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拨人就得负责

作者:日曜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西山枫林。

      贺咏希蛮横骄纵的迁怒让邵迆谦的眸色泛起了轻微的涟漪,几秒后低沉地建议:“睡一觉吧。”

      “等着喜儿给我送止痛药。”

      “高三生三个小时吃四片止痛药肾衰竭。”邵迆谦语调淡淡地给贺咏希读着新闻。

      手机里静默了片刻,才又响起绵软的抱怨声:“我都这样了,你还吓唬我,邵迆谦,你没有心的吗?”

      “有。”

      “有什么?狼心吗?”贺咏希不屑地嗤道:“狼心狗肺。”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能白担了这个罪名。”

      “你想干嘛?”贺咏希着急地打断道,“你别动那些娃娃。”

      邵迆谦骨节分明的手拿起娃娃,语调不疾不徐:“邵太太转性了?珠宝首饰看厌了还是名牌包包不对你胃口了?开始玩这些小女生喜欢的娃娃了?”

      “猛男就喜欢可爱的娃娃,要你管?”

      “可爱?”邵迆谦轻扯嘴角,“没认错的话,这是我的角色娃娃吧。”

      贺咏希顿时没了声音。

      邵迆谦磁性的声线继续道:“邵太太不仅珍藏我的影片,还收集我的角色娃娃,就这么喜欢我——”

      “谁喜欢你了?”贺咏希气急败坏地反驳。

      “我的角色。”邵迆谦漫不经心地补充完。

      又是几秒的安静后——

      “自然是努力钻研我们最年轻的三金影帝被人人歌颂的演技。”

      论起阴阳怪气,邵迆谦就没见过比她更擅长的。

      他沉敛自若地放下娃娃,回道:“算了吧,别连累我。”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贺咏希微微拉长尾音,语调浸漫着狡黠:“我怎么都得昭告天下,我是如何日夜苦心钻研我们最年轻的三金影帝的演技,这才有了今天这般卓越的演艺生涯。”

      “我是无所谓,蠢钝不堪的人又不是我。”

      “滚。”

      话音落下,信号戛然而止。

      干净利落得很。

      少了贺咏希呱燥的声音,倒显得这间别墅极其地冷清萧条。

      颇有些不适应。

      邵迆谦又看了眼琳琅满目的娃娃跟娃衣,忽然想起了之前网友说的“盯杀父仇人”。

      眼神真不好。

      明明深怕他会虐待它们般。

      不久后,经纪人发来消息,说跟《创梦》那边的合同已经签订好了。

      节目组的意思是希望把这个悬念留到下次主题曲考核的直播现场。

      邵迆谦回了句知道了,就收起了手机。

      *

      挂了邵迆谦的电话,贺咏希仍旧愠怒难消。

      上天安排她这个小仙女下凡,难道是陪邵迆谦这个寡淡薄情的狗男人渡情劫的?

      简直像在经历九九八十一难。

      又过了半个小时,喜儿终于打来了电话,说到了,但是门卫担心她是私生粉,不让进。

      贺咏希这时的脑海里蓦地响起邵迆谦之前读的新闻,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肾。

      顿时感觉腰也不酸了,小腹也不疼了,轻松地说道:“算了,不让进就回去吧。”

      “啊?”只听这个语气词,也能捕捉到喜儿的莫名其妙。

      贺咏希将自己的心虚掩饰得很好,信誓旦旦地给她画饼:“知道你今晚辛苦了,我给你弄张邵迆谦的亲笔签名照作为补偿如何?”

      “你确定能弄到?”喜儿怀疑得坦坦荡荡。

      “这有什么难的?安啦。”

      “你要是能弄到,我就相信邵迆谦抵挡不住你的姿色。”

      “不用你相信,他的确抵挡不住。”贺咏希娇艳张扬的眉眼轻轻一撩,语调透着漫不经心的慵懒。

      邵迆谦那狗男人虽然下了床就不认人,可是在床上——

      脑海中浮现他染着欲|念的模样,她的耳根不禁有些发烫。

      像他这种禁欲自持的清高男人,还不是一样沦陷在世俗的欲望中?

      “希姐,你还在吗?”

      喜儿的声音将贺咏希的意识重新拉回,她故作镇定地回道:“嗯。”

      “你不用吃止痛药,可以忍得住?”

