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你可以不行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出手

      不仅周舒侗不解曹国公夫人为何针对她,大殿内其他人也同样不解,除了周圆圆。
      
      周圆圆看到阿姊被曹国公夫人接连暗讽,心里正偷着乐。
      
      这曹国公夫人姓蒋,乃蒋方仪的亲姑母,对蒋方仪向来偏爱。
      
      那次在酒肆,周舒侗如此对蒋方仪,蒋方仪转身就去向姑母哭诉,还把从周圆圆那听到的关于周舒侗的种种不好说予她听。曹国公夫人对周舒侗,自然没什么好印象。
      
      如今见着了,见她小小年纪,第一次面对这种场面也游刃有余,更是认定她好手段,对她印象更加差,言语之间难免刻薄了。
      
      宁王妃也听出了曹国公夫人的不对劲,本想开口提醒一下,可不等她出手,忍无可忍的皇后亲自下场了。
      
      此时,曹国公夫人刚说完一番关乎女德的大道理,暗示周舒侗为人不够宽厚。
      
      “曹国公夫人说的甚对,夫人的精神境界简直是吾辈楷模。今日听得夫人这翻话,让我有胜读十年书之感。”周舒侗有些激动,对一旁的司琴吩咐道:“快把国公夫人方才说的话记下,再让人抄个百来份,长安城内但凡数得上号的贵女们,都给送去一份。”
      
      司琴听后有些愕然,但很快反应过来,依着吩咐去做。心中暗暗庆幸,还好刚才国公夫人说话她有记个一二。
      
      曹国公夫人没想到皇后会这样做,一切发生的让人措手不及,想开口阻拦,却又挑不出理由,急得脸咋青乍白。这话明着是赞,实则是不留情面在损她,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下台。
      
      宁王妃担心周舒侗年轻气盛,想开口缓解一下,但已对上她意味深长的笑容,那劝说的话便卡在了喉咙里。
      
      得,她今日总算明白皇上说的,喜欢她好使是怎么回事。这两个孩子,不愧是夫妻,脾性还真是一个德性。
      
      而其他夫人,见宁王妃不开口,自也不敢开口。曹国公夫人性子向来骄傲,也不是会听别人劝的。倒不如默默观戏吧。
      
      司琴凭记忆把曹国公夫人的话抄了出来,周舒侗还不放心地让她拿过来给自己过目,并指出了几个遗漏的地方,重新修改后,满意点了点头,还给取了个名字,《曹国公夫人语录》,又让两仪殿的宫婢把这份语录抓紧抄几十份出来,一会好让在场的命妇们带回去。
      
      曹国公夫人脸都绿了,尴尬的不敢和其他人对视,气得藏在袖中的手直发抖。
      
      皇后殿下欺人太甚了,她不过说教几句,她竟然如此明晃晃不给她颜面。她此举,任谁都看出是在报复羞辱自己,偏抓不到地方说不是。
      
      没多久,宫婢们就捧着抄好的《曹国公夫人语录》过来,依皇后吩咐,给每位在场的贵妇贵女们都递上一份。
      
      周舒侗记性好,先一字不落那段语录一字不差背出来,才笑着对众人道:“大家可不要辜负了曹国公夫人的一片苦心,回去定要把这份语录背诵记牢,下次再见,我可是要问话的。”
      
      众人不敢有背,诺诺应下。
      
      曹国公夫人拿着那份记载着自己方才所说的语录,脸上火辣辣的。心中既愤怒又后悔。活了四十年,第一次如此颜面无存。这个皇后,果真好手段。
      
      时间开始变得难熬,曹国公夫人时不时瞥一眼殿外,恨不得日头能立刻西下,早点结束这朝贺。
      
      而周舒侗,心里痛快了,便也真有心和其他人闲话家常。有她领头,气氛慢慢变得热络,倒比刚才曹国公夫人道理连篇的时候有趣多了。
      
      卢巧云捏着递到手中的语录,方才发生的一切让她震惊得都忘记眨眼。微垂的双眸空洞迷离。甚至产生了个错觉,觉得此刻坐在凤榻上的那人,并不是她过去三年所接触的那个人。
      
      如此杀伐果断不论情面的一个人,自己过去怎么可能拿捏得住?莫不是她一直都在装傻愚弄自己?
      
