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父母和顶流哥哥终于找到了我

作者:西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陆挽以前穿随便买的衬衫、运动风短裤,甚至帆布鞋都能被很多人夸奖:长得好看随便怎么穿都好看。

      并不是。
      可爱、花哨、甜美的日系风,她的身高很不可。

      “发型,肯定是发型问题!”

      陆挽“哒哒哒”地跑上楼去找假发,对,长发就没问题了。

      昨晚她把假发洗了洗,这会儿晾在外面。

      陆挽跑到了阳台,那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难道被风吹走了吗?
      一场意外,让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夕阳仿佛更刺眼了些呢。

      陆挽想了想,就算吹走也应该就落在附近。
      她根据风向、大致风速、高度在心里推算完,趴在护栏上伸长脖子努力看。

      右边院子草丛里,有一团黑色疑似目标!

      陆挽风一样地跑了出去,把陆不渝询问她去哪里的话,远远抛在了身后。

      ——
      陆挽站定脚步,里面好像没人在。

      这个房子昨晚就没有亮灯。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主人家今天也不在家,那她的宝贝假发要外面孤零零地呆一夜?
      这也太可怜了!

      别墅区的院子全是半开放式的,镂空的围墙和门不到半米,基本没有防御作用。

      陆挽左右观察了几秒,没有路人。
      她踏了进去,十秒钟自己就能出来!

      刚走了两步,她就停住了脚步。

      院子墙角有棵很大的梨树,遮下了大片的阴影,树下放着一张躺椅,椅子上睡了个人。

      对方位置角度巧妙,刚才她无论在楼上,还是在外面都没有发现。

      对方少年模样,穿了件短袖,支棱在草坪的腿挺长的,膝盖上还有几片白色花瓣。

      这会儿夕阳西下,火红色晚霞照在他身上,陆挽瞧了几秒才看清他上衣是白色而不是粉色。

      四周一片安静,她还没有想好怎么办,树下的人毫无预警地睁开了眼。

      两个人视线相接。  

      陆挽怔了下,索性走过去大方地开口说:“我住在前面那栋,不好意思,我东西被风吹到了你院子里,我捡了就走。”

      她说完小跑过去,把矮木丛里的假发拿了起来。

      “找到了,那我走了,打扰了。”陆挽把东西藏在身后,不等人回答,麻溜地撤退。
      等离开后,她松了口气。
      还好没有被当成小偷,也没被骂。

      陆挽走回去,看到门口有辆车。
      车上下来一个女人,穿了灰色的风衣,阔腿牛仔裤、黑色高跟鞋。

      她在照片上见过这位,但是真人气质更独特,有种微妙却不讨厌的距离感。

      陆挽此刻穿着裙子,手里拿着假发,她不知道该不该上前。

      陆母很快注意到了几米外的女生,她只看了一眼,就飞扑过来抱住人。
      “孩子。”

      ……陆挽的脸埋进了一片很柔软的地方。

      不对,为什么对方身材这么好?她装男人只要穿厚点的背心就可以,方便得有些过头了。

      体育队很多男生,胸肌比她胸还大。
      真是又气又庆幸_(:з」∠)_

      好吧,现在应该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

      陆挽以为她会尴尬,可是不但没有,反而有种说不清的温暖……或许这就是血缘的牵绊?

      她举起手,抱住的对方的背。
      “……妈妈?”

      驾驶座的男人快步走了过来,展臂抱住了妻子和女儿,他的声音哽咽:“回来了就好,以后我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

      “那个,虽然扫兴不好,不过为什么一定要站在家门口抱头吹风,你们不进来吃饭吗?”陆不渝抱着胳膊,看着眼前的三个人。

      陆父放开手,咳嗽了一声:“走吧,我们回家,书书你饿了没有。”

      陆挽怔了几秒,才回过神来,“书书”是在叫自己??
      “……有点。”

      一家人坐在了餐桌前。

      陆母一直看着自己女儿,陆父眼眶红红的,同样盯着人舍不得移开视线。

      “书书你先吃饭,这是你的家,爸爸妈妈以前没有照顾好你,很对不起你,以后我们会照顾你一辈子的。”陆母的声音温柔而坚定。

      陆不渝看向旁边的姑娘。
      “你以前的名字叫赵予书,小名书书,你跟着妈妈姓。对了,你想想要不要把名字改回去,不过真的很巧,收养你的那家人也姓陆。”

      “书书,你要是觉得用习惯了不改也可以,陆挽,很少有人用这个‘挽’字,很特别。”陆母十分体贴地说。
      在她看来,名字只是个代号,孩子回来就好。

      陆挽想了下:“也不改了吧,养母给我取这个名字,是希望收养我可以挽回……我养父的心,不过好像不管用。”

      其实养母对她不错,可那个女人唯唯诺诺自身难保,又怎么顾得上她?

