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我上铺的哒宰君

作者:鸡子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

      “你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孩子,你是恶魔!”
      
      光头首领艰难地说完这句话后,两腿一软,跪倒在了地上,吐出了一大口血。
      
      整个小赌场的地上,到处都是他被山崎荣子打到近乎晕厥的下属。
      
      他的心中愈发悲愤,OFF组织全员,竟然败在了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女孩手上。
      
      而罪魁祸首正坐在屋子里唯一一把没被毁坏、同时也是身为首领的他常坐的那把真皮大转椅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们。
      
      叮——
      
      山崎荣子又用手指敲了一下刀面,金属菜刀被弹出声响,她认真地观察着。
      
      “这把刀的材质不错,也很锋利——”她将视线从刀上移开到地上或跪或趴的组织成员身上,继续慢悠悠地说道,“如果我刚才用的是刀面,而不是刀柄,你们现在就没机会听到我说话了。”
      
      “你——”
      
      即便有人因为面子问题极力想反抗她,也因为用光了力气加上骨头被打断产生的疼痛而变得气若游丝。
      
      现在不仅没力气打,还没力气骂。
      
      “言归正传,你们下次还会擅自允许未成年人参加赌场的游戏吗?”山崎荣子问道。
      
      光头首领死死地攥紧手指,用力吼出一句不服输的反驳:“关你什么事?”
      
      “关我什么事?胜者为王的道理你没说听过?”
      山崎荣子愉快地转着椅子,脊背微微弯曲,这使得她凑近了光头首领一点,“既然你们不喜欢遵守横滨的法律,那便由我来为你们制定规则。”
      
      光头首领嘴角抽搐,明明他们才是这个城市的犯罪组织,是恶人,一直以从未成年人的家里勒索赎金为职业,此时此刻,却像一只只柔弱无助的羔羊。
      
      “太宰,赌最重要的是需要什么东西?”
      
      太宰治站在窗边,玩着手里的绷带解闷,山崎荣子和OFF的这一战里,他什么忙也没帮上,毕竟是单方面的血虐。
      
      当然了,他原本就只想看戏,懒得帮忙。
      
      听到山崎荣子问他,他想了想,回答道:“眼睛吧,不过耳朵也挺重要的。”
      
      “原来如此。”山崎荣子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从真皮大转椅上站了起来,走到了光头首领的面前,俯身用菜刀挑起了他的脸,“……眼睛要用来看清对方是不是未成年人,耳朵要用来听进我的话。但这两样东西,对首领你来说,似乎没发挥出什么作用。”
      
      “你既与未成年人赌钱,又不愿意听进我的话,要这两样东西干什么?我替你挖了吧。”
      
      ……挖了吧?
      
      光头首领既震惊于她说这话时轻描淡写的态度,仿佛要挖的不是他的眼睛和耳朵,而只是鱼鳃鱼肠,又为了身体无法动弹而感到悲哀和绝望。
      
      不!
      
      他不想被废掉!
      
      他看着山崎荣子举起菜刀,她的眼睛和刀身一并闪着寒光。
      
      那把菜刀对准了他的耳朵,高高地扬起——
      
      他惊恐地闭上了眼睛。
      
      手起刀落。
      
      “啊——”他凄厉地哀嚎了起来,“对不起,我错了啊啊啊啊!”
      
      他只是一个上位了没多久的首领,还是抓阄上位的。
      
      赌约剁手时,胸腔里还存着一口傲气,但那口气从刚才撑到了现在,已经撑不下去了。
      
      他想,人的本质就是贪生怕死,也是恃强凌弱。
      
      “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嗤。”过了很久,山崎荣子才发出一声嘲笑,拽了拽他的耳朵,“我砍你了吗?”
      
      耳朵上传来的痛感,叫回了光头首领的意识,他睁开眼睛才发现,那把刀并没有落在他身上。
      
      刀砍在了地面上。
      
      地砖被劈开,刀面嵌进了那道缝里,稳稳地立着。
      
      “行吧。既然你知道错了,那就用耳朵把我的话听进去,下次劳烦看清楚来这里的是成年人还是未成年人。”山崎荣子收回手,一脚将光头首领踢飞到了角落里,“你的耳朵和眼睛我先寄放在你那里,再有下次,我会直接剁了你的脑袋,把它们带走。”
      
      “是!”
      
      已经顾不上会不会被下属嘲笑,甚至也不在乎以后还能不能继续当组织的老大,光头首领现在只想确保自己的安全。
      
      耳朵和眼睛都在自己身上的感觉真好……
      
      山崎荣子满意地点头:“给我去拿纸和笔过来。”
      
      “是!”
      
