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在上

作者:一念不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圣母在上第三季OVA

      祥子:我不会去的...
      祐巳惊讶哎?
      祥子生气道我说我不会去的,
      还有你这种懒散恍惚的应答,
      就不能稍微改改吗?
      祐巳:但是姊姊我们的约定呢?
      祥子解释我并没有打算违反约定,
      但是祐巳,你看起来一副立刻就要
      外出去的样子”?
      祐巳回:因为我已经等了很久了嘛
      去游乐园...
      祥子:我也没有说不会去啊!
      只是在和你商量现在去是
      否不太合适而已”
      祐巳:骗人姊姊刚才还说[我不会去的]
      祥子:别再挑语病了好不好?
      最近你的反抗心里还真是很强啊
      祐巳:那还不是因为姊姊的每一句话
      都会嚓嚓地狠刺在我的柔弱内心里啊~
      祥子生气道:能这样顶嘴,
      你的内心还真是柔弱啊!
      志摩子和乃梨子受到了惊吓~
      志摩子紧张道:那个就这样放任她们
      不管真没关系吗?
      令:亲密姊妹的亲热争吵,
      我可不想做煞风景的事
      乃梨子:不去阻止没关系吗?
      由乃:没关系,她们只是在[嬉闹]而已
      志摩子惊讶的问嬉闹?
      祐巳问祥子需要再来一杯吗?
      我这就去倒,
      祥子笑着回你还真是善解人意啊~
      祐巳:因为我是妹妹嘛
      由乃:看吧,姊妹争吵别说狗了,
      连细菌都不会理的~
      祥子问:游乐园...暑假的时候
      会很拥挤吧?
      祐巳:是的...
      祥子:而且我很怕热,每年夏天都会去别墅,游乐园就等到冬天再去吧?
      祐巳:是...“本想暑假时和姊姊
      一起出去玩的”
      
      由乃:提议一个只有夏天才能去的地方
      不就好了吗?我就是这样做的
      祐巳:由乃同学这个夏天要去哪里呢?
      由乃:哼哼哼
      祐巳:[哼哼哼]?
      由乃:登富士山
      祐巳:真的吗?
      由乃:一直以来连做梦都想去...
      动完手术也快十个月了!
      也得到主治医生的同意了
      而且监护人也会一起去,
      祐巳:由乃同学你又是用了强硬手段
      说服医生和今大人的吧?
      志摩子这个夏天你有什么计划吗?
      志摩子回:我准备和乃梨子去各地的
      教堂和佛像展看看...
      祐巳:好历害真像你们的风格
      志摩子问那祐巳同学你呢?
      祐巳:往年都是去山梨的祖母家...
      祥子:祐巳
      祐巳问什么事?
      祥子:你
      祐巳:啊
      祥子:如果愿意去话,来我家的别墅吧
      祐巳开心的问咦?咦!!
      聚集在玛利亚的庭院里的少女们,
      今天也带着天使般无垢的笑容
      穿越与身同高的门...
      覆盖住纯洁的是深色的制服,
      不要让裙子的摺痕乱掉
      不要让白色的水手服领结外翻,
      舒缓地行走成了这里的习俗...
      私立莉莉安学院,
      “这里是少女的花园”
      祥子:还想邀请谁一起去别墅吗?
      祐巳:啊?
      祥子:如果你想去的话再叫两三个人
      一起去也可以
      祐巳问除了我以以外姊姊还
      邀请了其他人吗?
      祥子:没有啊-
      祐巳:嗯
      祥子:你可以试着去邀请圣大人哦
      如果圣大人能来,祐巳也会很开心吧?
      祐巳:但是大学生有可能要参加
      研讨会什么的吧...”
      祥子:的确有此可能
      祐巳:姊姊,只有我一个人会让你
      觉得烦躁吗?
      祥子: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事呢?
      你啊为什么会说出这种没头没尾的话?
      “对我来说;只要祐巳来了就足够了”
      祐巳:我也是只要有姊姊在...
      祥子问只有我们两个人没关系吗?
      祐巳:是的,只有两个人的话,
      一定能享受到...只有两个人的乐趣
      “这时的我毫不犹豫地坚信这一点”
      真美问听见了吗?
      莺子回:听见了
      真美:小笠原家的别墅,
      好想被邀请啊
      莺子:就算不行,只要能稍微
      窥视到红蔷薇妹妹的休假...
      真美:但那是私有地,不能随便进入吧
      “要不拜托祐巳同学带我们一起去!
      说不定会答应该”
      莺子:但是在偷看到刚才那种
      [两人世界]般的场景呢...
      有点难以开口啊,
      真美笑着回我们变成电灯泡的...
      