      “还行,起码肾还健在。”

      “啊?你说什么?”

      “没什么,你回去小心点。”

      “知道。还有别忘了邵迆谦的亲笔签名照。”

      “喜儿。”贺咏希的语调忽然郑重了几许,“我觉得你还是去趟医院吧。”

      “你还是不舒服?”喜儿的声线蓦地紧张起来。

      “你该去挂个眼科,邵迆谦他其实道貌岸然,阴损卑鄙……”

      还没讲完,喜儿已经愤怒地挂掉了电话。

      贺咏希无趣地摸了摸鼻尖,“怎么就不听美人言呢?”

      *

      晚上十点。

      所有学员练习完回了宿舍,个个精疲力尽。

      贺咏希刚吃完自嗨锅,残留的气味还萦绕在房间里。

      钟冷雪清冷的视线定格在贺咏希的身上,问道:“你不去排练,就是在宿舍里吃东西?”

      “我说我痛经,你们会相信吗?”贺咏希无辜地眨了眨双眸。

      所有人都用一副“你看我们像是大冤种吗”的神色看向她。

      “怪我体质太好,几个小时前还痛不欲生——”

      说到这里,贺咏希很不合时宜地打了个饱嗝,顿时将可信度降为零。

      好吧,她自己也不信了。

      尹芮昵挽住贺咏希的臂弯,压低了声线道:“你要实在饿得慌,也得跟我们说一声啊,今天节目组临时起意,搞了个突袭直播,就你不在,听说弹幕都在黑你。”

      “你有没有觉得自己话里有一种‘你个饭桶,关键时刻就误事’的意思?”

      尹芮昵闪躲着贺咏希犀利的目光,磕磕绊绊地解释:“你怎么能这么误解我?”

      钟冷雪轻飘飘地说道:“芮昵的话没毛病。”

      贺咏希:“……”

      “今天亏了语蓓,才不显得我们A队拉胯。”

      “你直说了吧,我就是那个拉胯的人。”

      尹芮昵看向她,认真地发问:“可以直说吗?”

      贺咏希:“……”

      倒是贺语蓓,善解人意地淡笑着:“是大家认真努力,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

      “今天抱歉了。”贺咏希缓慢地站起身,向她们表明态度。

      “哎呀……”尹芮昵是离贺咏希最近的人,一眼就瞄到了她裤子上的一抹红,“你真来大姨妈了啊?”

      “不然呢?”

      “也真的痛经?”

      “嗯。本来是想跟你们说一声的,但看你们都在认真排练就没打扰。”

      “我就知道你不是那么没责任心的人。”尹芮昵信誓旦旦地开口。

      贺咏希眼睑轻撩,幽幽地看过去:“你确定?”

      “你快把你的垃圾清理走,一股子味道。”钟冷雪越过贺咏希的身旁时,温淡地丢下一句话。

      “遵命。”

      直到钟冷雪的身影消失在浴室,尹芮昵才松了口气般,跟贺咏希咬耳朵:“我真怕你跟钟冷雪大大出手。”

      “我看着像是那么暴力的人?”贺咏希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对自己的人设心生怀疑,她明明是佛系美少女啊。

      尹芮昵郑重地点了点头。

      “不过嘛——”贺咏希的眼珠子转了转,声线低了几分:“冰山美人总是那副表情也太无趣了。”

      二十分钟后,钟冷雪从浴室里出来。

      看见宿舍里的景象,瞳仁蓦地染了几分陌生的情绪。

      除了贺语蓓,所有人都在贺咏希的鼓动下,吃起了自嗨锅。

      贺咏希手捧着一碗还盖着的自嗨锅,走到钟冷雪的面前,笑意盈盈地说道:“这可是我特地为你煮的。”

      看着她那张漂亮到无可挑剔的笑脸,钟冷雪发现什么尖锐的话都讲不出来,冷淡地开口:“自嗨锅?特地煮的?”

      “拆包装,倒水都没假手于人,不就是特地煮的?”

