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年代小舅妈

作者:往来熙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她忘了一件事,买的冻疮药还没有给孩子抹。

      大力和元宝站在院子里看着沈美华朝他们招手,两人都没有动,反而朝后退了一步。

      “过来抹药。”沈美华从口袋里拿出冻疮药朝他们挥了挥,本来昨天晚上就应该给他们抹药膏,但来回奔波太累,她给忘了。

      大力看着舅妈手里的药,想到栓子的娘就是抹了药再也没有醒过来,抿着嘴拉着元宝的手就往屋里跑,前后不过几秒,院子里已经没了人影。

      沈美华:“......”

      她只是想上个药。

      算了,她先把孩子们的衣服里塞上棉花,他们两个现在还穿着那件破了口的袄子,今天一天都在发抖,药等他们睡着后再给他们抹。

      沈美华走到大力他们的房门前推门进去,屋里的两人在正屋子东摸摸西摸摸,脸上都是笑容,看的出十分开心。

      元宝见娘进来,抬眼看着她,看了两眼便低下头走到哥哥身边。

      “把裤子和袄子脱了上床睡好,给你们缝袄子。”沈美华说完,走到两人面前等着他们把袄子脱下来。

      大力见她上前,拉着元宝就往后退,跟她始终保持隔几步的距离。

      沈美华见这个大力的举动,知道他们有些害怕,停下脚步,静静的等着他们。

      她等了会,两人始终一动不动。

      三人对视,过了几秒,沈美华叹了口气,这样僵持下去不是个办法,她走上前弯腰抱起大力将他放在床上,三两下将他身上的袄子扒了下来,裤子让他自己脱。

      元宝站在一边看着哥哥被脱了衣服,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也被抱上床,袄子眨眼间离身。

      “被子盖好。”沈美华说完拿着衣服走了出去。

      大力和元宝两人坐在床上呆呆的望着门口,片刻,大力回过神,手拉过床上叠好的被子盖在元宝的身上,自己也跟着躺下。

      “哥哥,我饿了。”元宝手在被子下面摸到哥哥的手,紧紧的抓住。

      “睡着就不饿了。”大力转过身,让元宝闭上眼睡觉。

      元宝摇了摇头,他不困,他想吃饭,想到早上吃的稀饭,他咽了咽口水。

      兄弟两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了起来。

      屋外的沈美华把买的半斤棉花拿出来分成两份和晒好的棉花混合在一起,使劲的揉着,将新旧棉花揉均匀,分别塞进袄子里用针线缝了起来。

      沈美华把两件袄子全部缝好,她昂着头动了动僵硬的脖子,手撑着腰站了起来,坐了一下午,她的腰酸溜溜的疼。

      原主的腰似乎不好,她来的这几天,腰弯久了,坐久了,腰就酸的厉害。

      她走了几步,两手合在一起搓了搓,看着桌上缝好的袄子。

      大力的袄子撕开的面积有些大,挂开的口子不平整又长,她针线一般,缝的看起来不是很好看,但缝的结实,元宝的口子小,又是剪刀剪的,烂的口子平整好缝。

      沈美华看了一会,满意的点了点头,揉了会腰,拿着衣服推开大力他们房门,屋里很安静,床上的躺着的两人睡的正香,她将衣服放在床边,伸手把他们的被子盖好,没有多停留,去厨房准备晚饭。

      沈美华关上厨房的门,闪身进空间,瞬间被温暖包围,她舒服的呼了口气,屋里很暖和不像外面那么冷。

      晚上她准备擀面条吃,本来想拿聚宝袋里的面条,但怕孩子们看出异样,便放弃了面条准备弄手擀面吃,到时候炒上肉末茄子浇上去,想到那个味道,她咽了咽口水,赶紧去厨房找面粉。

