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理服人

作者:月下蝶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谁危险?

      金秋九月的太阳,还未完全褪去暑气。
      老职工大院的老太太老爷子们,拖着小凳子,围坐在职工大院树荫下的破石桌旁,说着东家长西家短。
      
      “老金家的姑娘……”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左手掩嘴右手指脑子,表情极其神秘,引人好奇,“脑子治好没?”
      
      “嗐!”穿着花褂子的老太太拢了拢鬓角,把几缕从耳朵后面跳出来的头发狠狠压回去:“怕是好不了了,前几天拿着根破棍子在院子里蹦来跳去,闹着要去参军。不过棍子没挥好,把自己膝盖砸了。”
      
      老头老太太们顿时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
      
      “那可真是……脑子有多不好,想得就有多美。”一位跟金家老爷子不太对付的老头儿摇头晃脑,语气笃定:“不说老金家孙女有多娇气,就说她那名声……也当不了军人。”
      
      “名声怎么了?”
      
      清脆的女声在老头儿身后响起。
      
      “当然是……“老头儿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看着蹲在自己身边,仰头看着自己的小姑娘,老脸有些挂不住。
      
      讲别人家闲话是他们微不足道的小爱好,但被当事人听见,就尴尬了。
      
      以和为贵,是他们老人家的传统美德嘛。
      
      说人闲话的兴奋感,如果被当事人听见,会瞬间消失一大半。
      
      “继续讲讲。”金翡蹲在地上,双手托腮,等着他们继续讲剩下的内容。
      
      老人们:“……”
      
      不,他们不想讲了。
      
      眼见老人们各个神情颓丧,起身四散离开,金翡起身在石桌旁坐下:“这么小气的嘛?”
      
      想她堂堂凰国王爷,自小文武双全,被无数女郎男儿痴迷追捧,如今竟落得被老人背后闲话的地步。
      唉,人生真是艰难!
      
      正想着,一个穿着运动背心短裤的年轻人从她面前跑过,金翡赶紧把眼神撇开。
      
      她,金翡,文武双全,智谋无双,受万人爱戴的王爷,绝不是占男人便宜的轻浮女子。
      
      “姐!”金珀手里拎着一包零食走进小区,远远就看到自家老姐孤孤单单坐在树下的破石桌旁,赶紧跑到她面前,紧张地往四周看了看:“你怎么在这坐着?”
      
      他姐现在脑子不太好,他怕她被人欺负。
      
      想起之前发生的那些事,金珀在心中大骂:呸,渣男不得好死!
      
      “屋里太闷,我出来走走。”金翡见金珀衬衣领扣松开了两颗,伸手帮他扣上。
      
      金珀:“……”
      他一点都不想知道,他姐这个举动是什么意思。
      
      小区角落里,有几个老头老太太戴着耳机跳广场舞,动作参差不齐,神情怡然自得。
      几个小孩子在旁边打闹,笑声不断。
      
      金翡叹息:“这才是盛世的模样,老有所依,幼有所养。”
      
      金珀:“……”
      
      “弟,虽然你已经不记得种种过往,但你现在不用去和亲,也挺好。”金翡双目灼灼看着金珀,神情感慨:“为了不让你去敌国和亲,我带兵在边关跟敌国厮杀了三天三夜,那一战打得日月无光,天地变色……”
      
      金珀:“……”
      可拉倒吧,你出门要我拎包,在家要我倒水,就连吃草莓,都要抢又红又大的。
      
      “敌国有个姓魏的将军还挺厉害,一箭射穿了我的手臂……”
      
      听到这,金珀脸色变得复杂。小时候他长得又瘦又小,小区里有个叫魏新的高年级熊孩子老是欺负他,这事被他娇气的姐姐知道后,他姐冲出门跟对方打了一架。
      
      这一架打得有些惨烈,他姐挠花了魏新的脸,揪掉了魏新的头发。
      魏新咬了他姐的胳膊,后来他姐捂着胳膊去看医生,是嚎着去的。
      
      “不过他也没落得好下场,被我一掌劈碎了脑袋……”
      
      金珀在心中叹息,他姐这病,怕是好不了了。
      
      说完自己的英勇一战,金翡伸手夺过金珀手里的零食袋:“男儿郎娇嫩,怎么能提这么重的东西。”
      
      刚好从姐弟俩身边走过的年轻女孩脚步顿了顿,她扭头看了金珀,眼神中满是鄙夷。
      
      接收到同小区住户的鄙夷眼神,金珀心脏再一次变得不好,他甚至怀疑,对方回到家,就会跑到网上发帖,帖名可能就叫《八一八重男轻女家庭出来的姐宝男有多不要脸!》《说一说我遇到见的奇葩男人》等等。
      
      “干什么?”见金珀试图跟自己抢袋子拎,金翡皱眉解释:“我不是那些苛待弟弟的恶女子,你跟在我后面好好走路就行。”
      
      金珀:“……”
      不,求你还是凶恶一点!
      