      光头首领几乎是爬着去拿回了纸和笔。
      
      纸很脏,笔也没什么水了,山崎荣子甩了几次才甩出水,在上面龙飞凤舞写上了几个大字。
      
      【勿进,歇业整顿中!】
      
      “你去把它贴到大门上,然后和你的下属们好好研究赌场正规化的条例……”山崎荣子话到此处,又有些犹豫。
      
      要是他们以后依然死性不改,她已经去了荷兰,也监督不到他们了。
      
      好烦啊。
      
      让人改邪归正太麻烦了,也太冒风险了,还不如一并杀死,永无后顾之忧。
      
      想到这里,山崎荣子又转头看向了地上嵌着的那把菜刀,光头首领强烈的求生欲瞬间爆发,扑着过去用壮硕的身体挡住了那把刀,避免它出现在山崎荣子的视线里。
      
      刀被挡住,山崎荣子眼里的杀意也缓和了许多。
      
      “我们改,一定改!马上就改!整顿!”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是是是!马上改!”
      
      “行吧,我会派人监督你们的,毕竟我是——”
      山崎荣子决定编出一个合适的身份来唬住他们,有什么合适的呢?现在横滨的恶势力纷杂,但以港口黑手党的势力最大,“我是港口黑手党的干部,离你们住的很近,随时会过来查你们。”
      
      吹牛撒谎,她沉着冷静,丝毫让人看不出破绽。
      
      OFF组织只是一个以骗钱为生的小组织,港口黑手党大名对他们来说如雷贯耳,而山崎荣子因为太能打了,让他们对她的话也信以为真。
      
      ……
      
      离开小赌场,山崎荣子回过头看了一眼赌场紧闭的大门。
      
      那张写着停业整顿的通知,被透明宽胶带贴在了最显眼的位置。
      
      应该真的会反思吧,她心想。
      
      “太宰君。”
      
      身旁还在玩绷带的少年抬起脸看她。
      
      “你其实是自己跑去赌场的吧?”
      
      这种机智的小鬼,不像是能被忽悠进去的,应该是自己主动进去的。
      
      “所以呢?”少年朝她笑笑,突然凑近了一步,伸长了雪白的脖颈,“你会怎么处罚我呢?”
      
      山崎荣子微微皱起眉头。
      
      “不如杀了我吧。”太宰治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朝自己的脖子比了个一刀切的手势,“荣子小姐,就像这样痛快地杀死我吧。”
      
      他的样子像是在开玩笑,但又不像是在开玩笑。
      
      “笨蛋。”
      
      山崎荣子轻声骂了一句,伸手覆在了他的眼睛上。
      
      太宰治眨眼,睫毛细细颤颤地扫过她的手心,让她觉得有点痒。
      
      她收回手,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什么死不死的,小孩子不要老是想这些东西。我请你吃夜宵吧。”她拿出钱包,里面都是塞得满满的牛奶兑换券,幸亏这些券为了环保,做的只有大拇指盖的大小,不然三千张她的钱包根本塞不下。她还剩一点零钱,“吃完了你送我回家。”
      
      这是一个交换,她请太宰治吃夜宵,然后太宰治送她回家。
      
      倒不是特意为了建立什么友情,她只是想给他找点事做,不至于让他的脑子里充斥着危险的想法。
      
      太宰治张了张嘴,肚子里发出一声咕,很明显是饿了。
      
      “好吧。”他勉强答应了。
      
      两人边走边觅食,山崎荣子问道:“你想吃什么?不要不好意思,随便说。”
      
      太宰治完全不会不好意思:“大螃蟹吧,我要吃母的。”
      
      山崎荣子脚步一顿,有些尴尬地说:“请你从小孩子能请的起的食物里挑。”
      
      “那就小螃蟹吧,我吃公的。”
      
      横竖是要和螃蟹杠上了。
      
      秋天也正是吃蟹的好季节,但山崎荣子是不可能有钱买什么螃蟹的。
      
      “螃蟹吃多了肚子会不舒服的,我请你吃乌冬面吧。”山崎荣子特会给自己找台阶下,指着不远处的乌冬面摊说,“秋天吃乌冬面很养生的。”
      
      “我又不要养生,我就是想吃螃蟹。”太宰治小声嘀咕。
      
      山崎荣子假装没听到这句抱怨,拖着他跑到了乌冬面摊前。
      
      “老板,我要两份炒乌冬。”
      
      但是让山崎荣子没想到的是,这里的乌冬面要比小镇上的贵将近一倍的价格。而她身上的余钱,已经买不起两份乌冬面了。
      
      “算了,一份炒乌冬吧,我又不是很饿。”
      
      “好,稍等啊,小妹妹。”
      
      贵有贵的道理,这份炒乌冬上的牛肉切得很大片,还有一块色泽亮丽饱满的油豆腐。
      
      山崎荣子偷偷咽了咽口水,她也很长时间没吃东西了,但话已经说出口了,就只能把乌冬面推给太宰治:“你吃吧。”
      
      “哦。”太宰治不跟她客气,也没说用盘子分一半给她,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山崎荣子忍不住幻想坐在这里的是中原中也。
      
      如果是中原中也的那份,牛肉和油豆腐起码会分出一大半给她。
      
      “锵锵,”旁边的太宰治突然递了一筷子牛肉过来,似乎是要喂给她吃,山崎荣子还没来得及感动,又纠结两人共用一副筷子是不是不太好,对方问:“你看这片牛肉大不大?”
      
