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外挂使我登顶武林

作者:省略号挪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尹息走了。
      他挥一挥衣袖没有带走一片云彩,但是,给宫盈可怜弱小的心脏留下了不可名消除的心理阴影。
      
      除却了他表现得很明显的,在她外貌上所受到的惊吓。
      还有他临走之前,最后回头看她的一眼。
      
      宫盈能够确定对方其实是没有认出自己来的,可是,那眼神实在很难让人不多想。
      
      导致当晚研究药臼的时候,脑袋里接二连三蹦出尹息冤魂索命般的脸。
      
      草,简直是灵异片。
      
      她甩了甩脑袋,将尹息的脸蛋从自己的脑海里面甩出去。
      
      隔了会儿,看到药臼里面蹦出来一个丹药。
      
      “断情绝爱丸”。
      
      宫盈沉默片刻,将之拿起,扔进了背包里。
      
      现在的药臼才一级,很多药丸做出来效果都不太好,品质太低。除了稍微基础点的提神醒脑丸外,其他的东西都有不少的副作用。
      
      不用想,这个断情绝爱丸自然也是如此。
      
      这两天以来,药臼的模样就再也没有变过,就像是卡了个瓶颈一般,让宫盈十分沮丧。
      
      看不到成果,她就提不起劲儿来,倒腾了片刻,便将药臼收回去,横躺回床榻上,闭目休息。
      
      眼前陷入黑暗的时候,脑海神识深处的某个地方却突然亮了亮。
      
      是南音图。
      
      宫盈眨眨眼,一个翻身坐起,转念的时间,南音图便出现在了她的手上。
      
      这一刻,上面的药臼图案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古古怪怪的正方形图案,上面画满了歪歪扭扭的线。
      
      看上去,像极了……藏宝图?
      
      联系起药臼的作用,宫盈突然来了精神,她视线往下看去,发现藏宝图下方写有一行小小的字。
      
      藏宝图,藏尽天下珍宝。
      搜寻提示:武林大会。
      
      很显然,这就是她要收集的第二个东西。不过让宫盈觉得讶异的是,这游戏系统竟然变得这么人性化,都知道给提示了。
      
      和神医药臼一点儿也不一样。
      
      不过略微思索下便知道,这东西既然有指定的坐标,那么必定不能同满大街都有得卖的药臼混为一谈。
      
      她揉了下太阳穴,第二天睡醒后,便游走整条大街,专心致志蹲点有关武林大会的消息。
      
      最终得知,武林大会在陵川郡的晏家堡举办,举办时间在五日后。
      
      这时间……还挺巧。
      
      虽然她不知道陵川郡究竟在哪儿,但也清楚,这个时代赶路十分麻烦,就是往少了算,也最起码得有那么一两天的时间要耗在途中。
      
      无所事事,并且没有人生目标的宫盈当即拍爪决定,启程前往武林大会。
      
      神医药臼这么好弄,按理说藏宝图也不会太难。
      
      以她对该游戏系统的了解,这个所谓的“藏宝图”说不定已经被晏家堡的某个厨子拿去垫桌脚了。
      
      只不过,陵川郡这个名字好像有点耳熟?
      
      宫盈在脑内简单搜索了片刻,没有找到对应关键词,遂兴致缺缺放弃。
      
      启程之前,她肉疼无比地掏出银子雇了辆马车。
      
      车夫是个看着憨厚老实的中年男子,上了车便和宫盈不断拍胸脯打包票:“一日马程便能到达陵川郡。”
      
      下定决心要扮作哑巴的宫盈没有说话,冲他温和地笑笑。
      
      他面色立马一变,身子抖了抖 ,好半晌憋出一句话:“公……公子长得挺像画中人的……”
      
      宫盈:“……?”
      
      她默不作声拍了拍怀里的小包裹,拉长一张臭脸,闭目休息。
      
      坐马车里就是要比单独骑马要舒服很多,不用再慢慢吞吞地赶路,还能随时随地休息,她很快将之前的不愉快,满足地闭目小憩了会儿。
      
      再次睁眼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大半,车夫还精力充沛坐在前方赶路。
      
      夜间的风温柔吹进来,她掀开车窗两次的帘,放松心情看马车外的风景。自从换了新身份以后,她腿不疼了,腰不酸了,感觉一口气能爬十层楼了。
      
      心情跟着变得愉快了不少,也终于有闲情逸致去打量这个世界的风景。
      
      马车两旁是不断后退的高大草木,苍翠欲滴,在夜间的晚风下温柔地施展着腰肢。
      
      出神望了会儿,便突然看到前面的道路上正停着一辆侧翻着的马车,拉车的马似乎死了,口吐白沫,躺在地上。
      
      车夫啧叹了声:“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造孽啊。”
      
      他小声嘀咕:“马看着才刚死没多久,车里的人应该也就前面。”
      
      话音才刚落,宫盈便看到前方出现了两个缓慢移动的小圆点,小圆点在视线内不断放大,最后身影清晰。
      
      是一男一女。
      
      女的穿了身嫩绿色的长裙,腰肢柔软,半边身子靠在一旁的男子身上。
      
      男子腿脚不便,紧紧揽住了女子的身子,一步一瘸地扶着她不停往前走。
      
      他们就像是没有听到身后的马车声音一般,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车夫见着他们,连忙将马车停下,试探性地看向身后的宫盈:“公子,您看要不……”
      
      看不出来,他还是个乐于助人的热心肠。
      
      果然,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
      
      还没等她点头,他将脑袋伸进来,小声道:“这俩人一看就知道出手阔绰,咱们可以狠捞一笔,之后你七我三,成不?”
      
