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迷他总在崩人设

作者:镉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沈彦钧伸手按着太阳穴揉了揉,扭头看向方曲水,“多少钱?”
      
      “什么多少钱?”方曲水两手交叠搭在肚子上,晃了晃脑袋,看沈彦钧还盯着自己,便心虚的耷拉下脑袋,“我还没答应。”
      
      沈彦钧收回视线,抬手弹掉自己衣摆上沾染的尘土,站直了回道:“我不去。”
      
      阮宿一听,当即急了,他向前两步,伸出两根手指,“我一周期给你两瓶回灵丹!”
      
      “不是回灵丹的问题,”沈彦钧抬眸看着面前的男人,态度不卑不亢,“身为门主,师叔应该比我还要清楚,梦离门专注的是炼丹,收的弟子也大多是含火属性的灵根,我一个单一木灵根,并不适合学这个,而且我不打算再拜师。”
      
      “徒弟……”方曲水感动极了,回头把沈彦钧的坐垫加厚一层。
      
      “那就不用拜师!我身为你的师叔,教你又有何问题?”阮宿豁出去了,他双眼直发亮,带着对未来的憧憬,“而且你虽然是木灵根,但我在比试场上发现火对你并没有克制作用,所以灵根不是问题。”
      
      他越说越激动,最后干脆双手捏住对方的肩膀,继续说道:“你的天生精神力那么高,还能在三米内发现我,这完全是我传人的不二人选。”
      
      “啊?”前面的都能懂,后面的三米内被发现算是什么理由?
      
      方曲水看出沈彦钧的迷惑,望了眼阮宿见人没什么反应之后,才解释说:“其实你师叔自打出生后,便经常被周围人所忽视,能在三米内就看到他的,除了我们师父,就是你了。”
      
      说完,方曲水拍开阮宿的手,低声在沈彦钧脑海内传音道:“当初我和你师祖还是在树上发现的你师叔,那时候人还在襁褓中啊,都不知道挂在那里几天了,再晚一口气,可能现在就没梦离门了。”
      
      阮宿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总之方曲水在重新错开一步站在沈彦钧后面时,少年看向他的眼神多了一份浓厚的同情。
      
      阮宿的这个情况和他有点类似,书中梦离门门主应该属于一个存在感不强可有可无的角色,故此阮宿即便身着红袍到处跑,仍引起不了太多的关注,甚至连看都看不到。
      
      太惨了,谁听谁落泪。
      
      “对了,你只要好好学我传授给你的,等你成为八品炼丹师,能够锻炼出高阶灵丹后,仅一颗丹药那就是一座城池的价值,哪怕折中,只是个四品炼丹师,放在外面也是炙手可热的角色,一生荣华富贵,声名远扬。”阮宿像是抓住了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几乎要把炼丹的优势全部说出来。
      
      再不答应反而显得沈彦钧有些不近人情。
      更何况确实能赚钱,炼制的丹药对他以后有益无害,不过在剑修上再加一个炼丹,以后的修炼必定会更加的辛苦。
      
      沈彦钧思量再三,最后还是应了下来。
      
      他必须要让自己强大起来,特别是经历了今天这次比试,让他认清了能力真的很重要,修仙界里的年龄只是个摆设,修为才是真正有用的,若不是他借助了对方的轻敌心里,定是不会胜得那么轻松。
      
      被答应后,阮宿呆了一下,两行泪“哗——”的一下子流了下来,吓了沈彦钧一跳。
      
      方曲水熟练的给人递上手巾,并告知沈彦钧,他这个师叔是个“易感之人”,俗称——爱哭。
      
      莫名多了一个身份之后,方曲水因为还要去看杜乔启,沈彦钧便自己御剑回了鸠泉门。
      
      思想的转变让他隐隐约约的攀到了瓶颈,他必须要找个好地方,突破一下。
      
      外面的训练场都是师弟师妹们占着,沈彦钧最后将主意打在了自己从没去过的鸠泉门真正的山顶上。
      
      他绕开其他人,走到后山,御剑飞了上去,到半空时,似乎是穿透了什么东西,四周的风消散了,原本光秃秃的岩面化成了一片郁郁青青的模样。
      
      沈彦钧眨了眨眼,御剑靠近一处从山上横伸出来的小块平坦地区,直到脚踩在上面,才彻底确定,真的是草,而且此处的灵力蕴含程度极高,比他和楚倾寒的那个屋子都要浓上一点。
      
      少年当即盘腿坐下,调动起身上的灵力,开始集中精神冲破瓶颈。
      
      再一睁眼,已是第二日清晨,沈彦钧顺利突破旋照期,冲至辟谷期二阶小满。
      
      精神上佳,体力充沛。
      
      他又御剑飞回训练场,阮宿也在。
      
      “师叔,师父早,”沈彦钧向两人拱了拱手,看向阮宿,“从今天开始吗?”
      
