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狂追妻日常(重生)

作者:三生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第十二章

      【住手住手住手!】
      【陆珩!】
      【珩哥哥……】

      少女轻软嗓音不断飘进耳中,陆珩呼吸停滞了一瞬,就连挥到一半的拳头都僵在半空。

      温香软玉紧贴后背,少女细软甜糯的嗓音不断响起,一遍遍地喊着他的名字。

      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眨了眨眼。

      苏惜卿以前是能说话的,陆珩听过她的声音,虽然时隔四年未见,可她的声音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她的声音又轻又软,就跟她的人一样,甜软到了骨子里,却因为慌张而带上一点点哭腔,听得人心都揪了起来。

      那一声珩哥哥,更似一根轻柔至极的羽毛,缓缓划过他的心尖,挠得他心弦寸寸轻颤,酥甜入骨。

      他确定刚才听见的就是苏惜卿的声音。

      可她分明哑──

      陆珩喉结滑动了下,意识到什么,瞬间从疯狂中回过神来。

      少年耳膜嗡嗡作响,心脏依旧猛烈地跳动,浑身血液依旧沸腾,却不再是因为愤怒,而是巨大的喜悦与紧张。

      苏惜卿察觉到他停下动作,大大松了口气,胡乱地用衣袖抹了抹脸,起身,用力地将他拉了起来。

      她实在太害怕了,她好怕陆珩会因为她杀人,要是陆珩又因为她毁了一生,那她该怎么办?

      苏惜卿以为这一个月来,陆珩再没来找过自己是因为他知难而退,是因为他放弃了,可显然不是。

      他根本没有放弃,否则他不会赶过来救她,不会为了她气得失去理智,险些将崔景活活打死。

      为什么他总是这么傻啊?为什么?
      她不是说过自己已经有心上人了吗?
      为什么……

      苏惜卿一直拚命压制的情绪再也压制不住,眼泪汹涌地往下淌。

      她拉过陆珩的手,哆嗦着嘴唇,低头在他掌中写字。
      因为太过害怕,她浑身止不住颤抖,就连字也写得歪七扭八。
      我没事这三个字还没写完,一双手就环过她的后背,强硬地将她按进怀中,紧紧抱住。

      少年手臂紧紧的圈着她,似要将她揉入血骨般,苏惜卿却没有挣扎,只是无声的掉着眼泪。

      陆珩从小到大就无比厌烦听到他人心音,可现在少女甜软的嗓音不停地传进自己耳里时,却发现自己一颗心软得不象样。

      她怎么能那么可爱呢?脱离危险之后想到的第一件事,竟然不是自己,而是他。
      她在担心他,并且将他看得比她自己还要重要。
      认知到这一点,陆珩紧绷的唇角不禁往上勾起一道甜蜜的弧度。

      这一个月以来将他折磨得痛苦不堪的烦躁与不甘,瞬间一扫而空。

      好半晌,陆珩终于找回声音,胸腔微微震动,嗓音艰涩: “别哭。”

      他声音里仍藏着尚来不及消散的狠戾,狠戾中却又带着不易察觉的温柔与愕然。

      陆珩把人抱在怀里,生疏笨拙的拍着她的背,确定小姑娘已经控制住情绪,不再掉泪,才慢慢地放开她,后退一步,将她从头到尾,仔仔细细检查一遍。

      确定她衣着都完好无缺,只是模样有些狼狈,陆珩终于放下心头大石。他下意识往自己怀中摸去,想找出帕子帮她擦拭,才想起来那帕子不久前才被他扔给了她。

      陆珩无奈地叹了口气,粗粝的指尖极尽温柔地抹去她脸上的泪珠及鲜血,哑声问道:“刚刚给你的帕子呢?我帮你擦擦脸。”

      苏惜卿张了张嘴,再次拉过他的手想写什么,却反被陆珩一把攥住手腕。

      “不用那么麻烦。”他舔了舔唇,试图掩饰自己的紧张,表情认真且严肃,“你说,我看得懂。”

