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理服人

作者:月下蝶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不要省

      有些澄清,不如没有。

      谢礼肃已经不敢去想,校友群里其他人是怎么看自己了,他把手机往地上一砸,拿起沙发上的外套就出了门。

      “最狠的澄清方式,姐们,有你的。”赵月了解自己的小姐妹,是个有仇必报的性格,但是以前她随时维持着女神人设,就算是报复跟她有仇的人,也会做得很隐晦,不像现在这样,直接一击毙命。

      她如果是谢礼肃,这会儿恐怕已经气得口吐鲜血,原地起跳了。

      “我只是实话实说,讲理、诚实,是我的优点。”金翡抬眼看赵月:“我以为我的这些优点,你是知道的。”

      赵月:“……”
      我信你个鬼,你这种漂亮的女人,损得很。

      手机想起,赵月看到来电显示,表情有些紧张,赶紧让包厢里众人都安静下来:“妈。”

      “在外面胡玩?”赵月看了眼金翡:“没有,没有,我在陪翡翡呢,不信的话我让翡翡跟你通电话。”

      说完,她把手机递给金翡,压低声音:“我妈。”

      金翡接过电话,翘起来的腿也平放下来:“阿姨,您好。”

      “是翡翡啊。”赵月妈妈声音一下子就温柔下来,跟金翡说了不少话后,又邀请她去家里玩。
      等金翡挂了电话,赵月才心有余悸道:“我妈对我如冬天般寒冷,对你却是春天般温暖。”

      “我还是先回去了,免得我妈扣我这个月零花钱。”作为一个标准的纨绔富家女,赵月的软肋就是零花钱。

      “路上小心。”金翡摆了摆手,让赵月先走。

      “那我先走了啊。”赵月比了比手机:“有事给我电话。”

      赵月风风火火跑了出去,没一会儿又打电话过来:“翡翡,外面下雨了,刚好我哥在附近办事,我让他来接你。”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金翡担心赵月真的起了把亲哥送给她的心思,赶紧拒绝:“怎么好麻烦你哥。”

      “没事,没事,顺路而已。”赵月笑嘻嘻道:“我已经把你手机号码告诉我哥,我们俩这么熟了,我哥就是你哥,哥哥接妹妹天经地义。”

      说完,不等金翡拒绝,就快速挂断了电话。

      金翡:“……”

      有这么一个糟心妹妹,当哥哥的可真不容易。

      等金翡走出包厢,下了楼,外面正下着细雨,秋风刮着雨丝掉在她的脸上,带起丝丝凉意。

      “金小姐。”娱乐所的服务员拿了一把伞过来:“是否需要我们为您叫车。”

      “不用了。”金翡接过伞:“多谢。”

      纯黑色的雨伞撑开,在黑夜中格外安宁。雨滴飘落在伞布上,发出细密的簌簌声,金翡刚走到街道旁,手机响了起来。

      “金翡,我是赵月的哥哥咋赵九昱。”电话那头的声音沉稳温和:“路口这般有点堵车,我可能要晚五分钟到。”

      “没事,麻烦你了。”
      赵九昱……

      好友上辈子的兄长,今生还是她的兄长啊。

      街道上的车辆来去匆匆,金翡无聊地把手伸出伞外,接飘扬着的雨丝。

      一辆黑色的汽车缓缓停在金翡面前,车窗缓缓降下,她看不清车里坐的人是谁,弯腰看向车里:“赵九昱?”

      车里很安静,没人出声。就在金翡以为自己认错人时,车里有个很好听的男声传出:“金翡小姐。”

      这不像赵九昱在手机里的声音。

      她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一步,成年女人不能跟不太熟的男人靠太近,免得惹来麻烦。

      “你好?”

      “雨天不好打车,上车……”

      好听男声的话还没说完,金翡身后传来关门声。

      “金翡。”一个撑着雨伞的男人走下车,朝金翡大步走来。他的腿很长,走路的姿势非常好看。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赵九昱走到金翡面前,雨伞微微后仰,露出了一张英俊的脸。

      “是我太麻烦你了。”金翡看向赵九昱的脸,还是记忆里的模样。

      见金翡看着自己,赵九昱笑:“两年不见,不认识了?”

