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天选之子退婚后

作者:后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孟九思听到江逐月的笑声,立刻爬起来,狠狠瞪了江逐月一眼。
      
      江逐月挑挑眉,傲娇地别过脸,不理他。
      
      孟九思:……
      
      孟九思轻哼一声,没跟江逐月计较,而是转向那剑修,冷冷道:“阁下是何人?为何要管我们天剑宗的闲事?”
      
      “你这么代表天剑宗,东方掌门知道么?”剑修淡淡道。
      
      孟九思冷笑一声,蔑然拂袖道:“天剑宗的事,与你一个外人何干?倒是我孟九思光明磊落,比某些藏头露尾不敢自报家门的宵小强上百倍!”
      
      剑修不答孟九思的话,只道:“方才的话,是霄河君亲口对你这么说的么?他说过他觉得江家高攀,觉得江逐月是俗物?”
      
      孟九思被剑修这么一问,骤然一震,顿时冷汗涔涔,醒悟了过来。
      
      这里人多眼杂,方才那些修士只是一议论,便把萧寒传成了那样,他方才一时忘形,又觉得不在天剑宗内,所以才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却完全没有顾虑到说出这话的后果。
      
      若这话真的传出去,不说江家如何,但萧寒和天剑宗是必然会落人口实了……
      
      想到这,孟九思便咬牙道:“大师兄自然未曾这么说过,但我是这么想的,一时嘴快说了出来,一家之言,与天剑宗无关。”
      
      剑修漠然良久,淡淡‘哦’了一声。
      
      孟九思脸色顿时涨得通红,额头上都胀出几分青筋来:“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剑修:“没什么意思。”
      
      孟九思:……
      
      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孟九思自知理亏,也不敢跟剑修争辩。
      
      这会他咬咬牙,便扭头朝向那些修士冷声道:“方才的话,都是我孟九思说的,同天剑宗无关,你们听到了吗?”
      
      那些修士吓了一跳,连忙称是。
      
      而孟九思这么警告完众修士,似乎也是觉得没了面子,冷哼一声,便转身快步走入了天剑宗的帐篷内,再也没有出来了。
      
      其他修士方才被折腾了一通,也不敢再闲聊了,都纷纷钻入了帐篷内。
      
      一时间,留在外面的,反倒只剩下江逐月和那个剑修了。
      
      经过方才一事,江逐月已然对剑修的态度大有改观,而剑修一出手,江逐月更加肯定这就是条金大腿啊!
      
      想到这,江逐月不由得便看下那剑修,笑道:“兄台刚才真厉害,天剑宗的高徒也不是你的对手啊。”
      
      剑修闭着眼,没有答话。
      
      江逐月等了一会,没等到答案,反而托腮笑了笑,看向不远处无尽林的入口道:“还有三个时辰,入口就要打开了。”
      
      剑修仍旧没有回音。
      
      就在江逐月觉得自己没什么话可搭讪的时候,那剑修忽然道“你是江家亲眷么?”
      
      江逐月心头一跳,很快就坦然笑道:“我有一位好友,是江家外族,江家的事略知一二。”
      
      剑修一针见血:“方才你紧张了。”
      
      江逐月:……
      
      该死,这家伙怎么这么灵敏?
      
      而剑修这话言外之意也是他并不相信江逐月只是江家外族的好友。
      
      要不然方才也不会紧张。
      
      江逐月这会思绪百转,想着要该怎么掩饰过去。
      
      而就在电光石火间,江逐月看到了天边那轮弯月。
      
      他心头一动,立即便露出一个赧然又汗颜的表情,低声叹了口气道:“其实……我是江公子的爱慕者之一,所以方才听到江公子被人如此诋毁才会情绪波动,让兄台见笑了。”
      
      剑修:……
      
      而江逐月说完这话,还悄悄瞥了一眼剑修的表情。
      
      虽然剑修这时露出的五官虽然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但这时江逐月却莫名能感受到对方散发出来的那种微妙情绪。
      
      许久之后,那剑修道:“哦。”
      
      江逐月:?
      
      没意思。
      
      想了想,江逐月从储物袋里掏出一袋果脯,吃了起来。
      
      剑修仍是静静打坐。
      
      而江逐月嚼了两口果脯,目光微动,凝思片刻,忽然笑了笑,凑过去,把手里的纸袋递到那剑修面前:“兄台来一块?”
      
      剑修:……
      
      “不必了,多谢。”
      
      江逐月笑意散漫,这会吃了一块果脯,又状若无意地道:“兄台认识霄河君么?”
      
      “谁人不识?”
      
      这分明就是岔开话题,江逐月倒也不恼,笑着眨了眨眼:“有道理。”
      
      那剑修别过脸去,又开始打坐。
      
      江逐月这会凝视了片刻那剑修露在外面的白皙下颌,其实很想伸手去解开那黑金蒙眼束带看看,这剑修到底长什么样?
      
      他这会细细一想,便觉得方才剑修的那番话十分耐人寻味。虽然明面上是教训了孟九思,但立场却是为了天剑宗。
      
      而且,他还几次提到霄河君。
      
      难道……
      
      可瞥了一眼那剑修淡漠的面容,江逐月又觉得不太可能。
      
      萧寒若真要来,为何不跟天剑宗那群弟子一起?而这个剑修身上的气场诡异而神秘,天剑宗的心法却向来是浩然正气,大开大合的,不太搭配。
      
      而且最要命的是,江逐月压根就没跟萧寒见过面,所以就算现在让他看了这剑修的真容,他也认不出来。
      
      不过以上种种加在一起,倒是让江逐月对眼前这位神秘剑修的兴趣愈发浓厚了。
      
      就在江逐月黑亮的眼眸微微打转,想着一会要怎么套话的时候,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惊呼。
      
      “入口打开了!入口提前打开了!”
      