      今日进宫,她本想找个机会和周舒侗说一下利弊,让周旺放弃娶平妻念头的。可现在是彻底打消了这念头,这样的周舒侗,又岂是她三言两语能忽悠的。
      
      ------
      
      休息了几日第一天上朝,沈嘉远被几日没见的臣子吵得头疾又犯了,一顿贬罚后,沉着脸离开太极宫。
      
      李内侍和张大、白二两个护卫紧跟在他身后,看着怒气冲冲的皇上,不敢开口相劝。
      
      而被打了个傻眼的臣子,在皇上离开许久后,仍呆滞站在大殿上,都在彼此脸上看到了沉重的无奈。
      
      本以为皇上大婚后会稳重一些,谁料第一天复朝,竟是这般大开杀戒,依旧不听任何人劝谏,贬官的贬官,杖责的杖责,这次修理的人还比以往都多。
      
      大臣们离开大殿的时候个个面如死灰,其中周旺最甚。他心里甚是担忧,皇上今日心情这般不好,会不会是大婚这几日过的不舒心?越想,心越不安。
      
      沈嘉远在御花园暴走了一圈,头痛仍没有缓解,心不甘情不愿,气呼呼摆驾两仪殿。
      
      来到一看,又是满屋子的人,额头青筋直跳。
      
      这些夫人们虽也隐约听说过当今圣上性子暴躁,但毕竟只是听说,哪曾这样直面过圣怒。被他目光扫过,心惊肉跳。若不是怕到极致强撑着,胆小的那些只怕早想两眼一翻倒下。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皇上突然光临。
      
      周舒侗扶额,得,昨天费心思哄得小祖宗肯吃肯睡,一上朝全打回原形了。
      
      ‘滚出去’三个字在沈嘉远嘴边打转,准备出口之际,周舒侗忙开口让这些贵妇们先离开。
      
      她倒不是为这些命妇们着想,不过是想守住两仪殿这一片净土。日常生活的地方,能不沾血就不沾嘛。
      
      命妇们出到殿外,好几个再也撑不住,依靠婢女搀扶才勉强往前。曹国公夫人再也克制不住,两眼通红,越过众人疾步走在前头,也不管会不会失仪。
      
      有的夫人三三两两结伴,暗暗笑话今日曹国公夫人闹出这么大笑话,还是如此明晃晃的。
      
      人都离开后,沈嘉远总算舒服了些,径自走到内间盘腿坐下,等着周舒侗进来给他按头。
      
      李内侍小声和周舒侗解释:“陛下是被几个大臣给气到头疾又犯了。”
      
      周舒侗点了点头,表示了然。心里却道,叛逆期的青年脾气怎么那么暴躁。今日她可是一点准备也没,看来以后还得让宫婢们时刻准备好下火的凉茶。
      
      洗干净手后,周舒侗跪在沈嘉远身侧给他按摩,看到他脸色缓和不少,开始小心和他说着话。
      
      “皇上可知道曹国公?”
      
      “那个老头。怎么了?”
      
      周舒侗有那么片刻语塞,心想人家才四十出头,怎么就老头了。
      
      “也没什么,素闻曹国公夫人泼辣,今日一见可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哦?”沈嘉远有点感兴趣了,莫不是今日两仪殿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
      
      周舒侗想着,反正她今日所做之事,不出一日定会传遍长安的,与其让沈嘉远从别人那听到,倒不如现在亲自告诉他。于是,捎带了几分偏袒,把自己对曹国公夫人做的事说予沈嘉远听。
      
      沈嘉远听后猛的转身看着她,眸中有着难掩的震惊。
      
      周舒侗被看得心有些慌,心里开始打鼓。她也知道今日这么做,是完全没给曹国公府半分情面。她之前了解过,大梁虽然公爵不少,但基本都是没什么实权的。莫不是消息有误,曹国公惹不起?
      
      半响后,沈嘉远忽然仰头大笑,边笑边拍手道:“甚好,甚好。”
      
      痛快,他许久不曾笑过这般痛快了。
      
      他这位皇后,果真有趣,整起人来,手段一点不输人,他且再助她一臂之力吧。
      
      翌日早朝,沈嘉远黑着脸把曹国公训斥了一顿,暗示他管家不力,夫人嚣张跋扈,竟然敢给皇后说教。把曹国公说的,羞愤到满脸通红。这日之后,接连半月都装病没上朝。
      
      而那一份《曹国公夫人语录》流传开后,曹国公夫人俨然已成为城中笑柄,羞愤得她好长一段时间不敢出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夫妻枪口一致对外,夫妻同心第一步get√
    ----
    写到这里,可有比前面好看一点点点……就是第一次写男女主互相喜欢的比较晚……一点点熬糖……影子好像周日码字码伤了(⊙o⊙),就头好痛哦~~#渣速作者每天都在担心被分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