      莺子:的确是灯泡呢...但真的好想看啊
      真美:是啊好想看呢,
      红蔷薇和花蕾那美丽而又平静的休假
      祐巳:然后期待已久的暑假
      终于开始了...
      星期一
      祐麒:哦,把最好的衣服穿上了,
      费了很大的心思嘛,
      祐巳问:不好嘛?
      祐麒:不过是别墅而已,放松点
      放松点...好好享受下短暂的假期吧
      祐巳:嗯?
      祐麒:“我本也会因为学生会的
      合宿到那一带去”
      可能会在那里见面
      祐巳:哎,是吗?
      祐麒:这件连衣裙有点像纹白蝶呢!
      祐巳问哪里有[纹]啊?
      祐麒问这算是幽默?
      祐巳笑问咦?
      说得也是没什么好紧张的...
      不过是别墅,去那里只是为了和
      姊姊一起度过愉快的一周而已
      祥子叫着祐巳
      祐巳回啊,
      ‘祐巳看着祥子的穿着疑惑
      为什么为是牛仔裤?
      祥子:早上好祐巳,好可爱的连衣裙
      祐巳:姊姊的牛仔裤才真的很合身呢
      祥子:是啊...“因为我有时会在家里
      穿上次情人节时祐巳替我选的牛仔裤
      爷爷看到后,就给我买了一条”
      祐巳:看起来很好看...
      祥子:那我们出发吧?
      祐巳:姊姊检票口在这边。
      祥子回我不是说过要坐车去吗?
      祐巳惊讶不是吧?
      我没有听你这样说过啊...
      祥子:我的确说过坐车去的,
      祐巳不解的问坐车?
      祥子:是的坐车
      祐巳:坐车...坐车...啊姊姊的确说过
      如果早到,就会载我到以前的地方
      随意消磨时间?
      祥子:是啊我说过,如果早到
      就会在车上开冷气...啊...
      [到连以前]和[在车上]
      真是的我们想的完全是两回事-
      祐巳问食物味道怎么样?
      祥子:真好吃
      祐巳:太好了,那这个也请尝尝
      祥子:祐巳真幸福,我从没带过
      母亲做的便当去参加连足或运动会
      祐巳:清子伯母不做吗?
      祥子:做啊,但是要花很长的时间
      有一次我连足结束到家了她没做好
      祐巳: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还真够历害的!
      抱歉我稍微睡一会儿晚安-
      祐巳:这么快就睡着了?
      [睡梦中祐巳梦见]:由乃叫着祐巳同学
      祐巳:这里为什么会是富士山?
      由乃:给你-
      祐巳:为什么给我算命符?
      前途多难-
      祥子:祐巳祐巳,中转休息站到了
      去一下洗手间吧...
      居然会想吃冰淇淋真像个小孩子
      祐巳:很好哦
      祥子:快点吃吧
      祐巳:好
      祥子:你看你,我帮你擦掉
      祐巳:“把小笠原祥子大人比作冰淇淋
      其意是...不仅仅是冰凉,
      更是轻软与甜蜜吧...”
      祥子:这一带很久以前就是
      别墅的房子!
      祐巳:这里是姊姊所喜欢的世界
      一起相处的时间里
      我想尽可能地去接触姊
      姊所喜欢的东西...
      祥子:就是这里了,
      拥人:欢迎回来大小姐...
      祥子:阿清和源助两位看起
      来也很健康啊,
      祥子对祐巳介绍这两位是管理
      别墅的泽村夫妇,
      祐巳:我叫福泽祐巳,给你们添麻烦了
      拥人:欢迎您祐巳小姐...
      一定很累了吧?先进屋休息一下吧!
      祥子:这种又丑又小的房屋,
      一定吓了你一跳吧?
      祐巳:不怎么会呢...
      这里很不错,
      虽然之前因想到
      是小笠原家的别墅而稍微紧张,
      但如果是这样的就没问题了
      拥人:从祐巳小姐家里寄来了,
      大米给祥子小姐...
      祐巳惊讶大米?妈妈真是的
      祥子呵呵祐巳家里真是有趣,
      就是因为这样的家庭环境
      才会成长出祐巳和祐麒这样的孩子吧
      祐巳:这算是夸赞吗?
      祥子:阿清我们停留的这段时间里
      请务必用此做饭
      阿清:知道了
      祥子:祐巳的房间就是这间
      祐巳问我们不是同一间嘛?
      祥子:我夜里可能会看书,
      那样的话祐巳会觉得灯光刺眼
      难以入眠的...
      祐巳:我明白了
      
