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先生

作者:笙歌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从一个代笔先生到一个账房先生需要什么。或许别人不知道,但裴若云却清楚的很。你只需要一个美丽大方的沣平郡主。
      
      “先生看看,这账目可有什么问题?”沣平郡主把架子上的账本都搬了下来,放在她面前。
      
      裴若云看着她面前一尺高的账册。“这些都要我来看吗?”
      
      沣平郡主坐在她对面,托着下巴,娇俏的点了点头。“是啊,不过你不用着急。慢慢看。”
      
      说完又吩咐人端上了两盘糕点。“我看你今天午饭里就是这种糕点,给你多备了些。”
      
      裴若云尴尬的笑笑,拿起一块点心咬了一口。
      
      味道还是不错,只是想起她一天都要坐在这里,就有些食不知味。
      
      香炉里薄薄的烟雾缓缓升起,和着窗外的雨声,让人有些发困。
      
      沣平郡主也托着腮,阖上眼睛,迷迷糊糊的打着瞌睡。可就算困成这样,她也坐在那一动不动,像是怕裴若云跑了似的。
      
      裴若云打了个哈欠,随意翻了两页。这账册哪里有问题,不过是这个小郡主找个理由诳自己留在这。
      
      “郡主。”裴若云小声唤她,“若是郡主困了,我把账本带回去看可好?”说着她就站起身准备回去。
      
      沣平郡主睡眼朦胧的摇了摇头。“我没困,就是闭目养神。你继续看。”
      
      裴若云暗暗叹了口气,又重新坐回椅子上。百无聊赖的翻着账本。
      
      “倚斜楼,倚斜楼。看来这家店和倚斜楼的来往很多啊。不过京城有叫倚斜楼的酒楼吗?”她翻着账本看着上面一行又一行的倚斜楼,喃喃自语。
      
      沣平郡主小鸡啄米似的,不停的晃着头。看样子是困极了,“先生,你说什么。”
      
      裴若云指了指账本上的倚斜楼三个字,“郡主可知道京城这家叫倚斜楼的店。”
      
      沣平郡主揉了揉眼睛,“倚斜楼就在京城的东街上,是京城里有名的酒楼。我们的店是做瓷器的,瓷器运往酒楼很正常。”
      
      裴若云伸了个懒腰,活动一下筋骨。“可是我在京城这一年从未听过。”
      
      沣平郡主皱紧了眉头,“这怎么会,可能是先生你到京城时间尚短。”
      
      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但说短也不短。若是名酒楼,又怎么会从来没听过。
      
      沣平郡主也觉出了此事的蹊跷,快步走到桌边,拿起账册细细的看了,“的确,倚斜楼的单子太大了些。一个酒楼买碗碟怎么会如此频繁,而且量还那么大。”
      
      裴若云仰着头想了想,“东街的酒楼数云德轩最有名。建成已有两三年了。我曾听秦 王说过,这云德轩的东家是捡了个便宜。会不会在这之前,云德轩就是倚斜楼。”
      
      沣平郡主闻言也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两年的流水,这绝对是一笔不小的钱财。她连忙吩咐身边的丫鬟,“去,把瓷坊的掌柜请来。”
      
      小丫鬟应了一声忙不迭的朝外跑去。
      
      “且慢!”裴若云又随手拿起一本账册反复看了几遍,“小姐若是不嫌麻烦,还是派个人把兴安米铺的掌柜也请过来吧。”
      
      沣平郡主伸长了脖子,看着她手里的那本账册,“这米铺又出了什么问题。”
      
      裴若云将账册递给她,“郡主或许不知。这几个月京城又是水灾又是旱灾,这粮食断不可能这么便宜的卖出去。小姐还是派人请来问一问吧。”
      
      沣平郡主听了她的话,又派人去请了米铺掌柜的来。或许是这二位心虚,脚程也快了起来。不过两盏茶的功夫,两位掌柜就坐在了大厅里。
      
      裴若云放下了内室的纱幔,自己则站在外面。
      
      “两位掌柜好,我是王爷指来帮小姐捋账本的先生。这次请二位来是有些事要问一问。”
      
      裴若云将姿态放的极低。一副很好说话的模样。
      
      两位掌柜本以为出了多大的事,现下看见眼前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心也安了一半。
      
      “小先生客气了。您有话问就是了。”
      
      裴若云朝纱幔里看了一眼,作了个揖,不急不忙的开口,“我也是初次帮着小姐管家,这账本有些看不明白。请掌柜来问一问。”说着就看向了着青衣的王掌柜。“王掌柜掌管了米铺多年,请问米价多少。”
      
      王掌柜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笑呵呵的道,“豫州的米价一向是一斗三钱。运往京城的米会因路费有所折损,一向是一斗五钱。”
      
      “那如遇天灾呢?”裴若云托着头装作很是疑惑的模样。
      
      “这要依灾情而定了。”王掌柜听她的语气,隐约猜出了什么,话锋一转,“不过,王爷体察民情,一向让我们在米价上压上一些。”
      
      “那要压多少?一钱两钱,还是五钱六钱?”裴若云信步走到他面前,“或许王掌柜不知道。我是从京城来的。”
      
      听见她这句话,两个掌柜都慌张起来。“小先生是从京城来的?”
      