      她记得她买过一包面粉,但是时间有些久,她记不清放在哪了。

      她来到厨房,从里到外翻了一遍,在橱柜里的角落看到那袋还剩下一小半的面粉袋子,伸手拿了出来。

      袋子一打开,里面的面粉中有很多的小黑虫,她头皮一麻,将面粉放在一边。

      面粉放的太久,里面生了油虫,油虫不是很大,应该是刚生不久,挑一挑是能吃的。

      沈美华纠结的看着袋子里的面粉,买年货的时候没有买面粉,眼前的这些面粉是唯一的面粉,要是不把这些面粉处理干净,继续让里面生虫,他们以后就没有面吃了。

      沈美华心里做了一番斗争,深吸一口气,拿着勺子坐在沙发上挑着面粉里黑虫,先挑了半斤的面粉闪身出去擀面条,剩下的等睡觉前再来挑。

      她一出来便舀了瓢冷水,里面加上热水,用温水和面,她妈平时擀面条的时候总爱说,擀的面条比机器做出来的面条好吃,还干净。

      一想到这,她的心有些难受,她在也吃不到妈妈做的手擀面了,和面的动作慢了下来,想着以前和父母相处的种种,眼有些发酸,缓了会接着擀,面条擀好后,外面的天已经彻底黑了下去。

      沈美华把两个锅烧热,一个锅下面条,一个锅炒菜,她从聚宝袋里拿了块瘦肉切成肉沫,做了个肉沫茄子淋在面条上。

      一切完工时,她用筷子试了口,味道不错,把自己的那份放在锅里,端着两满碗的面条给元宝他们送去。

      屋里的两人还在睡,她放下手里的面条,走到床边,弯腰轻声喊道:“吃饭了。”

      她话一落音,手还没碰到床上的两人,就见大力睁开眼望着她,眼神有些迷离,像是还没有反应过来。

      “喊元宝起来吃饭,衣服在床上。”沈美华伸手将他扶了起来,没等他清醒便起身离开。

      她在屋里,他们吃的也不自在。

      元宝被娘的声音吵醒,他刚迷迷糊糊的睁眼就见娘开门出去。

      大力见舅妈出去,目光落在桌子的两碗面条,上面还有菜,香味直往鼻子里钻。

      “哥哥。”元宝也闻到那股香味,顺着香味看到桌上的面条咽了咽口水。

      大力听见元宝的喊声,见他眼巴巴的望着面条,赶紧伸手拿过床边的衣服,手碰到厚实的棉袄一愣,她真的他们往里面加棉花了?

      元宝想吃桌上的面条,见哥哥不给他穿衣服有些着急,小手拿过哥哥手里的衣服往身上穿。

      他衣服刚穿上,小眼一亮,激动的开口道:“哥哥,衣服好暖和。”

      大力点了点头,拿过一边的袄子穿上,带着元宝下床吃饭。

      两人坐在板凳上望着碗里的肉沫皆是一愣。

      “哥哥,肉。”元宝微张着嘴有些不敢想相信,不敢吃。

      大力低头看着碗里的肉沫,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肉,怔怔的望着,迟迟没有动手。

      元宝见哥哥不动,他握着手里的筷子望着碗里的面条咽口水。

      大力见元宝直勾勾的看着碗里的面条,不停的咽口水,开口道:“吃吧。”

      吃了最坏的下场就是挨打,他们已经习惯了。

      元宝一听,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吃的很快,一口接着一口。

      一时间屋里只剩下吃面条呲溜的声音,满满一碗下肚,两人撑的打了个嗝。

      元宝两手捧着碗,回味着刚才的味道,开口道:“哥哥,我还想吃。”