      祥子:先整理一下行李吧
      祐巳:不管怎样,
      总算是到了姐姐的别墅了...
      虽然在学校里是大家的红蔷薇大人
      但是这一周内是我一个人的姊姊
      阿清:祐巳小姐请用午餐
      祐巳:姐姐呢?
      阿清:说想躺一会儿,
      现在正在楼上休息了
      祐巳:是因为身体不舒服吗?
      阿清:不是,每年都是这样
      到这里来的当天,
      都会休息到傍晚的左右...
      祐巳:是这样啊?正如阿清所言
      姊姊醒来时已经是吃时饭时间了!
      祥子问我睡着的时候,
      祐巳都做了些什么事啊?
      祐巳:嗯,整理一下行李,
      然后躺了一会儿...
      祥子:这里恬静且让人愉悦吧?
      祐巳:是的,但是姊姊不在身边
      感觉有点寂寞...
      祥子笑着回那么晚上我们玩游戏吧
      祐巳:可以吗?
      祥子:当然
      祐巳高兴的站了起来
      祥子:祐巳吃饭时不要站起来...
      祐巳:是~很不巧这间别墅
      只有摸克牌,西洋棋...和围棋
      “但是和姊姊在一起的时间非常快乐
      沉醉于游戏中不知不觉
      就到了十二点半”
      星期二...
      祐巳:早安
      阿清:早安,祐巳小姐您晚
      睡得好吗?
      祐巳回是的,和东京比起来
      这里凉爽宜人,我睡得很好...
      好香啊,
      刚出炉的被我买来了,趁热吃吧
      阿清:祐巳小姐,在面包和煎蛋
      还没冷掉之前,请叫祥子小姐起床吧
      祐巳开心道是
      祐巳爬楼...来到祥子房间的门口
      敲着房门...打开门叫着姊姊
      打扰了...
      祐巳:现在不是看得出神的时候
      姊姊,姊姊...
      这时祥子睁开了眼睛...看着祐巳
      祐巳解释该起床了,已经是早上了
      面包和煎蛋要冷掉了...
      祥子:我不吃早餐了,再让我睡一会儿
      祐巳:不行,我想和姊姊一起吃早餐嘛
      掀被子了,请起床
      祥子:知道啦,我起床就算了
      祐巳...
      祐巳:是
      祥子:我五分钟后下楼
      祐巳:好的,那我去楼下等
      笨蛋笨蛋,干嘛呆呆地看著姊姊
      换衣服啊...
      那是什么书啊?
      祥子回是暑假作业读后感
      祐巳也趁早把作业做完吧...
      稍后的时间安排会很紧的
      祐巳:哎,今天要出门吗?
      祥子:不今天哪里都不去,但不是
      曾提过在暑假的后半段,山百合会
      准备学园祭会很忙完吗?
      祐巳:哦...
      祥子:你的作业呢?
      祐巳失落的回没有带来
      祥子:要写读后感的书,也没带来吗?
      祐巳:对不起...
      有什么是我可以帮忙的吗?
      阿清:怎么可以让您帮忙,
      既然是祥子小姐的妹妹,
      祐巳小姐就等于是小笠原家的小姐
      如果让您帮忙,我会被叱责的
      还有请您无论如何不要抢
      走我的工作啊...
      祐巳:是,早知如此
      把填字游戏带来就好了...
      松鼠,过来...呵呵被讨厌了啊
      好无聊啊...暑中问侯
      我现在正于姊姊的别墅里作客
      这里既凉爽又宁静啊...
      很遗憾不能将这里清新的空气
      一起寄给你,祐巳
      祥子:只印了半天的树叶,
      还不能用来当标本吧
      祐巳:只要能保持到由乃同学,
      和志摩子同学...收到就好了
      祥子:这样啊...虽然作业没带来
      明信片与邮票却是准备齐全了呢
      祐巳:这是旅行常备物品嘛
      祥子:这里的地址一起写上吧
      星期三
      祐巳:今天姊姊也是看书
      作为陪伴,我也从书架上拿了本
      夏日漱石的书试着看了看...
      拥人:祐巳小姐您有客人来了
      祐巳:知道了
      祐麒:你忘记带的东西我帮你送来了!
      祐巳:特地买了下来竟然忘记在家里了
      祐麒:没这东西,就无法开始
      愉快的休假吧?
      祐巳:笨...不用你多话,
      祥子:祐巳对帮你送东西来的人,
      怎么能用这种态度呢?
      祐麒先进屋吧,马上就到中午了
      一起用餐吧...
      祐麒:不了,我和学生会的朋友们
      约好在主街道见面,
      明明刚刚才到,
      