      钟冷雪:“……不吃。”

      话音落下,肚子便响起了咕咕声。

      “干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贺咏希认真地批判道。

      鼻间萦绕的浓郁香气让钟冷雪忍不住睨了贺咏希一眼。

      才两天,感觉所有人都被她带歪了。

      贺语蓓看着那副有说有笑的画面,指尖不由地紧了紧。

      *

      第二天继续排练主题曲。

      贺咏希因为大姨妈的关系,整个人懒洋洋地窝在那里不肯动弹。

      贺语蓓:“现在我们走队形,咏希,你有没有问题?”

      “问题自然是——”接收到钟冷雪寡淡的视线后,贺咏希微笑着改了口:“没有。”

      “主题曲的舞蹈节目组是给我们了,但是队形需要我们自由发挥。”贺语蓓拿着ipad给所有人扒舞分配她们的部分。

      近乎一个小时的分析后,就要正式开始排练。

      这时贺咏希慵懒地打了个哈欠:“我已经会了,是不是就不用排练了?”

      钟冷雪终于看不下去:“脑子会了也叫会?”

      就她首演那天的表现,好意思说自己会了?

      贺咏希无辜地努了努嘴,四肢随意地舒展活动了下,便去开了音乐。

      曼妙的身姿很快随着音乐流畅地摇曳起来。

      不仅动作完美到位,而且将歌曲的可爱诠释得淋漓尽致。

      所有人都嗔目结舌。

      她首演那天的表现明明是“只会唱歌跟diss别人,舞蹈完全不会”的形象。

      贺语蓓看完贺咏希的表现,指尖不受控制地嵌入掌心。

      她竟有如此天赋?

      贺咏希的脸颊沁满薄汗,难受地蹙了蹙眉:“跳舞真是反人类。”

      尹芮昵惊讶过后,情不自禁地抱住贺咏希欢呼:“咏希,你也太牛逼了吧?!”

      贺咏希摸了摸她的脑袋,看向贺语蓓:“我可以不排练了吗?”

      贺语蓓好不容易回神,应道:“嗯,你先休息吧,等大家都练得差不多了,我们再磨合。”

      贺咏希欢快地来到一边坐下,迅速地拆了包巧克力塞进嘴里,喃喃自语道:“果然不能动,一动就饿。”

      所有人:“……”

      *

      时间转瞬即逝,很快便到了主题曲考核的日子。

      后台处处弥漫着紧张的气息。

      虽然今天不是淘汰赛,但是导师会对学员重新评级,也就意味着队伍会重新分配。

      贺咏希做好妆发后,便戴上了耳塞,找了个隐蔽的位置睡觉。

      尹芮昵真是无比羡慕她的心态,稳如泰山。

      不过有她那样的实力,也的确无惧。

      “范老师前阵子不是受伤了吗?不知道顶替他的会是谁?”

      有学员提起这个话题,大家不由自主加入了讨论。

      “说起来,节目组这次真是一点口风都没露,连张剪影都没放。”

      “这样做的理由无非是两个,一个不值一谈,另外一个便是——”意味深长的话勾起了所有人的好奇。

      “是什么?”

      “绝对的大咖!”

      “现在的内娱能有什么绝对的大咖?”

      “邵迆谦啊。”

      众人哄然大笑,“邵迆谦?他自从转型后,就没在任何舞台上唱过歌了,会降咖来我们这种节目?”

      “说起来他还是我舞蹈方面的启蒙老师呢,谁还没模仿过他的那首《X》啊。”

      “谁说不是呢?”

      “舞台粉好想再看一次他的《X》现场啊。”

      这时,舞台上响起了主持人热场的声音,这又重新将学员们带入了紧张的情绪中。

      冗长的开场后,终于轮到导师出场。

      前面三位依旧是之前的班底,轮到最后一位的时候,主持人很有职业道德地卖了个关子:“我们的这位导师虽然已许久没在舞台上跟大家见面,但是——”

      【神烦这种唧唧歪歪的主持人!谁关心导师是谁啊?快介绍我女鹅出场!】

      【现在的主持人不是便秘就是泻不停。】

      主持人:“他重新回归舞台,却是很多人多年的夙愿,他从十八岁出道,一共发了四张专辑,却是张张破百万——”

      【这履历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像是邵迆谦??】

      【节目名字叫《创梦》,不是叫《做梦》,要请得到邵迆谦,我倒立直播拉屎。】

      主持人:“我们节目很荣幸能邀请到他,接下来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创梦》的新导师,邵迆谦老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