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东宫女官

作者:张佳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太医当日便带回了问诊结果,康熙得知之后一边吩咐太医好生医治,一边则是让太监梁九功去坤宁宫告知皇后。
      
      “嗻。”
      
      “慢着。”康熙叫住梁九功,沉思片刻后道,“只需告知皇后:老大人年迈,受不得寒气,将养过冬便会痊愈。”
      
      年迈是真,偶感风寒也是真,只是没有如实告知,而是稍加委婉而已。
      
      梁九功应了,来到坤宁宫,按照皇上的交代复述给皇后听。
      
      讷敏听后心中担忧并未减去多少,不过她已经习惯祖父不时便要告病,便没有表露太多情绪,好声好气的让容歆送梁九功出去。
      
      容歆一路送梁九功到坤宁宫门口,出门前塞了个荷包给他:“劳烦公公走这一趟,娘娘宽心许多,这是一点心意,您别客气。”
      
      梁九功拒绝不成,最后客气的收下来。
      
      容歆站在宫门口目视对方远离,然后才回到讷敏寝殿,回道:“娘娘,梁公公收下了。”
      
      梁九功从小伺候康熙,容歆听说他未曾收过后宫这些小主的礼,正巧今日他过来,又有这么个由头,便试了一下。
      
      而他到底是收下了,其中深意不言而喻。
      
      讷敏只点点头,并未说什么。
      
      转眼便到了年根前,本朝许多习俗都沿袭明制,康熙早早便写了几个福字,挂在乾清宫一副,剩下的送到慈宁宫、坤宁宫和几个朝中重臣家中。
      
      从昨夜里就飘起小雪,到现在也未停下,将紫禁城妆点的出尘脱俗。
      
      容歆和齐嬷嬷站在廊下看着小太监将福字挂到正殿上,所有人看着都极正之后,这才让小太监从梯子上下来。
      
      回到殿内,容歆看着讷敏还远远站在窗边向外张望,笑道:“您就是再眼巴巴的看着,也是不便出去的。”
      
      讷敏仍然不舍得从外头收回视线,嘴上念叨:“咽干咳嗽而已,偏你们紧张至此。”
      
      “您若是非要出去玩,奴婢也拦不住啊。”容歆倒了杯热水,摸着杯子不烫了,才塞到讷敏手中。
      
      其实容歆心中明白,讷敏深知自己贵为皇后,务必得庄重,不能像闺中之时天真烂漫,想如何便如何。
      
      不过再一想,现下她还能有玩性,也说明这宫中的日子并非全都是拘束压抑。
      
      容歆也不忍她这点儿少年心性湮没于宫中,便又笑道:“冬日还长,总会再下雪,若是下回您身体好,奴婢伺候您去慈宁宫,陪太皇太后、皇太后一起吃养生锅子可好?”
      
      讷敏顿时绽开笑颜,“也请皇上一起。”
      
      “是是是,自然是要请皇上的。”
      
      这时康熙未让看门的太监通报便走进来,笑着问:“请朕做何事?”
      
      众人行礼,讷敏见他靠近,赶忙退了一步,“皇上,臣妾有些风寒,万不可过了病给您。”
      
      “朕观你面容,倒不像有病色。”康熙笑意不减,依然走到讷敏身边,握着她的手坐到暖榻上,“可有叫太医?”
      
      “本就无大碍,齐嬷嬷和容歆太过紧张,引得臣妾也小心起来了。”
      
      康熙看向齐嬷嬷和容歆,两人皆神色淡然,便赞道:“是该慎重些,她们也是一片赤诚之心向皇后,得赏才对。”
      
      容歆和齐嬷嬷自然连称“不敢”。
      
      讷敏眼睛转了转,询问道:“我身边的宫女一直未有品级,皇上看齐嬷嬷和容歆如何?”
      
      齐嬷嬷的姓是满姓汉化,至于容歆……讷敏又对皇上解释道:“容歆爹幼年便入了一个孤老包衣的籍,只是没改姓而已。”
      
      这些当初皇后陪嫁进宫时,内务府必定已经查验过,遂康熙不在意道:“皇后身边的人,皇后做主便是。”
      
      既然皇上如此说了,讷敏便心中有数,趁他不注意,悄悄得意的看了一眼容歆。
      
      容歆心下好笑,继续垂眸静立。
      
      “皇后还未说,请朕何事啊?”康熙见讷敏面上羞涩微露,不好意思张口,便又看向容歆,“你说。”
      
      容歆立即回道:“回皇上的话,娘娘见雪景甚美,只是今次有些风寒不便出行,便想要下一场雪时去慈宁宫陪太皇太后和皇太后用养生锅子。”
      
      说着,容歆含笑忘了一眼自家娘娘的羞色,毫不犹豫的卖掉她:“娘娘有好东西便想与皇上分享,要请皇上您一同前往呢。”
      
      康熙一听,朗笑道:“皇后心意朕自然要珍惜,定要陪皇后同往。”
      
      讷敏假意嗔了容歆一眼,又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康熙说:“那臣妾可是记得了,下一场雪臣妾请皇上一同去慈宁宫。”
      
      “好。”康熙应承完,心情很好道,“朕今日派人去赫舍里家时,顺便问候了一下老大人,他身体大好了,皇后倘若还心存挂念,不若节后出宫低调探望一二。”
      