      江逐月心头一动,连忙抬头看去。
      
      然后他便看到那原本黑暗的天际有无数彩虹一般的辉光倾洒而下,有一个漩涡一般的入口,在那辉光中缓缓打开。
      
      场景瑰丽而又宏大,但隐约还透着一丝诡秘。
      
      而入口打开之后,平地上的帐篷便迅速被陆续收了起来。
      
      四大宗门的弟子率先走在了最前面,其他小门派都自觉跟在最后。
      
      江逐月见到这一幕,忍不住微微挑眉。
      
      而就在天剑宗那群弟子就要踏入入口之际,走在最前方的孟九思忽然回头朝江逐月这边看了一眼。
      
      眸光冰冷如箭。
      
      江逐月心头一凛,眉头不自觉皱了起来。
      
      但很快,他就意识到孟九思不是在看他。
      
      江逐月这时回头看了一眼那剑修,剑修倒是神色平静,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孟九思在看他。
      
      而孟九思看了这么一眼,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之后,便神色有些恼怒地转过头,纵身一跃,跳进了入口里。
      
      其他天剑宗的弟子连忙跟上。
      
      等到所有修士都走完了,那剑修方才起了身。
      
      江逐月也连忙站了起来。
      
      剑修见状,冷声道:“我自有任务,你不必跟着我。”
      
      江逐月眨了眨眼,“好,兄台请便。”
      
      江逐月过于爽快,那剑修还有一瞬间的愕然,不过随后他便也不理会江逐月,提步便朝那入口走去。
      
      而就在剑修转身走过江逐月身边的那一瞬间,他的足上踩了些许带着荧光的淡青色花粉。
      
      接着,剑修纵身一跃,江逐月仰头看去,便看到剑修鞋底旁那微微闪烁着的荧光。
      
      勾唇一笑,江逐月背着自己的小包袱,不紧不慢跟了进去。
      
      ·
      
      一进入无尽林,江逐月便感受到了一种十分奇妙的空间扭曲。
      
      明明步伐行动都比外面要轻松,但若是动用真气,却又一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力道最多只有外界的一半。
      
      仿佛整个人被一团软绵绵的棉花包裹住,舒服,但是无力挣扎。
      
      难怪都说无尽林凶险,这种舒服又泄力的感觉确实很容易让人不知不觉放松警惕。
      
      不过江逐月这会也不急着抢机缘,毕竟四大宗门的人在前面,他也没办法同那么大一群人去抢。
      
      这会江逐月看了看四周的参天大树和深邃丛林,便默默唤出了引路蝶。
      
      青碧色的小巧蝴蝶缓缓飞出来,翅膀一颤便抖落一圈荧光花粉。
      
      跟随着引路蝶的指引,江逐月很快便顺利找到了剑修的身影。
      
      江逐月来的时候,那剑修正端坐在一片空地上,身侧躺着一个鲜血淋漓的风角兽尸体,妖兽内丹已经消失,想必是被那剑修吸收掉了。
      
      江逐月嗅着那浓厚的血腥气,眸色深了几分。
      
      但江逐月很快就笑眯眯地走了过去,然后装出一惊一乍地样子道:“好巧啊,兄台你也——”
      
      然而话到一半,江逐月忽然噎住了。
      
      因为这时他看到了剑修的正面。
      
      剑修……正在喝血。
      
      剑修原本那淡色的薄唇上此刻染了一抹妖异的鲜红,顺着唇间缓缓淌下来,衬着那剑修白如霜雪的肌肤,愈发像一具冰冷诡异的艳尸。
      
      剑修的蒙眼束带未除,江逐月看不到他的表情,饶是如此,江逐月背后也无缘无故升起了几分寒意。
      
      其实剑修这个举止,江逐月理智上能够理解。毕竟无尽林开放三个月的时间,捕猎到妖兽如果不能及时带出去就会臭掉。
      
      无尽林内瘴气密布,无法生火,妖兽肉没法生食,那血自然不能放过。
      
      可虽然理智上可以理解,但江逐月看着剑修沾血的苍白薄唇,心中仍是有些不适。
      
      但很快,江逐月就强忍住了心头的不适感,从怀中取出一方雪白的手帕递过去,笑着示意了一下剑修的唇角道:“擦擦?”
      
      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
      
      但剑修对着江逐月这边,却没有动。
      
      江逐月能感受到剑修是隔着那层黑金束带在审视他,但江逐月这会也没别的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这么伸着手。
      
      片刻之后,那剑修淡淡道了一句‘多谢’,伸手把手帕接了过去。
      
      江逐月微微松了口气。
      
      而这时,江逐月才发觉那剑修的手指俨然透出玉一般的色泽,透明中略带几分细腻的釉光,微硬而冰凉。
      
      这样炼体到了极致的手,只怕是水火不侵,刀枪不入。
      
      江逐月再看了一眼自己修长白皙,却柔软细腻的手。
      
      羡慕,嫉妒,恨。
      
      他什么时候也炼成那样的体魄啊?就算只有一半,也比现在好多了。
      
      这么一想,江逐月就忍不住朝剑修那边多看了几眼。
      
      结果这么一看,江逐月:……
      
      那剑修倒是用江逐月给的手帕擦了擦唇角,但似乎是那妖兽血过于粘稠了,擦完之后,不仅没有擦干净,还糊满了剑修半边霜白的下巴。
      
      江逐月怔了一下,没忍住:“噗——”
      
      剑修:?
      
      “没擦干净。”
      
      剑修又抹了两下,把那一片抹成了两团大花。
      
      江逐月:……
      
      江逐月忍了笑,又取出一块手帕,凑过去道:“你别动。”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