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先生

作者:笙歌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下了十几天的雨终于停了下来。空气中还没来的急消散的凉气一下子被阳光烘透。原本凉爽的天又变的燥热起来。
      
      裴若云裹着淡蓝色的直缀蹲在书房外的屋檐下,努力的把头贴着窗边的细缝。里面隐隐约约的交谈声断断续续的传进她的耳朵里。
      
      “砰”的一声,门从里面打开。议事结束的先生们三五成群的走出来。
      
      虽然自己也勉强是个先生,但却只有传话的份。现在更是连书房都进不去了。只能坐在外面听墙角。
      
      “呦。这不是裴小先生吗?”
      
      裴若云正百无聊赖的拿着根树枝在地上比比划划的写着字,就被一团黑影拢住。
      
      她抬起头看了看来人,笑呵呵的道,“是高先生啊,你们议完事了。”
      
      高先生斜睨了她一眼,阴阳怪气的道,“可不是,刚从书房里出来。裴小先生怎么在这。大热天的不去书房里凉快。”
      
      裴若云尴尬的笑了两声,“外面虽然太阳大但空气清新。还能欣赏景色。”
      
      一旁的人,看这两个人似有口角发生,三三两两围上来。
      
      “是啊。这外面的空气清新,我们可没有福气在这看景。”一旁的先生嗤笑一声,道。
      
      “可不是,我们都是操劳命,还得替王爷办事,不似小先生这般清闲。”另一位长的高高瘦瘦的先生道。
      
      说话的这两位,裴若云曾见过几面,都是和高先生交好的。看来这次他们是诚心来找事的。看看着围着里三层外三层的人,裴若云心知硬碰硬肯定是碰不过,只能智取。
      
      “你们怎么能这么说话。”高先生紧蹙着眉头,似是在给裴若云打抱不平,“虽然裴小先生现下只是个拟书先生,但人家还有独一份的院子,还有丫鬟伺候着。这样的待遇,我们可是都没有的。”
      
      “什么拟书先生。”那位高高瘦瘦的先生摆了摆手,“说的好听的是先生,其实就是个小厮。说不准,和王爷有什么说不清的关系。”
      
      裴若云听他们几个你一言我一语,只有叹气的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自己是个小厮,偏偏萧自清觉得这个位置还挺好。
      
      “这位先生说的极是。拟书先生这样的位置的确和我不太相符,更何况还有院子丫鬟。我现在就去和王爷说,把这个职位让给你。”裴若云拱了拱手,将姿态放的很低。说出来的话却扎心。
      
      在场的诸位,平日里都是咬文嚼字惯了的。哪里听不出她的意思,一个个都推搡着上前。
      
      “你这是什么意思?”一位先生开口道,“纵使你是京城来的,也不能这么说话。魏兄在王府多年,看你这乳臭未干的样子,不知道敬重先辈吗?”
      
      裴若云装傻充愣的挠了挠头,“我的确不知。这位先生话里话外对我颇是羡慕,我成人之美难道不好吗?”
      
      魏先生伸出手推了推她的肩膀,“我羡慕?羡慕你只能做个小厮的活计?”
      
      裴若云顺势躺在了地上,“哎呦,说不过就要打人了?这就是先辈的样子?”说完就赖在地上死活不肯起来。
      
      萧自清坐在窗边,看着满地撒泼打滚的裴若云勾起了唇角,“这人机灵的要命,承影你出去看看。闹事的都哄出去。”
      
      承影微微颔首,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看着围成一圈的人大喝一声,“你们这是干什么呢?”
      
      承影自幼跟着萧自清,又有一身好武艺。院子里的人轻易都不会招惹他。围在一起的人纷纷散开,给他让出来一条路。
      
      承影看着裴若云满身的灰尘,皱了皱眉头,“裴小先生,这是谁欺负您了?”
      
      裴若云听见他的声音,捂着自己的肩膀站了起来。指着魏先生道,“我和魏先生理论几句,他就动起手来了。”
      
      承影挑了挑眉毛,看着魏先生。这样瘦弱的先生出手能这么重?虽然心知不可能,但他还是问道,“是吗?”
      
      魏先生连连摇头,“我就碰了他一下,这个小子他构陷我。”
      
      众人一齐道是。承影又看了看裴若云,“小先生,您……”
      
      承影的话正说了一半,裴若云就一边捂着肩膀,一边咳嗽起来。“罢了罢了,我这是惹了众怒。可怜我背井离乡,被王爷要来,不到不委以重任还被人欺负。如今被人打了,还要三人成虎,说我构陷。”
      
      裴若云这几句话说的是闻者流泪听者伤心,连承影都有几分同情她。
      
      “您在王府,怎么会受欺负。我曾说过我罩着您,看谁敢欺负您。”说着,承影就拔出了他那柄随身的配剑。
      
      众人皆是一凛。
      
      裴若云抿着嘴笑了笑,站到承影身后朗声道,“我初入府,也没替王爷做什么事情。受的待遇却比各位都好。大家心有怨气我也明白。不如今天我们就把这个结解开。你们择一人,出一道题。我也出一道题。若我解开,你们没解开,你们就不要再难为我。若是我没解开,你们解开了,我就此只做一个小厮,住到下人房里去。怎么样?”
      