      宫盈:“……?”
      
      行吧,她收回之前的话。
      
      见马车停下,俩人都有些意外。
      
      车夫同他们谈成价格后,笑容满面地将他们扶上车。
      
      他俩的确如同车夫说的那样,衣着华贵,气质不凡,不过言谈举止间却充斥着股人傻钱多的特殊气质。
      
      上了马车后,对车夫和宫盈不断道谢。
      
      道完谢,看到了宫盈的脸蛋,男女俩人都呆了一呆。
      
      气氛肉眼可见地尴尬了起来。
      
      宫盈幽幽叹了口气。对比起这几日碰到的直率性格人,这俩人的反应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平淡。
      
      她也便没那么计较,沉默坐着,眼睫微垂,假扮自卑怯懦的小可怜。
      
      嫩绿裙的女子满脸愧疚,手指掐紧了衣裙,想弥补,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合适,见身旁的男子一点表示都没有,轻轻掐了他一下。
      
      男子这才回过神来,尴尬笑着:“这位公子也是要去陵川郡?”
      
      因为不想男身女声惹人注目,宫盈便牢牢记着自己的哑巴设定。
      
      她点了下头。
      
      男子继续:“也是去参加武林大会?”
      
      宫盈思索片刻,觉得应该算是。
      
      她点了点头。
      
      男子再接着:“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宫盈睁大眼睛,无辜望着他。
      
      可能因为现在这脸蛋的杀伤力过强,望了没一会儿,男子便猛地一阵咳嗽,接着神情狼狈地别过脸去。
      
      女子连忙伸手掐了他一下。
      
      他再度转过脸来的时候,眼里的愧疚直接翻了一倍。
      
      车夫似乎是注意到了车内的情况,探着脑袋进来,小声同那俩人道:“这位公子患有哑疾,不能说话。”
      
      俩人听后满面通红,像是后悔到恨不得原地去世。
      
      “这位小兄弟,实在抱歉……”
      
      宫盈摇摇头,示意没关系。
      
      途中有人陪伴,似乎就变得不那么无聊了,他们俩性格都略显憨傻,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就把自己的底细倒了个干净。
      
      这还是宫盈全程旁听的情况下。
      
      于是她便明白,这俩人的目的也是去陵川郡参加武林大会,由于这是头一次出远门,他们没有充足的生活经验,更没有准备好足够的马草和水,路上就不小心将马饿死了。
      
      宫盈抽了抽嘴角。
      
      能做出这种事情,似乎的确同他们的憨傻气质十分相配。
      
      他们都是灵山派的弟子,女子是师妹,名叫邱燕燕,男子是师兄,名叫柳珅,此次还是他二人头一次下山,目的就是为了参加武林大会。
      
      邱燕燕托着下巴,有些憧憬:“听说此次武林大会是为了选出新任武林盟主。”
      
      柳珅跟着叹了一口悠长的气:“不知道盟主之位有没有可能落在我的身上。”
      
      邱燕燕戳了他一下,白了他一眼:“师兄你想什么呢,武林盟主的第一条就是要武功高强,而你……咱们门派上下就属你武功最差啦!”
      
      柳珅不太服气地哼哼了两声:“来都来了,难道还不能想想吗?”
      
      邱燕燕捧脸嘿嘿一笑:“这叫白日做梦。”
      
      她笑起来的模样很可爱,看起来莫名娇憨,柳珅多看了两眼,脸就红了。
      
      邱燕燕没注意到:“再说,武林盟主若真能在咱们灵山派诞生,那也肯定是小师弟的可能性最大,哪有你什么事。”
      
      柳珅脸上的红色立马褪去,他愤然瞪她一眼,将头扭一边去了。
      
      见状,邱燕燕娇滴滴一笑,身子靠了上去:“师兄醋啦?”
      
      宫盈:“……”
      
      一旁的单身狗宫某人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这师兄妹俩应当是恋人关系,不过……这到底什么朝代呀,这么开放是不是压根没有考虑过单身狗的心情?
      
      不过他俩调笑了会儿后便意识到身旁还有人在,回过神来,正色看向宫盈,轻咳一声,妄图粉饰太平。
      
      宫盈满面无辜。
      
      反正她只是个不会说话的哑巴。
      
      邱燕燕脸上红了红,坐得离她师兄远了些后,才看向宫盈,试图打破尴尬气氛:“这位小公子,我看你似乎并不会武功,你为何也要去参加比武大会。”
      
      宫盈一脸单蠢无知地眨了眨眼睛。
      
      就和这俩人一样,她也是去凑热闹的,难不成,不会武功不让进不成?
      
