
      几道突兀的话声中,姬桑桑听见了熟悉的属于姬蕖的声音。
      
      想必姬蕖也是看见了她留下的记号,才能准确无误的跟上来。不过好在这一次,她聪明了一点,话没有说破。梁如玉等人就算气恼,也未怀疑到姬桑桑的头上。
      
      “呸!一群跟屁虫。”莫嫣低声骂道。
      
      姬桑桑侧目看过去,还想着自己要不要学着绿茶的语气说些“都是我的错”之类以退为进的话。
      
      可就在这时,突然又听见啪的一声响,震的姬桑桑什么心思也没有了。考生们都不由的抬头看去,原是那严肃正经的老夫子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条戒尺,正打在了不远处的教桌上。
      
      “肃静!”
      
      话说出的同时,白发苍苍的老夫子身形一闪,瞬间闪出两道一模一样的分/身,分别飞去了后头,应对那些新来的挑战者,将原先对付姬桑桑他们的话有重新说了一遍。
      
      连考场都逐渐大了一圈,每个新人面前均出现和姬桑桑他们身前一样的课桌板凳,以及长到吓人的卷纸。
      
      “开考!”
      
      “还真是要考状元!”又是一道熟悉的声音。
      
      紧接着身后传来一片怨声载道。
      
      姬桑桑半天回不了神,直到后来的考生们也逐渐进入状态,她手上的卷纸才写了不到五分之一。
      
      监考的老夫子□□走走停停最后停留在了她的身边,看了大概有一会,才抬步离开,边走还边摇头叹声道:“书到用时方恨少。”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啊。”
      
      姬桑桑下笔一顿,卷面立马出现一个大黑点。
      
      她:“……”
      
      莫还与无疑是第一个交卷的人。然而因为龙凤阁内的某些关卡需要男女双数才能挑战,他便停留在原地等了片刻,直到梁女君也跟着交了卷,首位上的老夫子本体一目十行的查阅一番,点了点头,“不错,孺子可教。”
      
      “你们两人通过了!”
      
      考场上凭空出现一道光门,莫还与和梁如玉都没有等他们的跟班们,而是默契的一同走进了光门之中。
      
      莫嫣等人见此,下笔更为飞速,势要紧追主子的步伐。
      
      前后相差一炷香的时间,莫嫣等人也相继交了卷,同样的查阅方式。不同的是,莫嫣和梁耀都过了关,唯独葛明远,因一题错漏失了先机,被罚背诵“禹经”全文。
      
      那可是整整三千页字的经文,全部背下至少要几天时间。可少君给的时间只有半个时辰,此番终究是错过了。葛明远面如死灰,被座上的老夫子用广袖一甩,不知道弄去了哪个书窝里。
      
      姬桑桑手一抖,又是一大黑点……
      
      “小女娃莫要担心,”第一考场上最后只剩下了姬桑桑一个人,老夫子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她的身上,就算看见她题目只写了不到一半,也依旧古板平静道,“这里虽然只剩下你一个,但是后面还有许多许多人。”
      
      龙凤阁内关卡单双对半,下一个场是单数也好,双数也罢。只要能苟住,组野队不成问题。
      
      半个时辰,现在已经过去一半了,姬桑桑看了一眼笔下的卷子,果断开始写“行书”。
      
      紧赶慢赶在有限的时间里将卷面填满,可姬桑桑刚一起身,便觉眼前光影一闪。
      
      前方,突然凭空出现了一道白色人影。
      
      人影背对着她,姬桑桑只能从能从其身形上看出是个男子。
      
      “学生已经答完试题,请夫子查阅。”
      
      姬桑桑皱了皱眉,这声音,听着竟有些熟悉?
      
      高位上的老夫子惯例查阅了一遍考卷,“过关。”
      
      男人直接进了光门,单独一个人。
      
      姬桑桑慌忙将手里卷子递给老夫子,“快看,我赶时间!”
      
      “着什么急?”老夫子不紧不慢的打开卷面,“嘶……这字,真难看啊!”
      
      姬桑桑:“……您快些吧,学生还想和前面的小哥哥组队呢。”
      
      “既然如此……”老夫子挑了挑白眉,手指在姬桑桑那份试卷上摸了摸,道:“那算你过关吧。”
      
      光门瞬间出现在她面前。
      
      姬桑桑一脸懵逼,“这么草率的吗?”
      