      一群人低声商量了一会,高先生从人群中走出来。“裴小先生所言极是。既然如此,高某就先出题。”
      
      裴若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就听高先生清了清嗓子道,“有两个水桶,一个水桶能盛三斤水,一个水桶能盛五斤水,而我只要四斤水。劳烦小先生盛给我。”
      
      裴若云皱了皱眉头,捡起了方才扔在地上的树枝,自顾自画着。这种题不过就是益智游戏,考的就是变通。
      
      裴若云笑了笑,“说起来麻烦,我画给大家看。”说着,她又在一旁画了一遍。“先把小桶装满,再把小桶里的水倒掉,把大桶里剩余的水倒进来。最后,在用大桶打一桶水,把小桶装满。大桶里剩下的水就是四斤了。”
      
      高先生不甘心的拱了拱手,“裴小先生倒是比我想的要有本事。”
      
      裴若云看着众人,“那现在我出题?一位船夫带着一头狼,一只羊和一筐白菜过河,船夫划船每次只能载狼、羊、白菜三者中的一个过河。农夫不在旁边时,狼会吃羊,羊会吃白菜。问船夫该如何过河。”
      
      高先生盯着她手里的那根树枝,“可否借来一用?”
      
      裴若云递给他,“用吧用吧,想出来记得告诉我。”
      
      说完她看了看承影。“王爷让你出来做什么?是不是有事找我?”
      
      承影挠了挠头,望了望坐在窗边看热闹的身影。“不是。”
      
      裴若云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窗边一闪而过的黑影拍了拍手上的土,“那我找他有点事。我先进去。”
      
      书房里,萧自清见着裴若云三步并作两步,朝他这边走过来连忙站起了身。有些心虚的提高了声音,“你进来做什么?”
      
      裴若云咧开了嘴,“那王爷靠着窗边又做什么?”
      
      萧自清咳了咳,“院子里吵的很,我看看你又惹了什么事。”
      
      “是吗?”裴若云走到他面前,“我不仅没有惹事,还要禀告王爷一件事。”
      
      萧自清好奇的盯着她,“哦?何事?”
      
      裴若云作揖道,“我方才在外面听,府衙的粮出了问题?”
      
      萧自清点点头,“府衙来报,百姓不肯交粮。我已经让周先生去了。”
      
      裴若云思索了一会。自古征粮就是个大问题,百姓不愿意加税,官员却喜欢趁火打劫。
      
      她缓缓开口。“王爷有没有想过,不是百姓的问题,而是官府的问题。官府征粮手段颇多,最不济会生抢豪夺。可即便如此,也有官府会多征,把剩余的粮食自己留下。”
      
      “这你倒是有经验?”萧自清轻笑一声,对她的身世越发的好奇。若说她是贫苦人家的女儿看事情这般透彻也不像。若说她是世家女,懂得这么多民间事更不像。
      
      裴若云抿了抿嘴,“我从家里出来,途径许多百姓家。都有这样的遭遇。”
      
      “你从家里出来?”萧自清看着她的脸问,“你怎么从家里出来的?”
      
      裴若云一言不发。怎么出来?当然是逃出来的。想到这,她不仅想起来家里的严父,一阵头疼。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百姓。王爷不如派我前去。”
      
      萧自清“噗”的一声笑出来,“说到底,你还是想做个名副其实的先生罢了。”
      
      裴若云走到他面前,“这不对吗?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王爷没听见外面的人怎么说我?”
      
      萧自清认真的摇摇头,“没有。”
      
      裴若云被噎的无话可说。低着头,恹恹的道,“那王爷还是把院子,丫鬟都撤了,让我和小厮住在一起吧。”
      
      萧自清皱紧了眉头,“你?和小厮?”
      
      真是个不省心的丫头。萧自清暗暗腹诽,若是可以我也想把你扔进小厮堆里。何必把你从秦 王 府里要出来?还给着院子,丫鬟伺候着。
      
      裴若云点点头,“是啊,省得以后再起争执。”
      
      萧自清低着头不说话。
      
      裴若云只以为他答应了,“您要是不说话,我就当您答应了。现在去收拾东西。”
      
      萧自清低喝了一声,“站住,明天跟着周先生去府衙。”
      
      裴若云高兴的蹦起来,“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王爷您可不能反悔。”说着就要往外跑。却被萧自清一句话又叫了回来。
      
      “站住。给我讲讲,刚才那个船夫要怎么过河。”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裴若云:我要和小厮住一块!
    萧自清:你只能和我住一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