      “认识。”金翡跟着笑了:“你一如以往。”

      与赵九昱寒暄完,金翡看向停在她面前的车,等着车里的人说话。

      短暂沉默后,车里的男声再次响起:“再见。”

      “再见。”有辆车开过,车灯透过车窗,金翡隐隐约约看到车后座的男人,下巴白皙整洁,没有胡茬。

      领口的衬衫扣紧紧扣着,不见半点不妥。

      车窗关上,汽车快速开走,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来,上车。”赵九昱看了眼远去的汽车,转身打开自己的车门,把伞撑到车门上方。

      金翡收起雨伞,弯腰坐进副驾驶。

      这是一辆非常干净的车,车里没有多余的车饰。

      “以前你常来我家玩,不用拘谨。”赵九昱坐进驾驶座,给自己系好安全带:“刚才车里的人,是你朋友?”

      金翡低头扣安全带:“也许。”

      也许?

      赵九昱偏头笑看她一眼,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这两年过得可还好?”

      “还不错。”金翡看向车窗外:“你呢?”

      赵九昱:“也还好。”

      交通广播里放着一首轻音乐,两人之间安静下来。

      金翡看了眼赵九昱,朋友兄不可戏,他们单独在一辆车里,少说话比较安全。

      前方红绿灯计时器闪烁,赵九昱把车停下:“你跟谢礼肃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你不要放在心上。”

      金翡点头。
      除了有可能被人怀疑眼光不好以外,问题不大。

      “老板,刚才那个小姑娘看起来有些眼熟。”开车的助理思索了半晌,“那好像是你外甥的前女友。”

      坐在后座的男人没有说话。

      “幸好有人来接他,不然你这个当舅舅的,送外甥前女友回家,说出去容易引人误会的。再说了,人家小姑娘又没见过你,没准就把我们当成不安好心的色狼……”

      “话这么多,明天的会议你来主持。”男人伸手拉了一下领带,领带微微歪斜,他手指一勾,又把领带整理好。

      助理:“……”
      当他没开口说过话。

      谢礼肃在沙发上等了很久,等门外终于传来脚步声后,他赶紧站起身:“小舅舅。”

      “你来干什么?”男人脱下外套递给给他开门的阿姨,转身准备上楼。

      “小舅舅,你先别走。”谢礼肃情急地拉住他的袖子。

      “松手。”男人低头看着袖子上被抓出来的褶皱,眉宇间看不出情绪:“什么事,说。”

      “最近网上的谣言,请你帮我处理一下。”谢礼肃把手背在身后,低头不敢看对方的脸色。

      小舅舅只比他大六岁,但他却不敢在对方面前造次。

      “谣言?”男人看了一眼,转身直接上了楼。

      谢礼肃想要拦又不敢拦,只好跟在对方身后,眼睁睁看他把自己关在门外。

      “小舅舅,再让网上那些营销号胡编乱造下去,我的颜面都要丢尽了。”谢礼肃看着紧闭的房门:“别人看我笑话,也要影响你颜面。”

      几分钟后,男人打开了门。

      谢礼肃注意到,小舅舅把身上的衬衣换了下来。

      “你想说网上那件事?”男人往楼下走,谢礼肃赶紧跟上。

      “就是我前女友造谣我入赘的事……”

      “对方不是帮你澄清,说根本没打算让你入赘?”男人用花剪,剪去花盆里一片发黄的叶子。

      “她哪是帮我澄清,分明是雪上加霜,落井下石,火上浇油……”谢礼肃气极:“根本就没有入赘的事,也不是她瞧不上我,而是我甩了她,是我甩了她!”

      “你这种小孩子过家家的恋爱经历,不用告诉我。”
      “咔擦。”
      花枝被剪断,男人捡起这支被剪落的花枝,放进旁边的旗袍瓶里:“回去吧。”

      “小舅舅……”

      男人没有理他。

      谢礼肃盯着男人的背影看了一会儿,低头拿起桌上的车钥匙,沉着脸大步往外走。

      刚走到门口,忽然天上响起一声炸雷,他吓得脚下一滑,闷头扎到地上。

      男人转头看向门外,放下花剪走了出去。

      看着摔得满身狼狈的外甥,男人默默抬头看黑压压的天空:“以后不要随便向女孩子起誓。”

      “什么?”谢礼肃被摔得有些懵。

      “天劈渣男。”

      谢礼肃:???