      但大家都说想要立刻去逛街
      祐巳:要去主街道吗?
      祐麒问你还没去过吗?
      要一起来吗?
      祥子:祐巳你去吧,和祐麒一起去
      让我很放心...
      祐巳:祥子姐姐也一起去吧?
      祥子:我已经去过了,
      而且我不太喜欢热闹的地方,
      不用顾虑到我,
      祐巳:但是...
      祐麒:“那我就稍微借走姊姊一会儿,
      祐巳快走吧,刚才那样可不太好”
      你想去的心情全都写在脸上了,
      祐巳:脸上果然还是表现出来了吗?
      祐麒:嗯,因为介意祥子学姊而不去的态度,对她可是很失礼的...”
      祐巳:可是...!
      柏木:呀小麒和祐巳
      祐巳惊讶柏木学长,
      谢谢你...
      柏木:只要是祐巳的事,随时效劳,
      祐巳:我先告辞了..
      柏木:祐巳加油哦
      祐巳问加油什么啊?
      柏木:不,我只是有所预感,
      好像会有波折在前,
      因为祐巳在这里是客场作战啊,
      祐巳疑惑客场作战...?
      我回来了,
      祥子:祐巳你回来了吗快过来
      祐巳:是
      祥子介绍着"各位这是我在学校里
      认的妹妹:福泽祐巳
      她会在这里停留到星期一,
      请大家好好相处...
      祐巳:请多多关照,
      我是绫小路菊代请多关照祐巳小姐
      我是西园寺由佳里,
      能成为祥子小姐的妹妹真让人羡慕...
      我是京城贵惠子,希望能够相处融洽
      祐巳:瞳子...
      祐巳瞳子:贵安祐巳大人
      祥子:祐巳也一起坐下吧
      瞳子;那些女孩一回去,就会吧
      祐巳大人的传言,说得沸沸扬扬的”
      祐巳:什么传言?
      瞳子:大家一直都很憧憬祥子姊姊
      对于后来居上稳坐宝座的祐巳大人,
      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传言,
      祐巳:是吗,
      也就是说还有3个瞳子了?
      瞳子笑问有点害怕了吧?贵安
      祥子:贵安,祐巳上街玩得开心吗?
      祥子:嗯,但是我还是更喜欢
      和姐姐在一起,
      
      星期四...
      