      陆父伸手摸了摸陆挽的头,怜爱道:“幸好我们挽回了你,这个名字很有意义,那就不改了吧。”

      开始吃饭。

      家里的碗特别小,只能装手掌心这么点的米饭
      陆挽不是害羞的人,但是她在吃完了第三碗之后,有点不好意思再去盛了。

      陆母心细,她察觉到后主动帮女儿添饭,笑着说:“书书你要多吃点,还在长个子呢。”

      陆不渝嗤笑了声,他想到卖“吃货”和“力气大”人设的艺人。
      真的,在陆家姑娘面前,那简直不值一提。

      “还长高啊,她这是要去戳天吗?”

      话音刚落,陆父上手就是一个爆栗:“有你这么说妹妹的吗?像话吗?”

      陆不渝捂着脑袋,闭麦了。

      陆挽心里疯狂赞同,打得好啊!再打几下!打死他!

      吃完了饭,夫妻俩拉着陆挽说话,陆不渝在旁边看手机。

      陆挽把那张银行卡拿出来:“这个是大伯给我的。”

      “你拿着,不用给我们。”陆母笑着说。

      “可是我用不上,那我能还给他吗?”陆挽虽然贪财,但还是觉得,乱花别人钱不好。

      陆父犹豫道:“恐怕不太好,你大伯脾气倔,退回去他会不开心,既然用不上就暂时放在抽屉里吧。”

      陆挽只好把卡又收了回去。
      她吃完了宵夜后,回到自己房间,陆挽从不认床,几乎一沾枕头就倦意袭来。

      临睡前,陆挽模模糊糊地想,这样的日子真好。

      ——

      三楼的房间,夫妻俩坐在床上。

      陆父叹了口气:“我一直担心她有没有饿了,有没有吃好,着凉了吗,可是看到她这么好我还是难受。书书小时候,我从不盼望她长大,希望她一直小小的模样,这样我们就可以一直在她身边陪着她,我害怕她长大离开我们,有了喜欢的人,去和别人结婚不回家,虽然我知道这种想法很荒唐很自私。”

      可是没有到那天,她就不见了。
      转眼就这么大了。

      陆母抱着老公的肩膀:“我都知道的,还好她回来了,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她何尝不是,看着孩子每天大一点,会翻身,坐起来,到了九个月会走路。

      书书不认人,不管见到谁都笑,喜欢趴在她肩膀上用头蹭她的脸。

      连着陆不渝那个皮小子,每天晚上要抱抱妹妹,亲一亲妹妹才肯去睡 。
      妹妹半岁多就二十斤,哥哥抱着妹妹不小心摔了,被妹妹压在地上还笑着不松手。

      “我们一定要好好照顾她。”
      “嗯。”