      上次两人在凉亭时,两人也曾用过这个方法沟通,苏惜卿没做多想,只是怕他看不懂,一句一字都说得特别缓慢。

      【帕子掉在马车上了。】

      轻轻软软,语调不紧不慢的嗓音再次飘进耳中,陆珩呼吸忽地急促,连心都开始跟着颤抖,片刻,他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温柔似水的低笑。

      苏惜卿怔怔地看着他,不懂他为何突然笑了。

      很快的,她想起来自己如今有多狼狈,小脸倏地涨红,羞耻地捂住自己的脸,转身就跑。

      珩哥哥太坏了!她好不容易死里逃生,他怎么可以嘲笑她!她现在一定很丑!

      听到小姑娘又羞又怒的心音,陆珩骤然一愣,慌张追上。

      “我,我不是笑你。”陆珩磕磕巴巴的解释,“我是太高兴了。”
      苏惜卿才不信。
      她想走,手却被少年紧紧抓着,根本挣不开。

      苏惜卿从小就特别乖,也不曾与陆珩有过争执,他这辈子就没哄过人,如今惹恼了小姑娘也不知如何是好,索性咬一牙,直接将人打横抱起,带回马车上。

      苏惜卿脸颊蓦地一热,完全没想到陆珩居然会如此孟浪。

      听到少女的控诉,陆珩耳尖有些烧,泛起不明显的红。

      他干咳一声,僵硬地转移话题:“我来的时候让人传话给表弟,应该是我当时急着找你,一路留下的记号过于凌乱,他才会到现在还没找来。”

      此时被劈晕的冬葵也悠转转醒,刚捂着脖子坐起来,就看到姑娘被人抱在怀里,冬葵心头一紧,立刻冲上去狠狠咬住那人手臂。

      不得不说,冬葵的确十分忠心护主,完全是用不要命的力道及狠劲在咬人,还对着他又踢又打。

      陆珩怕她不小心弄伤怀里的人,不由将人揽得更紧,皱眉喝道:“看清楚我是谁,你家姑娘没事,莫要动手动脚。”

      苏惜卿也没想到冬葵会突然冲上来咬人,此时也忘了害羞,慌张地轻捏她耳朵三下。

      只有主仆三人才知晓的沟通方式,立刻让冬葵冷静下来。

      看清楚抱着自家姑娘的人的确是陆世子,冬葵尴尬的松开嘴,红着眼说:“对不住,奴婢只是太担心姑娘了。”

      “有没有干净的帕子?”陆珩小心翼翼地将苏惜卿置到软榻上。

      冬葵点点头,这才看清楚苏惜卿一身狼狈,脸上跟衣襟上还全是干枯的血,不由慌张扑上前,哆哆嗦嗦地掏出帕子帮她擦拭:“姑娘伤到哪里了?是不是那群贼人──”

      “没有贼人!”陆珩冷声打断她,“待会儿回府之后,若有其他人问起来,就说你家姑娘临时有想买的东西,才会先从义昌斋离开,遇劫一事除了义勇侯谁也不能说。”

      苏惜卿错愕抬头。

      冬葵忿忿不平:“陆世子的意思是为了姑娘的名声,这件事我们就只能吃哑巴亏?”

      “哑巴亏?”陆珩嗤笑了声,浮现狠戾的目光在触及苏惜卿时陡然放柔。

      他伸手,温柔地将她凌乱的发丝拨到耳后,轻声道:“这件事,崔景的确只能吃哑巴亏,不止他,就连整个崔家都得吃这个哑巴亏。”

      冬葵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一脸茫然。

      苏惜卿却知道陆珩指的是崔景差点被他打死这件事。

      她心中隐隐不安,总觉得陆珩不会这么轻易善罢罢休。

      陆珩不欲多做解释,弯着腰,打算离开车厢,却一转身衣袖就被人拽住。

      他回过头,见到小姑娘眼巴巴的看着自己,不由心头一软:“怎么了?”