      讷敏先是一喜,很快又平静下来,摇头道:“皇上体恤,臣妾心中感动不已,只是臣妾亲自回去实在有些兴师动众,还是遣人回去吧。”
      
      康熙深深的看着讷敏,“皇后……敏儿,你是皇后,这点权利合该拥有。”
      
      “臣妾身为皇后,更该以身作则。”讷敏笑道,“倒时让容歆代臣妾出宫,臣妾再准备些药材礼物一并捎回去,皇上别心疼才是。”
      
      “自然不会,朕也准备些礼物赏岳家诸人,一并由容女史带过去。”
      
      容歆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从没想过会从康熙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先时还未反应过来,直到注意到讷敏的眼神,立即跪下谢恩:“奴才叩谢皇恩。”
      
      各宫妃位以上皆设有女史,其中尤以皇后宫中品级最高,正六品。
      
      如今康熙圣口御言,虽说比不得外头正六品的含金量,但在宫中,低阶嫔妃她都可以免礼,这得少屈多少次膝?
      
      而讷敏也笑盈盈道:“臣妾也提前替娘家谢皇上赏赐。”
      
      既然决定由容歆替皇后回赫舍里府探望长辈,讷敏将齐嬷嬷和容歆的品级落实之后,便开始准备起来。
      
      讷敏孝顺,赏赐长辈们的主要都是一些好的药材,其他人才是一些贵重物件儿。
      
      待到容歆出宫前一日,梁九功也带着小太监送来了皇上赏赐给赫舍里家的礼物,容歆将两份礼单妥善收好,只等着明日一早出宫。
      
      她一脸淡定好像只是从坤宁宫到御花园一样,讷敏却一直在殿内来回踱步。
      
      容歆忙完眼睛随着她来回转了几圈儿便有些眼晕,无奈道:“娘娘,您不晕吗?”
      
      “我有些近乡情怯。”
      
      容歆想说“近乡情怯”好似不太妥当,可一想到讷敏的心情,叹了一口气,道:“那您何必推辞皇上的好意,亲自回赫舍里府一趟,也不算是什么大事。”
      
      讷敏缓缓摇头,“我如何又不想,只是前朝之事我帮不了皇上什么,只能谨言慎行,免得有人借题发挥。”
      
      容歆默然。
      
      她们在后宫不好打听前朝的事,却也或听说或从皇上的忙碌中洞察了一点局势的紧张,说实话,讷敏所言不是没有道理。
      
      可讷敏越是懂事,容歆反倒越是心疼她。
      
      讷敏走过来抓住容歆的手晃了晃,轻声嘱咐道,“姐姐你代我回去与我亲自回去也无异,旁的我不担心,只帮我看看祖父和父亲母亲的身体是不是安好,还有大哥他们……”
      
      “您放心,奴婢一定好好看。”
      
      “还有……”讷敏并无半分勉强道,“若是长辈们问起我,你便说我一切都好,太皇太后皇太后对我好,皇上对我也好。”
      
      容歆点头,“我会看情况回答的,不会说多余的话。”
      
      “姐姐做事,我是信得过的。”讷敏四顾之后,发现没有什么能交代的,便有些失落的坐下,良久才道,“姐姐难得回去,也家去看看。”
      
      容歆如今伴在讷敏身后,说是患难与共也不为过,便实话道:“奴婢和家中关系生疏,若说他们想念奴婢,别说奴婢不信,估计他们自己都不信。”
      
      讷敏确实少有听容歆说过她父母的事,也没为他们求过什么,想了想也未劝说,只是道:“那还有你弟弟呢,你不是说你那个幼弟很懂事吗?”
      
      “容盛……”容盛出生之后她也什么机会亲近,不过他倒确实算是容歆在那个家中比较喜欢的人,便应道,“若是有空闲就见一见,不得闲便算了。”
      
      不过容歆想来,除非刻意安排,否则她在宫外就那么半天的功夫,如何能见到容家那对夫妻呢?
      
      容歆心里是这么认为的,可她出宫的时候,还是带了个装了二十两银子的荷包。
      
      她和太监护卫一行人直接做马车到了赫舍里家,一个小太监去敲了敲门,其他人则是捧着赏赐整整齐齐的站在容歆身后。
      
      大门打开,守门的一见到容歆,立即便热情道:“容女史您来了!主子们得知皇后娘娘遣人回来,已经在等着了,您稍等,小的这就去通报!”
      
      容歆猜到自己如今代表皇后,身份不同于从前,却还是想得小了。
      
      进去之后,赫舍里家一众全都跪在她面前接皇上和皇后的赏赐,虽说跪得不是她本人,容歆也是真真正正见识到,为何那么多人追逐权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不是专业人士,能够查到的比较全面的女官制度是隋唐承袭下的六局二十四司。
    本文为私设,以下就是大概。
    1.宫令女官——正三品
    (女官之首,管理后宫琐事,仅一人,可代掌封印,可有封号,由后宫之主决定)
    2.御前女官——正四品
    (皇帝贴身宫女)
    3.凤仪女官——正四品
    (太后、皇后的贴身宫女,各一名)
    4.尚宫——从四品
    (二人,主管六局)
    5.六局各主管——正五品
    6.女史——正六品
    (太后、皇后、皇贵妃可有,1、2名)
    7.二十四司女官——正七品
    8.二十四下属典、掌——八品、九品
    9.主事宫女——无品级
    9.普通宫女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