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理服人

作者:月下蝶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金小姐

      “谢先生,谢先生。”有认识谢礼肃的女服务员起身挡在金翡面前,不让谢礼肃向金翡动手:“没想到您也在,我陪您喝一杯……”
      
      “滚开!”谢礼肃不敢向金翡动手,但是对这些陪客人喝酒唱歌的服务员,却没有什么顾及。他带着怒意推开拦在面前的服务员,动作十分粗暴。
      
      金翡伸手一捞,把被谢礼肃推开的小姑娘揽进自己怀里。小姑娘可能被吓住了,趴在金翡肩膀上,好半晌没回过神来。
      
      “啊!”有人吓得尖叫起来,桌上摆着酒杯酒杯各种坚硬的盘子,人要是砸在桌子上,磕一下还好,就怕被砸碎的玻璃划伤脸。
      
      赵月忍不住骂:“谢礼肃,我敲你全家,你脑子有病?!狂犬病发作就滚远点,别出来乱咬人。”
      
      “还好吗?”金翡单手揽着小姑娘,另一只手轻拍了两下她的背。
      
      女服务员小幅度摇了摇头。
      
      “到沙发上休息一下。”金翡弯下腰,竟是把女服务员打横抱了起来。
      
      在场的女孩子看到这一幕,伸手捂着嘴,眼中迸出无限光彩。
      
      把小姑娘放到沙发上,金翡帮她把散乱的发丝理到肩膀后面,转身看向谢礼肃,眼中的反感几乎不愿意掩饰:“滚出去!”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谢礼肃有些下不来台,他从钱夹里掏出一叠钱,往沙发上一扔,纸币哗啦啦散落在沙发上,地上。
      
      “就当是我给她的压惊费。”谢礼肃面无表情地看着金翡:“金翡,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这么多男男女女陪在她身边,她像什么?
      沉迷酒池肉林的昏君?
      
      “与你有什么关系?”
      娱乐所的人从没见过金翡用冰冷的眼神看谁,但是此时此刻,任谁都都看得出,金翡对谢礼肃讨厌到了极点。
      
      “我……”看着神情冷漠的金翡,谢礼肃回忆起跟她在一起的日子。身为谢家继承人,他永远都是众人中的亮点。可是只要他跟金翡在一起,别人看他的眼神永远是“金翡男友”“能够追到女神的幸运男人”。
      
      初见的动心与惊艳,最终化作了疲惫与抱怨。
      
      金翡只是一个女人,一个家世不如他的女人。
      
      谢家继承人的光芒,不该被一个女人掩盖。
      
      到了今日,他跟金翡的恋情,早在他选择与筱筱在一起时,便以难堪的方式结束。
      
      他以为金翡会质问他,会恨他。然而在她看到他与筱筱牵手在一起时,仍旧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女神。
      
      金翡没有再看他,她弯腰捡起散落一地的钱,递到坐在沙发上没有作声的女服务员面前。
      “我不……”女服员摇头不接。
      
      “他推了你,赔偿是天经地义。”金翡对她安抚一笑,把钱塞进她手里。
      
      “谢礼肃。”金翡站起身,面无表情地看向谢礼肃,谢礼肃不自觉后退一步。
      
      “你是男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本来不想让你难堪。但我不是你的谁,不想一次又一次纵容你胡闹下去。”金翡倒了一杯酒递给谢礼肃,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她举起酒杯,看着谢礼肃:“我不喜欢你,以后也不会因为你的纠缠高看你一眼。请你以后离我远一点,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谢礼肃端着酒杯没动。
      
      “叮。”两人的杯子轻轻碰在一起,金翡神情仍旧淡漠:“喝完这杯酒,过往的事情一笔勾销。”
      
      话音落,金翡仰头把杯中酒喝尽。
      
      她把杯子翻转过来,一滴酒顺着杯沿滑下,欲落未落。
      
      “喝吧。”
      
      她语气比刚才温和了些许。
      
      对上她的双眼,谢礼肃在心中冷笑,这算是两人彻底分道扬镳前,她给予他的最后一丝温柔?
      
      追着谢礼肃过来的几个朋友,站在门外看着这一幕,早就因为惊讶而沉默。两年前,谢礼肃为了追求金翡女神,极尽舔狗之能事,堪称富少圈的真爱楷模。谁也没有料到,两人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谢礼肃端起酒,猛地仰头喝下。
      
      草,这是什么破酒,竟然这么呛。
      
      谢礼肃捏着喉咙,急促地咳嗽起来。他把酒杯放到桌上,眨了眨眼,把咳出来的泪意眨了回去,转身就往外走。
      
      “礼肃……”等在门口外的朋友们担忧地看着他。
      
      “干什么?”谢礼肃嗤笑一声,把手插进兜里:“总算是解决了这个麻烦,走,回去多喝两杯庆祝庆祝。”
      朋友们赶紧接过话头,勾肩搭背带着谢礼肃离开。
      
      再闹下去,传出去可不好听。
      
      走在最后的朋友回头看了一眼,他看到赵月把谢礼肃喝过的酒杯扔进了垃圾桶,本来正在低头跟女服务员说着什么的金翡,似乎察觉到了他的视线,忽然抬起头看了过来。
      
      眼波流转,无限风情却不自知。
      
      他好像有些明白,谢礼肃当初为什么会舔成那样。
      
      “你们在闹什么?”
      
