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天星

作者:睡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Chapter 12.
      
      出于这只雪糕的友情,薛宥卡已经不生他气了,程誉木着脸让他吹了几口带着巧克力味的热气,就别开了头:“好了好了。”
      
      “那你还疼吗?”
      
      “我不是你。”
      
      “哦。”吃完了薛宥卡说,“那我改天去钟山给你找萤火虫,不过那要晚上才有…我得让我爷爷送我去。”
      
      “不用去了。”程誉道。
      
      “可你不是要看吗?”
      
      “现在不想,”程誉拉着脸,好像很不高兴一样,“没什么好看的。”
      
      “虽然你不让我去捉了我很高兴,不过我还是得说,如果你晚上睡觉的时候,把萤火虫捉到蚊帐里,是真的很漂亮,像星星一样梦幻……”贫瘠的词汇量,让他无法描述出记忆中的那种感觉,“小时候的很多事我都忘了,不过有一年,不记得几岁了,爸爸突然给我捉了一玻璃瓶的萤火虫,放在蚊帐里,我和他躺在床上,一只一只给它们取名字。”
      
      “只是现在,萤火虫变少了,爸爸的时间也变少了。”薛宥卡托着下巴,坐在床上惆怅地叹气,“那天没有给你捉到萤火虫,我做梦都在爬钟山,在钟山捉到了好多好多。”他觉得,程誉这样不爱笑的,看见那么美的事物肯定也会笑的。
      
      程誉跟他聊了会儿童年,听见他家有人回来了。
      
      薛宥卡探头往下一看:“我奶奶打牌回来了。”
      
      “那我该走了。”程誉站起来。
      
      “我送你下去。”薛宥卡把他送下楼,看见奶奶在前院,便拉着程誉走了后门。
      
      后门圈了一块地,养了鸡,门一打开,程誉就闻到了一种无法言说的臭味,直冲天灵盖。
      
      满地的鸡屎告诉了他答案。
      
      “从这儿出去?我还是走大门吧。”
      
      “你等一下。”薛宥卡打开鸡圈门,从鸡窝里掏了两个鸡蛋出来,用水冲干净给他,“送你两个蛋,今天母鸡刚下的,特补。”
      
      程誉目光复杂地盯着那两个带着水珠的鸡蛋,一时不知道是接还是不接。
      
      “拿着吧!别客气。”薛宥卡不由分说把鸡蛋塞他手里,攥着他的手腕把他往后门带。
      程誉深呼吸一口气,屏住了呼吸,脸色铁青地踮着脚避开了地上的鸡屎。
      
      “走这儿我奶奶就不知道你来过了。”
      
      “我就这么见不得人?”
      
      “那倒不是,”他知道以奶奶好客的性格,肯定会留程誉吃晚饭,到时候又要做一大桌的菜,薛宥卡才不舍得让奶奶这么辛苦,但也不能直接这么跟程誉讲,于是他说,“我不好意思让奶奶看见你。”
      
      “你有什么不好意思?”
      
      出了鸡屎圈,程誉的呼吸才得以顺畅。
      
      “肯定不好意思啊……”薛宥卡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个好的解释。
      
      程誉仿佛看透了他一般,心里失笑,不再追问。
      
      到家,鹦鹉打了个喷嚏,姥爷正在品茗,见他回来了问:“下午去找那小女孩了?”
      
      “我去收钱。”
      
      “真是去收钱的?”姥爷才不相信,程誉对钱可没什么概念,就是地上掉根金项链他都懒得弯腰去捡。
      
      “钱没收到。”不仅没收到,还搭了一只雪糕,“他赔了我两个鸡蛋。”
      
      程誉就那么握着两个鸡蛋回来的。
      
      姥爷一看鸡蛋,又大笑起来,程誉说自己上楼了。
      
      卫伯看他揣着鸡蛋上楼去,摸了摸花白的头发,跟姥爷低声合计:“小誉是不是谈恋爱了?”
      
