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拨人就得负责

作者:日曜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赢麻了~~】

      【众人始料不及的结果23333,贺咏希像极了陵南教练口中的不安定因素。】

      【有希姐,有奇迹!】

      贺咏希这队的队员欢欣雀跃,将贺咏希紧紧地拢在中间,“我们做到了!!”

      而贺咏希则是一脸宠溺,拿她们没办法的样子。

      【有没有一种希姐开后宫的感觉?】

      【哈哈哈哈希姐奇奇怪怪的CP又增加了~】

      这边开心忘我,另一边则被衬托得黯淡无光。

      “你们得商量一下淘汰谁了?”主持人道。

      极有默契的,贺咏希这队的目光齐齐地扫向了对面。

      【xswl!这齐刷刷的动作像极了吃瓜时的我们。】

      【这么塑料的吗?就算今天是对手,他日也可能是队友,用得着这般落井下石吗?路转黑了!】

      【披皮黑就别演了!希姐可从来没掩饰过对某人的不喜。】

      【某人还挑衅过希姐呢,一副胜券在握的嘴脸,现在被打脸了好爽,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漫长的三分钟等待后,结果出炉了。

      薛思溪以一票之差留在了舞台上,顿时喜极而泣。

      贺咏希漫不经心地说道:“有幸运女神眷顾真好,又被她侥幸了。”

      其他人忍痛憋笑。

      主持人很快便将话题转移到了贺咏希这边,她刚想发言,主持人就从善如流地点了尹芮昵的名字。

      贺咏希:“……”她今天像是要搞事的样子吗?这么防她是什么意思?有没有点人类之间最基本的信任了?

      尹芮昵也不知道怎么的,忽然情绪就泛滥了,“我们有今天这个舞台的表现,得多谢咏希!你们都知道她爱吃爱睡,偷懒怕累——”

      【哈哈哈哈希姐笑容逐渐凝固.gif】

      【希姐:不会夸人就买几本书好好学学。】

      “但是没有她,就不会有今天的我们!她一点点地帮我们扒舞,牺牲吃零食跟睡觉的时间,帮我们扣细节,这首曲目真的很难,可是她看了三遍就会跳了,她真的不是网上说的好吃懒做!你们不要再黑她了!还有节目组!只剪她懒散的一面,还闭她的麦,简直过分!”

      【尹芮昵这个小奶音控诉得好萌~】

      【小迷妹给希姐鸣不平,这个CP爱了!】

      主持人:“谴责节目组,不做人!”

      贺咏希眼角上撩,懒洋洋地瞟他一眼:“你做人了吗?”

      主持人立刻清了清喉咙,笑道:“我知道你的ending动作是自己加的,为何会加这么个高难度的动作呢?”

      【WTF!!那个杂技动作竟然是希姐自己加的?】

      【她到底还有什么技能是我们不知道的?】

      贺咏希乌黑分明的双眸有几许疑惑:“很难吗?”

      所有人:???不难吗?

      贺咏希:“我六岁就会了啊,否则不给吃的。”

      所有人:!!!

      *

      夜晚十二点。

      贺咏希被持续不断的手机振动给扰得不得安睡。

      半睡半醒之间,点开手机屏幕。

      混沌的意识陡然清醒过来。

      竟然是银行的进账消息。

      她不敢置信地捏了捏自己的脸颊——

      好痛!不是做梦!

      谁半夜给她打钱?好幸福~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贺咏希总算看见了付款人的名字。

      宋光霁跟宋贺池。

      贺咏希:??