      金家爷爷奶奶住在三楼,老小区没有电梯,不过楼道上被各家各户打扫得很干净,邻居们也都互相认识。
      
      “小翡,小珀,你们姐弟俩还没回去呢?”中年男人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提着儿童车,脑门上稀疏的头发,随着他下楼的动作晃来晃去。
      
      金珀干笑一声,没有回答。
      
      男人也不在乎他回不回答,他看向金翡,神情似幸灾乐祸,又像是在讲道理:“女孩子找个踏实的男人好好过日子最好,别想着嫁什么豪门,找什么帅哥,长得好看的男人,心都花。”
      
      金翡看了眼男人五官稍显亲密的脸,在心中暗暗摇头,男人的嫉妒心,真可怕。
      
      金珀怕金翡想起之前发生的伤心事,赶紧道:“刘叔,你快带孩子下去散步,我们有事先回家了。”
      
      说完,拉着金翡就往家里窜。
      
      金翡看了金珀一眼,勉强忍受了他急躁不稳重的样子。
      
      一个成熟稳重的姐姐,要包容弟弟不够男人的坏习惯。
      
      姐弟二人的爷爷奶奶见他们回来,招呼两人洗手吃饭。
      
      奶奶姓沈,退休前是中学教师,是个思想开明的老太太,吃饭的时候见金翡胃口好,让金珀又给金翡添了一碗饭。
      
      “奶奶,我参军失败了。”吃完碗里最后一粒米,金翡神情凝重,仿佛常胜将军打了败仗。
      
      沈奶奶拿筷子的手一僵,她怎么忍心告诉孙女,全家人就没指望过她能成功?
      
      “没事,咱们家翡翡这么能干,做什么都行。”沈奶奶温声安慰:“最近天热,你在家多休息一段时间。”
      
      孩子平平安安的,比什么都强。
      
      金爷爷低头默默喝汤,不说话。
      
      一家人吃完饭,金翡坐在沙发角落里玩手机。
      手机真是个神奇的发明,里面什么都有。
      
      金珀偷偷瞅了一眼,他姐正在看《猫和老鼠》,脸上绽放着不忍直视的傻笑。
      
      他扭头走到爷爷奶奶的书房,对正在练书法的老人垂头丧气道:“爷爷奶奶,我姐这个样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
      
      沈奶奶把毛笔递给金爷爷,神情平静地看金珀:“顺其自然,只要她好好活着,平安建康比什么都强。”
      
      金珀神情黯淡下来。
      
      他姐被家人娇宠着长大,从小就是其他家长嘴里的“别人家孩子”。她成绩优异,相貌出众,即使在精英荟萃的帝都大学,也被不少人奉为女神。
      
      如果不是……
      
      金翡正被愚蠢的汤姆猫逗得哈哈大笑,笑了几声后,想起自己受万人爱戴的王爷身份,赶紧坐直身体,假装自己还是一个成熟稳重的仙女。
      
      正在此时,门户网站弹出一条豪门花边新闻。
      
      “豪门王子与灰姑娘的盛世订婚宴?”
      
      看着这个标题,金翡有些疑惑,金珀不是说,现在没有王族吗,这个王子从哪冒出来的?
      
      她好奇地点开新闻标题,只看到一张有些模糊的照片,穿着白色西装的年轻男人,与一个看起来有些娇嫩的小姑娘手牵着手,笑得挺灿烂。
      
      “谢礼肃毕业于帝都大学,身为豪门谢家的子孙,他的恋情一直备受关注,现在让小编来聊一聊与他传过绯闻的八位女友……”
      
      八位女友?
      
      金翡啧了一声,这男人看起来年纪轻轻,仗着有几分姿色,竟如此不守夫道,难怪笑起来的样子如此轻浮。
      
      她点了一下阅读全文,发现还要下载什么新闻APP才能看后面的内容,瞬间失去了所有兴趣。
      
      大女子主义上身的金翡嫌弃地关掉页面,扭头看了眼客厅,见没人注意她,于是再次默默点开《猫和老鼠》。
      
      她的大凰已经没了,只能看看动画来消遣,才能勉强维持生活的样子。
      
      本来她看在现在的国家疆土与大凰一模一样的份上,打算参军守卫边疆,哪知她连初选都没通过。
      
      她,金翡,受万民拥戴的凰国王爷,竟然连参军初选都没通过!
      
      她不要面子的么?
      
      看了几集动画片,金翡听到身后传来开门声,赶紧关掉视频,正襟危坐。
      
      金珀假装没有看到金翡的装模作样,走到她身边坐下:“姐,明天我要去学校报到,你留在爷奶这边住,还是回爸妈那?”
      
      “去学堂报道?”金翡耳朵瞬间立起来,“你一个人去?!”
      
      “我都大三了,不自己去,难道还要家长送?”
      
      “不行,你一个娇弱的男孩子怎么能孤身在外?”金翡看着弟弟那双好看的眼睛,语重心长:“你是男孩子,不知道外面的女人有多危险,明天我送你去学校。”
      
      金珀:????
      
      不是,把话说清楚一点,究竟谁危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夜观天象,大吉,觉得宜开坑,所以开文啦,请多多收藏,多多支持。
    祝看文愉快哦~



    老婆,你好!
    偶的现言小白婚恋文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