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迷他总在崩人设

作者:镉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一听是熟人,沈彦钧提起来的心一下子落了下来,没了意识支撑,威压遗留下来的腿软脚软让少年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啧。”身后的楚倾寒没料到沈彦钧会完全不在意自己手中的剑,哪怕他反应极快收了剑,却还是在对方脖颈上留下了一道细浅的红痕。
      
      沈彦钧对此毫无察觉,缓了口气,举起手解释道:“我看你门没关,所以过来和你说一声。”
      
      “都看到了?”楚倾寒抿了一下嘴,走到沈彦钧正前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看到什么啊?”沈彦钧眨了眨眼,眼神中五分茫然四分迷惑剩下的一分是刚才残留的惊吓,看着特别真情实感。
      以前他的同事们不止一次说过,他沈彦钧凭着一张脸皮和出色的演技,去影视圈闯闯绝对能红透半边天。
      但他没去,至于为什么,因为脑子不够用。
      
      楚倾寒的脸色一沉。
      
      骗子。
      
      “你拿椅子过来提醒我?”
      
      “呃,”沈彦钧手放在自己的腿上,运作灵力缓解无力感,“森林里危险,我总要拿个东西防身嘛,倒是你,大晚上的来林子里做什么?”
      
      楚倾寒轻按了一下纳戒,睫毛下压,在脸上落下一道扇面的影,遮住了他的眼神,“你不需要知道。”
      
      沈彦钧撇了撇嘴,小声嘀咕一句:“爱说不说。”
      
      “你说什么?”楚倾寒弯腰揪起沈彦钧的领子,把人从地上拽了起来。
      
      “我没说什么啊。”沈彦钧对突然生气的小孩满心莫名其妙,好在他的腿恢复的差不多,没有再倒下去。
      
      “哼,现在赶紧回去。”楚倾寒松开对方的领子,抬脚又走向湖泊。
      
      沈彦钧挑了一下眉,心中更是疑惑,抬手摸了摸被勒到的脖子,不疼,反而凉凉的,像是有什么东西黏在上面,有着一股浅不可闻的清香。
      
      他捡起放在旁边的椅子,跟了过去,“这里很危险,你跟我一块儿回去吧。”
      
      楚倾寒没理他,而是半蹲下来,垂眸盯着湖面,手成爪做攻击的姿态。
      
      “你在干嘛啊?”沈彦钧看向湖泊,小声地问。
      
      纵使有月光照射,湖泊里面的环境依旧是一团模糊,只能隐约的感受到里面有几条鱼在游动。
      
      “大晚上捕鱼?”沈彦钧瞄了眼他的手,“徒手?”
      “你行吗?鱼可滑了,你小心点啊,万一掉水里了就……”
      
      “闭嘴。”楚倾寒冷冷的给了沈彦钧一记眼刀,封了旁边喋喋不休的嘴。
      
      他甩了下手,一把做工粗糙的匕首出现在男孩手上。
      
      紧接着只见楚倾寒猛得向下一戳再向上一挑,一条纯白色的小鱼破水而出,浅绿色的血液顺着伤口汩汩流出,楚倾寒快速从自己胸口的衣服中拿出一块布包裹上,一按纳戒将鱼连着匕首和布收了起来。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不刺激异常的好闻。
      沈彦钧吸了两口,顿时有种神魂离体的恍惚感。
      
      “啪!”头上一痛,沈彦钧回过神来,面对的是楚倾寒明明面无表情,又隐隐含了抹嫌弃的脸。
      
      “给你,该走了。”楚倾寒从鱼上拔掉一块指甲盖大小的鳞片,递给他,说完,就要离开。
      
      沈彦钧摸了摸自己的头,接过鳞片后,便清醒了许多,鱼有古怪。
      
      等站起来时他一眼便看到黑暗中数双藏在灌木丛中野兽的眸子。
      然而具有这样夜视的能力只有他一人,楚倾寒并未察觉到周围的危机,正急匆匆地朝外走去。
      
      “小心!”沈彦钧提着凳子三步并作两步,跳起一凳子砸在那个距离楚倾寒最近的不知道叫什么的灵兽身上,然后拉着对方的胳膊冲进旁边漆黑的密林。
      
      “我去,你捉的是什么鱼啊?”沈彦钧顺着自己做的标记,专挑不好走的路狂奔,然而身后的灵兽和他的距离还是咬的特别紧。
      
      “净鱼,脱离水后散发的香气会吸引灵兽和人,用在它们活着时拔下来的鱼鳞可破,”楚倾寒被沈彦钧拉着,在看到对方每次都能精确的找到方向后,没有选择甩开,脸不红气不喘的科普,“他们只在有粉居菇寄生的湖泊生存,且有四阶凶兽保护,除非用末彘血肉交换。”
      
      沈彦钧向后瞄了一眼,再次加快速度,崩溃的大喊:“你抓这东西干什么啊?!”
      