      她这两位堂哥挺有默契啊。

      喜滋滋地数完有几个零后,宋贺池的微信消息便弹了出来。

      宋贺池:【小妹,二哥不知道你现在这么难,钱花完了再找二哥要。】

      贺咏希:【下次可以直接给我打个一百万,十万十万地打,你手不累?大哥可是直接给了五百万。】

      宋贺池:【他是印钞机,我是碎钞机,这么点钱都是我东拼西凑给你的。】

      贺咏希:【谢谢二哥!!不过你们为什么给我打钱?我爸设的禁制终于解了?】

      宋贺池:【#贺咏希六岁学杂技谋生,二十三岁迫于生活压力又重操旧业#】

      贺咏希:【什么鬼??别说这个贺咏希是我?】

      宋贺池:【小妹,回家跟大伯服个软,你依然是我们贺家横行霸道的大小姐,何必在外受苦?】

      贺咏希懒得跟宋贺池解释,干脆点进了他推送的链接。

      【看贺咏希像个喜剧人一样,没想到命运如此坎坷曲折,六岁就要学杂技谋生,而且不好好练就不给饭吃,简直岂有此理!】

      【一定是小时候没饱餐过,现在才会如此热衷于吃QAQ】

      【我不该说她是快乐源泉的,明明是励志人生!】

      【想到六岁那么可爱的女鹅每天被鞭笞着练习杂技,我就恨不得将罪魁祸首千刀万剐!】

      【《创梦》的第一次舞台她就说了缺钱,所以今天的她肯定也是迫于压力才将自己不堪的一面摊在人前的吧?毕竟对手那么强!】

      【都怪狗节目设定的狗屁规则!不仅让她挑了一首最难的曲目,还挑了一个最难的对手!好在今天有惊无险。】

      【被她坚韧不拔的意志给圈粉了!必须送她出道!!希望她以后不会再因为拮据的生活而冒死拼搏!】

      这是什么离谱的谣言?

      连她本人看了都黑人问号脸的程度。

      杂技?谋生?拮据?

      难怪宋光霁跟宋贺池会不顾贺章年设的禁制给她打钱了。

      谁看了不觉得她人生惨兮兮?

      可是——

      这完全违背事实的情况,看着怪不好意思的。

      贺咏希思忖了片刻,直接发了条澄清:【没学过杂技,从小到大衣食无忧,散了吧。】

      实在是困,贺咏希发完这条微博便关机睡觉了。

      虽然半夜收到钱的感觉很好,可是被打扰睡觉的滋味非常不好。

      这一觉她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九点。

      习惯性地摸到手机后,开机,然后——

      咻咻咻进来N条消息。

      贺咏希:??

      她很有求生欲地先点开了蕊姐的微信。

      魔音顿时绕耳:“你发什么微博?不知道《创梦》规定学员不能带手机?而且你要发就发了吧,能不能多打几个字,将事情说清楚?”

      “现在网上都在说你满口谎言!精分!言行前后不一!这样的tag按到你身上,你洗都洗不白知道吗?!”

      “好不容易挽回点路人缘,又没了!小祖宗!我是不是前世烧香拜佛才求来你这个劫难啊!你做事前能不能跟我商量一下!”

      还没听完,蕊姐的电话就进来了。

      贺咏希掏了掏耳朵,才点了接听键。

      大概是一夜过去,情绪已经发泄完毕,蕊姐的语气平和了许多:“我看就算外面天翻地覆,你仍旧安如泰山。”

      “睡觉大过天。”

      估计被气着了,好一会儿蕊姐才咬牙切齿地说道:“微博账号我没收了,你就安分点待在《创梦》。”

      “其实吧,我真的很无辜,我做错什么了呢?不过是轻轻松松来了个后空翻,体态优美……”

      贺咏希说到一半,不信地拿过手机看了眼,还真的挂了。

      原来长篇大论包治一切。

      她慵懒地坐起来,只见一列小可爱微笑地看着她。

      贺咏希眨了眨双眸,狐疑地问道:“你们在玩点豆豆?”

      “今天放假,所以约你出去玩。”尹芮昵率先回道。

      “哦。”好像是有这么回事,“那怎么不叫醒我?”

      “没事,我们可以等。”

      “那等我一会儿。”

      五分钟后,贺咏希收拾好了,“出发。”

      “这么快?”

      女孩子出门总要精心装扮一番,不说一个小时,半个小时总要的。

      她?五分钟。

      可是看着面前精致张扬的贺咏希——

      行,天生丽质,她值得。

      贺咏希这时才注意到每个人手里的手机,顿时恍然大悟,今天放假,手机自然得归还,“等我去找导演把手机要回来先。”

      “咏希,不用去了,我帮你问过了,导演不给,说你反正有手机。”尹芮昵顿了顿,才壮着胆子继续道,“还说今晚你要上缴你手上的这部手机。”

      贺咏希:“??”她跟这节目什么仇什么怨?

