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我上铺的哒宰君

作者:鸡子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章

      白房子化为废墟的那一刻,山崎荣子站在老街的尽头,凝视了许久。
      
      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以这样决绝的方式与它告别。
      
      “在家里也没有找到钱,那你现在打算去哪里?”太宰治还没离开,抱着手臂欣赏着爆炸后产生的黑烟。
      
      山崎荣子没吭声。
      
      因为山崎光是意外过世,所以没有告诉她家里的存折在哪里。她自己存的钱也全部都变成了牛奶券。
      
      她和山崎光没有亲戚,一直是两个人住。他的朋友,除了到今天才知道的夏目漱石,也就知道一个尾崎红叶。但这两人,一个自己走了,一个被港口黑手党抓走了。
      
      至于她的朋友,除了中原中也之外,其他的都是横滨在校的学生。
      
      她不想给中原中也添麻烦,但也不能连累普通人,毕竟她现在已经被港口黑手党的人记住了长相,说不定档案也很快就会被调查得清清楚楚。
      
      仇要报,夏目漱石口中的山崎光的遗愿也要去完成。
      
      “太宰君。”山崎荣子欲言又止,努力在心里组织语言。
      
      太宰治看穿了她的心思,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不行哦,你不要想搬来和我住,森先生不会同意的。”末了补了一句,“就算森先生同意,我也不会同意的。”
      
      “我会付房租的!”山崎荣子并没有想白住的意思。
      
      太宰治“哦”了一声又说:“那你去住酒店不是更好吗?还有人给你洗衣服和整理房间。”
      
      “我现在没有钱去住酒店,但是我之后一定会补给你们的。”见太宰治丝毫不心动,山崎荣子再接再厉,“我付三倍,不,五倍,十倍!”
      
      “你就吹牛,还五倍和十倍呢,一日元都拿不出来了叭。”太宰治撇嘴,“你去找猫老师吧,他看上去有地方住,反正你不要来和我住。”
      
      都已经拒绝到了这个份上,山崎荣子也不好再勉强他了。
      
      “那就在这里分开吧,太宰君,一路顺风。”
      
      太宰治却也没急着走,朝她摊开了手:“虽然不能带你回家住,但是可以帮你一个小忙哦。”
      
      “嗯……”
      
      “你钱包里的那些牛奶券,是要拿去送人的吧?”
      
      被江户川乱步和坂口安吾都看穿过自己的行为,再来一个太宰治,山崎荣子也不觉得意外了。
      
      牛奶券一共有三千多张,一天喝两瓶,足够中原中也喝到二十岁了。
      
      “是,我想要送给我最好的朋友,这些牛奶券可以帮他长到一米九。”山崎荣子的语气有些遗憾,但此时她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了,“以前我也想过亲眼见证他长到一米九的高光时刻,但是现在没有机会了。”
      
      无论她去不去荷兰,她都没法再和中原中也像以前那样在一块玩了。
      
      平静的生活一旦被打破,就一去不复返了。
      
      夏目漱石说的没有错,在横滨,处处都暗流汹涌,动荡不安,没有一处是绝对安全的。
      
      明天是星期一,山崎荣子心想,也许中原中也会早起去她家接她上学,不知道他看到烧成废墟的山崎家时,会是什么样的心情——不,不行,就算不能告诉他关于港口黑手党的事,也不能什么都不告诉他。
      
      哪怕编一个谎言,也要让中原中也放心。否则按照他的脾气,他会一直疯狂乱找的。
      
      “太宰君,麻烦你帮我去羊组织找他们的首领,羊之王中原中也,告诉他我临时和我哥出国了,过年的时候回来……嗯,房子是被我哥做实验炸坏的,因为欠了别人钱所以连夜逃了……”山崎荣子努力想了个比较轻松的借口,虽然漏洞百出,但出国总是要比失踪让人放心许多,“他认识我的钱包,你把牛奶券和钱包都交给他吧,告诉他,我会想念他的,我会等他长到一米九的。”
      
      “最后一句话就不用说了吧。”太宰治接过钱包,在手里掂了掂,三千张虽然听上去很多,但因为每张券都是类似指甲盖大小的印花,所以加在一起也没什么实际重量,“中原中也~这个名字听上去就不会长得很高,大原大也才比较实际。”
      
      这种时刻还能开出玩笑的,大概也只有他了。
      
      山崎荣子的目光慢慢从钱包上移到少年的脸上,他长了一张很俊秀的脸,也常常抿着嘴唇。
      
      不看他的眼睛,会以为他是笑着的。
      
      “太宰君,谢谢你。”
      
      “大恩不言谢啊。”
      
      “……”
      
      又把天给聊死了。
      
      山崎荣子和太宰治在老街的路口分开后,站在原地思考了半天,她到底该先去哪里落脚?
      