      “有用。”楚倾寒只说了两个字,转身唤出长剑,“锵——”的一声,男孩一提手肘带动着手与剑轻飘飘地斜向上削去。
      
      “嗷!”一声惨叫,身后传来重物跌落的声音。
      
      血水溅了人一身,不等沈彦钧发愣,他的后背被人拍了一下,“带路。”
      
      于是沈彦钧不再去在意身后追的灵兽有多近了,专注盯着标记径直往家里奔。
      
      幸好楚倾寒跑的不远,很快,沈彦钧便找到了他最后标记的地方,再向外跑一步他们便安全了。
      
      乐极生悲,沈彦钧一不留神,一脚踩在一块藏在草丛的石头上,整个身子一歪,“咔嚓”脚腕扭了。
      人当场摔倒在地,那块石头滚到了他的面前,细看下,石头上被人用剑做了标记,很新,但不是他的手法,这片区域几乎不会有别人。
      除了他只有楚倾寒了,昨天下午楚倾寒在结界外找的东西就是这块石头?
      
      少年在摔倒的瞬间松了楚倾寒的胳膊,且顺手推了一把,男孩由于惯性向前直接冲进了他们的居所内,而沈彦钧却留在了结界外。
      
      也不知道沈彦钧在干嘛,趴在草丛中半天没起来。
      身后的灵兽接踵而至,眼看要扑上去,楚倾寒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双深切的眼睛。
      
      沈彦钧要是死了,门派定会怀疑到他的身上,沈彦钧不能死。
      
      楚倾寒紧锁着眉头,手上粘的全是血,有灵兽的更多是他自己的,粘腻滑手,几乎要握不住剑柄,他压下心中升气的烦躁,换左手提剑,冲了出去。
      
      沈彦钧握住石头,头顶一片阴影袭来,他心脏一缩,暗想完蛋了。结果下一刻他腰带一紧,薄剑轻鸣一声,整个人被拖行数米,成功进入他和楚倾寒暂住的房子。
      
      “疼疼疼。”沈彦钧觉得自己下巴要被磨烂了,但看到那些在被结界堵在外面无能狂怒的灵兽们,又傻呵呵的笑了,“还想吃爷,做梦!”
      
      他看了会儿笑够了,才慢悠悠从地上爬起来,瘸着一条腿。
      抬眼发现楚倾寒还站在院子里看着他,房屋两角挂着的灯笼将男孩肩膀上被抓出来的口子和他脚下滴落的一片血水照的清楚。
      
      沈彦钧一瘸一拐的走过去,“哎,你没事吧?”
      
      楚倾寒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眉眼间凝出来一团寒意,“为什么不跑?”
      
      “我脚崴了啊,跑不动的,你先让我看看你的伤。”沈彦钧把手里的石头放在一边,伸手要去扒楚倾寒的衣服。
      
      “不需要!”楚倾寒看到石头后,睫毛颤了颤,抬手拍开沈彦钧的手,失血过多使得他面色惨白,眸子漆黑无光,更显得人凉薄疏远三分,“我会剑术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伤我自己处理。”
      
      说完,男孩进了自己房间,关上门。
      
      沈彦钧看了眼旁边的石头,又看了看楚倾寒紧闭的房门,气不打一出来,“什么态度啊?连声道谢都没有吗?!”
      
      真不知道这奇怪的性子怎么会讨那么多人喜欢。
      
      [任务已完成,奖励20积分,商城已开启]
      系统的声音突然响起。
      
      沈彦钧听着积分入账,心里舒坦不少,他抬起受伤的那条腿,用没受伤的蹦着回了屋子。
      
      等他脱了外衣和鞋,穿着干净的里衣坐在床上后,少年闭眼在心中默念:“开启商场。”
      
      一道光芒闪出,沈彦钧睁开眼,看到自己面前多了一块半透明的面板,面板最上方,写着四个大字‘商场一层’。
      
      “这商场还分层吗?”沈彦钧伸手滑动,像是在玩平板一样,里面的商品以积分为价格,从低向高依次排序,第一层大概有二十个选项左右,最低的是灵云膏,正好需要10积分。
      
      [是的]
      