      两人在看到沈彦钧来的方向后,互视了一眼,在对方的眸中都看到了一丝惊喜。
      
      阮宿轻点了一下头,递给了他一个玉牌,“这个是在虬岩派内,能从任何地方直接到我梦离门的传送牌,相反传送也可以,以后早上你直接去我那儿。”
      
      “好。”沈彦钧应下后,又和方曲水交代了一下自己在山顶遇见的事,只得到对方神秘兮兮的一句,“都是机缘。”
      
      之后的一整天,沈彦钧在梦离门和鸠泉门度过。
      因为有阮宿撑腰,梦离门的弟子对他并没有太多的挑衅,特别是在人一次性炼丹成型后,更是没人说闲话了。
      
      直至深夜,沈彦钧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中,炼丹除了灵力,更多耗费的是精神力,以至于他到现在,脑袋还是一下一下的发胀。
      
      隔壁房间的灯已然灭了,没想他沈彦钧居然有一天还能比楚倾寒晚睡。
      
      沈彦钧带了点自嘲的笑了声,浑浑噩噩的给自己施加了净身术,栽倒在床上睡了。
      
      半夜,一阵风吹过来,沈彦钧忽然觉得自己的脸被人掐了一下,但他太困了,反正出事了,楚倾寒肯定比他反应的更快,这样一想,少年便又睡死过去。
      
      第二日起床,他才反应过来,自己门窗关得好好的,哪里来的风?而且屋子中,残留着浅浅的香味,很熟悉,但他实在是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闻过了。
      
      抬手摸一下脸,倒没有什么伤痕。
      房间里也没丢东西,难道昨晚上是在做梦?
      
      沈彦钧并没在这件事上纠结太久,接下来的炼丹,练剑交替教学直接将他整整两年的时间都给剥夺了。
      
      起初的几天,他还是会在半夜被人掐脸,确定了不是梦,想强行醒过来却醒不过来,后面他干脆不睡或是装睡,那人却不来了。
      
      本想问下隔壁的楚倾寒有没有遇到这样的事,然而他人根本见不着,系统一片死寂,也不派发任务,两人在这两年内完全没了接触的机会。
      
      好像是楚倾寒在躲着他一样。
      
      他和楚倾寒就是距离最近的陌生人。
      住的最近,话说的最少。
      
      不过这天他肯定能遇上对方,因为今天是六年一度的杦器窟开启的日子,辟谷期至开光期,没有本命法宝的虬岩派弟子,将由掌门带领着去杦器窟认定法宝。
      
      果然,在沈彦钧和自己偷偷抹眼泪的师叔,师父告别之后,那十多个人的小队伍里,最中间的位置,站着楚倾寒。
      
      又过了这两年,楚倾寒长的越发的精致,甚至趋向妖孽一般的好看,露杉门冰蓝色的弟子服穿在他身上,清冷矜贵,像是冬日的腊梅,两侧垂下的发丝飘飘荡荡,衬得人唇红齿白,只是眉眼含着寒冰,让人不敢太过靠近。
      
      不远处的孟子逸踩在剑上,一身白衣,他的样貌要比楚倾寒更加成熟深邃一些,再加上为人温文尔雅,站在下面的弟子更多的注意力在他的身上。
      
      此时男人的视线全在楚倾寒身上,瞧的仔细些,甚至能捕捉到里面偶尔闪过的怒意。
      看来孟子逸已经沦陷了。
      
      沈彦钧瞄了两眼,站在了远离楚倾寒的位置,杜乔启跟着站在他的旁边。
      
      “师父,人已经到齐了。”除了掌门,陪同的还有念尘师叔,他最近刚进入元婴期,有了自己的单人小房子。
      
      “好,准备去杦器窟。”虬穆看了下名单,确认人数后,开启了传送阵。
      
      杦器窟是个海上孤岛,土地和岩石全部趋于黑铁的颜色,没有生物生存,仅有秘境开启的这一天,才会有点生气。
      它不归属于任意一方,因此可由所有人使用,每五年到此的除了虬岩派,还有其他派别,种族,甚至是魔界的人。
      
      这也是虬岩派直接让掌门和元婴期的修士亲自陪同的一个原因。
      
      沈彦钧他们到的时候,来的人已经不少了,那些人各聚一方,互相警惕着别人。
      
      “哎呦,虬穆上仙,许久未见身体还好吧?”一白发老头身穿着棕褐色的外勾金边的袍子走了过来,跟在他身边的还有一个束着发冠的青年。
      
      虬穆面上挂着一丝笑,迎了过去,“一如往常,前辈近来可好?”
      
      “就那样,半死不活的吊着呗。”老头笑了两声,视线落在他身后的十多个弟子上,“你们虬岩派的弟子还是这么优质啊。”
      
      “哪里,只是凑巧罢了。”
      
      两个老头相互假情假意的寒暄着,一串铃铛声悄然想起,震得一众人心弦一颤,防不住的竟是一口鲜血直接吐了出来。
      
      虬穆立刻退了两步,手中拐杖轻敲地面,一面结界将虬岩派的人全部罩在其中,那股感觉才彻底消失。
      念尘配合着给每个人一粒丹药护住心脉。
      
      沈彦钧向铃铛声传来的左上方望去,脑内一根弦紧绷。
      
      男配要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楚倾寒:“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半夜偷捏
    沈彦钧:“什么情况,怎么每天起来,脸都肿了?!”
    ——
    九点更,以后还是九点更吧,(我就是个骗子)距离上本我停了一个月,以至于我的手速已经完全不行了,这章从三点写到现在,还是没赶上,我是真的没有跑去干别的,我跪了啊……OTZ
    以后再不准时九点更,我就红包20个!
    对不起QAQ
    ——
    感谢在2020-05-16 21:20:36~2020-05-17 18:47: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