      他看向一脸的严肃认真,长身玉立的小舅舅,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忍了又忍,谢礼肃最终还是把少爷脾气忍了下去。
      他敢还嘴吗?
      他不敢,他怂。

      “到了。”赵九昱把车停在金翡家别墅外,别墅里亮着灯,肯定是有人在等着金翡回家。

      “谢谢。”金翡解开安全带,手搭上门把手,准备下车。

      “等一下。”赵九昱看着金翡,他的眼瞳在黑夜中格外深沉:“你以前的微信没有使用,重新加一下好友吧。”

      金翡看他一眼:“好。”

      加了好友,金翡推门下车,天上有闪电骤亮,随即惊雷响起。

      金翡停下脚步,转头看赵九昱。

      赵九昱也跟着下了车,撑着伞站在车的另一边看她。

      金翡突然想起,在大凰时她差点与赵九昱订下娃娃亲,后来母亲说只是玩笑,所以两家都没有当真。

      幸好没有当真,上辈子她战死疆场,留一个男人在府中守寡就不好了。

      金翡回到家,周韵见她没有淋雨:“下次出门,记得开车,今天又是麻烦人家小月送你回来的?”

      “小月有事,他哥送我回来的。”

      “九昱那孩子从国外回来了?”周韵笑了:“难怪你赵叔叔一家,约我们周末去聚餐。”

      “小时候你喜欢让九昱陪你玩,我跟他妈还开玩笑说,给你们定娃……”周韵忽然顿住,她想起女儿刚经历了一段失败的感情,再提这些事,只会让她难过。

      “什么?”金翡正在吃水果,听周韵提起她小时候的事,好奇地望向她。

      “没什么。”

      “入赘事件”让谢礼肃丢了很大的人,虽然网上的热度已经慢慢降下去,谢礼肃仍旧没有外出玩耍的心情。

      周末的时候,他开了一辆低调的车,去学校接未婚妻。

      “礼肃。”未婚夫妻见面的第一句,不是思念,而是另一个女人:“金翡姐是真的不打算让你入赘?”

      “什么入赘?!”现在只要听到“入赘”两个字,谢礼肃就像是被针扎,反应十分激烈:“金翡算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入赘?!”

      见谢礼肃反应这么大,林筱筱垂下眼睑:“哦。”

      “哦什么哦,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我相信你。”林筱筱语气充满了敷衍。

      “你在敷衍我!”

      “我没有。”林筱筱撇开头,不看谢礼肃。

      谢礼肃:“……”

      真是日了狗了!

      他深吸一口气,这事必须说清楚,不能让筱筱误会她。

      “我……”

      一辆银灰色跑车停到他们车旁边,一个艳光四射的女人从车上下来。

      “金!翡!”谢礼肃咬牙切齿地看着从车上下来的女人,拉开车门冲了下去:“金翡!”

      “又是你?”金翡看着冲到自己面前的男人,没有搭理他,而是皱着眉头看谢礼肃身后的林筱筱:“管好你的男人。”

      “金翡姐,对不起。”林筱筱拉住谢礼肃的手:“礼肃,我们走。”

      “等等。”谢礼肃站在原地不动,他用审视的眼神看着金翡,忽然冷笑一声:“金翡,你够狠,网上那些消息,是你故意爆的?让我被网友嘲笑,在朋友面前丢面子,你很得意?”

      “你没重要到这个地步,不要自作多情。”金翡啧了一声:“把我跟你牵扯在一起,你以为我就不丢人?”