      “大。”山崎荣子呆呆地看着那块牛肉。
      
      ……好饿QAQ。
      
      太宰治满意地收回筷子,迅速将牛肉送进了嘴里,边吃边品味:“味道也不错。”
      
      山崎荣子:“……”
      
      “你看这块油豆腐大不大?”
      
      “大。”
      
      “味道也不错。”
      
      太宰治每吃一样,都很“好心”地先让她饱饱眼福,再吃下去,这使得山崎荣子更加郁闷。
      
      “你看这裙带菜大——”
      
      山崎荣子刚要说你够了,乌冬面摊的摊主突然发出一声惊呼。
      
      “港口黑手党!”
      
      刹那间,密集的子弹朝他们这边射了过来。
      
      几乎是本能的反应,在太宰治兴奋地等待迎面而来的子弹时,山崎荣子一手拽着他,一手拽着面摊的老板,三人顺势滚进了旁边的灌木丛里。
      
      “别动!”她死死地压着乱动的太宰治。
      
      然后她在枪声中听到了周围的一片哀嚎声,这里是摆夜市小吃的地方,今天是周末,出来摆摊的尤其多,然而因为这场飞来横祸,已经有好几个来不及逃命的摊主中弹了,有的人吓得倒在地上,还有的人在四散着逃跑。
      
      山崎荣子低声说道:“怎么又是港口黑手党,还有完没完了?”
      
      面摊摊主吓坏了,哆哆嗦嗦地说:“平时最多收保护费,踢几个摊子,像这种架势,没有过啊。”
      
      的确如此。
      
      港口黑手党不可能对几个小吃摊下这么大的血本,子弹也是要花钱的。
      
      就在山崎荣子感到困惑的时候,突然在四处逃窜的人群中看到了一抹极为鲜艳的红色。
      
      那个金发碧眼的和服美人,不正是她的哥哥山崎光吗?
      
      山崎光牵着一个女人的手,那女人身后有一个类似人偶一样的东西,正在挥剑斩向身后追赶他们的黑手党成员。
      
      山崎荣子也认出来了,那个女人是她前不久刚见过的尾崎红叶,山崎光的恋人。
      
      人偶应该是尾崎红叶的异能力,但它的动作已经变得迟缓了,看样子两人辛苦地逃了很久。
      
      “你们留在这里别动。”
      
      山崎荣子丢下这句话就冲了出去,她一刻也不敢迟疑。
      
      山崎光的体术很弱,异能力的攻击力几乎为零,唯一的优势是用毒。但毒对于子弹和军.火来说,几乎如螳臂当车,毫无作用。
      
      “哥哥!”
      
      她叫出声的这个瞬间,山崎光刚好心有灵犀地朝她的方向看过来。
      
      兄妹俩在枪林弹雨中遥遥相望。
      
      横滨港湾的路灯一直都很亮,似乎是为了照亮每个从这里经过的人,回家的路。
      
      山崎荣子在很亮的灯光下,看到全身是血的山崎光。
      
      他今天穿的和服不是红色的,因为尾崎红叶不喜欢红色,她喜欢更年轻活泼一点的颜色。
      
      和服是被血染成红色的。
      
      “哥哥!”
      
      山崎荣子顿时红了眼睛,不顾一切地朝他冲了过去。
      
      无数子弹朝她射来,她无所畏惧,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今天死在这里也没关系,港口黑手党的人,一个也别想跑,全部都得陪葬。
      
      哗。
      
      一阵风吹过。
      
      射向山崎荣子的子弹,在碰到她的衣服时,全部变成了片片柔软的樱花。
      
      樱花旋转飞舞,自她周身落下,像是邂逅了一场不合时宜的樱花雨。
      
      这是山崎光的异能力,能把对他人的物理攻击转变成樱花的花瓣,但却无法对自身起效。
      
      山崎荣子的脚尖堪堪落地,这片刻的温柔像是在阻止她前进。
      
      “别过来……”
      
      她猛地抬起头,看到山崎光的手已经垂了下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哥哥不死啦,只是先退场。
    这章可能是荣子全文唯一真正遇挫的地方。



    港黑甜心,被迫营业!
    天有多高,我有多骚。



    男神今天又被我坑了
    浪漫的迹部男神~



    我和乱步离婚以后
    一起来弄哭乱步吧。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