      “没了。”大力让他看空了的碗,元宝吃的直打嗝不能再吃了。

      元宝听见哥哥的话,低下头看着手里的碗,动了动嘴回味面条的味道,两人在板凳上坐了会,大力端着两只碗往厨房走。

      沈美华正在厨房里吃着面条,想着晚上烧水洗个热水澡,到时候去房里把面粉里的虫挑完,刚想完就见大力端着两个空碗进来。

      “吃完了?”沈美华微怔,有些不敢相信她看到的。

      他们吃饭的碗是那种老式大碗,很大,她怕孩子吃不饱,碗装的满满的,她才吃了一小半,他们竟然吃完了。

      沈美华有些后怕,幸好她想到他们上次吃红薯的烫到,特意把面条放凉了一点才端过去,不然两人怕是又要烫到。

      大力见舅妈惊讶的望着他手里的碗,他握着碗的手一紧,点了点头。

      “以后吃慢点,不要像上次一样烫到。”沈美华说完,让他把碗放进锅里,等她吃完一起洗。

      大力低低的嗯了一声,把碗放进锅里,伸手去拿水瓢往锅里舀水。

      “不用刷,你回屋看着元宝。”沈美华见大力要刷锅赶紧拦下来,他的手现在不能碰水。

      大力整个人被舅妈轻轻的从灶台推开,没想到她会直接推开她,有些愣神的站在屋里看着她。

      “怎么了?”沈美华见大力站在屋里不动,开口问道。

      大力望着舅妈,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这几天她不仅不打他们,还给他们吃的。

      沈美华见大力不回话,一直望着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其实她也能猜到,无非就是为什么突然不打他们,给他们吃饱饭。

      她知道这样会让孩子们觉得奇怪,但她也只能这样做,她想不到更好的办法,让他们一边吃饱一边觉得不奇怪。

      “回....”去吧,后面两个字还没说完,就见他转身跑出厨房。

      沈美华望着大力的背影,等他进屋,端起碗接着吃碗里的面条,吃了几口便有些撑。

      大力回到屋里,元宝躺在床上望着他,朝他伸手,让他赶紧上来。

      他脱掉鞋钻进被窝。

      元宝挺着吃饱的肚子,跟哥哥靠在一起。

      “哥哥,我们以后都能吃这个面条吗?”元宝歪着头问道。

      “不能。”大力把被子给元宝盖好,他们上次吃肉已经是一年以前。

      元宝听见不能,有些失落,过了会才开口道:“那娘以后还会打我们吗?”

      这几天娘都不打他们,还给他们吃饭。

      大力摇了摇头,他不知道。

      元宝见哥哥摇头,小手抱着哥哥的胳膊不说话,两人安静的躺在床上。

      这边沈美华把吃剩下的半碗面放在橱柜里,明天早上热热再吃,碗筷洗好,把屋里收拾了一遍,拎着热水洗了个热水澡,整个人像是活了过来。

      她晾干头发,又把面粉里的虫全部挑了出来,已经是大半夜,她拿着药膏轻轻的推开孩子们的房门,走了进去。

      白天大力和元宝见到她手里的药膏跑的不见人影,只能等晚上趁他们睡着了给他们抹药膏,等明天他们知道这个药膏的好,就不会在抗拒了。

      沈美华把蜡烛放在桌上,走到床边先小声的喊了一声大力的名字,床上的人没有动静,确定他们已经熟睡,她坐在床边先给睡在外面的大力涂药,动作很轻,怕弄醒他。

      大力的手冻的最厉害,大多都鼓了脓,她涂了厚厚的一层药膏,两只手涂完,她额头冒了一层汗,两只肩膀因为架着不敢放下,酸的厉害,咬着嘴动了动肩膀放松。

      元宝睡在床里面,她手碰不到人,动了动屁股朝里移了点,拉过他的手上药,刚涂了一只手,她的手一紧被手里的小手握住,她一惊,赶紧看向床上的元宝,他正闭着眼躺在床上。

      她屏住呼吸等了会,床上的元宝没有动静,不像要醒来的样子,她低头接着给他抹药。

      正低头抹药的沈美华只想着赶紧弄完回去,没有注意到床上的元宝正睁着眼看着她。

      元宝看着娘,没看几眼就见娘要抬头,赶紧闭上眼。

      沈美华一抹完药膏,轻轻的掰开元宝的手吹灭蜡烛蹑手蹑脚的往外走。

      元宝睁开眼望着合上的房门,想到娘刚刚给他抹药的场景,小眼一红。

      娘是真的回来了吗?像以前一样,不会再打他们?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上章红包已发,二更晚上十一点,端午快乐,爱你们,么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