      “没关系,今天我们出去,我给你买部新手机,你藏起来。”尹芮昵很贴心地说道。

      贺咏希捏了捏尹芮昵的脸颊,笑得极其撩人:“怎么就这么乖呢?不过姐姐自己会买。”

      尹芮昵的脸颊是被撩的还是被捏,红得不像话。

      “冷雪呢?她不出去?”贺咏希巡了一圈,没看见钟冷雪。

      “她一早就出门了,没跟我们交代去哪儿。”

      “行吧。那我们走。”

      *

      商场三楼。

      贺咏希慵懒地依靠着沙发,纤长白皙的手指拿着汤匙,漫不经心地搅拌着面前的咖啡。

      看着眼前赏心悦目的画面,尹芮昵忍不住拿手机记录了下来,“咏希,你长得也太好看了。”

      贺咏希单手托腮,嫣红的嘴唇轻勾:“那嫁给我?”

      尹芮昵顿时面红耳赤:“谁能娶到你,真是三生有幸。”

      三生有幸吗?

      贺咏希想到邵迆谦那张性冷淡的脸,可真没看出来。

      约莫坐了半个小时,贺咏希才舒展了下双臂,“问问她们在哪儿,我们去汇合。”

      “在看包包。”

      “那走吧。”

      两人刚走到H家专柜,迎面就碰上了贺语蓓跟薛思溪一行人。

      贺语蓓跟她们颔首示意,贺咏希也礼貌地回了下。

      尹芮昵跟贺咏希轻声咬耳朵:“听说贺语蓓家境很好,难怪薛思溪这么舔她。”

      “有多好?”贺咏希问得随性。

      “她姓贺,康氏集团也姓贺,你觉得有多好?”

      “啊?”贺咏希的确有些错愕,“贺章年的女儿?私生女?”

      “什么私生女?贺家就一位千金。”

      贺咏希的笑容有些玩味:“这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虽然真假不知,但也算有迹可循,我就是提醒你,别招惹她吧。”

      贺咏希很无辜,怎么一个两个都觉得她很会惹是生非呢?

      她明明是和平主义者。

      F队的几个女孩已经看完了包包,虽然很喜欢,可是被价格劝退,只能恋恋不舍地准备离开。

      “有些人出门前没上过秤吧?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薛思溪阴阳怪气地笑道。

      F队的女孩们顿时面红耳赤。

      贺咏希平时真的是和平主义者,但架不住有人总喜欢在她面前犯贱。

      她漂亮卷翘的睫毛微微掀起,表情虽然很寡淡,可却有种不寒而栗的压迫感,“草船借的就是你吧?”

      “什么?”薛思溪发懵,本能地反问道。

      贺语蓓暗暗拉拽了下薛思溪,温柔大方地说道:“咏希,你喜欢哪款包包?我送给你吧。”

      贺咏希的唇角勾起淡淡的弧度:“行啊,就这店里最贵的那款吧。”

      贺语蓓左右为难地解释道:“我倒不介意,可我的权限只够在一楼消费,你说的最贵的得去二楼。”

      “这样啊?”贺咏希像是恍然大悟,“我还真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你来过这种店吗?”薛思溪不服气地低喃。

      “平时是不来。”贺咏希漫不经心地说道。

      贺语蓓再次善解人意地开口:“不如就在这里挑吧?”

      贺咏希向一旁微笑的SA询问了一句:“我可以上二楼吗?”

      薛思溪不禁大声嗤笑:“你当这里是什么?说上二楼就上……”

      “可以。”SA字正腔圆地回道。

      薛思溪的表情骤然僵住,连贺语蓓也险些管理失控。

      贺咏希婊里婊气地嘟了嘟嘴:“原来我可以上二楼哦。”

      “她凭什么?”薛思溪气不过。

      “凭爸爸有钱。”贺咏希一字一顿地砸向薛思溪,乌黑的双眸充满俾睨,“回去装个GPS吧。”

      尹芮昵真诚地发问:“为什么要装GPS?”

      “让她清楚自己的定位呗。”贺咏希笑得人畜无害,“女孩们上二楼挑自己喜欢的包包吧,我送你们。”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