      突然出现的男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付……付先生?”看到付余川,几个朋友都忍不住偷偷看谢礼肃。
      
      “听说你们在这里闹事?”付余川啧了一声:“法治社会,人人平等,别仗着兜里有钱,就不可一世。”
      
      几人不作声。
      
      付余川见谢礼肃单手插兜,一副“老子心情正好”的样子,眉头微皱:“找谁麻烦了?”
      
      “没有,没有。”谢礼肃的朋友们赶紧解释:“我们只是过去打个招呼,绝对没有闹事。”
      
      “是吗?”付余川不太相信这几个纨绔子弟说的话,他看到他们身后有间包厢门没关,隐隐有骂谢礼肃的声音传出来。
      
      他拨开挡在他面前的几个纨绔子弟,走到那个包厢门口看了一眼。
      
      这一眼,他看到了好几个以前陪他一起玩的服务员,没想到全都在这里。
      
      注意到几个人正围着一个女服务员安慰,付余川扭头看谢礼肃:“出息了,欺负女人?”
      
      谢礼肃没有理他,继续往前走。
      
      付余川看了眼包间里,确认没人受伤,转身就准备走。
      
      “金翡,谢礼肃那个狗比如果敢再来闹事,你就揍他!”
      
      金翡?
      
      付余川忍不住停下脚步,再次回头看了眼包厢里,只隐隐约约看到一个被年轻男女围着的女人。
      
      他大概有些明白,谢礼肃为什么要闹起来了。
      
      回到自己的包间,付余川接过服务员递给自己的酒,喝了一口:“你们猜谢礼肃是在找谁麻烦?”
      
      “你认识?”康京扔了一张牌在桌上,他已经连输几把,输得没脾气了。听付余川这么说,就随口问了一句。
      
      “不仅我认识,以白也认识。”付余川看了眼康京手里的牌,老康这把是输定了。
      
      “谁?”
      
      “一个女人。”付余川笑得一脸神秘:“一个众美环绕的女人,就连以前常陪我玩的玲玲都在她那边。”
      
      “哪个女人的魅力,比你的魅力还大?”康京压根不信:“谢礼肃呢,没闹了?”
      
      “我去的时候,他已经出来了,应该是没闹起来。”付余川啧啧摇头:“不过你们是没看见,那个女人被人环绕的场面,简直……没我们男人什么事了。”
      
      “以白,牌出错了。”康京看着时以白新出的牌:“落牌无悔,这把你出错了,算我赢。”
      
      时以白把手里的牌扔到牌桌上:“是金小姐?”
      
      “什么?”付余川愣了一下,才明白时以白的意思:“你怎么猜到的?”
      
      时以白站起身,朝门外走。
      
      “以白,你去哪?”康京起身跟了过去。
      
      “去向我的救命恩人打声招呼。”时以白停下脚步,转头看着想要跟着过来的发小们,眉梢微皱,随即又舒展开:“你们去认认人也好,以后如果有什么事,看在我的面上……”
      
      他原本想说,让发小们多照顾金翡,可是以金翡的能力,无需人照顾也能把事情办得很好。
      “以后如果有机会合作,你们看在我的面上,也能相处得愉快一些。”
      
      谢礼肃离开后,酒已经喝了两杯,暴躁祖安附体的赵月,还在激情辱骂谢礼肃,连带着谢家祖宗十八辈也被牵连。
      
      “喝一杯。”金翡把酒端给赵月:“喝点酒润润嗓子,帮我骂人辛苦了。”
      
      “我骂的不是人,是狗。”赵月跟金翡碰了碰杯,喝下一大口。
      
      “姐,你又这样。”裴易齐把调好的酒端给赵月:“狗狗好好的,你为什么要侮辱它?”
      
      “你说得对,拿他跟狗比,侮辱了狗。”赵月喝了一口表弟亲手调的酒,当场吐出来:“我的个亲表弟哎,你调的什么玩意儿,想谋杀亲表姐?”
      
      她看了眼酒的颜色,跟表弟刚才端给金翡的一模一样,她震惊地看着金翡:“姐妹,这酒你怎么喝下去的?”
      
      “小男孩亲手调出来的酒,怎么能不喝完……”
      
      “你别说,你不要再说了。”赵月伸手捂住金翡的嘴,转头看了眼笑容腼腆的表弟。
      
      这种撩而不自知的女人,对纯情男孩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叩叩叩。”
      
      门外响起敲门声,赵月皱眉,该不是谢礼肃那个糟心玩意儿又来了?
      
      “小姐姐,吃点水果。”一个小美男叉着切好的水果,喂到金翡嘴边。
      
      金翡低头把水果咬在嘴里:“好吃。”
      
      她笑着夸赞一句,偏头与站在门口的时以白四目相对。
      
      时以白看了眼金翡身边两个年轻又好看的男孩子,他的目光与金翡视线交织在一起,笑容和煦如皎月。
      
      “金小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金翡: 小弟弟柔弱纯情,所以要温柔点。
    感谢 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兔子秃头 1个;【需要增发了】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孤月山人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陈陈有点难 2个【加油哦】;明珠逢时、璃玥-、murasaki、熊宝、一分秋、是无忧呀、一颗甜菜呀 【么么】1个;
    【谢谢大家~月中了,大家有多余的营养液吗?没有的话,月底再来问】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