      祥子:赤松,唐松,桂树,枫树,
      一到秋天叶子就会变红,
      听见了吗,这是蓝鹯鸟的叫声
      
      祐巳:知道的真详细啊,
      祥子:小心那里有断落的树枝
      我也喜欢这雾,
      一直都想让你看看这里,
      祐巳:姊姊喜欢的是自己的别墅
      和那周围的大自然,
      对姊姊来说;
      这里是能让心情变得平静得就像
      幼儿房一样的地方,
      姊姊把我邀请了只属于她自己
      珍贵而又特别的空间中,姊姊...
      祥子:怎么了,害怕雾吗?
      这样就不要紧了,
      喜欢恶作剧的妖精只会欺负
      落单的行人,
      菊代作业应该自己完成才对啊,
      菊代:怎么会!我每年都是因为
      期待祥子姊姊能够辅导我学习,
      才来别墅的,“还是说今年因为
      有祐巳小姐在”?
      菊代的事情就变得不重要了呢?
      
      祥子笑问这和祐巳没关系吧?
      菊代生气道祐巳小姐太狡猾了
      从早到晚一个人独占着祥子姊姊
      却不肯分给我稍微一点时间,
      未免也太贪得无厌了,
      因为祐巳小姐在...姊姊也变了
      祥子安慰着“菊代别哭了,
      祐巳站起来说道:我去二楼看书,
      祥子:祐巳对不起,
      祐巳:没关系,
      “只是待在自己喜欢的人
      身边也可能会给他人带来痛苦,
      但是喜欢上某一人也是件很
      重要的事情吧?
      我要加油啊,但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中午的时候]——
      惠子:母亲说;想见祥子姊姊,
      原本想来这里拜访,
      不巧的是有点感冒了..
      祥子:京桎伯母感冒了?
      祐巳:去探望一下如何呢?
      祥子:那祐巳你呢?
      祐巳:我留下来看家,
      顺便为借阅的书,写一下读后感...
      惠子:祐巳小姐一起来也没有关系:
      祐巳:“陌生人前去打扰,
      影响到贵惠子小姐母亲的身体健康
      就不好了...”
      惠子:是吗那可真是遗憾
      清子:祐巳小姐打扰一下...
      祐巳:是有什么事吗?
      清子:请您小心那几位小姐
      
      祐巳不明白的问:哎?
      清子:“京桎小姐向我打听了很多
      关于祐巳小姐的事”
      祐巳问我的事?
      清子:我原以为她和祐巳小姐更
      亲近一点...所以说了很多您到这里
      之后的事...非常对不起,
      我应该更警慎一点回答的,
      祐巳笑着回没关系啦,又没有什么
      不可告人的事...
      清子:是啊,“您说的没错
      但是,那些大小姐们很在意
      家世门第什么的”所以有些担心
      祐巳:虽然叫我小心...
      但是该小心什么,又该怎么小心呢?
      祥子出门回来了,
      但是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祐巳问发什么事了吗?
      祥子生气的回什么事也没有,
      去了哪里后,至桎家一群人
      正在开花园派对...
      祐巳:那贵惠的母亲呢?
      