      “难说,我看啊,哪怕不是,这小子肯定也有点喜欢人家。”
      
      卫伯觉得简直匪夷所思,眼高于顶的程大少爷,谁都看不上,脾气还那么差,居然花二十分钟走着去找一个小姑娘要钱,然后要了两个鸡蛋回来——
      
      还把鸡蛋带回房间。
      
      “姥爷。”楼上传来声音,“家里有祛疤的药吗?”
      
      “得找找,小誉,你受伤了?”
      
      程誉说是腿上有个小伤,之前没注意,没什么大碍。
      
      过了一会儿,程誉又问:“姥爷,家里有蚊帐吗?”
      
      “姥爷,明天白天我们去钟山吧?”
      
      -
      
      “米米。”早上,奶奶把新鲜出炉的麻通(一种地方小吃)装在篮子里,“给皮爷爷家里送过去。”
      
      也就是虎皮的爷爷。
      
      薛宥卡得了叮嘱,刚好有几本漫画书要还给虎皮,于是提着篮子就去了皮家。他和虎皮经常互相借漫画看,薛宥卡也有好几本书在他那里。
      
      到了皮家院子外面,还没走近,就听见虎皮的鬼哭狼嚎。
      
      又在挨打了?
      
      这简直是常态。
      
      薛宥卡想着要不然进去,正好解救虎皮,却听见虎皮嚎叫:“不是我偷的!我没偷钱!”
      
      “那二十块谁偷的?除了你还有谁?你给我跪下!”
      
      薛宥卡从门缝往里偷看。
      
      虎皮跪在地上哭得稀里哗啦:“不是我,肯定是家里进小偷了!”
      
      “小偷会进你妈我房间偷二十块?他怎么不偷电视机?”
      
      “电、电视机太大了,小偷又不傻……反正不是我偷的!”
      
      虎皮妈妈气笑了,一鞭子下去:“还不承认是吧!”
      
      “啊啊啊真的不是我,妈、妈!你别打了!”
      
      “不是你是谁?”
      
      “是…是……同学!他们来我家里看过动画片,可能是他们拿的?”
      
      “你说薛宥卡?”
      
      “我不知道啊啊,别打了嗷啊啊啊疼……反正不是我拿的!”
      
      “除了他,还有谁会来我们家看动画片?上次那个维C也是他偷吃的吧!我告诉你多少次了!少跟他玩儿!你不知道他爸爸在外面赌博吗,以后来找我们家借钱我看你怎么办!”
      
      “下次他来找你,把家里钱全部锁好!”
      
      薛宥卡抱着篮子站在外面,整张小脸都沮丧地皱了起来。
      
      他抱着篮子跑了,没有回家,只是在河堤坐了一会儿,气愤地几口吃了一根热滚滚的麻通。
      
      他不想去找虎皮了。
      
      那这些麻通怎么办?
      自己全吃掉吗?
      
      河岸对面,只有一座沿着河边建造的房子,刚好出现在薛宥卡的视线里。
      
      自己欠程誉钱,程誉还给他买雪糕,显然,两个鸡蛋是不够还的。
      
      只是薛宥卡过去的时候,发现他家里没人,车也不在家,想来是出去玩了。薛宥卡隐约听见了打喷嚏的声音。那是鹦鹉,他知道。
      
      这次薛宥卡也没等太久,听见汽车的声音,他便站起来。
      
      “咦?”卫伯看见他,就扭头去看程誉。方才还在车上昏昏欲睡的大少爷,此时已经精神了。
      
      “伯伯,这是我奶奶炸的麻通,”薛宥卡先说明来意,“特意送过来给你们尝尝。”
      
      “奶奶做的?特意带过来吗,”姥爷再一次感叹民风淳朴,“你可不嫌麻烦,太客气了!我们今天买了点红毛丹,等会儿啊,带点回去给你奶奶。”
      
      “不麻烦的,我从田里抄近路过来的,十分钟就走过来了。”他把篮子递过去,卫伯打开门,程誉洗了手,也拿了一根尝。
      
      薛宥卡吃上了卫伯给他的红毛丹,问:“伯伯,你们去城里玩了吗?”
      