      夫妻俩抱在了一起。

      ——

      陆挽隔天早上下楼的时候,父母正在谈论她上学的事。

      “书书,你以前学的教材版本,好像和新的学校不同,你别紧张,先试着读几天,不行咱们就再想办法,重新读个高一,或者是重新选个学校都可以的。”陆母斟酌着说。

      陆挽跨地区转学,不仅仅是教材不同,那所私立高中课程与国际接轨,陆母怕她不适应。

      陆挽倒是心里有底。
      如果她有什么能拿出手的优点,那也只有读书了。

      她以前的学校,一门心思冲击高考,从来不弄竞赛,也没有拓展素质课。
      估摸着自己是得习惯一下。

      昨天晚上,陆挽以前的班主任给她发了消息,说这次期中考试的数学卷子改出来了。

      这是文理分科后第一次大考,理科数学卷子巨难。

      陆挽考了149分,还是因为数学老师认定这次很难,考满分的不是人!
      而且考满分的家伙还转学了!于是愤怒地找茬扣了1分。

      要知道数学第二名才109分,整整少了四十分。

      陆挽学习就是上课听课,课后做完老师布置的作业。
      她学习效率高,从来不浪费精力。

      县城的高中,晚自习一共四节课。前面两节强制每个学生要到,后面两节课采取自愿。

      陆挽每次上完前两节课准时走,赶着去烧烤店打工。
      她周末也打工,从来不补课。

      现在当然不同了,新学校一个月的学费,比她三年赚的钱都多!
      这还打什么工啊!当然是努力学习啊!
      折合到每节课都是很多钱!

      陆父见到女儿不说话了,以为对方在担心,开口鼓励道:“书书不怕!你学校物理组的组长是我的学生!他就吹牛厉害,资质很一般的那种!谁敢说你,有本事和爸爸来比!”

      陆挽:“……我也没有怕。”
      Ok,她爸是一级教授,家里奖杯证书摆满了,作为业界大牛,当然可以肆意碾压。

      “书书你真棒,你好勇敢,爸爸为你骄傲。”陆父一脸欣喜,夸得真心实意。

      陆挽:“……”
      这个滤镜有点厚,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做。
      为了和评价相符,她只能努力变棒了。

      陆挽吃完了早餐,回房间换衣服准备去上学。

      她想好了,今天就穿裙子去学校,里面可以套一件短牛仔裤,不会走光。

      可是……她没有找到校服裙!

      陆挽黑着脸,掏出手机发微信。
      【裙子是不是你拿走了?】
      【嗯,已经寄给你学校退了,怎么?】

      不但退了回去,陆不渝还提了意见。
      于是隔年新版的校服,裙摆长度从膝盖上一寸变成了下面一寸,非常的压身高和显腿粗,姑娘们都快气哭了。

      陆挽翻了个白眼,想杀了陆不渝的心都有了!

      再没有其他的办法,她只能穿上了长裤,背着书包匆匆出了门。

      ——

      新的学校很大,陆挽腿长,从校门口走到教学楼花了十几分钟。
      宣传册上说这个学校几十万平,她在路上就看到了各种实验室和体育馆。

      陆挽根据图标,很快找到了自己的教室,高二四班。
      因为第一天上学,她索性站在走廊上等班主任。

      按照小说剧情,今天高二四班会来两个转校生。
      一个是她,还有一个是小说的女主角——林念念。

      这让陆挽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这所学校从今年开始,推出了一个慈善计划。
      援助品学兼优的学生来这所学校读书,学费和杂费全免,还有额外生活费补助。

      但是必须签合约,毕业后回到户籍所在地工作。

      林念念是援助的第一个对象,也是最后一个。

      她转来学校后发生了很多事,到最后也没有履行合同回到户籍地工作。
      校董事会出于各种考虑,取消了这个慈善计划。

      男女主角自然不在乎这点微末的小事,但能被援助读书还有补助拿,对真正困难的学生意义非凡。
      可惜后面的人,都没有了这个机会。

      陆挽对女主角没什么太大感觉。

      林念念算不上坏人,但是陆挽从小接受的教育是独立自强,她不太能接受拿着“我不是故意却到处惹事”的小白花剧本。
      无论男女。

      不过这些也和她无关。

      在小说里,小白花是校霸心尖宠。
      不近女色的酷炫狂霸拽傲娇男主,偏偏对女主感兴趣。

      除了男主,女主还吸引了不同类型的男配,种类多到可以开坛祭天,惹得男主吃醋不断,把她按在墙上亲、掐着腰亲。
      各种纠结狗血。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既然酷炫狂霸拽傲娇校霸仿佛中了蛊,眼里只有女主,那就没她这个女配什么事了吧?

      陆挽一心只有学习。

      学到就是赚到!学得多就是赚得多!
      这个学校收费这么贵,作为一个抠门的财迷,陆挽把这笔账算得很清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陆不渝,国民男朋友。陆挽,国民小姑子。
    ——
    粉丝:有事情冲着我爱豆来,哪个明星不被人骂,黑我小姑子的你们没有心。
    陆不渝:???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