      祥子生气的回活蹦乱跳的好得不得了
      病人在白天大口喝着香槟,
      吃着成堆的烤肉...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祐巳也在想怎么回事...
      就算你问我,我也...
      祥子笑着说;是我不好,不该发祐巳
      发脾气的...
      祐巳:没关系...
      祥子:我们还是回东京去吧...
      祐巳:这是为什么呢?
      祥子:没什么,只是有点厌烦,
      陪伴于某些人荒唐无聊中罢了...
      我只是想和祐巳两个人
      过个轻松的假期而已"为什么就不能
      放过我呢?有时小笠原这个姓
      会让我感觉很沉重...”
      我很喜欢父亲和祖父也感谢他们
      花费了比普通人来得多的精力
      和金钱抚养我长大。
      但我偶尔也会作梦,像[如果一家四口
      能够生活在一起],
      [像有这样这样的一幢别墅]
      那该有多好...“所以小时候,全家人趁着
      盂盆菌盆节的休假来此停留时光,
      总是让我非常开心”
      父亲和祖父只有在这里的时候,
      才不会去其她女人哪里...
      祐巳问所以姊姊才喜欢这里的吧?
      那就别说要回去的话,
      尽量待久一点吧?
      祥子无奈的回在这里我无法保护好你...
      在京桎家时有人在谈论你,
      祐巳小心的问他们说什么呢?
      祥子生气的回简直愚蠢至极...
      “即使在莉莉安瓦版上都没有刊登过
      那无聊的报道...”
      祐巳:那就请告诉我是怎样的无聊吧!
      
      祥子回答:关于大米的事...
      祐巳笑问原来如此,是关于大米啊...
      祥子生气道“别再说了,这种事连
      说给你听的价值都没有”
      祐巳:对不起,
      因为我的事让姊姊丢脸了...
      祥子解释着“不是这样的,
      我从来没有认为你会让我丢脸”
      不明白吗?“我是不想伤害你,
      只是因为成为我的妹妹,
      就得遭罪这种痛苦...”
      我最讨厌这样了!
      祐巳:姊姊生气了…即使这样
      我却仍能保持冷静的看着姊姊!
      真是不可思议…
      祥子:我一直希望你能和我在一起
      而感到快乐…
      祐巳:我很快乐啊
      祥子:骗人
      祐巳:是真的
      无论是开心还是痛苦的事,
      我都快乐的试验着,
      姊姊为什么不明白,我只要和姊姊在一起就已经很幸福了呢..
      祥子:祐巳
      祐巳:所以如果姊姊想回去,我当然
      也会回去..如果决定要留下,
      我一定会陪伴到最后,
      祥子:我知道了,既然你这样想...
      那就按原计划到:下星期一再走吧?
      我其实最讨厌逃避了,
      祐巳开心道这才像姊姊嘛...
      祥子:祐巳
      [星期五]...
      祥子:你的信也来了
      祐巳:我也有?
      信里写的是...:["星期六傍晚六点
      在别墅举行宴会,请务必出席
      恭候大驾西园寺由佳里"]
      宴会...?
      祥子此刻应该在想:这下可惨了...
      祐巳:昨天是绫小路和京桎小姐,
      明天是西园寺小姐...
      看来果然是波折在前,
      [星期六...]
      祐巳惊讶的问大家为什么都来了?
      那么是因为读了我的明信片
      而特地赶来的吗?
      由乃:“因为祐巳同学以那么
      老实的文笔写了寄来”
      可见不是无聊,就是发生了什么事吧?
      然后打电话给了志摩子同学...
      就决定既然都担心你了,
      干脆过来看看情况”!
      志摩子:这里的地址也写了很详细
      所以我想这也许是希望
      我们来的暗语吧?
      祐巳:那是姊姊写的
      
      志摩子看着由乃回啊,我好像
      有点太武断了呢,
      乃梨子:但是红蔷薇大人说不定
      也希望大家能来呢?
      祐巳:姊姊她...?
      祥子[这里的地址也一起写上吧]...
      祐巳:姊姊为了我把大家叫到这里...
      令问那么祥子现在去哪了?
      
      祐巳:现在松平家的别墅问
      候瞳子的爷爷...
      由乃开心道看来我们是对了!
      志摩子问祐巳同学正在为什么事情
      而烦恼吧?
      祐巳露出惊讶的表情哎~
      双从脸上看出来了?
      由乃看着信说道:没理由去的~
      志摩子:我也认为不要去比较好!
      但是...
      乃梨子:这也太幼稚了吧?
      就好像小学生在欺负人一样
      令问:祥子怎么说?
      祐巳:似乎是犹豫不决
      令:原来如此,我知道了
      由乃:知道什么?
      令:“祥子现在正在动摇,对于别人
      的挑拨她基本上不会退缩...
      只是一旦看不清对手是谁,或不知道
      对方正在想什么时”
      她就会变得非常胆怯...
      