      “这个灵云膏是几阶的?”沈彦钧点了一下灵云膏,上面的注释是外敷药膏一类,治疗跌打损伤等一切外伤,正好适合他这个不争气的脚踝。
      
      [系统出品,不分品阶与治疗对象]
      
      “嘶——真的假的?!”沈彦钧眼睛一亮,嗅到了商机。
      
      [真的]
      
      “那我先兑换一个试试。”
      沈彦钧说着,选定灵云膏点了兑换键。
      
      灵云膏的实体慢慢从面板中出来,是个只有少年拇指大小的广口瓷瓶。
      
      [浓缩的都是精华]系统十分智能的提前回答。
      
      “我知道。”沈彦钧收回面板,小心翼翼地打开瓷瓶盖子,里面药物成膏状,浅黄色,没味,少年伸手挖了一点尽量均匀的涂在自己扭伤的脚踝上,之后又涂了自己跑路过程中被擦伤的其他部位,伤处涂完后,药膏还剩一半。
      
      没过几息,一阵清凉从伤口由内向外钻出,脚踝鼓起的地方以可见的速度消退,沈彦钧动了动脚,摸摸自己的之前擦伤刺痛的地方,确认恢复如初。
      
      “真神奇。”沈彦钧说着打了一个哈切,忙了半天,少年也困了,正好人在床上,便向后一躺,夹着被子要睡过去。
      
      合上眼的一刹那,这两天发生的事跟走马灯一般在他脑海闪过,少年猛得又睁开了眼。
      他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抬手摸住自己的下巴,“怎么觉得哪里有点不对,不行,我得梳理一下。”
      
      少年从房间翻箱倒柜的找出纸笔,点了盏灯放在桌子上,在纸上写上自己和楚倾寒的名字。
      名字后接的是两人的身份,也就是‘炮灰’和‘主角’。
      
      现在他已经和几个男配有了交集,想轻易摆脱怕是不可能了,如果继续按照剧情发展,在不久的将来他会像原主一样,死于众位男配之手。
      
      能完美抵御男配迫害的,只有主角。
      
      沈彦钧用笔圈起了楚倾寒的名字,点了点,若是他和主角搞好关系,那以后岂不是顺风顺水,什么都不用怕了。
      
      不过原主欺负主角欺负了三年,他在楚倾寒心中的形象绝对不会好,而且就相处的这几次来看,主角的性子又别扭又凉薄,想要与人搞好关系实在是困难。
      
      但除了这样做他似乎也没别的更好的选择。
      反正时间还长,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慢慢感化,总有一天搞上的。
      
      沈彦钧经历了一番自我说服,正式设立了自己的目标——和主角成为天下第一最最好的好兄弟。
      
      他销毁纸张,收好东西后,视线落在了自己剩下的半瓶灵云膏,神色慢慢多了一份不舍。
      
      既然订好了目标,那就要为之付出实际行动。
      
      沈彦钧写了一串这个药膏的用处和方法,两个放在一起一手握住,斗志满满地走了出去。
      
      楚倾寒的窗户还亮着,里面的人尚且没有睡,沈彦钧抬起手眼睛顶着门上那对衔环愣了会儿,最后选择把药膏和纸条放在门房门前,飞快地敲了一下门,接着用尽平生最快的速度一头冲进自己的房间,关门,冲上床,踹鞋睡觉。
      
      另一边楚倾寒正在处理伤口,听到敲门声后下意识地皱了下眉,神色间带了些不耐烦。
      
      他放下手中的药膏,穿好衣服走了出去,然而在他推开门后,外面却空无一人,他正要关门,余光间看到了放在门口的瓷瓶还有纸条。
      
      楚倾寒将东西带回屋子,关上门。
      
      灯火下,沈彦钧潇洒的字体在纸条上显现,楚倾寒看完后扫了眼那瓷瓶,随手扔到了纳戒中没打算再碰,而沈彦钧写的纸条,看完就给烧了。
      
      边烧边说:“字真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楚倾寒:“道侣给的,收起来。”
    沈彦钧:“开门,社区送温暖啦~”
    ——
    今天提前更新,12点还有一更。修了一下文案,不过剧情内容大纲什么的是不变的。
    030感谢在2020-05-11 22:50:34~2020-05-13 00:43: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延岁灼华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少女的红茶、羊毛出在羊身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