      老夫子:“爱进不进。”
      
      姬桑桑当然是进了。
      
      不进白不进!
      
      她同样单独进了光门,却并没有在第二道关卡里遇上之前的那个男人。
      
      面前青墙画壁上的图案倒是和早前在第一道关卡门口看见的一模一样。唯独不同的是,石门从八扇变成了四扇。
      
      因为一开始留意过石门顶上的字。这会姬桑桑同样抬头,却分明在石门上方看见了琴、棋、书、画四个大字。
      
      这看起来不像是双人副本,姬桑桑放心了许多。
      
      再三斟酌之下,她选了棋门。
      
      普一进门,身处大变。同之前一样,姬桑桑睁开眼,便发现自己站在了另外一个光景鲜艳的地方。
      
      四面都是看不到尽头的花卉草丛,视野明亮广阔,风徐徐而来时,还能闻到花香。姬桑桑心态瞬间放松下来,不多时,便发现不远处的花圃中,有一处小凉亭。
      
      走近一看,凉亭里还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人姬桑桑还挺熟。
      
      玄衣玉冠,面若寒霜,正是西北荒的那位少君莫还与。
      
      她走的什么大运!
      
      姬桑桑开心的跑了过去,奇也奇在凉亭没有禁制,她一路畅通无阻,很快就来到莫还与的身边。
      
      此时不大不小的亭中,青玉棋面已经摆好,莫还与正襟危坐在一方,考较的傀儡人依旧是仙风道骨,白发苍苍,长须极身,看着很有学问的样子,就坐在棋面的另一端。
      
      姬桑桑站近的时候,傀儡仙人还抬头看了她一眼,笑眯眯的道:“小女娃来啦,陪老夫下棋可好?”
      
      怪阴森的。
      
      姬桑桑没有立即回答,而是以询问的目光看向傀儡仙君对面的人。
      
      莫还与并未回头,却像是已经知道是她一样,轻启唇口说道:“我已经是第二局,这亭中只进不出,棋面上附着灵力阵法,威力非同一般,败一局损气血三分,你先不要轻举妄动,站在我身后,好好看着。”
      
      这竟是她听莫还与说过最长的一句话了!
      
      姬桑桑也才发现,少君脸白如纸,看着很是不好。气血损了三分,带病上阵,想来也很不好受。
      
      姬桑桑闭上嘴,不在打扰对局的一人一傀儡。
      
      然而,莫还与让她好好看,学精髓……
      
      问题是,姬桑桑她,不会下围棋。
      
      穿来才一年多,姬桑桑全部的精力都花在宫斗上了,哪有功夫学琴棋书画,就算学了,也学精。
      
      比试最忌不懂装懂,或者略懂皮毛。
      
      姬桑桑等了半天,腿都站麻了,最后看见是对面的傀儡仙君啪的一声丢了手上的棋子,冷冰冰的对着莫还与道:“你赢了,下去!”
      
      这句话一完,傀儡仙君立马抬头看向站桩似得姬桑桑,态度发生三百六十度的转变,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线:“来,小女娃儿,该你啦!”
      “……”
      
      就,怪恐怖的。
      
      姬桑桑在莫还与和傀儡人或担忧或灼热的目光下落座,艰难开口:“夫子累不累?要不要换个玩法?”
      
      傀儡仙君面色不改:“你想玩什么呢?”
      
      姬桑桑:“五子棋怎么样?”
      
      大家都是棋,别搞歧视。
      
      傀儡人笑脸一收,抬眸盯着她半响,最后面色缓和下来,微微笑道,“好说,只不过若是要下五子棋,那老夫可不会留给你第二次机会了。”
      
      本来是输一局损三分气血。换成五子棋的话,那么输一局,就十分!说白了,考较围棋,虽然胜出的机会很低,但是依照学究的尿性,人人都有二次挑战的机会,这一次同样如此。只不过相对更为凶残。
      
      输的多了会死。
      
      而姬桑桑,输一次就要死。
      
      傀儡人话一落,不仅是她本人,就连一旁已经顺利通关的莫还与也皱起了眉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01 10:46:16~2020-09-02 23:16: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凌琳风疯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暗镜雪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若璞凤琢 33瓶;左齐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