      裴若云点点头,一脸无辜的道,“我在京城时,一斗米已经卖到了十五钱,百姓全靠着救济粮。怎么王掌柜的相册上一斗米才八钱。”
      
      “这……这是王爷,王爷说过要我们在价格上压一压。”王掌柜磕磕绊绊道。
      
      “你一斗米压了七钱,这几个月来卖这许多,这是多少银钱,王掌柜心里有数吗?”裴若云道。
      
      “说!你贪了那么多钱去干什么了?”沣平郡主的性子本就是风风火火的,听着他这般抵赖索性甩开了帘子走出来。
      
      王掌柜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我……我是贪了些银钱。但是我没有动过,都在库仓里。”
      
      裴若云走到另一个掌柜面前,“那杨掌柜呢?我在京城这些年,可没听说过有一家叫倚斜楼的酒楼。”
      
      “那恐怕是小先生孤陋寡闻了。”杨掌柜脸不红心不跳,一字一句道,“久居京城的人都知道京城东街上有一家叫倚斜楼的酒楼。”
      
      “那么有名的酒楼,久居京城的知道,刚来的却连听都没听说过?”裴若云歪着头好像真的在思索这件事的可能性。“我虽不知道倚斜楼,却知道有家德云轩,在京城独领风骚。”
      
      杨掌柜对着沣平郡主拱了拱手,“郡主。我们与倚斜楼的做生意,向来是他们来单子,我们来做。商家做买卖,讲的是银货两讫。谁去管其他事情。况且我不去京城很多年,货也是水路运过去的。”
      
      沣平郡主觉得他说的有些道理,难道真不是这杨掌柜做了手脚?她望了望裴若云。
      
      裴若云拿出了账册,“或许,你不知倚斜楼的事。但是一个酒楼买个碗碟,会如此频繁?”
      
      杨掌柜身子站的笔直,不卑不亢,“杨某一向是兢兢业业。您可以怪罪我遇事不查,但却不能污蔑我贪墨。”
      
      这样的语气,这样的神色,真是一点也不像会做出这种事的人。
      
      “你……你别装的一副清高模样。”王掌柜从地上爬起来,指着站在他身旁的杨掌柜道,“郡主别看他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他做的那些腌臜事情底下的人都知道。要不是他,我也不会做这些投机取巧的事情。”
      
      杨掌柜也指着王掌柜的鼻子,“你不要含血喷人。我做什么了?”
      
      “你做什么?你欺负郡主年轻,暗中和底下的人勾结,私自拆了瓷器去卖,所得是账目上两倍。还要我都给你说出来吗?”
      
      裴若云盯着两个掌柜,你一言我一语。真是狗咬狗一嘴毛。
      
      “行了,都给我闭嘴。”沣平郡主重重拍了下桌子。府里出了这样的事她脸上也无光。
      
      两个人只能闭上嘴,跪在地上请罪。
      
      沣平郡主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锦月,把他们两个送到哥哥书房里去。”
      
      锦月应了声是,就撸了撸袖子,拖着两个掌柜去了书房。
      
      沣平郡主对着裴若云笑了笑,“先生真是机智过人。刚去府就解决了这么大一件事。”
      
      裴若云看着那两个哀嚎着的掌柜,只觉得脖子发凉。“这位锦月姑娘真是女杰。”
      
      沣平郡主随着她的目光看了看,“锦月从小习武,是哥哥派来保护我的。”
      
      裴若云点点头,“怪不得,怪不得。”
      
      她瞥了瞥桌上的那些账册,“想必郡主也是累极了,不如我先回去。郡主好好歇歇。”
      
      沣平郡主掩唇一笑,“本来是有点困,不过被他们这么一闹精神了不少。裴先生叫我郡主也太见外了,不如唤我妙妙吧。”
      
      姑娘交换闺名,这意思可不一般。
      
      裴若云连连摆手,“不敢,我还是叫郡主吧。”
      
      萧妙妙哪会轻言放弃,只觉得裴若云是个守规矩的君子。
      
      “先生这么好的智谋,若是科举必能高中,怎么就在这府里做了先生。不如我去和哥哥说说。”
      
      裴若云僵笑了两声,这府里的人怎么都想让她去考科举。
      
      “王爷待我有知遇之恩,再说做先生也挺好的。”
      
      萧妙妙望着她,眼里皆是钦佩。“现在知恩图报的人可少了,先生看刚刚那两位就知道了。先生经过这些也累了,不如先去歇歇。”
      
      裴若云像得了大赦一般,撒腿就往外跑。
      
      锦月看着裴若云走的远了才问道,“郡主不是喜欢裴先生吗?为什么不把他留在府上呢?”
      
      萧妙妙低头笑着,“哥哥疼爱我,如果裴先生不去考个状元,哥哥怎么会让我嫁给他。”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