      苏惜卿无声说道:【不要做危险的事。】

      陆珩唇角浮起笑意,正要颔首应好,少女的另外两道心音却紧接而来。

      【我会担心。】
      【不要再为了我做那些危险的事。】

      陆珩笑容微凝。
      刚才他能听见她的心音时,就发现她总说一些奇怪的话,总喜欢用“又”这个词。
      还说他总是那么傻。

      苏惜卿见他没有反应,紧张地拉过他的手,想用写的。

      陆珩勉强地笑了下,道:“我看得懂,不用写。”
      她又说:【那你答应我。】

      陆珩沉默的盯着她片刻,试图听取她更多心音,却发现她心心念念的都是自己的安危。

      【为什么珩哥哥不说话了?他果然没打算那么轻易放过崔景?他会不会送我回去之后又回头将人杀了?】

      苏惜卿担心的咬了咬唇,见他迟迟不动,还是忍不住在他手上写下:答应我。

      软玉般的小手在他手掌轻轻划动,陆珩被扔进醋缸里泡了一个月的心脏,此刻就像浸在蜜罐中般的甜。

      绯色再次漫上耳根,陆珩别开视线,故作语气不耐:“知道了,我就说我看得懂,我答应你行了吗?”

      苏惜卿弯着眼,灿烂的笑了起来,唇边的小梨涡,甜得似能将人溺死。
      【珩哥哥真乖。】

      “……”陆珩飞快地钻出车帘,坐到车辕上,驾着马车调头,朝东城直奔而去。

      他用力揉了揉绯红的脸颊及滚烫的耳根,不爽地低嗤了声:“艹,老子哪里乖了!"

      心道,下次小丫头再用这种又乖又软的眼神看他,管她到底喜欢谁,都要将人抢过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抢啊,你倒是快抢啊!争气点,大胆点,勇敢地抢!
    .
    苏惜卿:珩哥哥居然笑我丑。
    陆珩:没有,没有,我真的没有,卿卿是世间最美最漂亮最好看最可爱的姑娘!
    苏惜卿:(再度捂着脸跑走)
    陆珩:……艹,老子又说错话了?QAQ?
    .
    感谢 许潇小可爱灌溉的营养液10瓶,么么!
    感谢 『长安』执笔流年小可爱的营养液,么么!



    太子他偏要宠我(重生)
    重生,古言小甜饼,太子每天都在撩我,【病娇腹黑太子vs娇软可爱小宫女】



    乖,不许再逃
    现言,真假千金,极致宠溺,放肆纵容,嗜她入骨。 【偏执腹黑大疯子vs恃美行凶美艳小仙女】



    偏执狂追妻日常(重生)
    【日常甜宠生活,就是甜,就是宠,糖度超标预警】前世陆珩浑然不觉,重活一世,他听见她在心中软软糯糯的喊



    所有人都在等他们离婚
    现言小甜饼,闷骚腹黑斯文败类vs敢爱敢恨娇滴滴大美人,人间烟火,只愿与你共享,此生,只臣服你一人。



    偏执狂太子暗恋我(重生)
    甜宠文,双重生,温润如玉腹黑太子vs爱憎分明娇滴滴大美人,“纵使是假,孤亦心甘情愿。”



    捡到病娇太子之后(重生)
    甜宠文,双重生,强取豪夺霸道太子vs佛系小商女,十里红妆,江山为聘,孤的后宫永远只有你一人



    嫁给病娇王爷之后他重生了
    古穿,偏执病娇又傲娇.王爷vs一心只想完成任务回原世界.王妃,爱搭不理一时爽,来日追妻火葬场



    指挥使的心尖宠(重生)
    已完结,甜宠文,双重生──为你披荆斩棘,愿你岁月安好,所到之处晴空万里,一生顺遂。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