      邱燕燕拧了下眉头:“你看起来身子骨很弱,应该没有拜过师父吧?”
      
      猜得没错,宫盈点了下头。
      
      面前的年轻姑娘伸手戳住下巴,表情困惑且犹豫,她盯着宫盈看了半晌,然后试探着问:“你该不会是自己想去,所以就去了吧?”
      
      停顿片刻,她又开口:“没有请帖?”
      
      请帖?
      那是什么?
      
      宫盈:“……?”
      
      原来参加武林大会还需要请帖的吗?
      
      邱燕燕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公子怎么傻乎乎的,没有请帖的话,可进不去晏家堡。”
      
      宫盈:“……”
      
      她现在去抢一个还来得及吗?
      
      柳珅大概是头一次见到比自己还要憨傻的人,眼神里流露出了同情的意味:“晏家堡寻常人是进不去的,需得有请帖才行。”
      
      宫盈沉默了。
      
      见她半晌没说话,那邱燕燕倒是起了同情心,她笑眯眯道:“不过,公子若是想要进去的话,也可以跟着我们灵山派一起入内。”
      
      咦?
      这么善良吗?
      
      柳珅也连声附和:“公子可以同我们一同入内,这样就当是您载在下同师妹同行的谢礼了。”
      
      可能因为宫盈长得不具备威胁性,这个三言两语能吃十次飞醋的师兄,见到邱燕燕主动对她示好也半点不生气,不仅如此,还笑得异常大方,非常有名门大派的风采。
      
      这……
      白来的便宜,不要白不要,宫盈连忙热泪盈眶,点头如捣蒜。
      
      晏家堡并不远,第二日天不过刚亮,马车便到了陵川郡。
      
      不过,据说是因为武林大会在即,为了避免街市拥挤,马车一律不允许入内。
      
      他们到了驿站,不得不将马车换成马继续前进。
      
      宫盈看了一眼,两眼忍不住发直。
      
      哦,她还不会骑马呢。
      
      总不能让这师兄妹二人陪她一起走回去吧?
      
      见她憋红了脸不停比划,邱燕燕恍然大悟:“小公子不会骑马?”
      
      宫盈嘤嘤唧唧点头。
      
      邱燕燕看了眼身侧的师兄:“让我师兄载你好了,他骑马可稳啦!”
      
      宫盈赶紧摇头。
      
      邱燕燕好像觉得有些稀奇:“你俩都是大男人,这有什么害羞的,难不成还怕我吃醋呀?”
      
      宫盈抿紧唇,点了下头。
      
      邱燕燕忍不住笑了。
      
      宫盈取来纸笔,将自己的意图写成字,告诉他们。
      
      让这师兄妹陪她一同慢行她心里过意不去,他们的住址她也知晓,自然可以单独步行过去。
      
      邱燕燕理解了她的意思,点了下头:“这样也可,不过公子你要是迷路了怎么办?”
      
      宫盈朝她摆摆手,示意大家可以回头再见了。
      
      邱燕燕又笑了起来,翻身上马,坐入柳珅的怀里:“小公子好可爱啊。”
      
      柳珅垂头看了一眼,声音真诚:“的确可爱。”
      
      宫盈:“……”
      呵呵。
      
      她刚准备埋头往前走,便突地感觉到身侧突地多了片黑影,马蹄声缓慢在身旁站定。
      
      邱燕燕声音欣喜:“哎呀小师弟,你真的来啦,这多不好意思呀还要麻烦你专程跑一趟。”
      
      被称作小师弟的人冷哼了一声:“怕你们找不到路给我添麻烦。”
      
      邱燕燕前面刚说完不好意思,后面就相当好意思地开口:“小师弟来都来了,能不能帮我载下这位小公子,他不太会骑马。”
      
      “谁?”小师弟顺口问完,二话不说拒绝,“让他自己跑回去。”
      
      这位小师弟的声音十分耳熟。
      
      宫盈下意识抬头朝马背上的人望了过去,在看到对方的侧颜后,眨了眨眼睛。
      
      生怕过于震惊的表情暴露自己身份,她连忙低下头,做伏低做小状。
      
      原来这个世界这么小,她前几天才刚不告而别偷偷抛下他,今儿就又在这里遇上他了。
      
      这位小师弟不是别人,正是前些日子同她相处过一段时间的小少年。
      
      邱燕燕:“哎呀就是你马旁站着的那位小公子。”
      
      少年的视线下意识落了过来:“让他自……”
      
      像是被按了消音键,他话说了一半,便停住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呜,写得太慢了QAQ高估自己了,只写了一万,待会儿还有一章的免费章,再然后就是入V的万字更新啦
    虽然V章还没有写,但是今晚不睡也一定要肝完QAQ所以小可爱们可以天亮来看文
    入V四天内红包随机掉落(*^▽^*)欢迎评论
    超爱你们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