      祐巳我好像有点明白了...
      令:如果这次只有一个人,
      她大概会去的...
      乃梨子:但这次祐巳大人也在,
      令:原因就在这里,对现在的祥子
      来说祐巳受到攻击比自己受到攻击
      更让她难受,所做的她才会犹豫
      由乃:祐巳同学你想怎么做呢?
      祐巳:我觉得自己无论选择哪条路
      都不正确...
      志摩子:不正确?
      祐巳:“如果去参加宴会,一定会有
      让人不快的事情发生...
      但如果不去最后一次,一定会为了
      挑战而付出代价...
      不管怎样我都会按着祥子大人
      决定的去做”!
      
      由乃:那就是可能会去啦?
      祐巳:嗯...
      
      由乃:“你真傻祐巳同学...为什么自己
      要往陷阱里面跳啊?
      和我们一起坐傍晚的新幹缐回去吧?
      那些大小姐也不可能非得追上来
      对你指手画脚吧”!
      祐巳:谢谢你但我是不会回去的,
      我已经要和姊姊一起回去...
      祥子:大家都来了啊我真是太高兴了
      乃梨子:贵安红蔷薇大人
      由乃:看见明信片上的地址后就
      厚着脸皮不请自来了...
      志摩子:“这一带对外人来说简直
      就像迷宫一样...”
      不知道号码的话也许根本不会到这里
      祥子:对吧所以一般是不会轻易说的!
      令:这算是祥子的秘密基地...
      祥子:没错秘密基地
      暑假过的开心吗?
      志摩子:是的,和乃梨子到处
      拜访能当天来回的佛像和教堂
      乃梨子:“来这里的途中,还去参观了
      石制的观音像”!
      祥子:这样啊,那你们呢
      登富士山感觉怎么样?
      令:也没怎么样,为了在黎明时
      登上山顶,途中在山上的小屋浅睡
      一晚,那里有很多人睡在一起,
      挤得连翻身都困难,
      再加上身边躺了个很胖的阿姨...
      又打呼噜又是磨牙,真是要命,
      祥子问日出呢?
      由乃:看得一清二楚...
      
      令:看吧皮都被鞋子磨掉了,
      由乃很狡猾半路上骑马了..
      由乃生气道令我说过不能说出来啦
      令...
      祥子:住一晚再走吧
      令:不如祥子也一起回去吧?
      祥子摇了摇头
      令:那么学校见了...
      祥子:嗯之后学校再见了,"祐巳"
      祐巳:是...
      祥子:真的没关系吗?
      祐巳:当然,
      我会一起去西园寺小姐的宴会...
      [宴会地点]...
      祥子: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祐巳:是的没问题...
      即使受到再大的打击,我只要看到
      姊姊的笑容就能立刻重新站起来,
      西园寺:欢迎你们,祥子姊姊,
      祐巳小姐...
      祥子:谢谢你的邀请,"
      西园寺:两位里面请
      西园寺:“各位小笠原家的
      祥子姊姊到了还有静候已久的
      祐巳小姐也一起来了...”
      