      “不是,是程誉说要去钟……”
      
      “卫伯。”正在吃麻通的程誉打断了,“我带他上楼去了。”
      
      薛宥卡跟他屁股后面上楼的时候,还在问:“你们去哪里玩儿了?好玩吗?”
      
      “不关你事。”
      
      薛宥卡脚步停了一下。
      
      程誉话音落,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点过了:“去附近爬山了,你呢,不是说不跟我玩儿了?”
      
      “我什么时候说的?”
      
      程誉进了房间,看向他:“昨天你说,你要跟好哥们玩,忘了?”
      
      “我不跟他玩。”薛宥卡进了他房间,第一件事是看向电脑。
      
      结果他看见了程誉放在桌上,用一块折叠起来的毛巾垫着的鸡蛋。
      
      那两个鸡蛋,怎么看怎么像自家母鸡下的蛋。
      
      薛宥卡有点困惑,正要问,就看见程誉抽出一叠资料丢过去把鸡蛋盖住,面无表情:“我只是想看看能不能孵出小鸡。”
      
      薛宥卡:“我们家没有公鸡。”
      
      薛宥卡:“而且孵小鸡也不是你这么孵的,你得……”
      
      程誉对怎么孵蛋这个话题不感兴趣。
      “你那好哥们。”他岔开话题,“怎么不跟他玩了?”
      
      “我就是……”一提到虎皮,就想起在他家门口听见的那些话,心里有点堵得难受,薛宥卡稍微别过头去,没有看程誉,“我不想跟他玩了,”他顿了一下,露出一个笑,“我更喜欢跟哥哥玩。”
      
      程誉想那个叫虎皮的肯定很丑。
      
      视线滑过他的黑发,以及发间露出的耳朵。程誉注意到一片树叶夹在他的头发丝里,估计是来的时候从林子里钻过,不小心弄上的。
      
      “薛米米。”程誉抬手把他的短发拨开,把树叶摘了下来,声音懒洋洋的,“晚上留下,给你看个东西。”
      
      “看什么。”薛宥卡感觉他在揉自己的头发,也没反抗。
      
      “你会喜欢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程誉:是喜欢跟我玩,还是喜欢我?
    -
    中午12点有今日份二更~
    感谢在2020-08-20 11:46:30~2020-08-22 09:45: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umi嘎、枫留儿、苏苏跳楼了没 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短短猫要抱抱吗 8个;小王小王小月饼 3个;哒哒哒就完了 2个;无邪、普洛米斯、王捷希、小呀么小四西、猫七七、水電不可缺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棺鸢初晴、无邪 52瓶;三三 50瓶;楚晚宁 38瓶;长安壹酒 32瓶;lvlv 28瓶;韦恩牌黑科技 24瓶;森僧森森、元锋、蔷薇微凉、大概是吧 20瓶;小鱼小鱼胖乎乎 15瓶;漫漫何其多就是坠吊的、?、Lau、星河万里。、小敢不吃糖、岑渺、不锈钢防盗门、火山里的金茶蛋 10瓶;欧尼桑 9瓶;本草 8瓶;片儿汤侠、深深、水漫金山 7瓶;一个普通的昊昊、deku-U、渔舟唱晚晚 6瓶;五五二、秦笑、cherry、Brute、一只听崽、青霖、哈罗、你的路子有点野 5瓶;pololili、肤白貌美鱼大壮、无敌可爱景乔乔 4瓶;Awake、九清 3瓶;可爱的小僵尸、子不恂、御苏、西西(、千叶、小王同学呀、by归、夢中鸟、嘎嗷GaAo、月亮上的苹果树、图书馆男神、金光闪闪、猫冬 2瓶;青梅竹酒论芳华、CAI、绿色麦芽糖、周周、季星凌你好可爱、小菊花、3705邪、催更!赶快、小鱼、白粥、青花瓷、尼古拉斯小仙女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