      “丢人?”谢礼肃怒极反笑:“好,金翡。从今天开始,我们两清,如果以后再发生这种事,别怪我不念旧情。”

      “在你未婚妻面前不要胡说,我跟你没有旧情。”金翡认真地看着谢礼肃:“谢礼肃,你听好,我对你没有任何感情。现在没有,以后更不可能有,你不用再来纠缠我。”

      “你一个男人,有了未婚妻就踏踏实实过日子,不要再盯着其他人。”金翡面沉如水:“矜持一点的男人,会更讨你的女人喜欢。”

      “对吗?”金翡看向林筱筱。

      林筱筱不敢直视金翡那双好看的眼睛:“对、对的。”

      “明白就好。”金翡看到金珀从校门口出来,朝他伸了伸手:“弟弟,这边。”

      “姐!”金珀一路小跑到金翡面前,瞪大眼睛看着她身后的跑车:“爸妈给你买车了?”

      “走,上车。”金翡开了车锁:“我接你回去。”

      金珀上了车,才发现旁边站着谢礼肃与林筱筱这对狗男女。

      “姐,这两个贱人又来找你麻烦了?”金珀拉开安全带,就想下去跟谢礼肃“谈论人生。”

      “不用管他,我已经跟他说清楚,以后不要再来纠缠我。”金翡发动汽车:“走吧。”

      金翡不知道世界上有句话叫“打了小的来了老的”,当她与谢礼肃、林筱筱在高校门口争吵的消息,再次传出去以后,谢礼肃的母亲找上了门来。

      茶坊里,时雪珍不紧不慢地泡着茶,把泡好的第一杯茶端到金翡面前:“金小姐,请尝尝。”

      “谢谢。”金翡端起茶抿了一口。

      “今天找金小姐来,是想代我家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向你道歉。”时雪珍优雅地笑了笑,眼底却没笑意:“他年轻不懂事,做了让金小姐伤心的事,我很抱歉。”

      “要想人生过得去,头上总要有点绿。”金翡转着茶杯,不甚在意道:“伯母的意思我明白,放心吧,我看的开。”

      时雪珍优雅的笑容微僵,这话听起来好像没什么问题,细细一琢磨,又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她从包里拿出一张卡:“卡里有些钱,密码是六个八,这是我的一些心意。”

      金翡挑了挑眉,不为所动。

      “昨日种种已经留在昨日,希望金小姐日后不要再提。万一惹得网上议论纷纷,大家面上都过不去,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银行卡放在桌子中间,金翡没有拿,时雪珍也没有收回,茶香在屋子里缭绕。

      时雪珍笑了笑:“网上的那些人想必你也清楚,最喜欢胡说八道,添油加醋。我们都知道不能当真,就怕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在背后胡乱揣测,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金翡摩挲茶杯的速度加快,压抑着心里的不耐烦。

      谢礼肃的母亲,说话怎么弯弯绕绕的,一点都不女人。

      见金翡不接话,时雪珍继续道:“如果金小姐不嫌麻烦的话,可以在网上发一则声明,说明你跟礼肃是友好分手,并无其他原因。”

      金翡顿时明白,原来是不想谢礼肃放荡的名声传得人尽皆知,所以拿钱来给谢礼肃买名声。

      “多少钱?”

      “什么?”

      “我说,这张卡里多少钱?”

      “二十万。”

      金翡意味深长地看着时雪珍:“您膝下还有女儿?”

      时雪珍不明白女儿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难怪只舍得拿二十万买儿子清白,原来家里还有女儿。

      “阿姨,现在这个年代,养儿养女都一样。”金翡把银行卡推回时雪珍面前:“尤其是儿子要娇养,钱财方面不要太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金翡:生男生女都一样。
    今天更得多了点,所以更新晚啦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四叶随啵行、风干的柠檬【用来泡水】、孤月山人 1个;【么么】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没有晓琪这个人【嗨~】、murasaki 2个【=3=】;洪小肥肥肥肥、等鱼来的猫捉到小蝴蝶【飞不动了,你捉吧】、今天太太日万了么【一半】、熊宝、奔跑的胖羚羊、静。、淇奥【-3-】、舒心遂意、懒鱼不懒【只是咸?】、莫离。、某女王控、幺、糖果、HP、璎子酱不是樱桃酱 1个;【么么所有小天使】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