      祥子:我去拿些喝的东西...
      祐巳:嗯,
      [嘲笑声响起...]
      那就是传言中的越光米公主?
      祐巳:越光米...?
      [我之前好心邀请她来我家的别墅.
      .却被拒绝了]...
      瞳子:祐巳大人你是受虐狂吗?
      祐巳:瞳子...
      瞳子:"明明之前那样忠告过你了...
      这下发生什么事我可不管"
      劝你还是趁现在赶紧回去吧...
      柏木:你们俩姊妹真有胆量,
      祐巳:柏木学长...
      柏木:"明知可能会被期负却还是来了″
      祐巳:“但是我为什么非得
      被人欺负不可呢”?
      柏木:那是因为对小笠原家抱有的
      复产情结...
      祐巳:小笠原家?
      柏木:没错那个家族是历史悠久的名门
      相比之下她们的家族亳无家世可言!
      对于整天把家世挂在嘴边的人来说
      当然会感到自卑了”
      祐巳庆幸的回但我并不是
      小笠原家的人啊...
      柏木:既然是小祥的妹子就等于同是
      小笠原家的女儿;
      祥子:抱歉让你久等了
      刚才遇到了以前的书法老师...
      你们在说什么?
      祐巳:没什么
      这时鼓掌响起...
      柏木:已经开始了吗?
      祐巳:嗯,那位是?
      柏木:西园寺家的老夫人
      今天是她八十八岁大寿的庆祝宴会...
      祥子:今天居然是曾祖母的生日
      我居然一点也不知道...
      
      祝贺您,祝祝贺您...
      祐巳:不知道宴会主题的只有我们
      西园寺:曾祖母祝您生日快乐...
      那么接下来,我知道大家都希望
      为曾祖母献上她最喜欢的音乐作为礼物
      那么先从我开始...
      祐巳:那位老夫人难道是...
      祥子:生病了吗?
      
      柏木:不,“她在生气...
      因为子孙们擅自改造了这幢别墅
      她很生气并对家人关闭了心灵”
      对了祐巳你会乐器吗?
      祐巳:小时候学过一点钢琴
      但已经不会弹了,
      难道说...?
      西园寺:"祐巳小姐,能为曾祖母
      演奏一曲吗?演奏什么都可以″
      只要说出你擅长八与乐器
      我们家大致上都有,
      
      祐巳:但是...
      
      祥子小声的叫着祐巳
      祐巳回那么...便向寿星走去,
      祥子拉住祐巳说道已经够了
      祐巳:没关系的...
      祥子:祐巳...
      祐巳:因为手脚笨拙,
      我并不擅长何何乐器...
      但是作为生日的祝福,
      我希望能为曾祖母献上一曲″
      祥子开始紧张了...
      这时祐巳唱着"
      圣母玛莉亚之心那是蓝心"
      包容着我们的宽广的蓝天...
      祥子露出惊讶的表情着祐巳
      祐巳:圣母玛莉亚之心那是枸树
      守护着我们的坚强的枸树
      祥子弹琴为祐巳伴奏...
      祐巳:“圣母玛莉亚之心那是黄莺
      与我们的齐声歌唱的林中的黄莺”
      “圣母玛莉亚之心那是山百合
      我们所渴望的白色的山百合”
      “圣母玛莉亚之心那是蓝宝石
      装饰着我们的闪耀的蓝宝石”
      寿星:“谢谢你美丽的歌声,
      让我回忆起以前的时光”
      祐巳:请收下
      寿星:是[圣母玛莉亚之心]吧
      祐巳:是的
      寿星:明年一定再来啊...
      [天使小姐.]
      祥子:“明天是在别墅中
      度过的最后一天了,
      做祐巳想做的事吧”你想做什么?
      祐巳:我想悠悠闲闲地过一天,
      祥子:悠悠闲闲?
      祐巳:“我想和姊姊一起睡午觉,
      明天一整天既不见客,也不看书...
      把垫子辅在阳台上”
      和姊姊两个人悠悠闲闲地度过一天,
      祥子:听起来真不错...
      祐巳:赞成吗?
      祥子:当然啦,
      祥子突然笑了起来...
      祐巳问姊姊你怎么了?
      祥子:"刚才我心
      脏跳得快蹦出来了”
      祐巳问:刚才是指我开始
      唱歌的时候吗?
      祥子笑着回是啊我也...真是的
      呵呵呵呵...
      祐巳:什么事这么好笑啊?
      祥子回:″因为当时我还以为你会跳
      [安来节]呢"
      祐巳问安来节?
      祥子:是你的话跳了也不奇怪!
      祐巳:讨厌姊姊真是的...
      好啦别再笑了啦姊~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