      不能去朋友同学家,也不能去收容所那些地方,因为她现在极有可能暴露在港黑的目光之下,不能给好人添麻烦。
      
      ……好人?等等,既然不能去好人哪里,那干脆就去坏人哪里吧。
      
      就算暴露了,她也有一定几率逃走,剩下的让他们狗咬狗也行啊。
      
      没准还能两败俱伤。
      
      山崎荣子脑子里灵光一现,想到了晚上被她收拾了一顿的OFF组织。
      
      那个组织的光头首领被她打得颜面无存,估计也难以再胜任,现在的他们正需要一个新的首领。
      
      ……
      
      “我又来了。”
      
      本该关门整改的屋子里,灯火通明,大门紧锁,窗帘也拉得很严实。
      
      山崎荣子是掀了屋顶进来的。
      
      她下手没个轻重,看得光头首领火冒三丈:“臭丫……”
      
      光头的求生欲在山崎荣子挑眉的一瞬间,又充盈了大脑,赶忙改口道:“大姐,您这样做让一个本就不富裕的组织,更是雪上加霜啊。”
      
      “又冻不死你们。”山崎荣子转身朝真皮大转椅走去,旁边的小弟自动给她让出一条路。
      
      她的姿态极其自然,自然的好像这里本来就是她的组织。
      
      光头首领心里有怨,又不敢发作:“话说您怎么又来了?”
      
      “我是来看看你们有没有认真反思的。”山崎荣子话到此处,重重地敲了一下椅子扶手,“你们好像根本没有在打扫和整理啊,这样下去,我怎么放心离开你们?”
      
      “打扫的事明天再弄吧,我们今天累了。”光头首领边说边瞟了一眼后面的破箱子。
      
      这一举动自然没逃过山崎荣子的眼睛。
      
      “那是什么?”她指着箱子问道。
      
      “……一些杂物,准备去扔了。”
      
      他话音刚落,箱子突然动了一下。
      
      “嗯,这年头杂物也能自己动了……很好。”山崎荣子仰起脸,凝视着已经没了屋顶的天空,天刚亮,还是很深的蓝色。
      
      这种蓝像极了山崎光的眼睛,温柔又静谧。
      
      “你当我是傻子吗?!!”
      
      她突然拔高的音量将周围人都吓了一跳,昨晚被殴打后留下的伤口还在作痛,时刻提醒着他们,面前的这个少女不好惹。
      
      山崎荣子等不到他们承认错误了,自己起身去开箱子。
      
      “大姐,这真没什么好看的——”
      
      “滚开!”
      
      “大姐!”
      
      “滚!”
      
      山崎荣子踢开光头首领,猛得掀起了盖子。
      
      箱子里躺着一个被绑住四肢的男人,看上去十分狼狈,嘴巴里塞着一团布。
      
      男人红色的头发湿哒哒地黏在额头上,已经醒了,眼神看上去疲惫不堪。
      
      “这是怎么一回事?”山崎荣子捏紧了拳头,“我不准你们对未成年人出手,你们就对成年人出手了吗?”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光头首领眼看着山崎荣子又要揍自己了,赶紧扑过去解释道,“其实昨天在你来带走绷带小子时,我们已经抓到这个男人了。不对,不能说抓,应该说是……捡漏吧。”
      
      捡漏这个词用得很微妙,红发男人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
      
      “你倒是给我说说看,怎么个捡漏法?”山崎荣子抱着手臂,冷眼看着光头首领,“我也想捡漏呢,一个大活人……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是港口黑手党和另一个不明组织都在暗杀这家伙,两伙势力对上了,我们刚好路过,就捡漏了。”
      
      “原来如此。”山崎荣子点头,“但看你的样子,不像是要做好事啊。”
      
      光头首领有些纠结,又有点不敢说,欲言又止了好几次。
      
      最后是另外一个小弟说出了真相:“大姐,这个男人是日本首富赤司征臣,是只超级大肥羊,我们计划着跟他家里敲一笔呢。”
      
      光头首领反驳道:“不是敲一笔,是要点辛苦费!”
      
      “辛苦费,我把你们打成辛苦费!”山崎荣子在小弟和光头首领的脑袋上各扇了一巴掌,然后伸手拽下了赤司征臣嘴里的那团布,“赤司先生,您没事吧?”
      
      赤司征臣也不道谢,冷冷道:“手机拿来。”
      
      “???”山崎荣子回过头看光头首领,光头低头支支吾吾,小弟倒是很实诚:“我们怕他家里不给钱,所以用手机给他拍了不雅的照片。”
      
      骚操作简直令人窒息。
      
      山崎荣子恨不得把他们的脑袋拧下来,这群只知道要钱的蠢货!
      
      “拿来。”她朝光头首领勾了勾手,光头很不情愿地递上了一只白色手机。
      
      山崎荣子没有丝毫犹豫,将手机扔在地上,抬脚就踩碎了。
      
      然后她看向赤司征臣,意思是给了他一个交代。
      
      赤司征臣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这是我的手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太宰:与其把牛奶券给什么中原中也,不如我自己喝叭,长高高,比荣子妹妹高。
    被捡漏还拍了不雅的照片的赤司老爹:好想骂人。
    赤司:有多不雅,rwkk



    港黑甜心,被迫营业!
    天有多高,我有多骚。



    男神今天又被我坑了
    浪漫的迹部男神~



    我和乱步离婚以后
    一起来弄哭乱步吧。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